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怎么哭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章 怎么哭了

    青黛听了,立即双膝跪下,道,“大小姐饶命,奴婢,奴婢多嘴了。”

    “无碍,你说吧。”连似月让她站了起来。

    “奴婢只是觉得以大小姐的才貌实在不该与大少爷结合,况且大少爷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如若大小姐嫁给他,实在太委屈了。”青黛心惊胆战着说道。

    “外人传我水性杨花,主动勾搭苏容,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青黛低着头,道,“奴婢,奴婢觉得大小姐不是这样的人,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才是。”

    “嗯,你的心意我知道了,替我梳洗吧。”她点头,道。

    稍作打扮后,连似月随青黛到了客室,就看见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便是萧姨娘身边的爪牙之一——甄嬷嬷。

    前一世,这个甄嬷嬷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没少作恶事,看她今日的穿戴比蒋氏还要讲究一些,酡红大花圆领对襟褙子,手指上四个金马镫戒指,腕下笼着金压袖,头插金镶玉嵌宝寿字桃心,一个老妈子穿的这样富贵,足见萧姨娘现在在相府有多春风得意了。

    “哎呀,大小姐,您可受……”她本想哀嚎几声连似月受了苦了,可却发现她精神奕奕地站在那儿,大有岁月静好,安然若素之意,不但没有无想象中的病态,反而如幽洁的莲花,淡淡的,有一种安静的美好。

    她顿时愣了一下,脸上一丝尴尬神情闪过,道,“大小姐,丞相对您分外想念,特意差奴才来接您回府了。”

    连似月端出大小姐的姿态,道,“甄嬷嬷跑这一趟路途遥远,实在辛苦了。”

    没有看到想象中病弱的人,也没有因为丑事而畏畏缩缩,连似月反而颇具一个大小姐该有的仪态,甄嬷嬷不解之余似乎有些兴味黯然,随意说了几句后就百思不得其解地回苏家安排好的厢房歇息去了。

    在苏家再住了两日,一行人便准备离开了。

    离开之前,连似月向蒋氏讨要了丫鬟青黛,蒋氏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给了她另外一名丫鬟降香,并拜托她,若有机会进宫,就去看尚宫局看看她的女儿苏安,连似月应允了。

    马车在路上颠簸着,一路靠近京城。

    而每靠近那个给她噩梦的地方多一点,连似月的内心就更加沸腾,她整个身子似乎要燃烧起来。

    但她表面始终很平静,和甄嬷嬷在一起的时候话也不多,甄嬷嬷说什么她都静静地听着,偶尔点个头。

    而甄嬷嬷偷偷打量着连似月,这大小姐虽为相府嫡女,但因为大夫人无能善妒,大小姐也跟着不能成事,和草包没什么两样,怎么这短短两个月,却感觉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虽然她闭着眼睛,可也感觉到她周身散发的一股寒意。

    “大小姐,相府到了。”数天后,马车外传来甄嬷嬷的声音。

    终于到了!

    连似月慢慢,慢慢地睁开眼睛来,掀开马帘一脚,丞相府的匾额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感到心被狠狠刺了一下。

    前一世,她所有的悲剧,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正发怔之际,相府大门缓缓打开了,左右两边各一路丫鬟和家丁依次走了出来。

    再看,一大群老百姓纷纷跑了过来,有人大喊着,“快来呀,相府的三小姐又免费给咱们看病了。”

    免费看病?

    甄嬷嬷骄傲地笑了,提高声音道,“咱们的三小姐啊,不但人美的赛过天仙儿,还有一颗菩萨一样的好心肠,从小便苦心学习医术,为的就是可以给穷苦的人看病呢,京城的每一个百姓啊都歌颂她的仁义道德,还有人编了歌谣传唱呢:连诗雅,赛天仙;医术高,菩萨心……”

    甄嬷嬷说着,就唱了起来。

    其他的人也跟着唱了起来,都把连诗雅夸的如同神仙下凡似的。

    连似月心中冷笑,她前一世也十分钦佩和赞赏连诗雅的所作所为,觉得她虽生为庶女,却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想办法尽自己所能帮助贫苦百姓。

    而她呢,在众人的眼里,不过是个占着嫡女的身份,却什么都不会的草包,让人对优秀的三小姐心生同情,对她则心生厌恶。

    “三小姐出来了,三小姐出来了!”正回想前尘往事之际,一阵兴奋的喧哗声响起,连似月抬眼看过去,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出现在了相府门口——

    那人一袭樱草色实地纱通袖袍,腰间配雪白的雕花玉带,淡白梨花面,轻盈杨柳腰,口唇红润,如熟透的樱桃娇艳欲滴,那双展露在袖子外边的双手洁白,光滑,鲜嫩的仿佛能一掐出水,又纤细无比,宛若无骨。发式作垂鬟分髾髻,当中插金累丝蜂蝶赶菊花篮簪,戴白色一朵珠翠叶嵌宝花,金玉相映,华彩流溢。那流苏状的耳坠在耳际生辉、摇曳多姿,衬托得娇脸流光,美丽动人。

    当她出现之时,世间的一切都为她而静止了。众人眼中,莫不是惊艳和赞叹,有的人还跪在了地上,高呼观音菩萨。

    此女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

    一个小小庶女,竟有此阵仗,萧姨娘,你过了!

    看着她在众人拥簇下走出来,连似月的背脊升起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藏在袖中的手慢慢地收拢,那指甲因为过于用力而掐入了掌心中。

    她的眼眶开始发烫,前世所遭受的种种酷刑和折磨再一次浮上心头,她的身体真实地疼痛着,仿佛每一寸皮几乎都在痛,就像当初被她削成人棍的时候那种痛。

    “呀,大小姐,您怎么哭了呀?这真真是姐妹情深呀,这么久没见,大小姐很念着三小姐吧。”那甄嬷嬷一回头,看到连似月挂在脸颊上的泪珠,不惊感叹道。

    “是啊,我时时刻刻念着三妹妹,一刻也不敢忘呢。”连似月一字一句地说道,目光却无比冷淡地看向连诗雅。

    只见,连诗雅坐在木桌后准备义诊,等候不及的百姓们排起了长龙等着她来看病,连似月目光落在站在她身侧的妇人身上,这妇人以府中嬷嬷打扮示人,穿着素色袄裙,在人群中并不起眼,与一般奴婢无异,众人唤其董嬷嬷,连似月记得,这个董嬷嬷是三年前连诗雅的舅舅萧振海安排到她身边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