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我希望你可以拎得清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更何况那手段,那样貌……

    现如今,这江城人茶余饭后最爱议论的话题就是,这林家小九到底有多有钱?

    先别说那个全球最知名的模特公司im·x每年带来的丰厚利润,更何况人家手里还有个y·r,据说朱承棣那个实验室也会把独有专利的营收汇给她……

    再加上人林小九还是d大毕业的,这……

    总而言之一句话,羡慕不来!

    这运气当真是羡慕不来!

    当初那帮人说林小九是贪图雷家家产才有意勾引雷大少,悄无声息之间却已经被这女人狠狠的抽了一记响亮的打耳光!

    就问疼不疼!

    疼!不!疼!

    “我刚才怎么好像看到咱们那个姨母了?”

    雷爵向上推了推高挺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压低了声音对二哥雷聿说了句,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他可不想出一点岔子。

    “不是好像,就是。”

    雷晟扫了眼角落,像是被孤立出来没人搭理的可不正是苏家那两位。

    不过他的心思还在昨晚同dr.钟的那个电话上,表情略微带着凝重。

    “谁让他们来的?”

    自从洛明薇那件事之后,苏家那边儿好不容易消停了阵子,雷爵都差点快要忘了还有这么个惹人不痛快的存在了。

    “大嫂。”

    雷聿边说,边递了杯香槟给弟弟。

    一听是林寒星,雷爵顿时不觉得还有什么问题,表情也和缓下来。

    反正大嫂不会无缘无故做这件事就对了。

    这边话正说着,雷爸雷妈已经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林寒星不知正侧头同雷枭说着什么,耳侧钻石耳饰轻晃间,带起阵阵撩人涟漪。

    人群有短暂的安静。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林小九,但不管见多少次,这张脸总是会叫人过目不忘。

    站在袁三身边的袁云容眼神复杂的也在看她。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眼角刻意画出来的泪痣,原本她连那些说辞都已经想好,若是这次林寒星再说自己学她,她也有话好反驳。

    可是今天到了这里,袁云容才发现,许多江城名媛眼角也点着泪痣。

    从不经意听到的对话里她终于听出了些意思,原来这江城竟不知何时刮起了阵模仿林寒星的风潮,名媛们纷纷学她开始在眼角点起泪痣。

    一时间,倒叫人有些分辨不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袁云容的心里就像是堵了口闷气。

    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林寒星自雷枭手中接过香槟杯,不知雷枭说了什么,惹得她轻笑出声。

    肌白如雪,媚自骨生。

    那是芙蓉都不及的美人面。

    像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向自己,抬头。

    袁云容心脏猛地一跳。

    “我过去一下。”

    林寒星压低了声音对身边雷枭说,随后端着香槟杯朝着刚才所看的方向走去。

    伴随着小型乐团的演奏,林寒星优雅越过众位宾客朝前走去。

    袁云容只觉得林寒星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种自骨子里透出的压迫感也随之令她整个人窒息起来,不自觉的想要往妹妹袁华浓身后躲去。

    耳边似乎还能响起对方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哒哒声。

    就在林寒星越走越近,袁云容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时候,却见林寒星看也没看她一眼的越过她,往她身后不远处走去。

    “……”

    原本提到嗓子口的心脏就这样悬空。

    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

    有种被忽略的轻视感在胸腔蔓延……

    对于袁云容的脑补,林寒星一概不知,她本就没有看到她,即便快要走到跟前发现她的存在,也没有丝毫要打招呼的意思。

    很快,林寒星就站在了钟以芙身边。

    “林……林……”

    林了半天,钟以芙都没说出个完整的话来,倒是嘴角僵硬的笑痕看起来要多假就有多假。

    林寒星没说话,动作优雅的喝了口香槟。

    视线却落在正同袁绍靖说话,即将走向台上的雷爸。

    “那么紧张做什么。”

    淡淡开口,林寒星那张精致的小脸儿上看起来没有太多表情。

    眼神却有些冷。

    “没有,我没紧张。”

    钟以芙讪讪的笑了笑。

    因着林寒星的到来,许多人的视线若有似无的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

    原本自钟以芙苏湛龙夫妇进到宴会现场后,就仿佛是被隔离了般,没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身边也没有人愿意站,都隔着老远。

    这令往日里习惯了热闹奉承的钟以芙着实感觉不习惯。

    对于钟以芙的否认,林寒星没有太多表示。

    今日宾客倒是出乎她意料的多。

    突然,林寒星手上动作一顿。

    那种诡异的被人盯着的感觉又来了。

    被眠姨训练过的神经几乎是在瞬间就敏感了起来。

    不动声色的握了下酒杯。

    总觉得那个人带来的感觉,令人很不舒服。

    “今晚会有一场好戏上演。”

    林寒星以最快的速度令自己冷静下来,沉声开口。

    这句话以着只有钟以芙与苏湛龙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开口,而那两人在听到后,面面相觑,尤其是苏湛龙,不知道在心里想着什么。

    “我希望……”

    林寒星侧头同钟以芙对视,笑着朝她举了举酒杯。

    那姿态被其他人尽数收进眼底,有些捉摸不透林寒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拎的清。”

    将后半截话说完,林寒星嘴角笑意却并未递进那双似能洞悉人心的美眸里,冷冷淡淡的,直抵钟以芙心里最深处的角落。

    “你想让我做什么?”

    钟以芙哆嗦着唇瓣开口问道,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自己还有什么是对林寒星来说有用的,至少就算是死也要让她死个明白啊!

    闻言,林寒星笑了笑。

    “很快你就知道了。”

    算算时间,宴会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林寒星心里正想着,雷爸已经开始简短致辞,感谢今日到来捧场的每位嘉宾。

    悄无声息间,姜喜宝来到了她身边。

    今日的姜喜宝身着白溪特别为她准备的小礼服,原本白嫩的小脸儿化了妆,白里透红,令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捏上那么一下。

    “控制下眼神行不行!”

    燕北骁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梁遇然,自打那小胖丫头出来,姓梁的视线就若有似无的往人家身上飘来飘去,真当他眼瞎不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