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阿枭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立马知道是药膏的问题。

    刚走回到床边,就被寒星握住大掌。

    那小手,烫的不可思议。

    林寒星抬头,湿漉漉的眼睛里尽是说不出诱惑。

    “阿枭……”

    小声叫着他名字,伴随着似有若无的哼声,干净而纯初。

    凌乱的发散开在身体两侧。

    衬的那张漂亮的巴掌大小脸更是令人心悸!

    林寒星还从未这么难受过。

    就像是高烧初退,全身都不受控制的软。

    可软过之后,是更要命更汹涌的情潮一股脑往那里涌去。

    “阿枭。”

    她又无措的叫了他一遍。

    犹豫了下,用带着泪痣那边儿的脸颊蹭了蹭雷枭的手背。

    或许是动过精油。

    雷枭手上有种淡淡的香味。

    她想。

    可念头刚闪现,整个人已经被雷枭重新压回到床上。

    黑色睡袍因着男人剧烈的动作而敞开,露出精壮胸膛与之前隐藏在黑暗里的腹肌,连带着人鱼线都被渲染上晴色的味道。

    更何况……

    那上面还有之前猫儿留下的抓痕。

    倒在他身下的林寒星觉得自己柔软的就像波浪,好似被摆弄成什么姿势都可以。

    “别怕。”

    雷枭大掌沿着她被汗打湿的额头轻抚,随后沿着精致鼻梁划过人中,最终指腹停留在她唇上,暗哑了一夜的声音性感到令人心醉。

    “别怕。”

    许久,又重复了一遍。

    “明天我帮你揍他。”

    圣手曾经给他下过那种药,雷枭自然知道那滋味有多难熬,没想到他又故计重来。

    林寒星瞪着湿润的眼睛。

    无辜的像个孩子。

    本就还没满足的男人情绪一下子又被挑起,甚至比开荤之前还要汹涌。

    真好看。

    他的寒星,真好看。

    “狠狠揍他!”

    林寒星仰头,表情难得脆弱,细碎的声音怎么都抑制不住。

    雷枭将脸埋在她颈窝。

    闷笑一声。

    “好。”

    ………………

    天将明。

    雷枭抱着林寒星出了浴室。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湿漉漉脚印。

    加了精油的热水泡的太舒服,林寒星以着信赖姿态窝在他怀里睡着了。

    太累了。

    地板上一片凌乱。

    替换下来的床单也随意扔在那儿。

    床头灯关了。

    雷枭却伸手摁下中控。

    窗帘缓缓朝着两边敞开,露出大扇而干净通透的落地窗。

    林寒星被雷枭搂在怀里,趴在他胸膛之上。

    有种如春水初生似的风情自纤瘦的骨骼里透出来。

    尝过一次。

    就足以叫人终生不忘。

    明明灭灭的光影将两人笼罩。

    天要亮了。

    而他还一点都不困。

    雷枭鹰隼般深邃瞳孔落在窗外。

    这一栋,是整个御景苑的楼王,窗外风景自是美轮美奂,难用笔墨形容。

    被上帝偏爱过的冷峻面容此时被温柔环绕。

    其实,还没有满足。

    即便狠狠撞击,即便抵死缠绵,也还是没有满足。

    这样浓烈的感情……

    恐怕在他的人生里,一生只会有一次。

    只对一个人。

    心里想着,雷枭将细碎的吻落在她圆滑肩颈处。

    林寒星嘟哝了声,长睫微颤,最终抵不过困意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阿枭……

    他还记得她无助仰起头露出锁骨时的极致脆弱。

    不论是难受时还是动情时,寒星都会叫他名字。

    或小声又或是无声。

    阿枭阿枭的叫着。

    雷枭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旁人念起来竟可以如此好听心动。

    拉开床头柜。

    将早就准备好的另外一组戒指拿出来。

    之前用作求婚的那枚,太过华丽,寻常时候佩戴起来并不方便。

    咔哒一声。

    将盒子打开。

    两枚白金戒指并排竖在盒子里,再简单不过的款式,却是国外纯手工定制。

    一生,只能为一人订做。

    雷枭握住林寒星的手。

    她的手。

    小小的,软软的,似水一样。

    小心翼翼将女戒给她戴到无名指上,又像戴到了自己心上。

    随后才给自己戴上。

    白金的指环内,不仔细看很难看清还有一行小字。

    my love

    简单而又清晰明了。

    像是进行完一个郑重的仪式,雷枭将林寒星重新搂回自己怀中,视线落到窗外。

    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

    圣手睡得正香。

    染成银灰色的发毛躁躁的露在薄被外面,两条大长腿随性搭在地上。

    咚的一声。

    门从外面被踹开。

    力道之大,连同门框都变了形。

    圣手猛地从床上裹着被子窜起,待到看清楚来人是谁,揉了揉眼睛。

    “雷……”

    话都还没说完,整个人从床上被踹了下来。

    当真是用踹的。

    “我操你大爷!!!”

    圣手懵了,觉得这一幕有点儿眼熟。

    倒像是……

    倒像是之前自己被燕北骁怂恿给雷下药,隔天他来踹断自己肋骨那次。

    想到什么,圣手惊愕的睁大眼睛。

    “卧槽,不会吧?这都多久了?”

    他下意识想起自己递给林寒星的那盒蓝色药膏。

    雷枭鹰隼般厉眸扫过来,圣手缩了缩肩膀,不过很快又探了头出来。

    “终于吃了?”

    他自己下的药,分量功效一清二楚,忍不住啧啧两声。

    紧接着,只听咔嚓两声……

    日啊!

    圣手捂着自己肋骨,又断了!!!

    他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好端端的干嘛要去招惹雷的心尖肉,他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不是用来有事儿没事儿拿来给自己治肋条骨的!!!!

    “药。”

    雷枭冰冷开口,圣手还以为他是良心发现。

    “我自己涂!!”

    疼的冷汗都冒了下来,圣手哭唧唧着一张脸,像条蚯蚓似的往药柜那边挪动。

    如芒在背。

    僵硬着脖颈往回看,就见那位和祖宗似的站在那儿,一双眼阴恻恻看着他。

    后知后觉的才明白他嘴里药是什么意思!

    得!

    感情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人家说的是要给小寒星抹的药。

    “我要告诉我大哥你欺负我!”

    这种时候,圣手无比想念他的大哥dr.钟。

    “呵呵。”

    回应他的,则是雷枭的冷笑。

    圣手小媳妇儿似的弓着身子给他找药,眼神凄凉。

    没人疼没人爱啊!!!

    哭唧唧!

    ………………

    林寒星长睫微颤,幽幽转醒。

    下意识伸手往身边摸了下……

    凉凉的,显然是走了有一段时间。

    手背搭在眼上。

    身上很干爽,她记得阿枭帮她仔仔细细的清理过。

    突然,像是感觉到了异样,往手指上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