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你是人间四月天(2)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上,隔音板放下。

    钟南音侧头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男人,欲言又止。

    “好看吗?”

    雷康年侧头,眼神在因着外面阴雨而略显阴沉的车厢里显得尤为深邃。

    “你又受伤了?”

    有血腥味。

    雷康年冷酷眼神微凝,似乎没想到她会知道。

    “嗯。”

    低沉开口并不准备多言。

    钟南音见他不想多提也没有开口,只是将视线落到窗外。

    “这是去哪儿?”

    这不是回她家的路,虽然走了一大半她才发现。

    雷康年挑眉。

    眉眼里带着罕见戏谑,所以她终于发现了?

    “我家。”

    就在雷康年以为她会害怕时,谁曾想这小东西只是哦了声。

    可很快,又扭头看他。

    “有饭吗?我饿了。”

    那双湿漉漉的眼就这么盯着他,就像是只无家可归的迷鹿。

    等到雷康年意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他的大掌已经盖在了她的头顶,揉了揉。

    “有,管够。”

    他带她回了自己家。

    自接手家族生意后,在外面买的房子。

    等到钟南音洗完澡换上雷康年的衣服时,才发现对于自己来说太大了!

    就和小孩儿偷穿了大人衣服似的。

    可她的校服拿去烘干了。

    “雷康年……”

    磨磨蹭蹭走出来,钟南音浑身不自在。

    话音刚落,一道高大暗影将她整个人罩住。

    抬头。

    却见男人就这样半蹲下来,帮她挽起拖在地上的裤脚。

    很快,露出一截白白的小腿。

    雷康年的动作顿住,面无表情起身又帮她把袖管挽好,不至于像在唱大戏。

    “喂。”

    钟南音用脚踢了踢他小腿。

    雷康年抬头。

    “严重吗?”

    后知后觉,雷康年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他的伤。

    “要看吗?”

    往日里在下属面前总是保持着冷峻形象的男人,罕见的露出抹坏笑。

    “可以吗?”

    钟南音被他问的有些懵,就这么愣愣看着他。

    “……”

    雷康年终究还是没忍住的笑出声,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锅上的汤正在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他脱了衬衫,任由钟南音好奇的戳着他腹部伤口。

    伤口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重新冒了血。

    “我帮你换?”

    钟南音指了指,眼睛无辜的眨着。

    原本想说不用的雷康年话在嘴边饶了一圈,最终也只有个含糊的嗯字冒了出来。

    绷带一层层被拆下。

    露出结实腹肌上的伤口。

    原本处理好的患处果然是又裂开了。

    钟南音认真帮他处理着,雷康年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你不怕我?”

    他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非就只有两种,但他并不希望听到的是否定那个。

    “你会伤害我吗?”

    她反问。

    雷康年黑沉沉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她。

    “永远不会。”

    雷妈的梦境画面一转,却是钟家别墅里。

    她知道雷家人要来。

    还有钟雪晴那个‘未婚夫’!

    她早就跟她耀武扬威过了,还说等到结婚之后就将她赶出去。

    稀罕!

    反正她手上还有妈留下的动产不动产,足够令自己生活无忧。

    “我介绍下,这就是雷康年……”

    后面的话,钟南音全都没听清,只是抬头就这样惊愕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雷康年?

    钟雪晴的未婚夫?

    所以,耍她有意思吗?

    玩弄她有意思吗?

    钟南音完全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客厅,一个人站在洗手间里,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啪的一声,将水龙头打开,任由水流声响彻满室。

    待到离开,刚打开门却在看到倚靠着墙而站的男人时作势就要退回去。

    砰的巨响。

    雷康年面无表情推在门板上,将钟南音拽进里面,猛地摔上门。

    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

    健硕结实手臂撑在她身体两侧。

    “滚!”

    她说,不见丝毫往日里乖巧。

    像是头负伤的小兽。

    眼神里还带着被背叛的受伤。

    “再说一遍!”

    雷康年眼神深沉如墨,蕴藏着说不出危险。

    “我说滚……唔……”

    话音刚落,就已经被男人像狼一样的狠狠堵住嘴。

    钟南音睁大了眼。

    他以着强势之姿撬开她的口,攻城略地。

    她的手紧扣在门板上,就连呼吸都屏住,只觉得他的味道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一吻封缄。

    雷康年以指腹请推着她的唇。

    只听啪的一声清脆声响,整张俊脸被打歪。

    “我讨厌你!”

    扔下这句话,钟南音猛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丝毫不知身后的雷康年视线一直锁在她身上!

    自那之后,两人再也没有单独见过。

    确切的说,是钟南音单方面切断了同雷康年的所有联系,即便是见到她也全当是陌生人的对待,连看也不看上一眼。

    别人的东西,她才不稀罕!!!!

    直到……

    雷氏出事。

    当时满城风雨,雷康年被调查传唤,雷氏集团几乎就要到了易主改性的地步,似乎在短短时间里,雷氏就快要支撑不下去一样。

    而钟家竟然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撇清姿态。

    甚至上一秒还在同人炫耀自家与雷家的关系,看在钟南音眼里简直是丢尽了钟家列祖列宗的脸,甚至还在脸面上狠狠的拿脚碾了几下!

    就连一直将‘未婚夫’挂在嘴边的钟雪晴都像是没有那个人似的,粉饰太平。

    钟南音二话不说就联系了母亲生前留下的律师,将手中一切能够变卖的动产不动产全都卖掉,与此同时全力找寻雷康年被陷害的证据。

    做完这一切后,钟南音将证据与支票全部交给雷康年的心腹。

    而当晚,钟南音被从钟家赶了出去。

    自此不知去向。

    雷康年出来后,雷氏集团趁机血洗重组,也为后来雷枭的接手打下了坚定基础。

    在钟南音透过雷康年心腹交给他的东西里面,还掺着一张便签,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被就此忽略。

    ——讨厌你是假的。

    背面则写着两个字。

    ——再见。

    钟家人上门,想要重提婚事。

    而雷康年从头到尾也只有一句。

    ——她陪我东山再起,那我就打下这片江山让她享一世荣华!

    没有人知道雷康年在想什么,但是雷家与钟家的关系自此终结于这一年。

    直到,半年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