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自食恶果的贺二少(1)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家。

    钟雪晴正从厨房端了碗红豆糯米粥走出来。

    “韩董,不好了!”

    有韩博明手下仓惶从外面跑进来。

    满头大汗,面色紧张。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韩博明怒喝一声,牵动颊边被打伤口,眼神凶戾。

    “明美小姐她……”

    听到是自己女儿,韩博明猛地起身。

    “说!明美怎么了?”

    那混过江湖的嗜血气场在此时涌动,就连眼神都翻腾风雨。

    “明美小姐被经侦带走了!dq集团的账目也全部被封了,就连祁氏那些咱们挖过来的人,也全都……全都被带走了啊!!!!”

    说话的韩博明亲信,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若是经侦那边联合查账的话……

    “是燕北骁和梁遇然带过来的!”

    对方又说。

    ——你会后悔的。

    ——韩博明,你好自为之。

    是雷枭!

    韩博明咚一声坐回到沙发上,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雷康年的警告!

    他想必早就知道!

    所以看在往日情谊上才出言警告!

    韩博明慌乱的摸出手机,给那帮‘老朋友’们打电话。

    可是,往日里那帮称兄道弟的此时没有一个人接,甚至有些响不到两声全都挂了!

    豆大冷汗从额际滑落。

    最后,好不容易有个人接了。

    不等韩博明开口,对方倒先直接说明。

    “老韩,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我无能为力!”

    韩博明短暂沉默。

    “你给我交个底。”

    这次换成是对面安静下来。

    “最好的结果就是明美判个几年,最坏的……连你都要牵扯进去!”

    说完,对方直接就挂断电话。

    “雷家!林小九!”

    韩博明攥紧着手机赤红着眼怒吼,吓得钟雪晴手一抖……

    哐当一声。

    那碗红豆糯米粥摔在了地板上……

    ………………

    酒店总统套间。

    坐在沙发上的袁绍靖闭着眼听海叔汇报今晚发生在y·r的一系列事。

    袁绍靖没什么反应,倒是袁康听的一愣一愣的。

    之前的马来西亚之行已经叫他够佩服林寒星的了,可是直到现在,袁康才知道,自己终于还是小瞧了那个女人翻手云覆手雨的本事!

    jennifer、安娜图尔、瓦利特甚至还有金·奥文斯……

    哪个不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人物。

    横跨各个领域,但却都跟林小九有交情!

    “今晚的事,已传遍江城。”

    最后一句,海叔如是说。

    许久,袁绍靖睁开眼睛,满头银霜般白发看起来丝毫不减他眼中锐气。

    “她要收网了。”

    ………………

    y·r。

    祁氏的新品发布会圆满结束,同时以着超规格的嘉宾阵容成为江城再无人打破的神话。

    发布会后,林寒星将贵宾全部安排进别墅区休息。

    当晚要着急离开的也做好了妥善安排。

    休息室内,哑叔与白溪安静等在那里。

    林寒星推门而入。

    “九姑娘。”

    白溪起身,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给她。

    “展南珩已经安排好金叔了?”

    林寒星边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边侧头询问哑叔。

    哑叔点头。

    林寒星便不再多言,手上拼合在一起象征着黎家与袁家的龙凤首尾戒在水晶灯光下闪过冰冷光芒,看的人打从心里不寒而栗。

    一目十行的快速阅览完文件,林寒星将身体靠在沙发上。

    “很好。”

    林寒星看向白溪,眼神里带着赞许。

    “当初姐姐的事可是洛文博同贺二少一起做下的,洛文博虽然死了,但贺二少还活着,我怎能不多用点心思!”

    白溪冷冷笑着。

    林寒星没有说话,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娇娇电话。

    顺手摁下免提以后扔到桌上。

    很快,电话那头便接了起来。

    “你给我打电话,倒是稀奇。”

    隔着听筒,林娇娇的声音听起来阴沉沉的。

    “身边有传真机吗,我有份资料,想给你看看。”

    林寒星淡淡开口,没有半分废话,直接奔入主题。

    片刻,林娇娇报了传真号过来。

    林寒星一个眼神,白溪已经将资料给林娇娇那边传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只听到电话那头的林娇娇呼吸越来越急促,随后剧烈的打砸声传来,清晰传进休息室内每个人耳中。

    “不,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

    林娇娇疯了一样。

    怎么也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城众人皆知贺二少风流成性,玩女人如同换衣服般勤快。可据我所知,贺二少前段时间的某位女伴,似乎身体不太好……

    想到在医院意外碰面时林寒星说的那番话,林娇娇脸色苍白如纸,豆大汗珠滚落。

    艾滋病!

    贺哲瀚的检测结果竟是阳性!

    他竟然染了艾滋病!

