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通往机场的高架桥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着雷家与韩家的特殊关系,总归有人会说起闲话。

    这边话正说着,雷枭的电话适时响起。

    是工作用的那部手机。

    因着今天雷晟回来的关系,雷枭特意将上午时间空了出来。

    应该不会是安东尼。

    像是印证了雷枭心里所想,在看到来电显示时,表情微妙。

    反手将屏幕往林寒星那边晃了下。

    尽管时间短促,但林寒星还是看到了上面经侦二字。

    雷枭接起。

    “我是雷枭。”

    声音很沉,听起来有些严肃。

    电话那头直入主题。

    似乎也是被逼急了没办法。

    燕北骁朝着林寒星挤眉弄眼,说什么来什么,他的乌鸦嘴还真灵验!

    “我有个条件。”

    雷枭沉声回答。

    抬头看了眼林寒星。

    “我要带我妻子一起去。”

    说完,也不再说话,等着对方答案。

    他们答应,自己就去。

    他们不答应,自己就不去。

    如此简单。

    对方似乎是在请示上级。

    大约就这样过去一分钟的时间,电话没挂断,两边也都没说话。

    直到对方给与了肯定回答后,雷枭这才松口。

    “可以。”

    边说,边抬手看了眼手表。

    “一点半以后,上午有私事。”

    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

    “这韩明美,是真能折腾。”

    燕北骁忍不住摇头,这不连经侦都熬不住了。

    “你带我去,就不怕韩明美要死要活?”

    林寒星打趣道。

    按照那女人的性格,还真有可能会发生。

    “她死,是经侦关心的问题,但我绝对不会冒着任何被你误会的风险行事。”

    雷枭深邃眼神望不见底。

    燕北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小心心只属于小寒星一个人了,陈独秀都没你秀,快憋说话了!!!!!

    “大伯,他白眼你!”

    元宝哼唧一声,伸出小胖爪子指了指燕北骁。

    “小叛徒!”

    燕北骁‘张牙舞爪’扑过去,哼一声将小家伙儿架到自己肩膀上。

    半个小时后,雷妈和雷爸从楼上换好衣服下来。

    从雷爸的表情来看,似乎心情已经没什么影响,而雷妈果然同林寒星配了身母女装。

    一下来就蹦跶着挽起了林寒星的手,将雷枭挤到一边儿。

    “……”

    看着雷枭脸色,燕北骁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

    他是真的很想采访下每天跟自己妈抢媳妇儿的心路历程到底如何。

    一行人开了两辆车。

    朝机场那边行驶而去。

    今日路有些堵,走走停停有二十分钟,都没有下高架。

    “今天怎么这么堵啊?”

    雷妈有些不解。

    虽然平日里也堵,但也不像今天这样啊?

    林寒星微蹙了下眉心。

    心里正想着,手机铃声骤然划破寂静,令她回神。

    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祁梨的电话。

    祁氏集团经过新品发布会那晚后算是彻底的咸鱼翻身,不仅仅往日订单恢复正常,林寒星还帮她介绍了几个国际的大单子。

    “喂?”

    “你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的祁梨声音焦急,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去机场的路上。”

    林寒星这话说的极为言简意赅。

    “……”

    祁梨短暂的沉默起来。

    “不会江城国际机场的路上吧?”

    “……”

    这次换成是林寒星这边沉默。

    江城就只有这一个机场,她说呢?

    像是很快也意识到了自己犯的这个糊涂,祁梨闷哼了声。

    “你那边是不是在堵车?你知道为什么吗?前面出事了!”

    也不浪费时间,祁梨赶忙又顺着说了下去,气都不带喘一口的!

    林寒星依旧没说话。

    看了眼身边的雷家人,不动声色。

    “你是不是那边不太方便啊?”

    祁梨突然反应过来。

    “嗯。”

    林寒星沉声回应。

    “那我就长话短说,你那个堂妹林娇娇,今天本来被林家人要送去国外‘养病’,谁知道车刚走到高架桥上时,她趁着堵车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现在要跳桥呢!”

    “你知道吗?她还把媒体记者全找来了!就这样能不堵车吗?”

    简单两句后,挂断电话。

    林寒星手里还拿着手机,眼神里透出微妙。

    ——怎么了?

    雷枭以眼神询问。

    “前面堵车是因为有人要跳桥。”

    林寒星轻声开口。

    “有人跳桥?”

    雷妈表情惊讶,就连声音都带着震惊。

    “从这里跳下去那可是必死无疑,恐怕那人是真的想死。”

    往窗外看了眼,雷妈摸了摸手臂上浮起的鸡皮疙瘩。

    “谁要跳桥?”

