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我已开始畏惧生死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肌肉猛地绷紧!

    两枪。

    皆是背部。

    尽管已经痊愈,但还是留下了疤痕。

    雷枭原本并不在意。

    就如同他身上原本就有的那些一样。

    可现在看来。

    这两道疤痕是留不得了。

    因为寒星会看到。

    夫妻之间,无可避免。

    他的小姑娘,最不舍得叫他受伤。

    而他,自然也舍不得她难过。

    雷枭心里正想着,刚想开口,柔软的唇已经取代了纤细手指落在他后背。

    在那两道疤痕上辗转。

    男人结实的胸膛上下起伏,呼吸浑浊起来。

    不等林寒星开口,雷枭已一把打横将她抱起,压去床上。

    “唔……”

    林寒星被他迅猛的动作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深粉色的脸偏侧一旁,长长的睫毛微颤间,惹得雷枭已经在她锁骨以下埋首。

    “我没事。”

    被他霸道气息笼罩,林寒星整个人混混沉沉,直到耳边传来这样一句,睁开眼。

    雷枭的唇不知道何时贴在她耳边。

    温柔细语。

    那是任何女人都不曾在这个男人身上体会过的情感。

    “我知道。”

    林寒星伸手在他削瘦背脊处来回游移,直到落在他的心脏位置,停下。

    掌心下,他的心跳极为有力。

    这令林寒星表情明显放松不少。

    雷枭用手扣住她手腕,放在自己冷峻锋锐的脸颊旁,因着刚才是皮肤相触,寒星的掌心还是热热的。

    身上的浴液香味都是同一款。

    即便什么都不去做,也莫名的有种亲近感。

    仿佛他们就是这世界上最在乎彼此的。

    “所以,你别怕。”

    雷枭说,僵硬的用脸颊蹭着她的手心。

    显然他极少对人做这样安抚性的动作,动作生疏,但也正是因为这份生疏,令林寒星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融化了眉宇间的霜雪。

    ——小九。

    ————自你开始畏惧生死,便真正遇到了对的人。

    眠姨,你说的对。

    小九已经开始畏惧生死。

    也已遇到了对了人。

    此生,足矣。

    ………………

    普慈商会。

    夜色浓重,这里却依旧灯火通明。

    “当真说是收租来的?”

    “这还有假吗?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连小数点儿后几位都给你算了出来!”

    有人匆忙间回了嘴。

    黎家疯了吗!

    “都给我闭嘴!!”

    会长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玩核桃砸在了桌上,一切的嘈杂似乎都没了声息,所有普慈商会的管理层就这样抬头望着坐在最中间的那位。

    难道是她回来了?

    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做事风格,在这会长的记忆里,也唯有她一人独有!

    年轻时候,他曾经在那女人手上吃过多少次亏!

    “是不是黎烟雨回来了?”

    谁?

    当这个名字再度被提起时,许多人脸上的表情多是陌生与茫然。

    黎烟雨是谁?

    “不是。”

    下面有一沉声回应。

    “是个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啊!

    会长脸上的表情再度晦涩起来。

    闭上眼。

    脑海当中浮现出那抹海棠红色的身影,腰身细窄,眼角眉梢都带着沁人心脾的风情。

    却又不会叫人感觉丝毫浪荡。

    当真是绝色佳人!

    “会长,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下面有人着急询问。

    若真的是每笔租金都要算,那他们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要掏一大笔钱啊!

    “等!”

    “等什么?”

    众人纷纷不解追问。

    蠢货!

    当然是等三日后!

    ………………

    翌日清晨。

    林寒星一早就下了楼。

    早晨马来的温度还没有上来,空气里尽是清爽的花香。

    因着昨晚回来太晚,其他人今日都还没起。

    林寒星披着真丝披肩,坐在院子里,享受着安静。

    今日。

    是第一日。

    “家主。”

    有少年的声音急匆响起在身侧。

    林寒星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声音来处。

    是他。

    黎元俊。

    他一早就出去了,身上还染着露气,怀中抱着一束刚摘来的荷花。

    荷花还是含苞状态。

    黎元俊清秀的脸涨红,因着剧烈奔跑,满头大汗。

    “不要慌。”

    边说,林寒星给他倒了杯水,自石桌推到他那边。

    “喝。”

    奇异的,不过简单几个字,已经令少年平抚下了焦躁的心情。

    水温刚好。

    不会太凉也不会太热,一口饮下!

    甜的。

    像是蜂蜜水。

    “外面来了好多人,将家里给包围起来了!”

    只让进,不让出!

    就如同是那次二王妃派人来捣乱一样!

    “花很好看。”

    林寒星听罢,非但没有任何惊慌,反倒夸赞起了少年怀中荷花。

    “家主。”

    黎元俊的呼吸还有些紊乱,但总归已没有了最初惊慌。

    仿佛是受到林寒星的淡定感染。

    “家里的吃食够撑几日的?”

    林寒星拢了拢披肩,不紧不慢的问着,随后又给自己倒了杯。

    “三日。”

    好在昨天刚刚采买过一次,再加上院子里种的,撑个三日绝对没有问题。

    三日啊。

    林寒星闻言淡淡笑了笑。

    刚刚好。

    黎元俊依旧抱着那束荷花站在原地,这是他一大早去外面摘得。

    李爷爷说过。

    家主喜欢干净,也喜欢花。

    上次见面,家主救了他的命,连带着整个黎家也在短短时间内焕然一新,仿佛被打造成了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不可思议。

    黎元俊呆呆的望着林寒星嘴角的笑。

    从小到大,家里所有人都说,家主是个好看的如同是仙女般的人。

    还说家主早晚会回来的。

    对此,黎元俊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她若是想要回来,早就回来了。

    何必要等到现在?

    可那日,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如同是仙女般,叫人一眼就再难忘记!

    心悦诚服!

    正想着,黎元俊看到林寒星朝自己伸出手。

    先是一愣,随后赶忙将怀里还抱着的荷花递给她。

    却见林寒星接过其中一支,低头耐心折起了花苞瓣,手法娴熟。

    从头到尾,黎元俊都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清晨。

    四周还弥漫着晨露的味道。

    林寒星微微低头,任由微卷长发滑落,掩住半张瓷白小脸。

    纤细的手指来回擦过花瓣。

    “送给你。”

    半响,林寒星笑着将叠好的荷花苞递还给少年。

    这是她在泰国时学来的。

    轰的一声,黎元俊整张清秀的脸,涨的通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