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三日后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显然,这件事他并不知情。

    若真像那丫头说的,倒是不难理解这几日柔佛这位老苏丹的异样了。

    即便是雪兰莪有整个大马最好的医疗系统,却依旧查不出这位小公主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

    雪兰莪苏丹皱眉。

    略感不悦。

    人家这是防着他们呢。

    心里冷哼一声,雪兰莪苏丹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我有点被绕晕了。”

    姜喜宝眼里尽是疑惑,小声嘟哝了句。

    “他们不是父子。”

    梁遇然看了她一眼,已然知道她疑惑在了哪里。

    “大马,是有九位皇帝的国家。”

    他沉声,尽量用最简单的语言令她明白。

    森美兰州、雪兰莪州、玻璃市州、登嘉楼州、吉打州、吉兰丹州、彭亨州、柔佛以及霹雳州,这九州至今还维持着世袭制,九州的最高统治者皆为苏丹。

    大马的最高元首每五年会从这九州内选拔得出。

    姜喜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所以,那两位苏丹,都是皇帝咯?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突然,大王妃抢先开口,截了刚张口的二王妃话头。

    那贱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二王妃狠狠用眼神剐了大王妃一眼,原本到了嘴边的妖言惑众生生咽了回去!

    不甘心啊!

    自己聪明了一辈子,怎么就看不懂这林小九到底想要做什么?

    东拉西扯的。

    这会儿又将柔佛老苏丹扯了进来,难道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我不仅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还知道……”

    林寒星边说,边竖起三根手指。

    “三日后,他会出事。”

    三根手指葱白细长。

    声音却如同惊雷般,又叫人吃了一大惊!

    “所以,今日的事情不如三日后我们一起再结算。”

    林寒星的脸在王室内水晶灯的照耀下更显得瓷白剔透,即便说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脸上也没有丝毫慌惧,反倒叫人忌惮。

    雪兰莪州苏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年轻人了!

    难道,只是因为她背靠雷枭?

    江城,林家小九……

    看来,得好好叫人调查一下她了!

    “你就这么自信?”

    柔佛州老苏丹已经恢复如常,只是声音怎么听怎么都带着讽刺。

    “自信与否,三日后定会有一个结果,现在说的再多,都是无用。”

    林寒星视线扫过此时依旧跪在地上的二王妃姐夫。

    那就,让他多活三日好了。

    “好!你说三日,我给你三日,但若是那天什么都没发生,欺骗王室的代价……”

    雪兰莪苏丹冷哼一声。

    这说一半留一半的说话方式,倒当真引起了他浓厚兴趣!

    他倒是要看看……

    三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

    青铜门自他们身后缓缓闭合。

    “金叔。”

    在与圣手简单沟通两句后,林寒星侧头看向来送他们的金叔。

    现如今,金叔被安排在王室里。

    贴身保护展南珩的安全。

    林寒星附耳自他耳边说了句什么,金叔那张弥勒佛似的脸上笑容不变。

    “我知道了,九姑娘。”

    “金叔,辛苦你了。”

    不论是金叔还是哑叔,在林寒星看来都是父亲一般的人物,非到必要的时候,她是不愿意动用到他们的。

    如果不是展南珩初回王室,前途凶险……

    “三日后见。”

    金叔笑着说完,转身走了回去。

    袁康一直瞧着。

    说来也奇怪,林寒星身边所用之人各个都是怪才。

    那个哑叔,虽不会说话,但出手狠戾招招都能够要人性命,往日里面无表情往林寒星身后一站,就已经震慑力十足。

    而这金叔就更怪了。

    若说哑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绷着张冷酷的脸,那这金叔就是一年到头都带着笑脸。

    整个一弥勒佛。

    别看他如此,可这手段也是一等一的了得。

    袁康虽是袁家的旁系,可总归还是有几个狐朋狗友同王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自打这金叔来了eric展南珩的身边,明里暗里已经不知道让二王妃派系的吃过多少次亏。

    都是能人啊!

    袁康心里嘀咕了两句,越发觉得当初要跟定林寒星的决定是再正确不过的!

    不行!

    死皮赖脸,他也要在黎家住下!

    “现在我们去搞谁?”

    袁康精神满满的开口。

    所有人将诡异眼神投射到他脸上。

    “回家睡觉了!”

    ………………

    夜深。

    雪兰莪州深山别墅内。

    “果然,骗不了她。”

    面色苍白如纸的男人说完这句猛地干咳起来,铁锈般的血腥味瞬间盈满口腔,即便用手捂住,也有点点猩红自他手指间溢出。

    “少爷!”

    梁叔心里头如乱麻纠结在一起,见到他这样,更是大惊。

    上官时修摆手。

    示意自己无碍,但指间血点却并不像他描述的那般云淡风轻。

    “我还死不了!”

    白面红唇,此时倚靠在床头的上官时修依旧还在想着林寒星在黎家说那些话的表情,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

    床头柜上。

    放着许多草蜻蜓。

    灵动的如同活物,显然是用了心去编的。

    每一只,栩栩如生。

    仿佛寄托了上官时修的全部情感。

    “我原本不懂,为何少爷不肯将这些事告诉以绿小姐。”

    梁叔叹了口气。

    经此一事,他彻底明白了。

    以绿小姐,太骄纵了。

    这骄纵,利用的好了能成事,但利用的不好,就坏了事!

    “呵呵。”

    上官时修笑了笑,薄被一角被掀起,露出里面的惨像。

    梁叔呼吸一窒。

    虽然已经度过了最凶险的时期,但是回想起那日来,梁叔还是心有余悸。

    “梁叔……”

    “你想多了。”

    上官时修温柔视线落在那些草蜻蜓上,声音却是无波无痕。

    “她至少是真心将我当成哥哥。”

    简单一句,听在梁叔耳中却是半响无言。

    真心。

    多么简单而又凄凉的答案。

    ………………

    黎家。

    雷枭从浴室里走出来时,林寒星正站在落地窗前,手里还拿着什么资料。

    “将袁康安排好了?”

    雷枭沉声开口,嗓音暗哑。

    之前回来,袁康说什么也不走了,作势要在楼下打地铺。

    “反正客房多。”

    林寒星漫不经心回答,视线落在雷枭宽阔后背上的明显疤痕,眸光一暗。

    “阿枭……”

    听到她叫,雷枭正想回头,后背却传来暖香温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