    林寒星浅浅冷笑,不等林娇娇的尖叫声音再起,将电话直接挂断。

    顺手将林娇娇的电话拉进黑名单。

    “贺程煜他们走了多久?”

    林寒星侧头看向白溪。

    贺程煜是坐路秉德的车走的。

    “十五分钟左右。”

    白溪抬手看了眼腕表,估约回答。

    “给路秉德打电话。”

    林寒星话音刚落,白溪已经将手机拨通。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路秉德,贺大少还在你身边吗?”

    林寒星淡淡开口,声音里冷酷的味道明显。

    “在。”

    电话那头的路秉德先是侧头看了眼副驾驶上的贺程煜,这才回答。

    “先别回去。”

    简单四个字,令路秉德忍不住挑眉,表情惊讶。

    先别回去的意思是先别送贺程煜回贺家?

    “我先把他带回我家?”

    虽然不知道林小九用意如何,但直觉令路秉德选择服从。

    “嗯,等我电话。”

    说完,林寒星本想直接挂断电话,犹豫了下后,再度开口。

    “转告贺程煜,不破不立。”

    而在听到路秉德转告的这四个字时,贺程煜沉浸光影里的五官顿时变得阴鸷起来。

    ——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你想要得到什么,总归是要付出一定代价。

    贺程煜知道。

    这是九姑娘要对贺哲瀚,下手了!

    ………………

    林寒星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吩咐哑叔和白溪稍作休息。

    刚回到y·r内的别墅,就瞧见坐在沙发上边看文件边等她回来的雷枭。

    “爸妈都睡了?”

    林寒星走过去,靠着雷枭坐下来,将脸埋进他颈窝里,在闻到熟悉的成熟木质味道后,忍不住全身心放松下来,长舒了口气。

    “嗯。”

    雷枭阖上手中文件,调整了个姿势能够令她靠的更舒服。

    “要帮你放水泡个澡?”

    林寒星摇摇头,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就又要出去了。

    “累。”

    伸手搂着他脖颈,闷哼一声。

    软萌而无害。

    雷枭没说话,手轻抚在她背脊。

    有一下没一下的。

    林寒星睁开眼就能看到雷枭喉结,凑上去亲了亲。

    “别闹。”

    雷枭将她搂的更紧,往日里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土崩瓦解。

    林寒星闷笑。

    就喜欢这男人对自己纵容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阿枭……”

    林寒星亲昵的贴着他,从未在别人面前展露过的小女人娇态在这个男人面前尽显无遗,长睫微眨间,连带着眼角那颗泪痣都透着说不出的动人光芒。

    “我会把最好的都给你。”

    说完,重新闭上眼。

    雷枭伸手将她抱到自己大腿上,俯身亲了亲林寒星额际。

    “睡一觉,等下我叫你。”

    即便林寒星没有说,但雷枭还是从她的只言片语里察觉到今晚她还要出去的讯息。

    林寒星嗯了声。

    在他怀里很快就昏昏欲睡起来……

    ………………

    一个小时后,林寒星随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疯狂震动。

    雷枭看了眼来电显示,将她叫醒。

    几乎是在雷枭的手碰到林寒星瞬间,她就醒了过来,虽然眼底还有短暂的惺忪睡意,但很快就重新恢复到了清冷,伸手将电话接起。

    “我是林寒星。”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很着急,就连雷枭都能感觉得到。

    “嗯,我知道了,我会马上过去。”

    说完,林寒星率先挂断了电话。

    嘴角勾着玩味笑容,抬头同雷枭对视。

    “林娇娇半夜拿着贺二少艾滋病呈阳性的检测报告冲进贺家,却不知为何激怒了贺大少奶奶原筱蕾,现在林娇娇贺母与贺二少三人被原筱蕾挟持在别墅内。”

    给她打电话的是警察。

    原筱蕾现在情绪失控,指明要同她谈话,否则就要放火跟这些人同归于尽。

    没有人知道她何时准备好的汽油。

    若是真的叫她点了火……

    后果不堪设想。

    林寒星原本以为做出冲动事情的会是林娇娇,可她终究还是低估了原筱蕾对整个贺家上下的恨意,就是不知道平日里对原筱蕾颐指气使惯了贺家母子……

    要受多少折腾了!

    “我和你一起去。”

    因着有林娇娇的关系,想必林家人也会到场,情况万一失控……

    待到两人一起出门,车已经等在别墅外面。

    “雷先生。”

    开车的白溪似乎没想到雷枭会一起出来,恭敬开口。

    她对雷枭有一种打从心底里冒出来的打怵感。

    雷枭没说话,点头算是示意了。

    哑叔则无声无息的坐在副驾驶上。

    “九姑娘,我已经打电话给路秉德叫他带贺大少回去了。”

    白溪透过后视镜同林寒星对视。

    “想必记者早已经接到了线报,将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林寒星侧头看向车窗外不断向后倒退的影子,嘴角噙着冷笑,就连耳上戴着的钻石耳饰都在昏暗里折射出冷冷光芒。

    这出戏里,少了江城这帮记者可不行啊!

