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可又是谁将我逼成恶人的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对原筱蕾的话置若罔闻,屏息来回检查林寒星上下,在终于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猛地松了口气,只是绷紧的脸色依旧难看。

    原筱蕾从前也是见过雷枭的。

    她从来没想过那样冷酷的男人有朝一日也会因为爱情草木皆兵。

    “我没事,你怎么进来了?”

    现在的贺家就是作炸药库,稍有不慎就是重大事故。

    这也是之前警方为何不击毙原筱蕾来营救人质的原因之一。

    林寒星话刚问完,在对上雷枭那双眼时倏然后悔。

    他为何进来……

    她不比谁都更清楚吗?

    以最快速度令自己冷静下来,就是林寒星能笃定原筱蕾让自己留下99%并不是为了同归于尽,但雷枭在这里,她就绝对不能够冒那1%的风险!

    “你有什么好羡慕我的?”

    林寒星再回身面对原筱蕾时,已经恢复冷漠。

    “曾经,这些你也唾手可得。”

    她的话,令原筱蕾的表情有瞬间扭曲。

    雷枭鹰隼般厉眸扫过四周。

    刚才虽然进来时匆忙,但也在心里掐算好了精准时间,若是原筱蕾真的点了火,他只要将后背靠近火源,以最快速度保护寒星离开,尽可能的保证她无损是很有可能的。

    “林小九,你是我见过,最聪明可怕的人。”

    原筱蕾凄凉的笑了起来。

    “可一个人的聪明,终究抵不过权势!”

    这句话,原筱蕾说的意味深长。

    “什么意思?”

    林寒星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原筱蕾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是无缘无故。

    “你以为,想要你父母死的人,只是林又琳那帮货色?”

    原筱蕾手里还在摆弄着那个打火机,声音轻柔。

    “他们不过就是傀儡罢了!”

    边说,原筱蕾边扫视林寒星。

    不过一眼,她却不得不打从心里佩服起这个女人!

    即便到了这样的时候,林寒星依旧能够保持过人的理性与自制。

    跟这样的女人比……

    原筱蕾想仰天长叹,她拿什么跟人家去比较呢?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眠姨常年的悉心教导令林寒星养成了处事不惊的习惯,但即便如此,在听到原筱蕾说的那些话后,林寒星还是下意识全身紧绷起来。

    “我只知道,对方来自京城。”

    这是贺母无意当中说漏嘴被原筱蕾听到的,不过贺母显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或许就连林又琳夫妇都不知道,但这一切……

    都只是原筱蕾的猜测而已。

    京城!

    林寒星美眸危险眯起。

    那的确是一个权贵遍布的地方!

    所以,她要找的真正仇人,就在那里是吗?

    “好了,你们出去吧。”

    原筱蕾说完,像是累了,斜靠在沙发上,染满了血和汽油的脚曲搭在沙发上,如同是贵妃醉卧的姿势,长睫微敛双眸。

    “半分钟。”

    随后,又淡淡补了句。

    林寒星知道,这是原筱蕾预留给他们两个人离开的时间。

    短短半分钟,从这里到大门要多紧张就有多紧张。

    “走!”

    即便还想知道更多内幕,但她绝对不会拿雷枭的生命开玩笑,紧扣住雷枭手指,林寒星猛地快步朝着门外走去,彼此都在心里掐算着时间。

    十秒……

    二十秒……

    二十五秒……

    就在还有倒数五秒的时候,雷枭猛然将林寒星懒腰抱起,朝着已经能够看见的大门冲去!

    一个飞踹,将那结实大门踹开!

    力道之大,踹过的地方留下个深深凹痕!

    而几乎是在同时,呼啸的火舌以着光速自后方席卷而来,灼热热浪翻涌!

    还伴随着隐约爆炸声!

    所有人惊叫着找屏蔽物遮挡着自己,生怕会被火龙席卷。

    爆炸的同时,雷枭果断将林寒星压在身下,以着血肉之躯势必帮她阻挡住一切伤害。

    双手如铁般环搂住她双肩。

    强硬的阻止林寒星挣扎动作。

    “阿枭!”

    林寒星被他死死压在身上,爆炸伴随的红色火舌点亮了她的双瞳。

    “别怕。”

    雷枭将林寒星搂的更紧,以着薄吻轻落在她发间。

    “我在。”

    林寒星动弹不得,能做的就是紧紧搂住他的手臂,扭头看他,以深吻回应。

    许久。

    在确定可以起身后,雷枭将林寒星抱起。

    不得不说,好在之前警方联系过将这一片的天然气管道都给掐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浇过汽油的别墅以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快速燃烧。

    似要照亮整个江城夜空!

