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艳惊四座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十五章 艳惊四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连似月房中还是没有动静,连诀站了起来,望了一会门,说道:“姐姐,我走了,你出来吃点东西吧,不要饿到了自己。”

    说着,他转过身,一脸失落地离开了。

    “大小姐对少爷是不是有点狠心了?”外头,降香看着连诀失意的背影,道。

    “嘘!”青黛忙制止道,“我们身为下人,切不可这样背地里议论主子。”

    过了一会,门吱呀一声开了,连似月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她脸色已经不似方才那样冷了,青黛和降香连忙走上前去。

    青黛道,“大小姐,少爷已经走了。”

    “晚膳已经准备好了。”降香扶着她的手,道。

    “嗯。”连似月跨过门口,走到用餐之处,两个丫鬟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她用餐。

    连似月一句话也没有说,拿着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仿佛食不知味,整个屋子里静悄悄地,只有筷子偶尔不小心碰到碟子的声音。

    “大小姐,少爷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却很内疚很后悔的样子守了一下午,我担心他会不会……会不会吃不好饭。”青黛终于忍不住地说道,她见相府那么多人,唯有连诀少爷对大小姐的感情是最干净最纯洁的,他好像一轮皎洁的明月,照耀着大小姐灰暗的世界。

    但是连似月似乎并未听青黛说了什么,放下筷子,望了一会窗外,道,“终于要下雨了。”

    青黛见连似月不愿意听似的,便也不好再说了,伺候着她洗漱。

    果然,连似月话说完后不久,屋子里灯亮起来的时候,天空就想起了一阵惊雷,接着瓢泼大雨倾盆而至,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洗刷一遍一般。

    连似月用完晚膳,坐在烛火旁翻阅着一本《左传》,那烛火闪闪烁烁的,将她的身影映照在墙上,她一直看到乏了,才放下书,回到房中休息。

    她躺在床榻上,双眼看着床幔上的海棠花纹,听着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她的心情似乎也被雨打湿了。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间从床上起身。

    青黛和降香两人守在门外,突然见门打开,连似月举着一把油纸伞快步跑了出去——

    “大小姐……”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跟了上去。

    连似月举着伞,急急跑过院子,雨水打湿了她的鞋子和裙角,她一推开门,便见一个少年猛地从阶梯上站了起来,猛地转过身来,高兴地看着她,喊道:

    “姐姐,你气消了吗?”

    只见,连诀站在她的面前,浑身湿透了,脸上全是水,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颊两边,睫毛上全是水,已经被雨水冲刷地有些睁不开来,身子因为冷而发着抖,但却一脸开心地笑着看着她。

    连似月往台阶下走了几步,撑起伞,举在他的头顶,道,“你没离开,一直在这里?”

    “我想确认姐姐气消了我才放心走。”连诀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眼神赤诚而热烈。

    连似月心里一阵动容,握着伞的手紧了紧,叹了口气道,“傻瓜,那也不要一直站在外面淋雨啊,你看看你,浑身都湿透了,染了风寒怎么办?”

    “姐姐不生气了吗?”连诀似乎只关心这个。

    “先进来吧。”连似月拉过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冰冷冰冷的,令她的心跟着一颤。

    “不用了,已经很晚了。”但是连诀却抽回了自己的手,说道。

    “……”连似月看着他。

    “我在雨里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姐姐生气,是因为我插手了后宅的事,对吗?因为姐姐曾经和我说过,不要我管这些事,只管安心读书习武。”连诀说道。

    “是,你的志向远不止后宅,这些女人间的事,你万万不可插手,我自会料理,今天不理你,是为了让你记住我说的这些话,并且引以为戒,以后不许再犯了。”连似月说道。

    “不。”但是,谁知道,一向听她话的连诀却说道,“在我的眼里,没有后宅的事和前院的事之分,也没有女人的事和男人的事之分,我只想着姐姐的安危,这样的时候我无论如何要插手。我知道你担忧我,但是,我是咱们大房唯一的男子汉,姐姐理应由我来保护,要是躲在姐姐的身后,心安理得地接受姐姐的庇佑,眼看着姐姐陷入危险,我连诀还算什么男人。”

    “你……”连似月没有想到连诀如此坚持。

    “这是我要说的话,也请你记住,我会努力地长大,爱护你,保护你。”说着,连诀转过身,冒着雨飞快地转身跑出了紫云院。

    连似月举着伞,站在原地看着他越跑越远,渐渐模糊的身影,才发现原来连诀也已经不是那个孩子了,他的身上已经初具了男儿的气魄。

    连似月承认,因为想到连诀前世那悲惨的结局,所以这一世,她对他格外保护,不让他接触任何一点有危险的事。

    然而诀儿,似乎并不是一个敢于平庸之辈。

    接下来连续好几天,连诀都没有再出现在连似月的身边了,像是突然间消失了一样,青黛和降香偶尔说起大少爷在书院表现非常好的时候,连似月也不会多说什么。

    *

    又过了几日,老夫人的五十大寿之日终于到了。

    清泉院。

    连诗雅站在屋中央,丫鬟们正在给她梳头穿衣,搭配各种首饰,萧姨娘站在一旁,微笑着满意地看着她。

    “三小姐,可以了。”

    连诗雅抬起双手微微转了一圈,整个人如同绽放的繁华开放在众人眼前,她问道:“姨娘,如何?”

    萧姨娘喜悦地道,“女儿年几十五六,窈窕无双颜如玉(1),美,雅儿,你实在是太美了。”【(1)选自《东飞伯劳歌》南北.萧衍)】

    “那我比起大姐来,如何?”连诗雅轻捋长发,问道。

    “自然是你更美,连似月容貌平平,寡淡无趣,哪一次你不是把她比了下去。”萧姨娘颇为得意地道,“这一次三小姐必然又会艳惊四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