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我脾气很好的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昨日他们兵分两路。

    林寒星等人去了王室处理老苏丹的问题,而燕北骁梁遇然等人则去处理账簿的问题。

    毕竟是跟随雷枭打下江山的兄弟,手段可想而知的了得!

    这不,隔天一大早人全都凑齐在黎园门口这儿了!

    “倒是够打几桌麻将。”

    林寒星手肘撑在车窗棱上,懒散的对着自家男人开口。

    这么想着,手痒了起来。

    好想念在雷家时没事儿就和妈搓两把的日子……

    毕竟自从雷妈有个极会打麻将能把人输的倾家荡产的儿媳妇儿这件事在江城传播开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和雷妈约麻将局了。

    门卫远远就瞧见了雷枭开的那辆车,不敢有丝毫懈怠的用中控将雕花大门打开。

    黎家人自从里面恭敬出来迎接。

    这姿态一看就非比寻常。

    而原本聚在黎园门口的人声音戛然而止。

    目光齐刷刷看向那辆黑色豪车。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将车拦下时,出乎人意料之外的……

    那车竟率先停下了!

    副驾驶的车门随后被打开。

    rene caovil新款高跟鞋落地瞬间,发出咔哒一声。

    紧接着,那帮人总算是看清楚了对方真容!

    猛地倒吸口凉气!

    这些人虽说都归属于赛南达家族,但级别并没有那么高,所以哈迪尔的葬礼自然是没什么资格参加的,更不要提去王室参加什么活动了。

    算起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她。

    眼前这丫头……当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林小九?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上的准备,但这么年轻还是出乎了所有人想象!

    可今天超乎想象的事还少吗?

    记忆里那个破败的黎园现如今修整的甚至比王室还要富丽堂皇,原本黎家那些个饿得皮包瘦骨的黎家人,甚至还要去码头找粗活才能活下去的黎家人……

    现在一个个倒是面色红润扬眉吐气起来!!

    “林……”

    有人试图上前想要攀谈,只是话刚到嘴边,就已经被对方抬起的手阻止。

    林寒星越过那些人朝着某个角落走去。

    “你从这儿干嘛呢?”

    林寒星伸手将扣在对方脑袋上的帽子掀开,露出染成银白的发。

    圣手仰起头,露出那张俊逸的脸。

    “听墙角啊!!!”

    满脸都是被打断的惋惜和委屈。

    “……”

    “……”

    “……”

    还真是厚颜无耻的直接啊!!!

    “起来,回家了。”

    林寒星拿鞋尖踢了踢圣手脚踝,这么热的天他可真够无聊的。

    圣手在听到‘回家’两个字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咧开了大大笑容。

    拍拍屁股悠闲起身。

    “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

    像是想到什么,圣手拿手点了一大片的人。

    “刚才他们一直都在说你坏话!”

    “哦?”

    闻言,林寒星那双近乎于冷漠的眼扫过众人,但凡被视线扫过的,皆心虚的将头低下,不敢直视!

    谁能够想到,在他们‘高谈阔论’时,当中还隐藏着个叛徒呢?

    “说什么了?”

    问这句话出来她纯粹是好奇。

    好奇男人和女人背后说人坏话时到底有什么不同。

    然而回应她的就只有……

    鸦雀无声。

    “别怕……”

    林寒星突然笑了笑,搭配着那张漂亮的脸简直能称得上是人畜无害。

    可莫名的,圣手后背开始阵阵发凉。

    “我脾气很好的。”

    “……”

    “……”

    “……”

    落地雪兰莪的第一天晚上就差没把天捅破个窟窿,没多久又跑人葬礼上去扬威……

    她脾气还叫很好?

    见鬼去吧!

    瞧着面前这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样儿,林寒星只觉得无趣。

    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着实就像是看见了鬼……

    她有这么可怕吗?

    “走了。”

    林寒星扫了眼圣手,随后理也没再理那些人径自朝着车那边走去。

    “哎?就这么走了?”

    虽然圣手加入这个team的时间还不长,但林寒星的脾气还是多少了解的,就这么走了可不符合她做事的风格啊!

    “不然我叫厨房给你炒几个菜跟他们把酒言欢?”

    林寒星头也没回,随意抬手挥了挥。

    圣手嘿嘿笑了两声,赶忙跟着上了车。

    “他们刚才说话说的可难听了!”

    见到雷枭,圣手赶忙唯恐天下不乱的嘀嘀咕咕打起了小报告。

    “把手伸出来。”

    林寒星回头扫了眼圣手,似笑非笑。

    圣手下意识把手往身后一藏。

    她什么时候发现的?

    “伸出来。”

    林寒星再重复一遍,圣手撇撇嘴,将十个手指头从背后抽了出来摊开。

    只见那指甲缝里还残留着淡紫色的痕迹。

    圣手嘿嘿笑了两声,从车上随意抽了张湿巾擦起了手指头。

    谁让那些人嘴贱呢。

    他这不是一时手痒没忍住就下了点儿药吗!

    反观林寒星,却只是将副驾驶那边的车窗落下,看着围在门口还没散的那帮人,手肘抵在窗棱上,语调随性慵懒的开口。

    “我虽然脾气很好,但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搞些不入流的小动作。”

    “……”

    “……”

    “……”

    说实话,林寒星是真觉得自己自打认识阿枭这半年来脾气好了很多。

    “转告那个让你们做假账来试图糊弄我的人……”

    林寒星纤细手指垂在车外,随着话音落下轻敲在车门外。

    “我的东西,只能是我的,若有人觊觎,我一点儿都不介意斩草除根!”

    ………………

    展南珩来时已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

    刚进门他表情就诡异的不能再诡异,欲言又止。

    “你那什么表情?”

    林寒星刚巧从楼上走下来,至于白溪姜喜宝他们则在楼下玩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飞行棋,乍眼看过去好不热闹。

    “门口什么情况?”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展南珩还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几十岁的大老爷们哭的和号丧似的,一边哭还一边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得了失心疯,并且就在黎园门口,赶都赶不走。

    林寒星笑了。

    什么情况?

    估计圣手的药效发作了。

    “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你手里拿的什么?”

    林寒星扫了眼展南珩的手。

    “哦,过几天的那场慈善晚宴的邀请函,我怕你这边不够多拿了些过来。”

    白溪听到这话,立马来了精神。

    就是之前袁康说的那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