    雷枭将林寒星控在自己怀里,仔细检查过她全身一番,就像是刚才进到贺家别墅里时那样,鹰隼般的厉眸没有放过任何细小部位的意思!

    “你有没有事!”

    林寒星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只是伸手在雷枭身上来回碰触查看。

    “别摸了。”

    雷枭在确定林寒星毫发无损后,语气也跟着和缓轻松不少。

    “都被你摸硬了。”

    闻言,林寒星先是一愣,长睫眨着,半响才反应过来雷枭说的是哪儿硬了!

    “你……”

    林寒星刚想说话,却在目光扫过他手背时,身体一僵。

    雷枭手背上,有一块灼红。

    应该是出门瞬间被火舌卷过留下的。

    “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

    雷枭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并不将这点伤口放在心上,不过刚才还没有感觉,现在倒是有些灼伤后的刺辣辣痛觉。

    林寒星有水光浮动。

    猝不及防。

    雷枭被吓了一跳。

    这伤口在他看来真的就是一点小伤而已,怎么都没想到寒星竟会如此在意。

    他知道,她是最不爱哭的。

    认识寒星这么久,次数屈指可数。

    “别哭。”

    顾不得旁边还有警察记者之类的闲杂人等,雷枭将她拥入怀里,眼神里掺杂着些不知所措,就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

    “要是留疤怎么办!”

    林寒星心里难受,就连声音都带着哽咽。

    雷枭将下颌抵在她头顶,叹了口气。

    他一心只想将她护的周全,哪里会想到什么留疤不留疤的问题?

    更何况……

    跟会不会留疤这种小事相比,雷枭更在意的是这疤是否会留在她的身上。

    他的寒星。

    才是最重要的啊!

    “要是真的留疤,那你可别不要我!”

    雷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雷先生,林小姐。”

    警方负责人走过来,虽然并不太想在这种时候打断两人,但是犯人是否还在里面,他需要跟最后离开别墅的两人确定。

    与此同时,早已等待在外面的消防进驻,通天的水花从天而降。

    如同下雨般。

    经过简单确认后,警方看了眼雷枭手背。

    刚才他抱着林寒星冲出来的模样可是外面所有人都看见了,危机时候那脸上的表情,舍身将对方护在身下的下意识动作可都是做不得假的。

    若还有人嘴碎说人家是为了这个为了那个才在一起的,今天在这里的警察第一个就不乐意!

    “需要派车去医院吗?”

    警方负责人临走时问了句,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江城的协调工作都要做好。

    雷枭倒是无所谓,反而林寒星态度坚决要去医院。

    不过两人并没有麻烦警方,问过贺二少他们所送达的医院后,便决定自行处理。

    待到警方负责人走后,林寒星自雷枭怀里抬头。

    看着眼前即便被强大水枪冲刷却依旧顽强的巨大火舌,通红的似要照亮整个夜空。

    ——我只知道,对方来自京城。

    林寒星脑海中还回响着原筱蕾的这句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并不觉她是在撒谎,更何况……

    她早已察觉,当年父母离世的事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京城。

    好一个京城!

    ………………

    江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寂静夜里本应安静的医院被急促警笛声惊动,这次的贺氏别墅焚烧事件除却造成贺哲瀚贺母与林娇娇三人受到损伤外,还有其他几人也不同程度的受伤。

    医院领导半夜接到电话,一个个的又给烧伤整形等科室的众位主任等打电话,将几个科室的所有人都叫了回来。

    整个医院灯火通明。

    到医院之前,林寒星让路秉德先将贺程煜带到路家住下,随后又让哑叔回y·r准备明天需要用到的人和资料,待到一切安排好后,两人这才进到医院内。

    “寒星。”

    雷枭看着林寒星站在旁边紧张盯着他处理伤口的眼神,哭笑不得。

    护士被雷枭无可奈何的表情恍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今天新闻的热度还没退去呢,她哪里认不出眼前这两位一个雷家大少,一个就是今天掀动江城风雨的林家小九?

    “你别说话!”

