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红票宋聘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军区大院。

    警卫员小张站在严老身后,林寒星走来时,几不可闻的朝她以眼神打了个招呼。

    “坐吧。”

    严老头也没抬,逗弄着他的那只绿毛鹦鹉。

    林寒星坐下后,小张连同请她来的人悄无声息离开。

    仅留下林寒星与严老两人面对面的坐着,石桌上还放着组茶具。

    “试试我的茶?”

    严老低哑声音响起,听不出喜怒,自然也叫人无法窥视他叫她来的含义。

    林寒星倒也没客气。

    伸手将桌上茶饼拿在手里,先是掂量了下,又闻了闻。

    “红票宋聘。”

    林寒星淡淡开口,轻易就报出名号。

    宋聘号茶庄自光绪初年成立,于同兴、同庆、福元昌并称为普洱中的易武四大家族之一。

    而在民国初年,宋聘号与乾利贞商行联姻茶庄合并。

    又称为乾利贞宋聘号。

    光这一茶饼,一片的成交价就为50.4万人民币。

    “朋友送的。”

    严老面无表情说道。

    “今日开了,算是为你送行。”

    闻言,林寒星笑了笑。

    “看来严老时刻都在关心我的动向。”

    联想起林家几乎团灭那晚自己最后在警局时受到的礼待,此时的林寒星心里显然已经有了答案,尽管……

    她并不明白严老为何要这样做。

    言语试探。

    测她的笔迹。

    直言不讳他的暗中观察。

    林寒星边说,边拆开封口煮起了茶。

    严老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林寒星不疾不徐的动作透着说不出美感,并没有因为对面那人身份的尊贵有任何不同。

    “当年,猴首和牛首的事,辛苦了。”

    即便听到严老的话,林寒星的动作依旧没有任何停顿。

    就像是没听懂一样。

    一切照旧。

    “老郑曾经提起过,x集团的掌舵人是个年轻女人。”

    林寒星没有回应,可严老的话却没有因此停下。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严老,喝茶。”

    将煮好的第一杯茶放在了严老的面前,对于他口中所谓的很像的那个人,却是连问都没有问,显然并不怎么感兴趣。

    氤氲白雾缭绕于半空,将林寒星那张美丽的脸笼罩。

    “很多人都这么说。”

    边说,林寒星边笑了笑。

    “或许是因为我长了张大众脸。”

    难得的,林寒星同严老开了个玩笑。

    严老看着她的眉眼,没有笑的脸看起来有点严肃。

    端起茶杯。

    随性的喝起来。

    “严老请我来,不会只是为了简单喝茶给我送行吧?”

    若是往日,林寒星倒是还真不介意就在这里继续坐着,毕竟她旁的爱好没有,就是对茶叶情有独钟,这诱红的茶汤喝着,还真有些放不下。

    可惜,她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半响,严老终于开口。

    林寒星手里动作一顿,抬头同他对视。

    找人?

    凭着严老的身份地位用内网搜索某个人的消息简直就是太过易如反掌的事,何需用的找来找她?除非……

    “严老是在开玩笑吗?”

    林寒星话音刚落,严老已经将一张照片推到了她的面前。

    低头一看。

    林寒星的表情微凝。

    原本以为是段红尘浮世里的阴差阳错,却在看到照片里的人时,林寒星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脑补过多。

    “帮我找到她。”

    严老说完,继续喝起了茶水。

    “抱歉,今晚我将会离开江城。”

    林寒星作势要将照片推还给他。

    “这人在马来西亚。”

    只是还不等动作完成,严老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果然。

    这个人并不在国内。

    显然,林寒星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虚晃一招,不过是试探。

    “你知道我要去马来?”

    说完这句,林寒星边摇头边笑了。

    “也对,毕竟这是为我送行的茶。”

    两个人的对话似乎永远都在一个平衡点上,没有谁去越过中间那条线。

    “帮我找到她。”

    严老话音刚落,警卫员小张却突然出现,手里还拿着不断响起的手机。

    “挂断。”

    冷冷两个字,警卫员小张立马按他说的去做。

    可是没多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是玉龙山那边的电话。”

    严老面色冷沉的将电话接起。

    “舅舅。”

    温柔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

    “你怎么突然去江城了?我今天才知道消息。”

    此时,京城的玉龙山,美妇人倚靠在床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早晨新鲜减下的蔷薇花儿,淡淡的馥郁香味却遮不住美妇人温柔声音之外的扭曲面容。

    江城!

    为什么偏偏是江城!!!

    “清如,有事吗?”

    严老声音沉冷,听不出喜怒,也令电话那头的龙清如心里扑腾扑腾乱跳。

    坐在严老对面的林寒星没有说话。

    只是在刚才警卫员小陈出现的一刹那,将照片不紧不慢的反扣在了桌上。

    随后端起茶水面色如常的喝起来。

    “哦,是这样的舅舅。”

    龙清如的手死死扣住蔷薇花枝,声音却越发乖巧轻柔。

    “爸最近的身体好像不是特别好,你也知道老爷子倔,硬挺着就是不想去医院,医生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但是……”

    单从声音听起来,好似很是难过。

    “胡闹!他要硬挺着你就让他硬挺着吗?出了事谁负责?”

    严老似乎动了怒,吓得桌上的绿毛鹦鹉扑闪着翅膀猛地窜飞起来,好巧不巧的刚好撞倒了林寒星手中茶杯。

    “啊,林小姐,你的衣服……”

    警卫员小张惊呼出声。

    “我没事。”

    当冰冷而淡淡的三个字从林寒星口中溢出时,透过听筒,瞬间传进了此时身处玉龙山的龙清如耳中。

    啪嗒一声。

    龙清如猛地将蔷薇花枝就这样生生折断。

    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怎么会?

    林小九怎么会在舅舅跟前?

    她怎么会跟舅舅在一起?

    他们说了什么?

    难道舅舅去江城是因为林小九?

    种种念头在龙清如的脑海当中汇总,乱糟糟的叫她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唇瓣一个劲儿的哆嗦着。

    恐惧在她的心头无限蔓延。

    “舅舅……”

    龙清如的声音突然拔高,好似尖锐的钉子划过玻璃发出的刺耳动静。

    令严老的动作倏然停顿下来。

    似乎还从来没有听过她如此失控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