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父女相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父女相见

    这边,连母才端起茶汤,便听到外面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她皱起眉头道,“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吵得我头疼。”

    “老夫人,是二夫人在那,说是大小姐打了二小姐,跑过来请老夫人做主。”答话的是连母跟前颇为得宠的大丫头黄岑姑娘,她穿着家常耦合色短衫,桃红绣花绫裙,点翠耳环,点翠蝴蝶钗。

    连母端着茶杯的手轻一顿,眉心打着结,道,“她回来了?”

    “大小姐是午时到的。”一旁穿着绸缎衣裳,手腕上戴着玉镯,头上戴着朱钗的宋嬷嬷回答道,“按照您的吩咐,走的后门。”

    连母叹了口气,道,“怎么才回来就又闹出事来!让老二家的进来吧。”

    话音刚落,就见那帘子被掀开,胡氏哭哭嚷嚷地走了进来,拉着连念心双膝一屈跪在地上,道:

    “老夫人做主啊,不然我们娘俩当真活不下去了,大房的实在欺人太甚!”

    连念心也跟在在一旁哭哭啼啼道,“大姐欺侮我,祖母您看看我的脸,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怎么见人。”

    “行了,别哭了!哭的人昏昏呼呼的,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母面露不悦之色,问道。

    胡氏朝连念心使了个眼色,连念心便说道,“得知大姐今日回府,我们姐妹几个便和她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谁知惹怒了她,她便不顾姐妹情分,当众扇了我耳光,孙女儿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请老祖宗做主。”

    胡氏啜泣着,一边用绣花帕子擦着眼泪,一边道,“我知道老祖宗喜欢清静,本不该来叨扰。可是,可是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凭什么我们二房的孩子就这么被大房的一再糟践呢!云朗怎么去的,您心知肚明!这回念心又被欺负,老祖宗一定要为我们做主才是。”

    连母听了眉心紧皱,对连似月这个孙女越加不满,才在尧城犯了有辱门楣的丑事,一回来又闹得鸡飞狗跳,这个时候该保持低调的道理都不懂。

    她一时心烦,冷声道:

    “黄岑,你派人去把她叫过来。”

    “是。”黄岑朝另两个站在门口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胡氏和连念心暗暗对视了一眼,看连似月这回要怎么在老夫人面前自圆其说,老夫人正恼着没借口惩治这做了丑事的孙女呢。

    “大小姐到了。”

    片刻后,帘子掀起,连似月走了进来,她一眼看到端坐在椅上连母,脸色不善,而在那安安静静修剪盆栽的是姑姑连曦。

    这位姑姑连曦,刚出嫁一年便死了夫婿,又没有留下子嗣, 按说已经出阁的女子不能再回娘家,但是连母可怜女儿十六岁便要在夫家守寡,便向皇后娘娘讨了恩典将她接回府来留在身边。连似月记得,这位姑姑常年吃斋念佛,性情寡淡,长期幽居室内,前一世,她们两个的交集非常少。

    而胡氏母女则满脸泪痕跪在地上,她不动声色,双膝跪在老夫人的跟前,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道,“似月见过老祖宗,二婶,姑姑。”

    连母看了连似月一眼,她穿着交领五彩缂丝裙衫,罩着一件雪白的狐狸毛大氅,髻上插了一支紫玉镶明珠流苏簪子,显得娴静动人。

    老夫人暗暗微叹了口气,本来打扮打扮也是个好苗子啊,可惜这么地不自爱。

    原本她对出生容国府的大夫人和身为嫡女的连似月都寄予了深切的厚望,只可惜这两人都不争气,尤其是这连似月,刚到婚配的年纪,就闹出这样的丑事,令她和丞相颜面无存,现在还要想办法死守秘密,免得坏了相府名声,又连累连淑妃在宫里被人说闲话。

    连似月虽没有抬头看着老夫人,但回想前世,她对这个祖母只有敬畏并无亲近,想想也知道此刻她心里是怎么看她的。

    “老夫人,丞相到了。”正在此时,外头守门的丫鬟道,话音刚落,帘子便打了开来,连延庆走了进来。

    连似月抬头向这个父亲看了过去,看那样子,才刚刚下朝,他身上还穿着青缘赤罗衫,白袜黑履,头戴金色梁冠,青色系带垂缨打结虚悬于颌下,用金簪扣住。

    连似月静静地凝视着这个男子,他是她的亲生父亲,三十余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俊朗挺拔,浑身散发着威严冷酷的气息,他是丞相府的支柱,也是他不听她的解释,一味地相信萧姨娘地挑拨,冷落她的母亲和她。

    前一世,她回到相府后,父女之间的关系也一直冷冷淡淡的。

    连家女儿无论谁出嫁他都会亲赠珍稀物件,唯独她嫁给凤千越的时候没有得到他的赠与,凤千越后来还以此讥讽于她。终于,她凭着一股坚韧之气概,登上了后位。而身为她的母家,丞相府却没有为她做过任何筹谋,她在后宫活得异常艰难,直到被连诗雅连根拔起!

    彼时,她被囚禁昭台殿,身陷囹圄,还抱着最后的希望写了一封血书,悄悄让宫女冒死送到他的手上,那血书中,她如泣如诉,字字如血,祈求他这个父亲救她于水火之中,但最终,她没能等到他伸出援手。

    想到这里,她心里涌起一阵酸楚,眼睛有些发热,但任心中情绪波涌,最终也只化成了一声恭敬地问候,“父亲。”

    连延庆不看她,走到连母的面前,道,“母亲,什么事惹您不高兴了。”

    连母朝连似月的方向努了努嘴,连延庆这才朝她看了过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厌弃,叹了口气,问道:“你又做了什么,惹你祖母不高兴了。”

    “父亲。”连似月在心里轻轻吁了口气,调整了心绪,说道,“因为女儿打了二妹。”

    “听听,听听,老夫人,大伯,你们听听这个大小姐的口气!”胡氏一听她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气便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在老夫人的地盘上,她定要冲上去撕她两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