    此时的林寒星将脏了的外套脱下随手扔在一旁,仔细看着护士处理。

    “好……好了。”

    半天,护士惋惜开口。

    能够有如此近距离观察这对江城的风云人物,护士处理伤口已经格外缓慢。

    “麻烦你了。”

    林寒星朝护士淡笑开口,那笑容晃花了对方的眼。

    “有……有事情再叫我。”

    说完这句话,对方捧着扑通扑通的心脏位置赶忙朝外面走去。

    脸涨的通红。

    “过来。”

    雷枭的衬衫袖口朝上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除却手背上灼烧的那一小块,的确也没有其他伤痕,不过光是这么一小块,林寒星就已经心疼死了。

    林寒星刚坐到他身边,就被雷枭伸手揽进怀里。

    “不管对方是谁,我都有能力保护好你。”

    雷枭沉声开口。

    “我知道。”

    林寒星将脑袋靠在他颈窝里,眼神落在远处。

    今晚原筱蕾说的事,虽然她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那种重重迷雾的感觉,还是令林寒星有一种多年没有过的心累感。

    “你在我身边。”

    林寒星声音很轻,但听在雷枭耳中却带着说不出的重量。

    “嗯,我在你身边。”

    涔薄唇边勾起弧痕,雷枭放软身子让她靠的更舒服些。

    “明天爸妈问起来该怎么办?”

    突然,林寒星开口,想到这事,她忍不住头痛起来。

    “跟背着他们偷偷把证领了的事相比,哪个更严重?”

    雷枭笑着伸出手盖在她头顶,来回揉搓,就连眼神都变得温柔。

    听到这话,林寒星苦着张脸抬头。

    眼神里的控诉明显。

    这边正说着话,外面走廊突然传来嘈杂喧闹声,动静还不小。

    “滚开!”

    “我儿子呢!哲瀚呢!!!!”

    伴随着惊声尖叫,那架势显然是旁人拦也拦不住。

    一听那声音,林寒星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贺母醒了。

    此时门外的贺母正在疯狂叫嚷。

    贺二少贺哲瀚是贺母的独子,眼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出事,是个人都会疯狂。

    “贺家同林家这个仇,结下了。”

    雷枭沉声开口。

    声音里并无波澜。

    这件悲剧的起源,事实上正是贺家母子二人,现如今原筱蕾已经身故,贺母势必会将整件事的源头算在林娇娇的身上,毕竟是她半夜的突然造访才令失态恶化。

    之前不论寒星做了什么,林又琳同贺母这对好姐妹的关系都如同铜墙铁壁般牢靠,可今晚过后,这个联盟将会一点点的土崩瓦解,直至消失殆尽!

    林寒星望着紧闭病房门,眼底划过冰冷。

    “当初方、林、贺三家承揽江城跨海大桥项目贷款出了问题,转而同x集团签订了注资协议,协议中规定【保证在江城跨海大桥项目合作项目里不能出现任何损害合作利益的问题,否则,x集团不仅会撤资并且要求三家集团必须按照高于市场的价格回购x集团前期投入资本以作补偿。】。”

    林寒星平静开口,就如同在讨论天气般的没有情绪。

    “若是真的算起赔偿金额……”

    林寒星同雷枭对视。

    “不仅他们三家前期投入的钱收不回来,没了x集团的坚实金援后盾,不仅江城跨海大桥项目他们得吐出来,三家集团全部将濒临破产!”

    这是一个她很久之前就在布的局,埋藏之深,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动林家,是她的恨。

    动贺家,是贺程煜母亲的恩。

    至于动钟雪晴,则是为的雷妈。

    “可惜,我没有料到,钟雪晴投资江城跨海大桥项目的钱,竟很大一部分是韩博明投入的,如果这样算起来……”

    耳边贺母的疯狂吵闹声尽数传来,林寒星冷漠声音继续响起。

    “即便明日会爆出消息,也撼动不了钟雪晴的根。”

    相对的,这韩博明总归是要被套进去了。

    横竖钟雪晴只投入了小部分的钱,损失已经是所有入局之人最小的一个。

    “dq集团被查封,韩博明本就无法置身事外,在加上江城跨海大桥项目受到影响,恐怕韩博明会狗急跳墙动雷氏集团股份的心思!”

    “阿枭,韩博明毕竟是雷氏集团第二大股东,你应该着手准备了。”

    林寒星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账。

    既然她已经将所有都算计进来,那么便已经想好了种种可能。

    “我知道。”

    早在动dq集团时,雷枭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现如今,他反倒希望韩博明会真的去动用雷氏集团股份的心思,只要他敢出手,自己就会照单全收。

    当初父亲交给这帮心腹的权利,是时候也该收一收了。

    “钟雪晴的事,我会令想办法,至于妈那儿,我去通气。”

    林寒星心里有一种预感,钟雪晴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更有甚者她会将心思动到雷妈的身上,甚至还会在雷爸的生日宴上搅动风雨。

    若是真的如此,林寒星反倒会放心。

    因为钟雪晴能够拿得出手来算计的事,也就是跟阿枭有关的那件,她若真的如此不知轻重,那么林寒星绝对有办法叫钟雪晴尝尝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完,林寒星和雷枭都沉默了片刻。

    两人似乎都在心里为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做预警准备。

    与此同时,外面突起的一声尖叫,令情势再起变化。

    之前为雷枭处理手部伤口的小护士匆忙之中跑进病房,砰的一声将门从里面反锁,而身上那件白色护士装已经沾满了鲜血。

    此时的小护士吓得浑身发抖,蹲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林寒星同雷枭对视一眼,随后起身朝着对方走去,手刚搭在小护士肩膀上,小姑娘就已经惊声尖叫起来,眼泪啪嗒啪嗒的落。

    “怎么了?”

