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我比任何人都懂,你不爱我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晨曦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炸开。

    难以呼吸。

    “放开。”

    宋晨曦目光直视宫辰,以着此生从未有过的冰冷口吻说道。

    宫辰自然是没有放的。

    在某些时候,男人的确占有着体力上的先天优势。

    “你知道我在见到这伤口的时候觉得有多讽刺?”

    对上那双澄澈的眼,宫辰心里似有道防线正在拼命震颤,可那些就连他自己都明白伤人的话却不受控制的一句接着一句!

    “宋晨曦,从小到大你都在抢知允的东西,你就那么不知廉耻吗?”

    下一秒,只听别墅里啪的一声炸响开来。

    宫辰那张冷峻的脸偏向一边。

    “我所拥有的,都是我宋晨曦应得的!”

    刚接手宋氏集团时,为了让董事会满意,她每天拼命工作只睡三个小时,而那时知允在巴黎父母怀抱里享受公主般的生活。

    这些年,以袁氏集团为首的华人公司开始浸透占领大马的市场份额,她拼了命的在保有宋氏原有资本的基础上开辟出新的利润渠道。

    三百六十五天,她日日无休。

    连病都不敢生!

    可即便如此,大部分的人依旧因着她女子的身份而看轻她!

    “真正应该羞耻的,是那些忽略我的付出而认为享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的人!”

    宋晨曦冷笑。

    此时的她就站在楼梯口,尽管襟口破碎,但眼神坚冷。

    月色自宋晨曦身后倾洒。

    仿佛为她镀上了层薄冷光晕!

    这几句话,盘踞在宋晨曦心头许久。

    今时今日,终于借着这样的机会一吐为快。

    宫辰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宋晨曦。

    往日里,她总是隐忍而冰冷。

    看着你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瞳总像是在算计什么,令人打从心眼里厌恶,更何况她对知允所做的一切,甚至用肾脏做交换强迫他结婚……

    每当靠近她,宫辰总是会有种莫名烦躁!

    冷笑一声。

    “口才真好啊!”

    宫辰眼神冰冷,声音带着明显讽刺。

    “应得的?”

    微眯起狭长眼眸,宫辰尾调上扬,抬手抹了下似有血腥味的嘴角,勾了唇角。

    “那么我呢?”

    “我也是你宋晨曦应得的?”

    宋晨曦许久没有说话。

    许多年来,宋晨曦都是靠着回忆过活。

    她曾经幻想过有一日宫辰会想起过去,迎着暮色向她走来。

    他嘴角带着温暖的笑。

    告诉她这些年来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个再荒诞不过的梦,只要他说123低头轻吻过她后,她就会在这个噩梦当中醒来。

    可,没有。

    没有人知道。

    每一次的日升月起时,不管手头里的工作有多忙,宋晨曦都会选择稍作休息,直至暮色四合时分,耐心等候。

    以无数次的失望,堆砌出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宋晨曦原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比这件事更悲哀的了。

    她错了。

    其实是有的。

    ——我比任何人都懂,你不爱我。

    “宫辰,为什么每次靠近我的时候,你都会那么生气?”

    宋晨曦猛地往前走了步,瞬间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自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涌入到宫辰呼吸里。

    一瞬间,就令他的血管燥热起来。

    “到底是因为你真的讨厌我,还是……”

    边说,宋晨曦却面无表情的将手压在了他的身下。

    那里正肉眼可见的充血。

    “讨厌那个令你有反应的我?”

    轰的一声。

    如果说之前那个巴掌还没有令宫辰的怒火到达顶点,那么现在,他的脸色正以光速的阴沉下来,因为……

    他无法在第一时间开口回答宋晨曦这个问题。

    难堪。

    “宫辰,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

    宋晨曦望着宫辰的眼睛,淡淡开口。

    “口是心非!”

    话音刚落,宫辰却猛地拽住宋晨曦手腕,后者一时不察脚下不稳,两个人就这样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几乎是条件反射,在摔倒的一刹那,宫辰将宋晨曦搂进怀里,以自己背部与后脑先着地,伴随着剧烈咚的闷响……

    寂静无声。

    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抬头。”

    宋晨曦的声音似在隐忍什么,声音紧绷。

    半响,宫辰才回神,依言而行。

    宋晨曦面无表情将最后那刻垫在他头下的手移开,中指和无名指还在因着剧痛而颤抖。

    她在心里苦笑。

    果然还是伤在了自己身上。

    此时两人都没再动,宫辰的手还落在宋晨曦细窄的腰线上。

    他的头又开始不明原因的剧烈疼痛起来,尽管身体疯狂的叫嚣着渴望,如同将宫辰的身体撕裂成了明暗两半。

    身处明处的那个他说要抱紧。

    身处暗处的那个他说要伤害。

    银白月光的背影处,宫辰的脸异样狰狞,宋晨曦却并未注意。

    只因太疼了。

    以至于令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像是往日里忍痛的每一次,在心里数秒度过。

    突然。

    宋晨曦呼吸一窒。

    只因为她感觉到宫辰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

    很慢,也很僵硬。

    她没有睁眼,睫毛一颤一颤的。

    宫辰的手很快就来到了宋晨曦颈间,那里跳动着的脉搏,似能灼烧彼此皮肤,渐渐加速,寂静里,似从独奏变成了二重奏。

    “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知道的,知允等不了多久。”

    这道声音,如同一盆冷水迎头浇下,令宋晨曦自听后陷入了无尽沉默。

    她缓缓睁开眼睛。

    手指的痛还没褪去,眼底的温度却不见了。

    直视着宫辰。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令往日里自制的宋晨曦心里滋生出疯狂念头。

    她快死了。

    到那时,不论是左还是右的哪个肾,知允都可以随便用。

    原本,宋晨曦想要这样对宫辰说的。

    可现在,她改变了主义。

    “那要看你能给我什么……”

    女人,果真是口是心非的代名词。

    原本宋晨曦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可终究,她还是难免落入到了这俗套里。

    宫辰的瞳孔黑沉黑沉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身下这个女人的脸色,似乎白如月光。

    而这种白,绝对不应该是健康的那一种。

    “呵,我懂了。”

    宫辰近乎于粗鲁的扯开领带,俯身而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