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噩梦缠身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二章 噩梦缠身

    “如果我当上了连府的当家主母,那三小姐所忧心的这些问题,就都不存在了。”萧姨娘手下暗暗用劲,眼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野心,“如今,你舅舅萧振海已经位居兵部尚书,官位仅次于你父亲,再加上你三个表哥表现出类拔萃,我们萧家正重得盛宠,萧家取代容国府也是迟早的事。

    再加上,我现在深得老夫人信任,明面上是她在管着后宅的事,其实具体的调度都是我在掌握,到时候扳倒了容雪,我便能取而代之,三小姐也不用担心出身的事了。”

    连诗雅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希望,阴测测地道,“我真恨不得那一天马上到来。”

    “沉住气,再耐心等一等,一切不会太长了,我们现在要稳住,万不可打草惊蛇。”萧姨娘眼中流露出一丝沁人的冷光。

    “姨娘,二夫人过来了。”正在这时候,帘子外传来一个声音。

    萧姨娘浅浅一笑,低声道,“你看,替我们清理障碍的人这不就来了吗?比我预期的还要快,你留在这里,不要出去。”

    “嗯。”连诗雅心知肚明萧姨娘的意思,两人相视一笑。

    萧姨娘几步走了出去,假装没看到胡氏那张冰冷的脸,热情地道:

    “二夫人,您过来了?有什么事派个人过来说一下,我马上就跑过去的。”

    “哼。”胡氏冷哼,脸色极为难看,道,“你们大房的都已经骑到我二房的头顶上了,我哪里还敢让萧姨娘你跑腿呢。”

    “这……”萧姨娘故作一脸不解,“不知道谁惹了二夫人,让您气着了,快给二夫人斟茶。”

    “不必了,找过来,是要和萧姨娘商量件事的,让这里的人都先行离去吧。”胡氏道。

    萧姨娘正色道,“你们都下去,我和二夫人要商讨一下后宅的事。”

    待众人退下后,胡氏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想你们也知道念心被老祖宗罚的事了,连似月不知好歹,我要狠狠教训她一番为念心出这一口气,这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要萧姨娘的帮忙。”

    萧姨娘故意面露难色,道,“这,二小姐受了委屈,我也生气,可是,大小姐是咱们大房的嫡女,不能……”

    “呵!”胡氏听了,道,“什么嫡女?一个扶不上台面的东西而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垮了。再说了,诗雅哪里不比她强?还有你,你不是家道中落才屈居为妾吗?当初你和容雪可是这京城不相上下的世家小姐,出生比我这个二夫人都要好。她是嫡出,你也是嫡出,偏她成了当家主母,你却成了妾,虽说是贵妾,可归根结底也还是个妾啊,还顺带连累了诗雅,你就这么认命了吗?”

    其实,萧姨娘生平最痛恨外人提及此事,她心里对胡氏厌的牙痒痒,可还要借她的手打压连似月,嘴里只好说道:

    “二夫人您想怎么做呢?”

    胡氏见萧姨娘似乎动了心,眉眼舒展了开来,道,“她为什么会被大伯留在尧城,再在丞相府来一次就是了,尧城的丑事掩盖的了,发生在相府的她想掩盖也掩盖不了!到时候,我一定尽我所能,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二夫人的意思是……”萧姨娘听了胡氏的话,掩饰着内心的喜悦,问道。

    “再过几日就是老祖宗的五十大寿了,老太太喜欢听戏,按例每年都要请个戏班来家里热闹热闹的,今年嘛,自然也不能例外了……”胡氏压低声,凑近萧姨娘耳旁,将自己的计划悄声说了一遍,只见这两人的眉心紧紧舒展了开来。

    *

    萧瑟的冷宫,腐臭的污水。

    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剖开那怀孕的妇人,血淋淋的胎儿被拎了出来,扑腾一声被丢进了滚烫的热水里,只听见噗嗤一声,那婴儿拼命地蜷缩起身体。。

    “啊,不要,不要啊……”浑身是血的妇人冲了过去,但是,她被一个男人狠命踩在脚下,一个女人在她的身旁大笑!

    “姐,姐姐,救我……”无脸的乞丐,失去了双手双掌,一步一步爬到她的面前,对她露出绝望的神情。

    她的手脚,耳朵,鼻子全部都被一个一个地割掉,痛苦淹没了她,她哭着大声地喊着——

    “不,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啊……啊……”

    她尖叫着,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大小姐,大小姐……”丫鬟们的声音急切的想起,昏暗的房间里,灯亮了,只见连似月紧闭着双眼,头狂乱地摆动着,露出痛苦的表情,手指紧紧,紧紧地扣着被褥,被面都被她抠出洞来了。

    “啊!”她一声尖利的惨叫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拥紧了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豆大的汗水从脸颊上流下来,头发也被汗湿了,身下也湿了一大块。

    “大小姐,您没事吧……”青黛和降香站在床榻旁,紧张地问道。

    是啊,她又做噩梦了,整整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前世今生的片段混沌地纠结在一起,她还梦到在她死了以后,她外祖家被抄,容国府上上下下上百号颗项上人头全部被砍下来挂在了城墙上,连诀也死了,被野狗啃的骨头都不剩。

    好恨!好恨!

    萧姨娘,连诗雅,萧振海,这辈子我要扒你们的皮,拆你们的骨,喝你们的血,我所经历过的痛,定要千倍百倍地还给你们!

    还有,凤千越!这个一想到就心痛地难以附加的男人,再见之时,便是我推你下地狱之时。

    “被子和衣裳都湿了,降香,你赶紧去拿干净的来换了,仔细大小姐着了凉。”青黛给连似月披上了金色貉子毛裘,扶着她坐了起来,降香则抱着被褥出去了。

    青黛扶着她在一旁的矮榻上坐下,拿了帕子替她拭去脸上的汗水,问道,“大小姐又做噩梦了吗?”

    “是,我又做噩梦了。”她的脸色惨白如蜡,没有半点血色,“青黛,我曾发过誓,心愿未了之前,定会夜夜噩梦,以提醒自己,万不可心慈手软,否则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