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十里挑一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寒星目光平视前方,就像是感觉不到方梦然的崩溃。

    “当初有十个项目被摆在钟雪晴面前任她挑选,唯有这一个,是最高风险最高收益的。”

    有时候就连林寒星自己都不得不感叹命也运也。

    就算自己还没去找钟雪晴麻烦,在那之前她就已经先把自己给作死了。

    但凡她选了其他九个收益稍微低些的,现如今境况也不会变得如此被动,至少还有些喘息挣扎的余地,可偏偏……

    十里挑一,她挑中的却是唯一泥沼。

    这样的运气,也真的是没谁了。

    方梦然脸色惨白。

    她听明白了林寒星那句话的意思。

    所以她才会说太晚了!

    方梦然已经忘了自己究竟是怎么下车的,只是手里拿着那份文件,望着林寒星所乘坐那辆豪车绝尘而去的方向,茫然蹲在地上……

    ………………

    江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白溪将车停好同时,贺程煜从另一辆车上走下来。

    今日的贺大少身着笔挺黑色西装,手中还抱着束盛开的夹竹桃,一如在这里初次见面时,林寒星怀中所抱着的那束一样。

    额前的发全部梳到后面,露出那张饱受摧残但坚毅面容。

    将象征着当年事故的疤痕刻意露出来。

    “走吧。”

    林寒星扫了眼他怀中的夹竹桃,眼神淡漠。

    三人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很快就来到病房区。

    虽然经过抢救,贺二少的男性功能还是就这样的彻底丧失,从根部被原筱蕾切了个彻彻底底,能够保住命都已算是不错。

    “九姑娘。”

    守在门口的人恭敬朝林寒星行礼。

    之前有警察过来想做笔录,但却被贺哲瀚生生骂了出去,以防出现意外,警察就这样先行离开了。

    “屋内的利器都收好了吗?”

    进门前,林寒星沉声问道。

    “利器,包括带棱角的,全部已经处理干净。”

    听到这样的回答,林寒星点头,伸手推开了病房门。

    屋内。

    入目所及之处尽是白色。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一切。

    偌大房间里除却一张床之外,再也没有了任何东西,就像是进到了精神病院的特殊加护病房一样,看的人打从心里冒出股说不明的寒意。

    “滚……滚出去……”

    贺哲瀚睁开眼见到人,疯狂挣扎嘶吼!

    而束缚带却限制了他一切的自由,令他的挣扎看起来如同困兽般可笑。

    贺程煜面无表情将那束夹竹桃放在了床头柜上。

    柜子棱角已经被包起。

    整个房间若是个被迫害妄想症的患者住进来,一定会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白溪给林寒星从外面拿了张椅子进来,让她坐下。

    “贺二少,看起来挺有精神的。”

    林寒星冷冷开口。

    而她身后站着的白溪与贺程煜,皆以着种在看死人的冰冷眼神,看着贺哲瀚。

    “林小九,是你害我的!那个abby也一定是你找来的!你好狠毒的心啊!”

    双手被捆在胸前的贺哲瀚双目猩红,恨不得生啖了她的肉,喝光了她的血,即便如此,都解不了她的心头之恨!

    “你错了,那个abby是我给贺二少找来的。”

    白溪冷笑出声。

    没有化妆的脸干净而剔透,如同少女般。

    “贺二少也没拒绝,不是吗?”

    白溪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他当真以为,洛文博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和他做出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

    贺哲瀚闻言停止了半响挣扎,可很快又疯狂晃动起来!

    “贱人!你们这群贱人!不得好死!!!!!”

    话还没说完,白溪已经上前狠狠的甩了贺哲瀚两个耳光,然后拽着他的头发强迫对方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脸!

    “我是白雨的妹妹。”

    白溪一句话,令贺哲瀚先是一愣,似是在回想白雨是谁。

    “贺二少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林寒星淡淡笑了笑,朝他勾了勾自己的小手指。

    倏然。

    如同是一道惊雷将贺哲瀚劈中!

    他想起白雨是谁了!

    眼前这个女人,是白雨的妹妹?

    贺哲瀚脑海中,这张脸与林家晚宴上那个身着抹胸长款鱼尾裙的女人相贴合,他倏然明白过来,从一开始,他和洛文博早就已经陷入到一张天罗地网当中!

    “你们……是一伙儿的!”

    贺哲瀚大脑一片空白,眼里只能看到白溪脸上的冰冷笑容。

    是多么的可怕!

    扭曲着五官,贺哲瀚是真的感觉到害怕了,若是她们从最开始就层层布局引诱他们上钩,那么这一切也太过可怕了!

    这些人是有预谋的!

    “你说的不错,我们的确是一伙儿的。”

    林寒星依旧用的是那波澜不惊的语调,沐浴在阳光里,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朦胧神秘,碎光将她整个人晕染。

    手指状似无意的拨弄着家主令戒指,长睫微敛。

    “事实上,贺程煜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醒了过来。”

    事已至此,有些话就没有必要再有什么遮掩,更何况,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也是林寒星同贺哲瀚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你……你们……你们……”

    贺程煜大骇,像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们都被耍了!

    他们都被这群人玩弄在了股掌之中!

    “是我让苏家出的事,让林氏集团进入你们的合作案里。”

    她淡淡开口。

    “银行的贷款,也是我故意让行长晚下贷的。”

    林寒星继续说着,床头柜上的夹竹桃花散出淡淡诡异香气。

    每说一个字,贺哲瀚眼底的恐惧就越是浓重一分。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林寒星将身体全部重量靠在椅背上,眼神扫过躺在病床上的贺哲瀚,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在贺二少眼中,无异于亲眼见到了魔鬼。

    “贺二少,你没有让我失望!”

    他比谁都疯狂的彻底!

    这些年,得到贺氏的得意令贺哲瀚已经彻底的放开了自我。

    直至将自己都葬送了进去!

    贺哲瀚不甘心啊!

    眼看着就要到手的荣华富贵转瞬成了过眼云烟,原以为胜券在握的自己却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不甘心!!!!!

    “你放心。”

    看出贺哲瀚的不甘,林寒星冰冷冷开口。

    “从今天开始,贺氏将会物归原主,而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