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今晚月色很美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条通往外面的密道就这样呈现眼前。

    袁康目瞪口呆。

    他自然知道豪门世家在建造之初都会设计些秘密的通道以备不时之需,可最令他惊讶的是,林小九当真就这样放心的把黎家秘密展露在自己面前啊?

    “走吧。”

    林寒星将黎家凤戒重新戴回到手上。

    今晚出来,除却雷枭之外,她还带了袁康与圣手两个人。

    密道很长。

    整个走完耗时大约半小时左右。

    待到重见天日,有车早已等在那里。

    “林小姐。”

    司机恭敬开口,不正是当初在江城借她卫星电话的华记骨干左向东!

    “我要先去另外一个地方。”

    暗夜车厢里,林寒星声音淡淡传进左向东耳中。

    “牧老吩咐,让我完全听从林小姐的命令。”

    说完这话,左向东启动车辆。

    很快便隐没在夜色里。

    雪兰莪的夜晚风情而瑰丽,林寒星的视线落在窗外,认真打量这个陌生的城市。

    美眸微眯。

    长睫下敛起的,是说不出的冰冷危险。

    雷枭大掌突然伸过来,盖在她的手背上,瞬间融化林寒星眼底风雪。

    “今晚月色很美。”

    陡然听到这句,林寒星先是一愣,随后侧头看向雷枭。

    那男人冷峻的脸被昏暗车厢内光线分割成明暗两面,薄唇微抿,看着叫人莫名心动。

    “咳咳咳咳……”

    有煞风景的干咳声自旁边传来。

    林寒星和雷枭还有圣手扭头看着如同发神经似的袁康。

    显然他是真的被呛到了,不是装的。

    “我只是……没想到……他……还会玩浪漫!”

    袁康终于缓了口气。

    伸手指了下面无表情的雷枭。

    在他的印象里,这男人总是一副冷酷表情,铁血手段远近闻名,哪里想到过他竟然还会玩隐喻这一招,可真是……

    吓死个人了!

    “浪漫?”

    圣手抱着他的宝贝药箱,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袁康。

    雷要是懂什么叫浪漫,叫他拆了自己鞋带吃下去都成!

    “‘今晚月色很美’是‘我爱你’的意思啊,夏目漱石的名言!”

    “……”

    林寒星像是想到什么,表情一下子变得微妙。

    而雷枭的视线也同时扫过来。

    看那眼神,两人想起的明显是一件事。

    ——雷枭。

    ——嗯?

    ——今晚月色好美。

    “寒……”

    “别说话!”

    林寒星将视线别向窗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雷枭涔薄唇角就这样勾起,握住林寒星的大掌收紧。

    原来,早在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寒星就已经告诉过他她的喜欢了吗?

    “啧啧,还真是……”

    袁康瞧着那两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俩往日里呼风唤雨的大佬身上竟有丝丝……

    纯情味道!!!

    “你闭嘴!”

    林寒星和雷枭异口同声,朝袁康冷眼扫去。

    “圣手。”

    几乎是在雷枭话音落下,一根针灸针已经自圣手的手中扎向袁康。

    “……”

    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完美。

    车一路向着深山里驶去。

    二十分钟后。

    到达目的地。

    林寒星让左向东将车停的稍微远一些,车前灯一起关闭。

    一行人下车。

    袁康哭丧着脸捂着嗓子,自从圣手一针下来,他就发不出声音了。

    宝宝委屈。

    宝宝想说也说不出。

    林寒星伸手敲响了门。

    半响,门内有几不可闻的响动,但没人开门。

    “梁叔。”

    隔着门,林寒星淡淡开口。

    咔哒一声,别墅的门自里面被打开,露出梁叔那张震惊的脸。

    这倒是林寒星自认识他来第一次见到梁叔这般失态模样,觉得颇为好笑。

    “林小姐,你怎么会……”

    林寒星似笑非笑的看向对方,没有回答,径自朝着里面走去。

    梁叔没有阻止。

    或者说是压根都还没回神。

    倒是圣手的眉头蹙了下,见到梁叔在这,也就是说……

    他们要见的人,是上官时修?

    楼上。

    林寒星推门而入时,屋内的药味与血腥味混杂在一起,味道并不好闻。

    上官时修就躺在那里。

    他醒着。

    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已近乎于透明。

    但是在看到林寒星的瞬间,那张阴柔精致的脸上露出了再温柔不过的笑容。

    “你终于来了。”

    边说,边把玩着之前自梁叔身上取下的追踪器。

    从头到尾,梁叔都没有任何察觉,甚至不知道上官时修一直都将那东西留在身边。

    林寒星蹙起眉心。

    朝他走过去,哗啦一声掀开薄被。

    “圣手,交给你了。”

    林寒星瞧着那粗陋的治疗方式就知道上官时修根本没有好好处理过,他还能活着都已经算是奇迹。

    圣手表情严肃,二话不说就进入了状态。

    反观上官时修,眼神却一直没有从林寒星的脸上移开。

    “我一直在等你。”

    啪的一声,上官时修笑着将有可能泄露他地址给敌人的追踪器碾灭。

    “好玩吗?”

    林寒星同上官时修对视,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喜怒。

    上官时修没说话。

    他的视线不经意滑落在了林寒星与雷枭的手指上。

    戒指……

    “不好玩。”

    他笑了笑,任由圣手将他腹部伤口处的绷带剪开。

    血腥味逐渐扩散。

    “很痛。”

    上官时修依旧看着林寒星在笑,只是声音里难得带了些脆弱。

    “谁做的?”

    雷枭眉峰自进门那刻便没有松开过。

    上官时修靠在床头,视线同雷枭在半空中交汇。

    “你猜?”

    突然,这句近乎于孩子气的话从他口中说出。

    漆黑的眼睛里像是有雾气氤氲开。

    雷枭动作一顿。

    他很多年没有见过上官时修这幅表情。

    “这伤口太深,溃烂成这样你不想活了?”

    圣手猛地抬头,声音阴沉的吼着上官时修,如果不是今晚林寒星将他带过来,最多五天,就算是扁鹊再世都救不了他!

    “少爷……”

    听到圣手这话,梁叔表情大惊。

    上官时修同他说过没事,他以为已经度过了最凶险的时期!

    被封了嗓音的袁康此时站在一旁,强忍着看到伤口想吐的冲动。

    “被信任的人背叛,连活着都觉得是种负担了?”

    林寒星近乎于无情的冰冷话语响起,令上官时修嘴角笑意瞬间收敛。

    “上官时修。”

    美眸无波无痕,同他对视。

    “你是孬种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