第六十四章 面具男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面具男子

    “他知道俺杨门辈辈是忠臣

    刀劈王伦他也不怪

    又把那个招讨帅印赐与了杨门

    文广儿欢天喜地把府进

    我这一见帅印气在了心……”

    戏台上,《穆桂英挂帅》已经渐渐进入了尾声,连似月知道,相府之所以特意点这一出戏,是为向皇上和诸位殿下表明相府对朝廷的忠诚之心。

    身旁的凤烨、连诀和凤羽已经前去与各世家公子把酒言欢了,大约是喝了酒的缘故,连似月的头有点昏昏沉沉的,眼眶微微发热,她抚了抚额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大夫人轻声道,“母亲,我出去透透气。”

    “让青黛和降香跟着吧。”容氏目光里有一丝担忧。

    “母亲,不用了,心口有点闷,我想一个人走走。”连似月说着,起身避过众人,走出了寿宴厅,容氏也不好勉强。

    她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泥地里,脚步轻飘飘的,随时要摔倒似的,她便找了个石凳坐下,觉得心口也开始闷,气息紊乱,浑身燃起一股热腾腾的感觉,她一手扇着风,一手贴着脸颊。

    这是怎么了?她怎么突然这么不舒服?她酒量一向不错,不至于因为喝了两口就这么难受才是。

    “大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啊,叫奴婢好找。”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丫鬟匆匆跑了过来,一脸焦急的样子。

    “你找我何事?”连似月微皱着眉问道,气息有些紊乱。

    “少爷刚才和八殿下喝酒喝多了,一个人跑到观月台,抱着柱子使劲往顶上爬,奴才们拦都拦不住,奴婢实在怕少爷闹出事来惊动了老爷,赶紧来找大*姐了。”小丫鬟摸着脸颊上的汗,急喘着气说道。

    什么?连诀喝醉了夜闯观月台?连似月忙打起精神站了起来,道:“扶我过去,我去找他。”

    “是。”小丫鬟连忙挽着连似月的手,一起往观月台那边快步走了过去。

    当她们走远一点的时候,一个倩影从树后面慢慢移了出来——

    连念心看着连似月的身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远远地跟了上去。

    一路上,连似月都觉得晕晕乎乎地,因为心里想着连诀还是强撑着往前走,终于到了观月台,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紧声问道,“你是哪个院子里的?”

    但是,她扭头一看,却发现那小丫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整个观月台只有她一个人。

    “诀儿,诀儿……”她站在观月台内,喊着连诀的名字,疑惑地四处看了过去,却并没有发现连诀的影子,她的头觉得越发的昏沉了,只好在靠着柱子坐了下来,用手撑着额头,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一阵悉悉率率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白色素袍的男子小心翼翼地进入了观月台,他试探性地喊道,“大小姐,大小姐你在吗?霜满天来了……”

    霜满天站在亭子里往四下看去,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人,人难道还没有到吗?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变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他好奇地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前头的柱子后面飘起了一缕衣角。

    霜满天脸上顿时露出了了然于胸的笑容,刚才,他在戏台上唱《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时,已经远远见过这位大小姐的风姿了,是一个独特清逸之人,足以令他心驰神往。

    这时候,石柱后面慢慢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向他招了招,这只手柔软白皙,仿佛凝结的玉脂,十指尖尖,月光下,风情万种。

    好美的手啊!

    “大小姐久等了……”霜满天迫不及待地往石柱子后面走了过去,正欲与连似月说话时,却突然感到脖子后受到一个重击,浑身一顿,一回头便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他的身后,他脸上戴着银色面具,面具后的那双眼睛没有一丝温度,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霜满天浑身一惊,接着便歪歪扭扭地倒在了地上。

    此人是谁……

    连似月愣了,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男子——他一袭玄色的夜行衣包裹着颀长挺拔的身躯,虽然隔着面具,但却能感受到这冰冷面具后那一张会令人惊心动魄的脸,而他看她的眼神——

    为何,为何觉得如此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她的心也不受控制地跟着砰砰跳动起来,甚至令她……想要落泪。

    “你,你是何人?”这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原本是周嬷嬷在此接应她的,他不在她的计划内。

    他却没有说话,深看她半晌之后,便蹲下来,在霜满天的衣服内搜寻了片刻,搜出了一条帕子。

    “你的?”连似月抑制住不正常的心跳,回过神来,一看,这正是她让丁香交给胡氏的帕子。

    她想明白了,原来她们想趁着祖母寿宴污蔑她和戏子有染,若不是她早有防范,步步为营破解了她们的计谋,她就会被人抓个正着,然后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宴会上那么多公子哥她们不安排,偏偏选了个戏子,这样不但毁了她的名声,还会毁了她的一辈子。因为到时候被抓现行,所有人知道了这件事,连延庆不会再留她在府中,而是会安排他嫁给霜满天,再来一封决断书,断绝她和相府的往来,那么她就要做一辈子的下等人。

    萧姨娘和胡氏,你们好恶毒的计谋啊。

    “马上就有人来了,你先回去,按你的计划来。”他望着观月台后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便将双手将这霜满天拎了起来,丢到假山石后面。

    他还知道她的计划?他到底是谁?一直在暗中看着她吗?饶是她这么谨慎竟然没有发现?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是来帮她的。

    于是她果断地转过身,绕过这假山石,抄小道往另外一边匆匆走了,她一边走,一边抓了抓袖口。

    萧姨娘,胡氏!好!既然你们这么狠,不打算让她在相府生存下去了,那么,她就来个鱼死网破,送她们一并下地狱吧,想着,她目光中闪过一抹彻骨的寒意。

    只是……

    她回头看了眼,刚才那个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浓郁的夜色中。她看了看手,才想起刚才那条帕子她忘了拿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