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祖传的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饭后,林寒星就上了楼。

    待到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已是一个小时后的事。

    光着脚踩在柔软地毯上,她很快坐到梳妆台前。

    不过才一天没回来,桌上又多了不少东西。

    显然又是雷妈给她买来的。

    心里正想着,镜中已多出道健硕身形。

    “别动。”

    林寒星刚想回头,圆润肩头已经被雷枭摁住。

    她没有动。

    却从镜子里看到雷枭慢慢俯身,凑近她颈窝。

    这种画面,太晴色了。

    更何况他的呼吸在她颈间的皮肤上,带起了阵阵涟漪。

    雷枭低头,在林寒星脖颈处烙下一吻。

    镜中。

    男人密实的长睫在俊美脸上落下暗影,往日里给人的压迫感尽数收敛。

    林寒星抬起藕白的手,柔软手心扣在他脑后,泛着水光的眸子里划过狡黠光芒,随后在雷枭抬头瞬间迎着亲了上去。

    “妈让你过去。”

    雷枭喉结耸动几下,声音哑的已经没法听了。

    林寒星唇瓣已是娇艳的海棠红色,此时咬着下唇,要多撩人就有多撩人。

    “又想干什么?”

    雷枭用手指轻刮了下她鼻头,又想撩他!

    “被你亲的腿软了。”

    林寒星眨眨眼,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辜’的表情。

    雷枭闷声就笑了。

    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任由林寒星像只无尾熊一样的抱住他。

    “我不是胖了?”

    林寒星单手勾着他脖颈,单手朝自己小肚子摸了摸。

    天知道自从住进雷家之后,雷妈是天天想着法儿的给她做好吃的,还有水果加夜宵,生怕她吃不饱饿着。

    雷枭觉得这是道送命题,聪明的选择假装听不到。

    心里却暗戳戳的决定等着晚点跟妈在商量商量怎么偷偷把寒星再养胖点儿的事儿。

    毕竟在他看来……

    怀里的人儿依旧轻飘飘的跟个羽毛似的。

    “洛文博同贺哲瀚合作在云南盗伐红豆杉出口海外牟取暴利的事已在江城发酵,现在贺氏一团乱,连带着江城跨海大桥的项目也受到了影响。”

    雷枭边抱着林寒星朝衣帽间走去,边说。

    这是要去马来西亚之前林寒星原本交代他要做的事,但因着计划有变,他将这事交给了梁遇然去做,在推波助澜这方面,梁遇然显然要比燕北骁手段要强。

    “呵呵。”

    闻言,林寒星眸底转冷。

    受此影响的可不仅仅是贺家,还有一起做生意的林方两家。

    想必此时的他们早已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作一团了!

    “就让他们再蹦跶几天。”

    ………………

    林寒星来到雷妈房间时,她正翻箱倒柜的找着东西,地上桌上乱糟糟的。

    “儿媳妇儿你先坐。”

    雷妈闷闷的声音传来,也不让林寒星帮忙。

    林寒星无奈先坐下。

    视线倒是无意当中扫到了雷妈放在桌上的相册。

    在获得雷妈允许之后,林寒星将那东西放到膝上。

    相册充斥着古朴味道。

    打开一看,竟是雷妈年轻时的照片。

    穿着黑白两色的夏季校服,小小的脸只有巴掌大,柔顺的长发披散着,一双眼就和会说话儿似的,鲜活明亮。

    花骨朵儿似的。

    似乎是钢琴比赛时的照片。

    林寒星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了笑,只是……

    当她的眼神扫过某处时,变得微妙起来,下意识看向雷妈方向。

    手不自觉继续往后翻。

    像是在寻找什么。

    ——当年有次伯父被亲信与对手联合陷害,一手建立起来的雷氏几乎到了就要易主改姓的地步,而他也差一点就要交代进去。

    ——平日与雷氏交好的躲都来不及,对手更是落井下石。

    林寒星脑海中忍不住浮现起当初燕北骁曾经告诉自己的话。

    “找到了!”

    突然,就在林寒星脑海中零碎线索快要汇总到一起时,雷妈终于开心的喊出了声!

    说完,不管地上还乱糟糟一片,抱着那盒子跑到林寒星跟前来。

    “找到了!”

    哗啦一声打开,是瓶酒!

    “咱们去露台喝!”

    不等林寒星过来过来,雷妈拽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就和个小孩儿似的!

    二楼露台。

    尽管外面还下着雪,但被特殊玻璃罩顶封住的露台却是四季如春,各类绿植花卉被园丁照顾的很好。

    之前蓝紫色的大花绣球虽然开败了,但桂花却在园丁的细心照料下开的正旺。

    温酒器下的烛火燃烧。

    不一会儿,就有浓郁酒香味弥漫在空气里。

    混着桂花的香气,就连林寒星都忍不住全身放松下来,侧头去看雷妈。

    恰好雷妈也在看她。

    两个人先是对视一眼,随后齐刷刷的笑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但就是高兴。

    酒过几巡。

    雷妈脸颊上挂着红,从口袋里掏出个盒子来。

    推到林寒星跟前。

    “嘘,祖传的!”

    雷妈用手抵在唇上,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林寒星打开一看,是个镯子。

    “当初姓雷的找……找到我,硬是把它……戴到我手上,我不要,他二话……嗝,二话不说扛着我就去民政局,你说……有他那么土匪的人嘛!”

    雷妈显然是已经超过微醺状态,说话都带着磕巴。

    ——你什么意思?

    ——我请你结个婚。

    想到最开始雷枭的做派……

    所以雷家祖传把人往民政局带吗?

    林寒星不着痕迹的将雷妈面前的酒换成了水,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儿于事无补。

    雷妈突然起身,从旁边折了枝馥郁香桂别在林寒星发间。

    刚洗过的微卷长发似乎都染了香。

    “妈和爸是怎么认识的?”

    林寒星伸手扶了把雷妈,生怕她摔到!

    “捡到的!”

    “我把他捡到的!”

    雷妈挺了挺胸膛,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骄傲。

    林寒星挑眉。

    听到后面才明白,原来是当初雷爸被对手派人围堵所伤躲进暗巷,恰好遇上放学后被钟雪晴将接送她上下学的车抢去的雷妈。

    当时雷妈还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刚一靠近就被雷爸握住了脚踝。

    ——躲起来。

    他说。

    他叫她躲起来。

    暗巷里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她似乎现在还能闻到。

    雷妈用双手垫着下巴,眼睛湿漉漉的。

    眨啊眨,像是困了。

    林寒星很少会见到像在雷妈这个年纪的女人还会有这样干净纯粹的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