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黎家的地,不是谁想来就来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这话,领头儿的当即就腿软了!

    袁康纳闷儿的看向林寒星,显然不懂这‘回龙汤’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听到这仨字,二王妃那帮人的脸色齐刷刷的都变了!

    “饶命啊!给我一条活路!!”

    只见那领头儿的哐叽一声就跪倒在地,抖如秋风扫落叶,接连重重磕了七八个响头!

    就连出了血也没停!

    砰的一声,领头儿跟前一寸距离,被子弹溅起杀机!

    “你去,还能苟活段时间,你不去,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林寒星一字一句,似是要让对方听清!

    唇以着残酷弧度微勾。

    视线越过领头儿与二王妃直接对视,假装没看到她快要嵌进掌心里的长甲!

    这姓林的是真的狠!

    此时的二王妃又有了上午那种想吐血的冲动!

    难怪她以那么笃定的口吻说自己会亲手做掉这帮信任的守卫兵!

    那‘回龙汤’是什么?

    就是尿啊!

    若是真的让他们亲眼目睹了这等丑事,二皇子的脸面何在?王室的威信何在?

    所以,这帮人除也得除,不除也得除!

    好一招借刀杀人!

    好一招借刀杀人啊!!!!

    “姓林的,有胆你就杀了我!!”

    领头儿的哆哆嗦嗦站起,朝着不断叫嚣的二皇子走去,手放在腰带处。

    “你敢!!!”

    被卸掉双手的二皇子没有丝毫形象的在地上翻滚,哪里有往日半分嚣张?

    “我不敢,可我也想活命!”

    缺了只耳朵的领头儿可是见识过林寒星到底有多狠的,几个兄弟就这样在自己面前瞬间丢了性命,那折磨打击人的手段他闻所未闻!

    说完,领头儿的松了裤腰。

    下一秒,林寒星只觉得自己被猛地一股大力拽进男人怀里,大掌紧扣她脑后,强势的将她的脸摁进成熟木质男人味的胸膛。

    哗啦哗啦……

    伴随着腥臊味与咒骂声,被缴了械的守卫兵却各个脸色煞白。

    似乎已经想象到自己命运。

    袁康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幕,显然刷新了自己的新底线!

    ‘回龙汤’原来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我杀了……噗……咳咳……我杀了你……”

    二皇子又怒又恨,张嘴叫嚣,一股腥臭迎面扑来,令他忍不住干呕!

    直到水声消失,雷枭才将林寒星重新放开。

    “我知道,新仇旧恨加起来二王妃必定是恨透了我林某人。”

    林寒星朝着二王妃方向走去,缓缓坐到她对面。

    何止是恨透!

    此时的二王妃恨不得生啖其肉,痛饮其血!

    看懂了她眼神,林寒星无所谓的笑了笑。

    恨她的人太多了。

    “我就问二王妃一句,到了嘴里的皇储之位又被迫吐出来,赔了我四个亿现在又折进去这么多信任的守卫兵,心痛吗?”

    二王妃没说话,放在石桌上的手指曲起,紧扣到桌面上!

    “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许久,这话自牙缝里硬是被挤了出来!

    闻言,林寒星边笑边摇头。

    到现在眼前这女人还没有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偏偏还要去怪别人故意找她麻烦!

    “要怪,就怪二王妃贪心不足蛇吞象吧。”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该去胡乱觊觎,这是为人根本!

    “你会后悔的!”

    二王妃冷笑一声。

    这话,显然是将林寒星给记恨上了!

    贪心?

    是人都贪心,各凭本事吃饭!

    就算她用的手段不光彩,但哪个居于高位上的人手里没点儿腌渍事儿?

    “后悔?”

    林寒星轻笑两声,手指拨弄着桌面儿上的麻将。

    “二王妃,你可知道打麻将的时候我最担心什么吗?”

    突然,林寒星话锋一转。

    二王妃阴恻恻看着她。

    这些年来,她也同不少华国人打过交道,哪个都是老狐狸话里有话,真是烦透了!

    “我最担心同这生人打。”

    咔哒一声,随手将麻将牌扔到中间。

    红中!

    “你永远都猜不透对面那人是庸才还是高手,谁也不能小瞧谁,谁也不知道对方底牌是什么,你想要吃人家的杠人家的,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牌面。”

    林寒星优雅而慵懒的端坐在对面,纤细指尖沿着竖起的麻将牌从左到右轻柔划过。

    “别到时候拆了牌出了手,发现对面真人不露相还藏了一手,上去就截了你的胡……”

    抬头,嘴角勾起嘲讽弧度。

    “二王妃,你说这输的冤不冤啊!”