    小姑娘看起来像是刚工作不久,脸色煞白,嘴唇都在哆嗦。

    “那女人疯了……”

    许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林寒星一听,心里就有了数,恐怕是贺母去找林娇娇了。

    “妈……妈……”

    走廊里传来凄厉尖叫,空耳都能听出是林娇娇的声音。

    林寒星眉心一跳,钟婉儿来了?

    雷枭已经自不远处走来,林寒星抬头瞬间,视线交汇。

    “出去看看吧。”

    听声音,想必是警察已经将贺母控制住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衬托的林娇娇的声音更显无助仓皇。

    两人从房间离开,刚出门就闻到了股浓重的血腥味,走廊尽头的急诊室附近,地上惊红一片,而身着白色大褂的医生正跪在地上紧急抢救着。

    林家人面色苍白的站在一边,被警察控制住的贺母在另一边。

    唯有林娇娇跪在不远处,哭喊着。

    等到林寒星他们走近,正好见到医生抬头冲着警察摇头的模样,显然是没救了。

    钟婉儿倒在地上,一双眼瞪得大大的,身上的衣服穿的凌乱,看起来像是接到电话匆忙赶到医院的模样。

    衣服已经被大片大片的血浸透。

    叫人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受到的伤。

    钟婉儿看到了林寒星。

    朝她费力的招了招手。

    眼神里带了恳求。

    林寒星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朝钟婉儿走去。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沉冷声音,令所有人心头蒙上了层阴影。

    不远处的林彦书还窝囊的坐在地上,脸上带着没褪去的惊恐。

    刚才那瞬间,贺母突然冲进来要林娇娇偿命,他下意识往后退到角落,而接到电话刚刚赶到的钟婉儿却冲了过来,连拉带拽的将贺母弄出了病房……

    林寒星蹲在钟婉儿跟前。

    “饶……了……她吧……”

    钟婉儿手颤抖着,因着同贺母抢夺,手指上全都是伤痕和血。

    林寒星没说话。

    “求你……”

    大串的眼泪从她眼眶当中冒出,显然是在是做最后的挣扎。

    “我知道了。”

    林寒星平静开口,如果不是林娇娇从一开始就打算算计她,她也不会出手将她计算进来……

    闻言,钟婉儿脸上露出浅笑。

    手伸向林寒星,似乎要握她的手。

    林寒星犹豫了下,最终伸过去。

    当着所有人的面儿,钟婉儿用尽力气在林寒星的手心里写了什么。

    很快。

    也很短。

    因着角度问题,除了林寒星和雷枭之外再无人能看清。

    而这也令林家所有人提心吊胆。

    写完,钟婉儿的喉咙里冒出咕噜咕噜的动静后,手笔直的垂了下去。

    林寒星攥紧手掌,往后退去。

    看着林娇娇猛地扑到钟婉儿身上,嚎啕大哭。

    像是不敢相信。

    而依旧坐在地上的林彦书呆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切,双手插在发间,将脸深深埋进膝盖里,就像是只鸵鸟一样,将外界所有不想理会的事摒弃在外。

    林寒星走回到雷枭身边。

    林又琳的眼神紧紧盯着她,带着深重恐惧。

    几乎是在同时,急救手术室上的灯熄灭了,贺哲瀚被推了出来。

    里面的医生显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出来一看地上还躺着个人,顿时吓得停下脚步不知所措。

    “我们走吧。”

    浓重的血腥味令林寒星有些作呕反胃。

    她沉声对着身边的雷枭说。

    两人朝医院外面走去。

    此时的天已经有些蒙蒙亮。

    刚一出门,迎面清新的空气已经令人舒服许多。

    林寒星站定在门口,视线落在远处天际线还暗着的地方。

    目光悠远悠长。

    她累了。

    这些年来,林寒星独自一人背负着仇恨前行,走到现在,她已经记不清那些敌人看向她的眼神是恨多一些还是惧怕多一些。

    她也不过才26岁而已。

    “阿枭,在那些人的心里,我是一个恶人。”

    叫他们恐惧憎恶的恶人。

    林寒星抬起头来看着雷枭,眼底有流光浮动。

    “可又是谁将我逼成恶人的?”

    她冷笑一声,缓缓张开手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