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再遇渣男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十七章 再遇渣男

    胡氏也抬起头来,四处看去,果然,寿宴厅内并不见她的身影。

    此刻,连母那边,听了萧姨娘的话,原本笑意吟吟的脸阴沉了下去,道,“真是晦气,大好的日子又病了!你差人去回了她,让她呆在福安院不用出来了,病怏怏的惹人心烦!”

    这个大儿媳,每每重要的时刻总是出各种问题,如今这么重要的场合也不能出现,真是令她头疼。

    “夫人很想前来为老夫人祝寿,只是刚才派人去看的时候,身子还是吃不消,所以才没办法出席……老夫人顺顺气吧。”萧姨娘嘴里宽慰着老夫人,眼底浮现着一丝愉悦的笑意,这是她的如意算盘,这么重要的场合身为相府大夫人的容氏若不出现,必定会让人怀疑她在相府的地位。

    “母亲,大嫂身子向来不好,想也是为了避讳,今儿是您的寿辰,不要气着了。”连曦一番轻柔的安慰才让连母的气消了一些

    寿宴厅那边已经是热闹非凡,戏班也搬上了台面开唱了起来,而紫云院这边则一片寂静,连似月一点儿也不着急,还在院子里给一株刚开花的兰草浇水,降香则拉了一帮嬷嬷和丫鬟在里面说些什么话。

    过了一会,青黛匆匆地从外面走了回来,走到连似月的身边,压低声道,“大小姐,果然不出你所料,甄嬷嬷领着人在悄悄观察福安院的情况,不过大夫人已经依照大小姐您的方法,从后院出来了,现在正在等着您呢。”

    “嗯,我们走吧。”连似月起身,那眼中流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目光,她盼了这么久,好戏终于要开始了。

    此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去寿宴厅里,没有人注意到她,她便操着近路,往大夫人等着的地方去了。

    可是走了一半路,青黛突然紧张地道,“大小姐,奴婢,奴婢忘了拿您给老夫人准备的寿礼了。”

    “去吧,不用紧张,我在此等你们。”连似月知道自己的丫鬟头一次做这样的事,不免有些紧张,她便表现得更加冷静和淡定。

    “是。”两个丫鬟匆匆返回紫云院拿寿礼去了。

    连似月站在这回廊上,她望着面前的一片莲花池,目光悠远,风吹莲动,摇摇曳曳。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连似月手中的帕子掉在了地上,她蹲下身弯腰去捡,却又刮来一阵风,那帕子又往前飞了去,一直飘到了回廊下的莲花池里的莲叶上。

    连似月脸上露出一丝浅笑,走了过去,一手扶着白玉雕花栏杆,踮起脚,一手去拿那帕子,谁知,够了两次居然没有够到,她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我来帮你。”这时候,耳旁传来一个声音,她的帕子已经从莲叶上拿下来,递到了她的面前。

    这个声音……

    连似月浑身一震,心脏仿佛遭遇了重击,狠狠地一撞,她暗暗握紧双拳,屏住涌动的呼吸,缓缓,缓缓地抬头,顿时一个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只见,他一身绛紫色冠服,内敛,沉稳,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五官俊美无铸,那黑曜石般冷凝的眸子正看着她,手里拿着的是她飘落在莲叶上的帕子。

    此刻,阳光静静地倾泻在他的身上,他周身隐隐浮动着一层淡淡的流光。

    这个人,曾经给了她少女最美的期待,她为了他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身心和忠诚,可最后他终将她狠狠推入地狱,让她受尽人世间最惨痛的苦痛和折磨。

    前世的种种突如潮水般涌上脑海——

    他狠狠的拳脚加诸在她的身上——

    “贱人,果真是你暗中捣鬼,害的朕的爱妃日日受心痛折磨,以至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贱人,事到如今,你还强词夺理,妄想拉贵妃下水!来人,即刻剖肚!”

    ……

    惨叫,鲜血,被丢进沸腾的热水中的儿子……这一切的一切,没有防备地猛地冲上她的回忆里。

    凤、千、越!凤、千、越!

    凤!千!越!

    她在心底如同嚼碎一具尸体般用力地咀嚼着他的名字——

    好!

    很好!

    终于,又见面了,过了一个人生那么久,终于又见面了!

    这是她今生和他的第一次相遇啊,想起前一世初次相遇的情形——

    “我是凤千越……”他优雅,从容,谦谦君子。

    “我是连似月……”她羞怯,紧张,静如处子。

    她紧紧看着他,两行冰冷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清冷的面庞滑落,她如冰川般的目光落在凤千越的身上,并没有去接那帕子。

    凤千越望着面前突然间对他哭泣的人,微微一愣,眼中流露出不解,此人是谁,为何对着他哭?

    眼前的女子,如同天山雪莲,冰冷,遥远,而她的眼泪……那眼中似乎,似乎还带着强烈恨意。

    恨?

    凤千越的脑海中突然有点混乱,他不由地抬起手,用那帕子擦去她清冷的眼泪,当帕子就要触到连似月脸的时候,她猛地一个激灵,整个人回过神来,她脸一偏,迅速地从他手中夺过帕子。

    随后,暗暗地深深倒吸了口凉气,让那涣散的意志一点一点重新回到体内,恢复了那一贯冷血的脸,所有的仇恨最终化为淡淡地两个字:

    “自重。”

    什么?凤千越顿时脸色一变,觉得被人戏弄了一般,眼中流露出不悦,道,“是你先在我面前哭的。”

    连似月淡定从容地用帕子拭去脸颊的泪水,唇角隐隐露出一丝讥讽,道,“你误会了,风太大,我不过是被迷了眼睛而已,不要自作多情才好。”

    说着,她便微昂起下巴,面无表情地从他的身旁走过,丝毫未将他放在眼里,前一世,她为了他,不惜奉献了一切,可是到头来却落得个如斯田地,这一世她为报仇而来,绝不会多看他一眼,等她认认真真看着他的那日,必定是他下地狱之时!

    “站住!”身为堂堂四王爷,凤千越何曾受过女子这样的轻慢,顿时便喝住了她,他走到她的面前,深深地打量着她,而她目不斜视,清冷的目光望着前方,风吹来,她的黑发轻轻飘起,浑身散发着一种莫名冷凝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