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自食恶果的贺二少(2)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听在别人耳中,倒更像是原筱蕾神经质的自言自语。

    记者的关注点还放在贺二少得病这件事上,在心里没有丝毫防备之时,耳边突然响起凄厉闷响,伴随着剧烈挣扎,令人着实吓了一跳。

    却见原筱蕾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个空针管,照着贺二少的血管就抽了那么一针管,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就这样狠狠的扎进了林娇娇的身体内!

    原筱蕾毕竟是照顾过贺大少些时间的,几乎是一出手,就将贺二少的血推进了林娇娇血管里,看的人触目惊心,只觉得她是疯了!

    林娇娇承受不住打击,猛地两眼一翻,竟就这样晕厥过去!

    寂静无声,没有人敢说话。

    生怕她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更怕会冲着自己来。

    就连谈判专家工作这么多年,还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只觉得棘手!

    岂料,原筱蕾再度从贺二少身体里抽了管血出来,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大热情歌,对着贺母的手背照样是一管子!

    “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贺程煜终于说了自进来后的第一句话。

    可简单一句,却如同颗重磅炸弹,令陷入疯狂的原筱蕾彻底崩溃。

    她也想问问她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过去她发誓不要变成的那种坏女人,如果当初她没有别的心思老老实实的同贺程煜过日子,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听到这句话,林寒星却是以一种微妙眼神看向贺程煜。

    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事实上,却暗藏着无限杀机。

    这种时候打感情牌,完全是在把本就神经敏感脆弱的原筱蕾往死路上逼,下一秒,就像是在印证林寒星心里所想似的,原筱蕾眼神当中透出浓重绝望。

    “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

    原筱蕾眼泪簌簌往下掉着,或许是情绪太过激动,甚至撞翻了手边果盘,水果与水果刀顿时散落一地。

    在见到刀具的瞬间,警察那边的人太阳穴出突突跳动起来。

    只期盼着对方没有动用利器的那个心思,即便他们自己都清楚,在犯人情绪激动的情况下,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会出现意外!

    “你能原谅我吗?程煜,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

    原筱蕾现在宁愿用自己所得到的一切去换得同这个男人重新开始的机会,回想起过去,他们也是有过浓情蜜意时光的!

    “别再杀人了。”

    贺程煜别过眼,不再去看她,只是眼底蕴藏着的冷,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原筱蕾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寒星看着狂笑陷入疯癫的原筱蕾,知道那些记者早已经将这些画面都给拍进设备当中。

    “好,我听你的,不杀人!”

    说完,却见原筱蕾猛地抓过地上那把水果刀,冲着早已没有挣扎之力的贺二少裆部狠狠划去,就像是有血海深仇似的!

    一时间,血光四溅!

    如果说刚才原筱蕾给林娇娇和贺母注射艾滋血的模样已经极致疯狂,那么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她是真的疯了!

    她把贺二少直接给废了!!!!

    贺二少闷哼一声,被疼醒了,待到察觉到空落落的身下,满脸绝望。

    “现在,把他们都带走吧。”

    这句话,原筱蕾是对着警察说的。

    警察愣了下,赶快安排人手进来,反倒是原筱蕾,起身坐在了倒满汽油的沙发上,就连眼神都像是干涸了般,没有任何起伏和波澜。

    照理说,人质被解救了后,可以安排实施抓捕了。

    可今天情况实在是太特殊,满地的汽油稍有不慎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冒着这样的风险来出手。

    原筱蕾的眼泪就像是早已经敖干了,就这样呆愣愣直勾勾的看着贺程煜。

    记者们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忙不迭像兔子一样的往别墅外面跑,仿佛后面有狼在追着似的,这样的举动也令在外面的人紧张不已。

    雷枭紧皱着眉头,盯着门口。

    如果不是哑叔还在身边,恐怕他真的会就这样冲进去。

    很快,警察就将林娇娇与贺母架了出来,而伤势严重的贺二少则是用担架抬出来的,他刚一出来,记者纷纷拿起手中工具朝着他的方向大拍特拍起来。

    “你们都出去,我有句话想对林小九说。”

    原筱蕾摆弄着那个打火机,汽油则顺着真皮沙发滴答滴答的淌落在地板上,不过她丝毫没有在意,只是将目光移到了林寒星脸上。

    “原……”

    贺程煜的话还没说完,林寒星已经伸手挡在他面前。

    “好,我也想听听,你到底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林寒星的态度很坚决,是因为她笃定原筱蕾并不是因为想要自己的命留下的,而是真的有话想对自己说。

    见她这样,贺程煜紧皱着眉峰,但最终还是离开了。

    人刚一出别墅,就被雷枭拦住。

    “她呢?”

    这里的她指得谁,不言而喻。

    “原筱蕾有话想对九姑娘说……”

    话音刚落,雷枭已经冷峻着五官径自朝别墅里面走去,雷厉风行的架势显然任谁也拦不住。

    “你想对我说什么?”

    林寒星鞋底下踩着血与汽油混杂的液体,面无表情同她对视。

    “你不怕我烧死咱们俩?”

    原筱蕾微微勾唇,拿手拨弄着凌乱的发,露出那张美丽但却总有种步入黄昏之感的凋零的脸。

    她不由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林寒星时的样子。

    林小九自那辆纯白色玛莎拉蒂ghibli上下来,耀眼的美丽令同样身为女人的自己忍不住嫉妒,淡淡的馨香味道似乎自己现在都还能够回忆起。

    那时候的自己怎么能够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你不会。”

    冷冷三个字,自林寒星口中溢出。

    “哦?”

    原筱蕾摆弄着手中的打火机,不悲不喜。

    就在两人说话间,有沉重的脚步声从玄关倏然响起,不等林寒星回头,肩膀上已经传来极大力道,像是铁钳般将她禁锢。

    雷枭来的很急,就连额前向后梳的发都散乱。

    “林小九,我真的很羡慕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