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那就瞧瞧鹿死谁手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不是林寒星叫他去死,他都会去?

    瞧着韩明美难看脸色,林寒星勾了勾唇角抬手握住雷枭大掌。

    “不过如果那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自韩明美的角度看去,林寒星说话间长睫敛住眼底暗芒,给人以震慑的神秘感。

    好似……

    你永远都读不懂她看着你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既然韩小姐这么有自信,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绿皮鹦鹉飞跳到林寒星肩膀上,一双绿豆大的灵动眼睛也盯着韩明美。

    “赌什么?”

    听到这话,韩明美的胜负欲显然被勾起。

    “就赌祁氏明晚的春夏服装新品发布会,能不能顺利举行!”

    林寒星勾着雷枭修长手指,斜睨看向韩明美。

    “若是你不靠阿枭,我赢定了!”

    韩明美有足够的自信,在江城这个地界儿上,只要雷家不出手阻挠,她就一定能够让林寒星输得心服口服!

    “韩小姐还是先别这么快立flag了,毕竟上次在y·r,你也是这么自信。”

    林寒星从容淡定,但说出的话却着实戳到了韩明美痛处!

    “我看是你怕了吧!”

    韩明美冷笑一声,语带讥讽。

    林寒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随她去说,倒是那只绿皮鹦鹉从她右肩跳到了左肩。

    韩明美眼神微冷。

    她最讨厌的就是林寒星这幅从容表情,好似什么都能掌控在她手中!

    “要赌就要有赌注,韩小姐意下如何?”

    “当然!”

    韩明美不甘示弱。

    “上次因为意外打断了我们的比试,不如这次继续以福瑞祥与那幅黄庭坚真迹作赌注?当然,如果韩小姐不敢玩这么大的话,我们另换也可以。”

    这……有点玩的太大了吧……

    警卫员小张此时的表情有点懵。

    如果说福瑞祥是什么他还不太清楚,那么黄庭坚真迹的价值,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了!

    随随便便几个亿就出去了……

    雷枭难道没意见?

    心里想着,视线扫向雷枭。

    却见往日里永远都是那副冷寂表情的男人,此时正以纵容眼神侧头看向林寒星,薄冷嘴角勾起的莫不是……笑?

    “送上门的岂有不要的道理?”

    这次,韩明美有十足的把握。

    她了解雷枭,既然话说到这里,他是绝对不会动用雷氏的力量来暗中帮助林小九了,这样不讲规矩的手段,他不屑用!

    既然雷家都不会出手了,韩明美就不相信,单凭着一个林小九能够找来什么样的模特和明星助阵,更何况自己已经找好关系……

    到时候连记者都不过去,她就不相信祁家这场春夏服装新品发布会还能办下去!

    “好,一言为定!等下严老下楼,我们不如请他来做个见证人,省的我们其中会有人到时候空口白话翻脸不认人!”

    林寒星抬起头,同韩明美对视。

    “这当然最好!”

    两人话正说着,严老同那位大领导从二楼走了下来。

    至于那位领导的脸色……

    难看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了,死灰一样,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说了什么。

    “首长,那您休息,我先……我先走了!”

    说完,甚至连韩明美都忘记了,落荒而逃。

    严老将军站在那儿,许久冷哼一声。

    警卫员小张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将刚才在楼下发生的事悄无声息的跟他叙述了遍。

    “黄庭坚真迹?”

    严老脸上表情带着很明显的兴味,韩明美看在眼里,决定等明晚那字画到手之后,就想着法的送到严老手上。

    “你们两个都出于自愿?”

    厨房那边已经传来爆炒辣椒的香气,严老闻在鼻间,表情似乎也不再那么严肃。

    “自愿。”

    “自愿。”

    林寒星与韩明美异口同声,不过一个声音淡淡,一个势在必得!

    “你也没意见?”

    严老又侧头看向一贯沉默寡言的雷枭,问起了他的意见。

    “即便天塌了,我都可以帮她兜着。”

    换言之,就是随着林寒星想怎么样放肆就怎么样放肆。

    韩明美表情明显一变。

    似乎不懂这林小九到底给雷枭灌了什么迷魂汤,竟叫他如此毫无原则?

    “既然如此……”

    严老将军脸上的深壑纹路都带起了微妙波动。

    “那就瞧瞧鹿死谁手!”

    韩明美挺直了腰板儿,即便这动作牵动了她肩膀上还未痊愈的伤口都没有任何退缩。

    明晚,她就让她尝尝什么叫做丢脸的滋味!

    严老的视线扫过韩明美,将她眼神当中的自信看在眼里,没有做任何表示,给警卫员嚣张递了个眼神,后者很快领悟。

    悄然下去了。

    等到再回来,手里多了不少礼盒。

    堆在桌上。

    “韩先生那日趁着我不在,强行将这些东西留在门口,韩小姐既然来了,就一并带回去吧。”边说,严老将军坐在主位上喝起了茶。

    韩明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

    怎么也没想到,严老叫自己来竟然是为了这事!

    半响都说不出话。

    她总算是明白为何刚才自己拿来的东西严老二话不说就叫人扔了出去,原来问题竟出在了自己父亲身上!

    却见严老抬头,见韩明美还站在原地,剑眉微抬。

    “怎么?还想留下来吃午饭?”

    话音刚落,韩明美的脸整个涨红起来。

    所以,严老本没有要留自己吃午饭的意思是吗?

    那……

    那为什么林寒星能够留下来?

    “严老,我今天跟叔叔的车来的,叔叔刚才走了,我……”

    即便外人再怎么说严老为人性格古怪,可今日亲自感受到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后面的话被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盯着,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原本以为自己这么说,严老总归是要留她一会儿的,没想到……

    话刚说完,严老已经朝警卫员小张招手。

    “派车送韩小姐回去。”

    话刚落,又补了另外一句。

    “连同外面那些东西,一块儿弄走。”

    这下子,韩明美饶是往日里嘴再怎么会说,这次也跟不上空白一片的大脑了。

    “是!”

    小张说着,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这是去调车去了。

    不是严老派人来医院叫她到大院儿吗?

    不是严老……

    为什么她就要这么走,而林寒星就能够留下来吃午饭?

    心里想着,那恶狠狠的眼神就往林寒星那边瞪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