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我,就这样成为了你的局中人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楼上。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林寒星推门而入。

    圣手这边手术刚刚结束。

    “你们都先出去,我有话想单独同上官时修谈一谈。”

    听到这话,圣手和袁康下意识对视一眼,倒是身体还虚弱的上官时修,阴柔苍白的脸上平静如初,好似早就已经想到会如此。

    话落,林寒星径自朝着他走去。

    途中路过圣手的药箱随意抽了根针灸针出来,经过袁康时电光石火间抬手就是那么一下。

    “啊……”

    袁康惊的下意识就要捂住脖颈。

    天知道之前圣手扎的那么一下就已经叫他失了声,这要是再来一下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阳.痿早.泄的毛病给整出来。

    咦?

    半响,袁康突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啊啊了好几声,脸上露出惊讶神奇的憨笑。

    “出去。”

    林寒星在心里连翻了好几个白眼,沉声下了命令。

    很快,房间就恢复了安静。

    林寒星走到床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就这样冷冷看着还没有恢复元气的上官时修。

    “什么时候开始计划这一切的?”

    林寒星声音略显慵懒,听着有种说不出的风雅在里面。

    右腿优雅交叠于左腿之上,纤细而笔直。

    单手撑于脸颊一侧,如瀑的微卷长发早已重新自身后散开,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映衬的更为粉雕玉琢般精致。

    “当我发现,当年在缅甸出卖我消息给对手陷我于绝境的人,有可能是我的兄弟时。”

    她问。

    他答。

    显然,上官时修没有任何要对她隐瞒的意思。

    “你并不能够确定是其他四人当中的哪一个,所以,自从放出你养父要在你们兄弟五人之中挑选出下一任继承人的消息后,你就在等待着他动手?”

    林寒星的手指极为有规律的敲击沙发扶手上。

    上官时修将这动作收入眼中。

    雷枭也爱做相同的动作。

    那两个人,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越来越融入到彼此的骨血里。

    意识到这一点,上官时修的心口酸苦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自从我的身体破败了后,在养父眼中,我便已经退出了继承人的角逐,而且……”

    上官时修抬头同林寒星对视。

    “想要成为上官家族的继承人还需要有另外一个先决条件,小九,你这么聪明,不如猜一猜?”他的声音难掩虚弱,或许,这样从不轻易在外人眼中曝露的,上官时修也只肯在林寒星这里释放。

    林寒星轻碾指腹。

    “上官以绿。”

    简单四字,就已经点名要害。

    “呵,不错。”

    说这话时,上官时修眼露讽刺。

    “想要成为上官家族继承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娶以绿为妻。”

    “……”

    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林寒星在亲耳听到上官时修说出这句话时,还是觉得他养父心思有些变态。

    “只可惜,我猜中了开始,却没猜中结局。”

    清河……

    “不过,你还是猜中了一件事,又或者,这件事本就在你的算计之中。”

    林寒星声音越发平静。

    “你用那人的照片诱我上钩,你知道你的故弄玄虚对我不起半分作用,而我迟早都会找上门,所以你耐心等着我,甚至故意不处理伤口,并且趁此机会将自己还活着的消息透露出去,引得那些想要对你赶尽杀绝的人再度出手,想要借着我的手帮你处理……”

    而她的声音越是风平浪静,实则内里就越是波涛汹涌。

    “我,就这样成为了你的局中人。”

    林寒星勾唇一笑,只是那笑意,今晚从未真正抵达过眼底。

    上官时修没有说话,显然他并不准备否认。

    “外人眼中的情深意浓,也不过如此,而已。”

    她有求着上官时修当初站到大王妃这边吗?

    没有。

    可即便如此,在旁人眼中,他们只会看到上官时修是为了她才反抗了养父的命令,那些人只会说他一往情深,而提起她时大都要冠以红颜祸水。

    梁叔的反应就是最好表现。

    谁又能想到,这其中竟还会有局中局!

    这就是上官时修与阿枭之间的最大不同!

    “对不起。”

    从头到尾,上官时修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一句,那张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阴柔到难掩脆弱。

    “上官时修啊上官时修,若是换做半年前,我恐怕都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

    林寒星敛起嘴角笑容,精致小脸看起来冰冷极了。

    “可你的命是眠姨救回来的……”

    这世上能够与眠姨沾边儿的事,林寒星都不愿意打破。

    更何况,上官时修同阿枭之间的关系……

    她缓缓起身,径自走到床头柜旁,葱白细指伸出的瞬间,将那栩栩如生的草蜻蜓挥落在地,发出窸窣闷响。

    “这里不能待了,稍后我会叫人把你送去华记。”

    林寒星看也不看上官时修一眼,冷声开口。

    “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喜欢不起来吗?”

    自幼时分别,重新再遇到上官时修的第一眼起,她对他的态度永远都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好似隔着一层什么。

    侧头,林寒星冷眸与上官时修对视。

    “你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假。”

    或许这是在上官家族内必备的生存之道,但对于林寒星来说,却着实令人生厌。

    说完,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如果……”

    背后,林寒星突然听到上官时修出声。

    停下脚步。

    “最开始我就对你坦白,希望你帮我,你是否会答应?”

    他对她……

    从来都是吃不准的。

    上官时修修长手指微颤,即便不打麻醉做清创都不曾皱过一下眉头的他,此时望着林寒星的背影,却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林寒星的手落在门把上。

    没有动。

    半响,她终于缓缓转过头来看向他。

    “我会。”

    ………………

    华记总部。

    古色古香的群建内,那分别代表华记四大堂口的四座标志性的雕塑被夜色沐浴,给人以无限威严之感,不容亵渎。

    不过此时,华记总部却颇为热闹。

    只因为今晚这里因着林寒星的到来迎来了一批极为‘特殊’的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