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二婶报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二婶报仇

    连似月听了,心里猛地一颤,重生一遭,无人在意她在尧城所受的委屈,而连诀却从始至终相信她,还在心心念念着要离家为她报仇,那已经冰封的心此刻受到了深深地触动,她说道:

    “诀儿放心,姐姐还是完璧之身,没有被那淫贼得逞。只是,这个仇一定要报,暗中图谋这件事的人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不用去尧城,我也要把仇报了。”

    “姐姐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有人在背后故意陷害你吗?”连诀又惊讶又震惊地问。

    连似月缓缓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寒意。

    “是谁?”连诀愤怒地问,“我要杀了他们,绝不让姐姐吃闷亏!”

    “诀儿,你什么都不要管,只管安心求学习武,做到比所有人都优秀,其余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的。”仇,她来报,恨,她来担,她已经注定了这辈子要做一个手上染满鲜血,踩着一具一具尸体走过去的恶人,那就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来,她不要连诀身上染上半点不干净。

    “不,姐姐。”连诀有些急切地说道,“我决不让你涉险,我是大房唯一的男儿,自然要由我来保护母亲和姐姐。”

    连似月知道现在不需要和连诀争执什么,一切的计划放在她心里就好,于是她宠溺地道,“好好好,诀儿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保护母亲和姐姐,我知道了,好吗?”

    “嗯。”连诀用力地点头,那一副表情看在连似月的眼底,却觉得既安慰又心酸。

    *

    碧霄院。

    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嚎哭的声音,只见二小姐连念心坐在那梨木镌花椅子上,哭个不停,几个丫鬟婆子正手忙脚乱,战战兢兢地拿了脸巾给她做热敷。

    胡氏坐在一旁,一掌拍在桌上,怒气腾腾地道:“连似月这个小贱人,我不过说了她两句,她居然敢对你呼巴掌!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二婶?”

    连念心哭着道,“娘,那要怎么办?我被她当众打了以后还怎么见人?连诗雅说了,咱们不能吱声,被打了也只能忍着,因为她是大嫡女。可是难道我就吃下这个闷亏吗?我不服气。”

    “哼。”胡氏冷笑,道,“什么大嫡女,二嫡女,一切还不是老夫人和丞相一句话,要不是她外祖家还有些势力,她现在已经和尧城的浪荡子成婚了。”

    “那,那现在要怎么办呢?”连念心抚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哭哭啼啼地问。

    “二夫人,二小姐,三小姐到了。”这时候,门外传来通报的声音,不一会连诗雅便在丫鬟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走到胡氏的跟前,示意丫鬟将一个小瓷罐双手奉上,道:

    “二婶,方才我看到二姐的脸肿厉害,便拿了一盒应天府刘小姐送我的紫草膏过来,一天三次涂在脸上,很快便会消肿的。”

    “你倒是有心了。”胡氏口气有些阴阳怪气,一时也听不清她是什么意思,连诗雅虽听着不舒服,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来是为别的目的。

    想着,她便道,“我方才听到二姐在哭,忍不住想多说两句。二婶,二姐,大姐是咱们府里的嫡女,无论她犯了什么错都会被原谅的,所以,二姐这次还是忍下来算了吧。”

    胡氏一听,立即炸了一般,尖声道,“忍?凭什么要忍?她连似月是什么东西?我要是任着我的女儿被她打骂,往后在这连家还怎么立足?”

    “可是就算二婶不忍,又能怎么样呢?大姐还有她外祖家撑腰呢。”连诗雅佯装蹙眉轻轻叹了口气,眼角却缓缓掠过一丝不被察觉的笑意。

    “哼!”胡氏冷哼,“我偏不信邪,连似月这次踩到刺了,我绝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连念心听了,一喜,道,“娘,那现在要去找连似月算账吗?”

    “当然!新仇旧恨,我要好好和她算算。”胡氏拧紧了帕子,指甲掐入手心,道。

    她将丫鬟石榴手中的帕子一把扯了过来,丢在地上,道,“别敷了,拿胭脂过来,最红的那盒。”

    “是。”石榴忙跑到梳妆台前拿了盒胭脂过来,胡氏用手指抠了一块,涂在连念心的脸上,道,“你就顶着这张脸,我们去倾安院找老祖宗说理去。”

    “等等!”连诗雅拦住了二人,问道,“二姐,你弄来的那条蛇到底有没有毒?”

    连念心眸光中闪过一丝不自在,低声道,“我,我也不知道。”

    “那蛇确定已经处理了吗?”连诗雅又问道,她当时被那条蛇吓得失魂落魄的,也没注意到最后蛇是怎么被处理掉的。

    连念心想了想,道,“我看了是被一个小厮拿走的,董嬷嬷也吩咐了说要解决掉,那,那就是已经处理好了吧,毕竟也不会容一条毒蛇在府里,咬了人要出事的。”

    胡氏听了,道,“那就走吧!”

    “好!”连念心一听,立即停止了哭,赶紧跟着胡氏一块走出院子。

    连诗雅跟着慢慢走了出去,脸上浮现绽放出灿烂的笑颜,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分外舒适,不管连似月变成什么样,她都有办法治她!

    到了倾安院,人还没进屋子,就见胡氏双膝跪在地上,呼天抢地地哭着站在帘子外喊道:

    “母亲啊,母亲,你可要为我们娘俩做主啊,这念心都快被人打死了。”

    倾安院位于整个相府最安静最清幽的南边,整个院子两边是穿山游廊,游廊上挂着大小不一的鸟笼,鸟笼里养着各色珍惜鸟儿,院内有四间小厅,六间上好的厢房。

    连母晌午歇了一觉才刚刚起来,正坐在酸梨木制的暖榻上,身穿五福捧寿纹样的青色纻丝上裳,盘金绣鲜桃拱寿云肩,头上戴着石青刻丝秋板貂鼠昭君套,额心的位置镶嵌着一块翠玉。

    两个头梳双髻,穿皮粉色立领短衫和裙的丫鬟正在给连母捏肩,旁边的炉子上温着茶汤,桌子上放这些精致可口的糕点。

    还有一个穿着雪青色袄裙,装扮素雅的女子正站在旁边静静地修剪一盆文竹,不言不语,浑身散发着寡淡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