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引火烧身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外界将dq与祁氏之间的矛盾焦点转移到韩明美与林寒星之间的打赌时,没有人注意到,y·r宣布了暂时对外停止一切接待的消息。

    已经入住的客人除却健身区域不能擅入,其他不受影响。

    原预定的客户以下次到店五折为补偿,这次不再予以接待。

    同一时间,御景苑。

    林寒星站在衣帽间的落地镜前。

    黑色修身打底线衫搭配着九分女士西装裤,利落而干净。

    强势气场自举手投足间迸发出来!

    正侧头将钻石耳饰戴上……

    下一秒,动作一顿。

    抬头望着与她一同出现在镜子里的男人,林寒星嘴角勾起了笑。

    雷枭自身后握住她的腰,将人带进怀里。

    当后背贴上男人坚硬胸膛时,林寒星不自觉放软了身形。

    “还难受吗?”

    听他俯身在自己耳边放电,林寒星只觉得骨头都跟着他酥了。

    边说,雷枭的手边盖住她小腹。

    男人身上成熟的木质味道蔓延笼罩,林寒星手抖的厉害,连钻石耳饰都戴不上了。

    不等说话。

    雷枭又俯下身来,凑到她耳边,要命的冒出句‘嗯’来。

    尾音上扬。

    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

    林寒星有点儿受不了了,手里攥着那个还没戴上去的耳饰,反身冲着男人薄唇吻了上去。

    雷枭唇角明显勾起。

    背靠墙壁,单手撑在林寒星身后。

    意乱情迷间,雷枭感觉到她咬了自己下唇。

    不痛,却又哧啦一声燃起欲念。

    “再勾引我,今天我们两个谁都别想出门。”

    林寒星手指轻滑过雷枭不停上下滚动的喉结。

    呼吸紊乱。

    转身终于将耳饰戴上,只是腿软的厉害。

    经过昨夜。

    她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被雷枭开发出来。

    情.欲似乎比罂粟更加要人性命!

    “帮我。”

    雷枭站在领带架前,随手抽了条同林寒星衣色相配的领带,搭在脖颈上。

    背靠落地镜,同林寒星面对面。

    林寒星挑眉。

    半响后笑着伸手,给他打了个稳重的温莎结。

    打完,林寒星的手顺着男人锁骨区划过他胸膛,在听到忍耐闷哼后,像只狐狸似的笑了。

    一来二去。

    等到两人出门,已比计划的晚了将近半小时。

    雷枭开车。

    刚到y·r门口减速,就听到了吵闹动静。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拦我?”

    听这声音倒是格外气盛嚣张。

    与此同时,门口的人认出了雷枭的车,准备放行。

    见到自己被拦下旁边的车却能进去,那人当即就不干了,吵吵嚷嚷。

    “阿枭,停一下。”

    林寒星本是不经意一瞥,却在看到对方时,示意雷枭停下车。

    车窗缓缓落下。

    露出林寒星那张面无表情的瓷白小脸。

    只见她侧头看向声音来处。

    眼神里尽是强势压迫。

    “贺二少,别来无恙。”

    林寒星淡淡开口,那声音也听不出是讥是讽,倒是叫贺哲瀚心头无名火起!

    自林家晚宴后……

    这应当算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林!小!九!”

    这三个字,随便拎出哪个来,贺二少都念得是铿锵有力,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般的恨!

    感受到自他那边传来的情绪波动……

    林寒星满不在乎的笑了声。

    “贺二少这两天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单手随性搭在窗棱上,林寒星侧头看过去,表情冷酷。

    贺哲瀚大掌紧扣在方向盘上,额头滚滚青筋爆出。

    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拦下他的那一拨人在林寒星出现时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站在一旁,不仅没有再说过话,并且全都毕恭毕敬的表情。

    “怎么?还有闲情来y·r消遣?”

    林寒星的手自然垂落在车外,细细手指轻敲车体,嘴角勾着笑。

    贺哲瀚没说话,一双眼阴恻恻的紧盯着她。

    “那晚,为什么不是你!!!”

    半响,贺哲瀚冷笑一声,似乎还对林家晚宴睡错人的事耿耿于怀。

    闻言,雷枭周遭气场陡然变得森冷起来。

    林寒星笑着轻拍他手背,总算是让雷枭迸发出的狠戾收敛。

    “我倒是没想到贺二少对我如此念念不忘!”

    轻笑一声,林寒星将全身重量倚靠进黑色真皮座椅之内,就连耳边的钻石耳饰都闪耀着冷冷危光,叫人有种说不出的打怵。

    “既然如此,有件事我倒是要好心提醒你。”

    下一秒,冰冷声音响起在耳边。

    贺二少不由打了个寒颤。

    “自从江城跨海大桥项目成为你们三家的囊中之物后,贺二少原本就风流成性的性格更是不知节制,玩女人就如同换衣服。”

    林寒星淡淡说着,没什么感情。

    “可其中有位酒吧认识的abby小姐,身份却有些特殊。”

    听到林寒星这么说,贺二少努力在脑海中搜寻那个什么abby的信息,随后后知后觉的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那是江城跨海大桥项目被他们拿下之后泡酒吧时认识的。

    那几天他玩的太杂了。

    以至于到现在也只能隐约记得她穿了黑色吊袜带,脱了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

    特殊?

    能有什么特殊?

    不就是出来玩的?

    难道那个abby还是什么遗落在外的皇室公主?

    林寒星的手轻点在车门外,嘴角勾着耐人寻味的笑。

    似乎感觉到贺二少的不以为意……

    侧头同他对视。

    “她是位hiv病毒感染携带者。”

    轰隆一声。

    如同是晴天霹雳,轰的贺二少贺哲瀚整个人愣在原地。

    “你说什么?”

    贺二少只觉得全身都在发凉,脑袋里空白一片,已经记不清楚那天晚上自己到底是戴.套还是没戴.套,只记得当晚和那女人纠缠来纠缠去,第二天自己腿都有些软!

    “我说,abby艾滋病病毒感染携带者。”

    像是怕他没听清,林寒星‘好心’又给贺二少重复了一遍。

    脸上的笑容,映在贺二少的瞳孔里,如同是魔鬼的召唤!

    “你胡说!!!我操!!!你他妈胡说!”

    贺二少头皮都要炸起来。

    那女人有艾滋病?

    他妈有艾滋病还出来祸害人?

    他当即就要下车朝着林寒星那边冲去。

    “贺二少,我劝你有时间来找我麻烦,倒不如先去做个检查保险一些!毕竟我堂妹还是你未婚妻,这件事总归要给我们林家个交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