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一期一会,世当珍惜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寒星开车回到医院时,天色已深。

    刚下车就闻到了股烟草味。

    星星点点红光自暗处明灭,林寒星脚步一顿,侧头看去。

    “你跟踪我?”

    林寒星声音冰冷,斜睨看向暗处。

    有道身影自暗处走出来。

    “我看到你离开,一直在这里等你。”

    洛文宿沙哑开口。

    林寒星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洛文宿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东西递到她跟前。

    林寒星没有接。

    “这里面是我签好的股权让渡书,后天我会正式搬出来。”

    尽管满身狼狈,洛文宿还是在嘴角勾起抹笑痕。

    “我没有要逼你离开的意思。”

    许久。

    久到洛文宿以为林寒星不会再开口说话时,她还是开了口。

    林寒星清楚看到了洛文宿眼底的惊讶。

    尽管她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

    “你变了。”

    半响,洛文宿说。

    林寒星微微蹙起眉心,对于他的评价不予置评。

    “你的眼睛,开始有了温度。”

    洛文宿永远都无法忘记,当时在盘山公路上,她驾驶着那辆白色玛莎拉蒂ghibli冰冷而肆意的模样,她美的不可思议。

    那是种颠倒众生,叫人想要将世上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都甘心捧到她手中的诱惑!

    洛文宿在心里苦笑。

    忘了从哪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人往往不知道一生当中真正重要的时刻,直到为时已晚。

    洛文宿叹了口气。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遇见。

    而有些事,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惦念。

    “别误会,我不是因为你才搬出来的。”

    洛文宿沉声开口。

    “红尘浮世纸醉金迷,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他的眼里,是过尽千帆的平静。

    今日这场见面,对于洛文宿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已在万佛寺挂名修行。”

    最后一句话,令林寒星许久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回应他。

    反倒是洛文宿释怀的笑了。

    “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你,或许……我就已经不再是现在的我。”

    亲情、利益、人心、人性……

    一路走来,他已经见证了的太多,此次去到万佛寺,对于洛文宿来说,既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林寒星看向洛文宿,两人最终相视一笑。

    她不知道,等到下次见面时他会不会已经受戒阪依,又或者此生他们还会不会再见面。

    一期一会,世当珍惜。

    “再见。”

    洛文宿说。

    ………………

    林寒星刚走回雷枭病房,就见到圣手被雷枭气疯的表情。

    “你当你还是处男跟我玩儿守身如玉呢!!!”

    说完,圣手扬起攥紧的拳头。

    “你信不信我这一拳下去你会变得傻fufu!”

    话音刚落,圣手就瞧见了自门口进来的林寒星。

    条件反射的赶忙将手中拳头放下,硬是在脸上三秒变脸的扬起了极为热情的笑。

    林寒星看了他一眼。

    圣手举起双手做一脸无辜状。

    “他不肯让护士换药!”

    完全就是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语气!

    林寒星这才将视线扫向雷枭。

    “我来,你先去休息吧。”

    说完这句话,林寒星就去盥洗间洗手消毒去了。

    “你就作吧!”

    趁着林寒星去盥洗间,圣手没好气白了眼面色苍白的雷枭。

    扔下这四个字,转身走了。

    等到林寒星出来,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我给雷聿他们打电话了,今天晚上我在这里守着你。”

    边说,林寒星边走到病床旁帮他换药。

    “我在楼下遇到了洛文宿。”

    林寒星突然出声,令雷枭察觉到她情绪的异样。

    “他把林氏所有股份都给了我,连同那栋别墅。”

    没有想象当中的喜悦。

    林寒星回想起刚才洛文宿离开时的背影,心口竟有些说不清滋味。

    “曾经,我幻想过无数次结束这一切的情景,却没有哪一种是现在的心情。”

    她说。

    “阿枭,我做错了吗?”

    她让洛文宿,尝到了当初自己被迫尝过的痛苦。

    就像是一个时隔了十八年的循环。

    而现在,她是加害者,他是受害者。

    “世事本无对错,只有因果,你只是做了你认为应该做的事。”

    雷枭的声音似有种温度,令林寒星的心脏重新温暖了回来。

    “是不是不管我做了什么,在你眼里都是对的?”

    林寒星侧头看向雷枭,嘴角勾着无奈笑意。

    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指上,同款的婚戒碎芒浮动。

    “在你眼里,我不也是一样?”

    雷枭反问。

    “对了。”

    还不等笑,林寒星像是想到什么,表情转为认真。

    “还记得当时我们刚到马来,你同我提起过袁康,只是当时你欲言又止,还说等以后我就知道了!今晚,袁三也神神秘秘的同我提起了袁康……”

    ——你知道袁康是谁吗?

    袁三的话似乎还响在自己耳边,他到底想说什么?

    “袁康的身份到底有什么好特殊的?”

    林寒星侧头看着雷枭,问道。

    “当时我只是觉得我们在马来停留的时间不长,没有什么必要追根究底,只是没有想到后来会有那样的后续发展。”

    “所以?”

    林寒星挑眉,所以袁康到底是谁?

    “袁康不是什么远房侄子,他是袁宇中的儿子。”

    袁宇中?

    他是谁?

    林寒星在脑海当中过了遍袁绍靖几个兄弟姐妹的名字,却并没有任何印象。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猛地抬起头来同雷枭对视。

    难道,这个袁宇中是……

    “他就是当年打断袁绍靖双腿,将他从袁家像狗一样赶出去的袁家老二。”

    林寒星总算明白,袁三离开时的那声冷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袁康的母亲是袁家女佣,被袁宇中酒后霸占,又因为颇有姿色长期被禁锢在家里,直到后来程灵韵的出现,可那时孩子已经不能打掉了。”

    “袁康知道吗?”

    如果是这样的身份,倒是真的不难理解为何他会满身都算计与心眼。

    雷枭摇头。

    林寒星沉默,倒是有些庆幸他并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是袁绍靖留下袁康的?”

    “嗯,还下了封口令。”

    说是封口令,其实知道这件事的人在袁家本就不多。

    “我担心这件事会被袁三利用。”

    雷枭坦白说。

    他对于袁康,还没有那种过命的信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