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二婶怨恨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二章 二婶怨恨

    按照规矩,身为姨娘的萧姨娘应该尊称连似月一声大小姐,但是她并没有,从头到尾都以长辈自居,这是她的一种手段,用这种方式告诉府中众人,就算是大小姐在她面前也是乖乖顺顺的,以此树立府中的权威。前一世的连似月并未觉得有何不妥,还与她亲亲热热的。

    抱了一会,萧姨娘又将连似月轻推开一些,仔细地打量一番。

    “姨娘……”连似月敛去内心的想法,像以往一样情深意切地唤道,神清气爽地站在大夫人的面前,她不似连诗雅美的那样精致,但胜在安静温婉,眉清目秀,宛如幽静莲花。

    她没有想象中的病态和孱弱,连似月分明感受到萧姨娘眼底那一丝讶异和失望,可她一点都不表现出来,还欣慰地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都天天念着你呢,你看看听说你回来,婶娘们都来看你了。”

    连似月朝在座的人看了过去——

    那穿着墨绿绣金褙子,白底绡花衫子,檀紫马面裙的是二房的夫人胡氏,满头金饰,但并不俗气,只是神情傲慢,冰冰冷冷的。

    三房的刘氏,一件杏红缕金海棠刺绣衫子,缃色马面裙,杏红蔽膝上绣着精致的金色纹样,头上插了一支双翅平展的凤钗,那娇俏的眼神中带着轻视,她的鼻孔轻哼出一口气。

    而那身着海棠红绣梅花对襟褙子,月色纱衣,藕色马面裙,只戴了个点翠花形簪的四房夫人严氏,比起其他三位夫人来,甚至要过于素雅了,她面色平静,好似周遭的一切都同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只静静拨弄着手中的紫砂茶盏。

    这些人都来了,却唯独不见她自己的亲娘——相府的当家主母。

    大约看出了她的心思,萧姨娘用安慰的口吻说道,“大夫人请了大师回来,大师嘱托她要精心修炼,她现在正在佛堂念经呢。”

    “母亲念佛也是为了保家宅平安,我稍后前去请安便是了。”连似月面带微笑地道,她一眼便看穿了萧姨娘的意图,故意让这么多人迎接她,就是不见自己的亲娘,以便让她们之间产生嫌隙,进一步拉拢她。

    听到她这么识大体地回答,萧姨娘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喜悦之情,道,“对对对,你说得对。现在总算回来了,往后啊,咱们府里的孩子们可就算齐整了,我也放心了。”

    连似月脸上也配合地露出了温顺柔美的无害笑意,她朝萧姨娘和几位婶娘微微拂礼,道:“似月见过各位婶娘,让婶娘们都担心了。”

    其实,这后宅几个女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她一清二楚,这回,就只等日后加以利用了,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格外的舒畅起来。

    连似月坐在椅子上,萧姨娘执起她的手,又哭了一回,连似月也耐心地配合着这情意深深的戏码,还假装抬起衣袖拭泪道,“姨娘,请您保重身体,似月已经回来了,亏得姨娘百般的关爱和照拂,不然似月大约不能这般完好的回来了。”

    听了她这话,萧姨娘心里头怔了一下,心里闪过一股异样的感觉,但细看,连似月却一脸天真,充满感激地看着她,眼底甚至还含着深情的泪水,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

    “哼……”这时候室内淡淡响起了一声冷哼,那二房的胡氏看了连似月一眼,不冷不热,阴阳怪气地道,“你们大房倒是完好了,我们二房可是永远都无法完好了。”

    三年前,二房的少爷连云朗和她们大房的嫡子连诀为一把短剑起了争执,连似月和连诗雅恰好经过,便上前劝解,结果推推搡搡之间,连云朗和连诀齐齐失足掉下了水里。连似月大呼着叫人前来营救,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平素人来人往的后花园里,居然喊不来一个奴才,而连似月要下去解救却被连诗雅拉住,叫她不要冒险,她去找人来帮忙。

    可是最终,连诀自己从池子里爬上来了,当连诗雅把人叫来的时候,连云朗已经在水里溺亡了。

    胡氏悲痛欲绝,呼天抢地,可怜连诀以为自己害死了连云朗,也被连延庆狠狠打了一顿,从此以后,二房就恨上了大夫人和连似月连诀姐弟,可是因为连诀是连家长子,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现在想来,这事实有蹊跷,八九不离十又是萧姨娘布下的局,他们的目标是连诀,可是连云朗却成了替死鬼。

    而且自那以后,胡氏再无所出,眼看着二爷连延峰填了好几房姨娘,又生了儿子,她则只能守着一个女儿连念心,她时时刻刻恨不得连似月娘仨死去,于是对连似月也是处处刁难,明里暗里地帮着萧姨娘。

    所以,连似月非常能理解胡氏此时此刻恨她入骨的心情,只不过,她也可怜她,这么多年来恨错了人。

    “二婶,节哀顺变。”她低着头,紧紧握着萧姨娘的手,很害怕的样子。

    萧姨娘眉梢微扬起,道,“二夫人,云朗的事是个意外,似月和大少爷必定不是故意的,都已经去了几年了,您也且放下吧。”

    连似月听了萧姨娘的这一番话,心里真是佩服,前世的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她状似在为连似月说话,却拣了胡氏最伤心,听着最刺耳的话来讲,无形中就能把她对连似月的恨意撩拨的更深。

    果然,胡氏腾地站了起来,红了眼圈,气道,“是啊,都好几年年了,云朗要是不死,今年就十三了,我也能像大房一样享天伦之乐。可是我没有这个命啊。意外?哼,我云朗这条命就这么不值钱吗?意外死的怎么不是大房的儿子呢?萧姨娘你说这府里的孩子总算齐整了,没有云朗,如何齐整?难道我的云朗就不是这府里的孩子吗?”

    “这……”萧姨娘一脸愧疚的样子,“二夫人,您,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别说了!”胡氏猛地站了起来,走到连似月的面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抬脚就走了,那眼神恨不得要将她得心脏给挖出来吞掉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