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仇人再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仇人再见

    连诗雅先看了董嬷嬷一眼,她点了点头,这才开始让众人一个一个轮着悬丝诊脉。从连似月的角度恰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线的一头其实拽在董嬷嬷的手里,她唇角绽放出一个浅浅淡淡的笑。

    “马夫,我们别站在这儿打扰三小姐了,走后门吧!”甄嬷嬷皮笑肉不笑地对连似月道,“大小姐,您不会介意吧,这是老夫人的意思。”

    让她一个堂堂的大小姐走后门?这必定是萧姨娘萧姨娘的主意吧,给府中众人一个她不被重视的感觉。

    “那就麻烦甄嬷嬷带路吧。”但是连似月并未表示出什么异议,现在她刚刚回府,还不宜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只会给对方留下把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日后来个出其不意,狠打萧姨娘和连诗雅的七寸!

    马车到了后门,青黛走上前来,搀扶着她下了马车,虽然苏家是尧城的大户,但比起这相府来,不过小门小户,她不禁有些拘谨,生怕犯什么错误遭人取笑。

    甄嬷嬷高声吩咐道,“你们几个,还愣着作甚,把准备好的火盆和艾叶草拿过来呀,给咱们大小姐好好去去晦气,别把外面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带进去了。”

    显然,她是在说连似月就是不干净的东西,看来她在尧城的事这些人都知道了。

    青黛见此阵仗,更加紧张了,害怕站在连似月的身边不知所措。

    “别怕,跟我来便是。”连似月握住她的手,低声交代道。

    不一会,火盆端过来了,一共四个,火焰熊熊燃烧着,窜地很高,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再有四个丫鬟个拿着一根长艾叶枝条,手里还端着一盆水,站在门的两边。

    “大小姐,您请吧,这是老夫人吩咐过的,奴婢也只是听命行事,还望大小姐莫要见怪才是。”甄嬷嬷表面看起来卑躬屈膝的,实则眼睛里闪烁着幸灾乐祸的神情。

    和前世一模一样的阵势,各个人的神情也一模一样,每个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连诗雅表面乐善好施,在府中人缘极好,却因为是庶出的,始终比不得连似月的地位,而她这个草包一样的嫡女却拦在她的前面,因此府中被连诗雅收买了人心的奴才们暗暗为她抱不平,对这个大小姐打心眼里看不惯。

    况且,她在尧城与苏家少爷的丑事在府中暗地里传开后,下人们更加看不起她这个大小姐了。

    那个时候,她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丫鬟们用艾叶把水洒在她的身上,她惊慌失措,不小心踩到火盆,整个人跌倒在地上,那滚烫的火星溅到她的衣裙上,手上,衣裙也被烧出好几个洞,手背被烫伤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围观的丫鬟们也暗地里高兴,觉得为连诗雅出了一口气。

    想到这里,她目光直视着甄嬷嬷,道,“甄嬷嬷还真是为我费心了。”说着,便拎起裙角,淡定地跨出了第一步。

    原本等着看好戏的甄嬷嬷吓了一大跳,这大小姐冷不丁一个目光,竟会让人感到浑身都被寒刃劈开了一样,一向没有主见,柔弱糊涂的她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火盆一个一个地垮了过去,艾叶水也淋了,可最后连似月居然安然无恙,毫发无伤,仪态保持着端庄,围观的丫鬟们眼底都露出失望的神情,原本以为有一场好戏要看呢。

    “甄嬷嬷,带路吧。”甄嬷嬷还在发怔之际,连似月将裙角捋平了,淡淡地说道。

    “哦,哦,是,好。”这一回,甄嬷嬷倒是有点慌了,这是一路上老老实实,话都不敢多说的大小姐吗?怎么感觉就变了些。

    连似月跟在甄嬷嬷身后抬脚进了丞相府,这一脚,才算是正式迈进了复仇之路了。

    她原本沸腾的复仇之火,却突然间熄灭了,内心平静的像是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她深深知道,面对前方如狼似虎的敌人,她唯有按捺下心来,慢慢筹谋方能取胜。

    虽走过的是后院,但也可窥见丞相府非凡的气派,那院内亭台楼榭,富丽堂皇,精巧别致,绿树碧水,繁花似锦。就连丫鬟们的穿着打扮,也透着一股贵气,青黛和降香两人好奇地张望着,内心早已被这豪华的府宅震撼到了。

    连似月随着甄嬷嬷穿过一道抄手游廊,再走进一扇垂花门,又经过一个穿堂,再转过一个紫檀大屏风,才终于走到了正房大堂。

    正房前头种着些稀罕的花草,屋檐下挂着几个鸟笼,里头养了金丝雀,红嘴相思鸟,小仙鹟。三个穿着考究的丫鬟正在那儿笑嘻嘻地斗鸟玩儿。

    一回头看到了她们,这三人便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名唤青姗的一等丫头热情地道,“大小姐您可回来了,萧姨娘每天都惦记着呢,昨儿晚上还去佛堂念了一晚上的经,要菩萨保大小姐一路平安。”

    “萧姨娘有心了,我对她也甚是想念。”连似月面无异样地说道,心里冷笑,似一阵寒风吹过。

    仨丫鬟突然觉得后脊发凉,不觉打了个哆嗦,向后张望,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时候,另外两个二等丫鬟过来,扶了连似月的手,往正房里面走去,俨然一副隆重迎接的架势,连似月明白,这都是萧姨娘为了取得她信任使下的手段,她最擅长这一套了。

    “呀,可算回来了,我这一个上午的时间,眼珠子可都快看穿了。”连似月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就听到一个分外响亮的声音,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雍容华贵,彩绣辉煌的妇人高高兴兴走了过来。只见,身上穿着一件殷红纹样缎子滚边酱紫缎面出风毛衫子,袖口用金线镶边,绛紫色的马面裙,裙衫的凤尾纹样精致就讲,梳着牡丹头,发间插着金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

    明明是个姨娘,可是言行举止之间,却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姿态。

    连似月还来不及说话,萧姨娘就握紧她的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分外心疼地道,“自你留在尧城,我便日日记挂,每日到佛堂念经望菩萨保你安康,如今总算是平安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