    时间分秒过去,很快,已经在外面拉了警戒线的贺家别墅近在眼前。

    即便已是深更半夜,但警用的红蓝灯光还是将整个夜空照亮,闻讯而来的记者已经将进出道路全部堵住,至于其他的,都是周遭别墅被疏散的居民。

    警察将车拦下。

    后座车窗缓缓落下,露出林寒星那张脸。

    “是林小九啊……”

    “林小九……”

    记者群里突然爆出惊呼声,上半夜在y·r举行的那场极具轰动效应的发布会余韵还没散去,此时却又出现在贺家,这不得不令这些人引起注意!

    “我是林寒星。”

    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些记者的声音,林寒星对拦住车的警察沉声开口。

    一听到这个名字,对方显然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让开门口位置,让车能够开进去。

    等到停好车从上面下来。

    林寒星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姑姑林又琳,陪在她身边的是林彦书和洛文宿。

    林又琳在抬头见到林寒星的瞬间,脸色难看而又苍白!

    眼神里还带着不甘和恨意!

    “是你对不对!”

    在外人耳中听起来极为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却令林家人脸色一变。

    “你是不是真的要害的我们家破人亡才甘心?”

    林又琳往日里的理智早就不知去向,朝着林寒星的方向用力大声嘶吼着。

    网上爆出来的那些有关于林寒星的身份,她早已经翻来覆去的看过好几遍,林又琳怎么都想不通,当年自己为何还要顾及这顾及那,为什么不干脆叫那些人直接弄死她算了!

    “是啊!只有你们都得到报应了,我才会真正甘心!”

    林寒星戏谑开口,眼神里却带着冷芒。

    好似是玩笑,有好似是真话,半真半假,叫人捉摸不透。

    “林小姐。”

    贺程煜自远处走来,身边还站着路秉德。

    警方那边的负责人也很快走了过来,表情显然不容乐观。

    “对方要求林小姐贺大少还有记者一起进去,否则就拒绝谈判!”

    “人质已经被劫持了近二十分钟,周边别墅的住户都已经通知到撤退了,但是里面的汽油量不小,根据调查,半月前原筱蕾就购入了汽油藏于家中。”

    只是因为是分批购买,每次都只找人买一点点积少成多,这才没有引起大家的警觉。

    林寒星安静听着。

    这原筱蕾想必从贺母强迫她堕胎后就一直心怀怨恨,只是隐藏太深,只差一个点来爆发,而今日林娇娇的上门大闹,则成为了彻底的导火索。

    她是认真的。

    认真的想要弄死贺母与贺二少!

    “从门口的记者里挑选几个进来。”

    林寒星看了眼贺程煜,他的眼神,彻入骨髓般的冰冷,似乎等待这一刻等了许久。

    心里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只听到咚的一声,林彦书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儿硬是跪在了林寒星的面前,一时间声泪俱下。

    “小九,我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娇娇啊!”

    他就只有这一个女儿!

    只有这一个!

    “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大人的错,你饶了她吧,我求你了!”

    此时的林彦书胡子拉碴,就这样跪在地上仰头看着林寒星!

    月色下,眼睛里的恳求意味明显!

    这一幕显然令不少警察都吓了一跳,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林寒星身上。

    “小叔。”

    皎白月光下,林寒星突然伸手,看似轻柔的落在了林彦书的肩膀上,下一秒却见林彦书龇牙咧嘴的五官扭曲了一瞬,眼神里透出惊恐。

    “有这个时间来求我,不如给小婶婶打个电话。”

    话音刚落,原本不顾形象跪在地上的林彦书,竟双膝离地重新站了起来。

    他想要以退为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自己施压,也得看看她乐不乐意!

    几乎是在同时,警察带着几名记者走了过来。

    “你在外面等我。”

    林寒星回头看向雷枭,不出意外见到他眉峰皱起成川字。

    “有你在,我总是会分心。”

    她轻笑,颊边梨涡深深浅浅,其中还掺杂着些许小女孩儿的娇态。

    “我保证,我很快会出来。”

    林寒星朝雷枭伸出手做发誓状。

    “你就是吃定了我。”

