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探望生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三章 探望生母

    “大小姐,您这是何苦?”青黛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她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先前在相府究竟经历过什么,令她对自己说出这么狠的诅咒。

    连似月知道没人能理解她心中浓烈的仇恨,眼前这丫鬟也一样。

    “现在几更天了?”她看着窗外,问道。

    “四更了。”降香搬着干净的被褥走了进来,道,“大小姐,天还没亮全,您再歇会吧。”

    “不睡了,我去福安院一趟,再过半刻,母亲就要起了,昨日一天马不停蹄,还未来得及去看望。”

    “是,我给大小姐梳头。”青黛将铜镜拿了过来,道。

    连似月闭着眼睛假寐,问道,“丁香她们人去哪里了,我只看到你们二人。”

    “大小姐,丁香姐姐她们在外面守夜呢。”降香答话道。

    连似月听她这么说,睁开眼来,看了她一眼,降香似乎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忙垂下头去。

    “走后门吧,不要惊动了其他人。”梳完了头,连似月吩咐道。

    “是。”

    经过几间厢房,再过了一道抄手游廊,一行三人便从后门走了出去。

    降香在前头打灯,连似月踩着青石板路,清晨的朝露打湿了鞋面和裙角,当她走到福安院的时候,那穿着石青色襦裙的丫鬟紫菀看到她显然吃了一惊,半晌才道,“大,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连似月的目光在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冷声道,“怎么,我不能来?”

    紫菀听了,才知自己说错了话,忙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这就去知会大夫人一声。”

    紫菀匆忙进去了,一慌张脚还在门槛上绊了一脚。

    青黛喃喃道,“这位姐姐是怎么了,好像很慌乱的样子。”

    “是啊,好像很意外看到大小姐呢,大夫人是大小姐生母,来请早安不是很正常吗?”降香也不解地道。

    这时候,帘子掀开,两个丫鬟走了出来,拘礼道,“大夫人请大小姐进去。”

    连似月点头,走了进去,只见大夫人容氏正倚靠在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上,她穿一件绛紫色绣百蝶纹样锦缎面子的大袖襦裙,头上挽了一个元宝髻,两侧戴金丝发簪,插一个朝阳五凤挂珠钗。

    周嬷嬷正在给她捶着背,她不时捂着胸口咳嗽,还在交代着周嬷嬷要多注意连诀的饮食,同样不过三十二岁的年纪,萧姨娘犹如十八岁的妙龄女子,明艳动人,而容氏却脸色寡白如蜡,看起来已经有了初老的姿态。

    连似月想起前一世母女二人的结局,不觉眼前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双膝跪地,深深地磕了一个头,道:

    “母亲。”

    “似月,你回来了。”容氏听到她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来,这几年两母女渐渐疏远,虽是亲生的,可两人之间并不亲热,“起来坐着吧。”

    “是。”连似月起身,眼圈有些红,眸中有点滴泪意。

    大夫人看着这女儿,心头有些酸涩,但是因为两母女之间不惯于表达,她也只说了一句,“总算是回来了。”

    连似月点头道,“昨日才到,本该立刻来见母亲,只是发生了一些事,先去见了老祖宗。”

    “我都听说了,你和二房的发生了矛盾,老祖宗罚了二房的。你……可还好?”明明该是最亲近的两母女,可是说话却总显得这么生疏,连问候都这么小心翼翼。

    “母亲放心,我没事。您身子怎么样?生病了吗?”连似月想起前生往事,心里发酸。

    “大小姐啊,您可知道,夫人听说了您在尧城发生的事,在老祖宗那儿跪了一天一夜,又在丞相那儿跪了一天一夜,说您是个懂事的孩子绝对不会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可是最终也没能为您挽回什么,后来只好连夜冒雨偷偷去了趟容国府求您的外祖,您的外祖出面,丞相和老夫人才让您回了府。而大夫人因为操劳过度,这才一病不起了。”

    一旁的周嬷嬷见这两母女始终不像嫡亲母女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地说道。

    连似月愣了,原来母亲在她回来前为她做了这些事,外祖家施以援手也是母亲去求的,而她从来都不知道,萧姨娘从未向她提起,她还以为真如萧姨娘诉说,是她去跪求父亲和老祖宗的。

    而且前一世,她总是暗暗抱怨母亲不为她筹谋,不为她尽力。所以,回府快半个月了才来见母亲一面,时间久了,也没有人记得母亲曾经的所为。

    周嬷嬷有好几次提醒她不要受萧姨娘蛊惑,可她偏偏不听,她竟,她竟这么糊涂!连似月好想用力扇自己耳光!

    “周嬷嬷……”容氏阻止道,“回来了就好,切莫说这些了。”

    “夫人……”周嬷嬷轻叹了口气。

    “母亲,对不起,以前是似月不懂事,都是似月的错!”连似月走到容氏的面前,颤抖着伸出手,紧紧握着母亲的手,头靠近她的怀中依偎着,她不再像前世一样,疏于在亲娘面前表达自己。

    这辈子,母亲和连诀是她要拼死保护的人,她是母亲的倚靠,她定要将原本属于她们的一切全部都夺回来!

    “傻孩子,你没事就好……”大夫人眼中也泛着泪光,好几年了,这是她这女儿头一回这样亲近自己。

    周嬷嬷在一旁看到这样的情形,背过身去擦了擦老泪,她是随着大夫人从容国府一块来相府的,眼看着自家大小姐一步一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心里着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那丫鬟紫菀双手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站在容氏面前,道,”夫人,喝药的时间到了,您趁热喝吧。”

    “咳咳……”容氏轻咳了两声,伸手去端。

    “这药太苦了,你去我那里取一些冰糖蜜饯过来,让大夫人就着吃。”连似月突然拦下了这碗药,吩咐道,她想起母亲前世死的蹊跷,定是萧氏从中作梗所致。

    “这……”紫菀没想到连似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便道,“胡乱就着东西吃,恐怕会失了药性,还是不要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