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再见上官以绿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妈,脸色都变了,你看见什么了?”

    燕北骁瞎起哄,刚想俯身凑上去,已经被雷妈啪的一巴掌将侧脸拍飞。

    “我靠脸吃饭的!”

    捂着侧脸,这话燕北骁说的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谁靠脸吃饭啊?”

    林寒星提着保温桶刚走进来就听到了这句。

    “我我我我我……”

    燕北骁望着保温桶眼神一亮,高举双手期望能够自雷枭口中分杯羹出来。

    “呵呵。”

    林寒星犀利目光自上而下来回打量了遍燕北骁。

    只给出这两个字。

    燕北骁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羞辱。

    整个人气的傻fufu!

    林寒星走到病床边,自雷枭手中抽出文件,顺便瞪了他一眼。

    这才将哑叔炖的鸡汤自保温桶里倒出来。

    顿时,一股浓郁甘香在病房里蔓延,令人唇齿生津。

    “小寒星,能不能把哑叔借给我两天啊!”

    吸溜一声,燕北骁吞了吞口水。

    自从吃过哑叔做的饭,惊为天人!

    上次那个鸡汤,鸡腿肉嫩的入口即化,好吃的他整个人都要飞起来。

    偷偷摸摸伸出手,燕北骁试图用他的贼爪将保温桶偷过来。

    可都还没碰到,就已经被脑后像长了眼的林寒星猛地拍开。

    “啊……”

    燕北骁比刚才更可怜的抱着自己的钛合金狗爪。

    看的到吃不着,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男人!!!

    林寒星将盛有鸡汤的碗递给雷枭,这才回头扫了燕北骁一眼。

    “你去问哑叔。”

    “哑叔叔叔叔……”

    燕北骁只差倒地不起撒泼满地打滚。

    而自进到病房后不发一言站在角落里的哑叔置若罔闻。

    没有任何表示。

    显然并不准备搭理燕北骁的样子。

    不过旁人也早就习惯了他这一副除却面对林寒星同元宝时才会稍微有些变化,其他时候却冷冰冰似没有任何温度的模样。

    “小寒星,你这样做有想过鸡的感受吗?”

    燕北骁眼馋的看着雷枭面无表情喝完最后一口,一脸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样子。

    “你要给我模拟鸡的心理动态?”

    林寒星挑眉,不经意间注意到自从刚才她进来后雷妈似乎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儿。

    “鸡也有鸡的尊严啊!你想它辛辛苦苦被人养的这么肥这么大,不就是为了在锅里向我们展现它鸡生中最好的一面吗!”

    燕北骁固执的要为鸡讨个公道。

    “我可怜的***……”

    “呵,你可怜的什么玩意儿?”

    “……”

    燕北骁眼看着那碗鸡汤见了底,悲从中来!

    “下流!!!”

    林寒星懒得理他,刚想翻个白眼,雷枭的私人手机却响了。

    是雷聿的电话。

    雷枭笑着在寒星和燕北骁的对峙里将手机接起,只是刚听了没一会儿,脸色就沉了下来。

    林寒星同他对视一眼。

    不等开口,哑叔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刚听了没几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倏然皱起眉峰。

    林寒星顺手将剩下的半桶鸡汤递给燕北骁。

    见这两人表情,顿时没有了想要开玩笑的意思。

    “发生了什么事?”

    林寒星问。

    雷枭眉梢处带着冷漠,周身的其他有些低。

    “你们聊着,我先回家。”

    雷妈抱着那画册,心不在焉的打了声招呼往外走。

    “妈,我送你下去。”

    林寒星知道司机就等在楼下,但她还是不放心。

    等到送走雷妈,林寒星在楼下站了会儿。

    风撩动着她颊边长发。

    连带着那颗白皙润泽的珍珠耳饰都微动。

    莫名。

    林寒星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心里想着,转身正要往回走,身后却传来雷聿的声音。

    “大嫂。”

    林寒星回头。

    却在看到雷聿身后的人时,眉心紧皱。

    竟是上官时修的妹妹上官以绿,连同梁叔。

    林寒星维持着这个姿势没说话,只是冰冷视线越过雷聿的肩膀落在上官以绿的脸上。

    这算是自上次她被送回去之后,她们的第一次见面。

    不过同之前不同。

    此时,上官以绿的脸色却很苍白焦虑,没有了之前的大小姐脾气,整个人似乎被一根弦绷紧着,外界稍稍有一点刺激,似乎都会对她造成影响。

    而相较于上次在马来西亚时的见面,梁叔更是不对劲。

    “大……”

    雷聿的话还没说完,林寒星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径自朝着梁叔方向走去。

    单手不知从何时自平展变成握拳。

    “你干什……”

    上官以绿猛地惊叫出声,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看着林寒星一拳捶向梁叔的胸口。

    速度之快!

    力道之猛!

    令后者接连朝后退了两大步!

    只听噗嗤一声。

    一口恶黑的鲜血自梁叔的口中喷在地上!

    上官以绿整个人都快要哭了出来,作势就要给林寒星一巴掌,可还没动就已经被雷聿给控制住。

    “多谢!”

    反而是梁叔,在呕尽了鲜血后,却出人意料的冒出这样两个字来。

    令上官以绿的声音戛然而止。

    “出了什么事?”

    林寒星冷淡开口,心里隐约间已经有了个大体概念。

    “大嫂,上去说吧!我已经给大哥打了电话!”

    雷聿往前迈了步。

    表情有些深沉。

    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林寒星算是默认了。

    转身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待到一行人回到病房,燕北骁刚在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可那嘴角弧度在见到林寒星身后一起进来的人时,彻底崩了。

    上官……以绿?

    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燕北骁忍不住在心里卧槽一声。

    小寒星下个楼,怎么把这货带回来了?

    关键上官以绿不是被送去国外了吗?

    她到底是哪里蹦跶出来的?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寒星话音刚落,没想到上官以绿却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打了人个措手不及。

    “……”

    “……”

    “……”

    “上官时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雷枭冷沉着声音开口,显然对上官以绿的眼泪没有什么耐心。

    燕北骁在心里嘀咕了两句。

    啧啧,果然阿枭这前三十多年不是白单着的,就这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样儿,被上帝特意偏宠过的这张脸都补救不了他的低情商!

    梁叔一脸阴郁。

    “我哥他,我哥他失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