    雷枭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做出妥协。

    警方那边的准备工作也已完成,给几人戴上特殊的监听耳机后,林寒星与贺大少连同记者朝着别墅的台阶走去。

    雷枭一直望着林寒星的背影。

    像是有所察觉,在迈上最后一层台阶前,林寒星的动作微顿,扭过头来看向雷枭方向。

    他的眼神,浓重的如同是泼墨。

    令林寒星心头泛起阵阵柔软。

    直到此时,林寒星才终于明白,原来人一旦有了牵绊,便失去了孤注一掷的勇气。

    看来,等到江城的事情结束之后,她就该好好的规划下自己以后的生活了,既然已衣食无忧,那么那些危险的事,能不动手便不要再动手了。

    刚进别墅,林寒星就闻到了股汽油味。

    浓的像是化不开。

    高跟鞋的鞋底踩在地板上,也有危险水渍声。

    被挑中进来的记者脸上还难掩兴奋,是的当脚底踩到疑似汽油的痕迹时,一个个表情顿时微妙起来,眼里甚至有了退缩的意思。

    穿过玄关,很快就看到了原筱蕾。

    只是更浓重的血腥味传进呼吸里,原本警方负责谈判的人脸色看起来极为的严肃,意思很明显,显然是谈判彻底陷入了僵局。

    血腥味混着汽油味,熏得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原筱蕾。”

    林寒星沉冷开口,越是离的近了,就越是能够感觉到她绷紧的神经一触既燃,更何况此时原筱蕾的手中还拿着个打火机。

    突然,贺大少皱起眉头,高大身形往林寒星面前一挡,将她视线挡住。

    几乎是在同时,记者的惊呼声响起。

    “你来了。”

    原筱蕾低沉开口,单从声音里,听不出半分喜怒。

    她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巴掌印,像是刚刚结束了场女人间的撕斗。

    林娇娇和贺母双手被反绑住,嘴里还都捂着东西,此时发出唔唔唔唔的闷声,眼里泛着惊恐的水光,身上被汽油泼了个透心凉。

    “记者都到了吗?”

    有几个记者同原筱蕾打了声招呼,表情显然不太自在。

    “都好好拍一拍贺二少的这张脸,看看他是如何的不知廉耻无情无义!这幅嘴脸,我倒是希望你们一辈子都别忘记。”

    边说,边冷笑一声。

    虽然知道贺程煜是好意,但林寒星还是绕到另外一边,视线瞬间就开阔起来。

    贺家二少贺哲瀚此时身上满是血窟窿的倒在原筱蕾腿上,被她的手轻抚着脸,或许是因为失血的缘故,并没有任何挣扎动作。

    原筱蕾与林寒星对视。

    嘴角勾起深深浅浅的笑,看的人心惊胆颤。

    林寒星却从那双眼里看出了疯狂与释放。

    “今日叫记者来,我是为了要揭露三年前……”

    原筱蕾将视线移到贺大少的脸上,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身坠地狱的后悔。

    “贺母与贺二少为了独占贺氏集团,制造车祸令贺程煜一躺就是三年,在车祸之前,贺二少就与我有了不正当的关系!”

    原筱蕾此话一出,跟在贺大少身后进来的记者忍不住惊愕看向他。

    虽然对于三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车祸坊间有诸多传闻,但是被自己的老婆和继母的儿子联手背叛,甚至强占公司这么多年,是不是也太惨了些?

    贺母那边传来很大挣扎声。

    “闭嘴!”

    原筱蕾阴沉看向贺母,眼神里的杀意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这是我被贺母强制堕掉孩子的证据,这是贺二少连同贺母以非常手段夺取贺程煜手中股份的证据,还有这个……”

    原筱蕾勾唇冷笑。

    “这是今天贺二少的未婚妻,也就是林寒星的堂妹林娇娇拿来的报告,贺二少玩了这么多女人,终于湿了鞋!”

    只听啪嗒一声,原筱蕾顺手就将林娇娇带来是资料扔到记者脚下。

    那上面似乎还沾了血。

    记者眼神带着狐疑,其中一名胆大的更是弯下腰拿手捏了起来,待到拿到手里定睛一看,吓得对方赶忙将东西一扔,像是生怕染到晦气般。

    “艾……艾滋病!”

    那记者刚一开口,其他人就连连避开了顺着贺二少淌在地上的那摊血,有的甚至还捂住了鼻子,生怕呼吸就会传染似的。

    “这些年,我当牛做马的被他们呼来喝去,现在他们腻了,看我不顺眼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想要一脚把我踢开?甚至还有可能传染给我这样的病……”

    原筱蕾边说,边冷笑的看向林娇娇。

    刚才她不是嚣张吗?

    不是要把她扒干净扔到外面去找人羞辱她吗?

    自己在贺家耀武扬威的时候,恐怕这林娇娇连毛都还没张齐呢!

    “我知道你讨厌她,放心,我帮你。”

    原筱蕾慢悠悠说着,林寒星眉心一蹙,这话显然是说给她听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