    雷爵漫不经心多问了嘴。

    林寒星看了他一眼。

    “我堂妹。”

    “……”

    “……”

    “……”

    话音落下,在车里的人齐刷刷的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这可真印证了那句老话。

    无巧不成亲戚。

    如果说名字,雷家人倒还真不知道,可若是说堂妹,那就都能对上号了。

    林寒星唯一的那个堂妹,不正是林家晚宴伙同别人设局想要设计林寒星的那个,事后还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成了贺二少未婚妻的那位?

    “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

    林寒星看了眼前挡风玻璃,沉声开口。

    “你要下去吗?”

    雷枭问她。

    林寒星没回答。

    车内再度陷入一片寂静沉默。

    “去看看吧,反正这里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动了。”

    半响后,林寒星开了口。

    ………………

    跟林寒星预想的差不多,林娇娇准备跳桥的地方就在不远处,此时已经被警方拉起了警戒线,四周都是看热闹的人。

    隔着警戒线,林寒星看到了林娇娇。

    短短时间里,她似乎憔悴了许多,衣服套在身上被风吹起,如同是个鼓囊囊的麻袋,瘦骨嶙峋的样子让周遭围观的男人唏嘘不已。

    今日送林娇娇来机场的,是林彦书与林又琳这对姐弟。

    林又琳原本锁了车门,是林彦书偷偷违背了姐姐的意思,打开了中控锁,林娇娇这才能顺利的逃出车里。

    只是林彦书原本是想让林娇娇重新开始,而林娇娇却只想要一心结束。

    林又琳原本正同警方说话,眼神不经意扫过人群,在看到林寒星的瞬间,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就这样崩溃了!

    “是你对不对!林小九!是你!!!!”

    经过了短暂的一秒沉默,林又琳疯了似的朝着林寒星方向跑去。

    吓得身边的人赶忙躲开。

    守在警戒线附近的警察很快拦住林又琳,而面无表情的林寒星站在冷风当中一动也没动,只是以着冷漠眼神同不断朝她作势撕扯的林又琳对视。

    而站在林寒星身边的雷枭肌肉绷的很紧,就连眼神也陡然间变得凶狠起来。

    他身后,还有被雷妈勒令跟来的雷聿雷爵两兄弟,得亏元宝跟燕北骁在另外一辆车上,不然这两人也准会跟过来的。

    似乎是听到了林又琳丧失理智的吼叫,原本毫无反应的林娇娇动了动眼珠子。

    一瞬间。

    她就跟个木偶重新活过来似的,就连眼睛都透出光。

    “林小九!”

    站在高架桥沿的林娇娇朝林寒星方向吼着。

    “你过来!”

    “大嫂!”

    雷聿出声想要制止林寒星,但却被雷枭的眼神一扫。

    当围观的人听到‘林小九’三个字时,眼睛顿时刷刷的落在林寒星的方向。

    半响。

    警察在上级的指示下打开警戒线,放林寒星进来,只是眼神来回在她与雷家兄弟几人身上来回打转。

    说实话,最近林小九这个名字,在他们警局出现的频率……

    可有点太高了。

    林寒星朝着林娇娇方向走去。

    途中,经过了跪在地上一直磕头哀求她下来的林彦书。

    如果说林娇娇是憔悴了许多,那么林彦书就是老了许多,就连背脊都是佝偻着的,眼球的浑浊,看起来就像是个老头儿。

    “你今天……”

    今天的风有些大,林娇娇站在高架桥边沿,整个身体看起来摇摇欲坠。

    “看起来很不一样。”

    林娇娇的声音就像在风里被吹碎了一样。

    她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羡慕。

    林寒星没穿大衣,白色长裙在风中来回拂动。

    她看着林娇娇,没有说话。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林娇娇并不相信她那么凑巧会出现在这里。

    “我要去机场接人。”

    林寒星淡淡开口,那声音比略冷的风温暖不到哪里去。

    “有烟吗?”

    林娇娇朝她笑了笑。

    林寒星并不抽烟。

    林彦书愣了下,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女儿还抽烟。

    是旁边的警察倒了根,递给了林寒星,再由林寒星递给了林娇娇。

    连同打火机。

    不知是不是因为手抖的关系,林娇娇连打了几下才打着。

    凑到嘴边,深深的吸了口。

    就像是瘾君子般。

    “你看他……”

    没有纠结于之前那个话题,林娇娇突然侧头看向此时依旧跪在地上的林彦书,眼神里充满着类似与瞧不起的讥讽。

    “像不像是一条狗?”

    此话说出,引起周围巨大涟漪。

    不过对于林娇娇来说,起不到丝毫影响。

    “从小到大,他窝囊透了,什么也不敢跟姑姑争,一退再退。”

    林娇娇吸了口烟,那模样,颇有些大上海舞女的风尘味道,却又令人从骨子里觉察到她的脆弱与阴沉。

    烟头明明灭灭的。

    吐出的白烟也很快消散在风中。

    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