    哗啦一下,二王妃猛地将自己面前麻将牌推倒站起,胸口剧烈起伏!

    好一个姓林的!!!!

    好一个袁家!!!

    好一个黎家!!!

    她这是想要来教自己做人?

    还是想要来警告自己?

    她姓林的配吗!

    “他黎家就是秋后的蚂蚱,你就算现在替他们出了头,真以为我拿他们没办法?”

    二王妃就不信了!

    在自己的地界儿上,她还收拾不了黎家人!

    “那你就试试!”

    林寒星也跟着起身,双手撑在石桌上,美眸微眯,丝丝危险在周身酝酿!

    “这黎家的地,不是谁想来就能来!”

    “若是一意孤行,那我就叫人尝尝什么叫做……”

    长睫微眨间,泛起一片冷冽。

    “有命进!无命回!”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凝结!

    雷枭分布在马来的手下将这一幕全部都收入眼中。

    最初江城传来消息说雷先生对个女人动心了他们还不信,后来在见到微博后忍不住对对方身份感觉到好奇,听说是林家失踪了十八年的孤女还隐约觉得对方配不上雷先生……

    今日一见……

    这相貌!

    这气场!

    这凶悍!

    这果断!

    他们纷纷自愿献上自己的膝盖骨!

    “带着你的人,二王妃请吧!”

    林寒星左手抬起,手心朝上,往身后示意。

    奇耻大辱!!!

    二王妃柔唇微颤,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接连败在个小丫头片子身上两次!!!两次!!!

    任是谁都不会甘心。

    “你给我等着!”

    二王妃临走时,留下这么一句阴狠狠的话!

    “慢着!”

    突然,清冷声音自背后响起。

    二王妃身形猛地一顿,她什么意思,反悔了?

    带着愤怒,她回身看她!

    “地上这些二王妃难道还指望我帮你送葬?”

    林寒星挑眉看向她。

    很快,二王妃的人马灰溜溜将地上那些人一并拖走。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

    ………………

    “林……小姐是吗?”

    李炳寿缓缓走到林寒星面前,一双深邃的眼紧盯着她。

    眼里有着激动和隐泪。

    “我……家主她……”

    “我想先洗个手,剩下的事我们慢慢再说,好吗?”

    相较于对方的激动,林寒星一如既往的冷静。

    黎家人赶忙将林寒星等人迎进已经是许久没有外人踏足的荒凉别墅内。

    刚进大门,最先吃惊的当属袁康。

    别看这黎家外面是乔木荒凉,残照孤影的样儿,可别墅里面却是打扫的干干净净,虽然都还是保持着几十年前的风格,但却别有一番味道。

    镂空雕花的旋转楼梯,仿佛随时都会有名雍容贵妇自上面穿着旗袍幽幽走下,而黄花梨木组成的桌椅更是古韵十足。

    角落里甚至还有那种只有在老电影里才能见到的黑胶留声机。

    林寒星的目光缓缓扫过。

    黎家人的时间,好似眠姨离开之后就被摁下了暂停键。

    再也没有向前走过。

    后知后觉,她想到外面荒凉庭院,那是标准的苏州园林设计。

    若是收拾出来,定是典雅非凡。

    “林小姐,我让他们带你去家主的房间,衣柜里有衣服,你可以一并将身上这件换下来。”自黎烟雨走了之后,黎家人是走的走散的散,到现在……

    能够主事儿的也就只剩下了李炳寿。

    “麻烦了。”

    林寒星淡淡点头。

    “不麻烦不麻烦,我叫人给你朋友倒茶!”

    李炳寿不住紧张的搓着手。

    眼眶都是红的。

    很快,有人走过来引着林寒星往楼上走。

    林寒星以眼神示意雷枭稍安勿躁后,上了楼。

    高跟鞋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李炳寿望着林寒星背影。

    忍不住拿袖口拭了拭眼角。

    又像怕人看见,朝着留声机那边走去。

    袁康在雷枭身边坐下。

    直到此时,他才有种从梦境回到现实里的实在感。

    从内阁议会到被华记请去捉内鬼再到来到黎家,实在都太悬了!

    一颗心从开始到最后都扑腾扑腾的都没停下来过!

    这林小九的时间被排的满满当当的还能每次有条不紊的规划好一切,光是这份谋略与忍耐力袁康就自愧不如,天知道……

    要是自己照着这个折腾法去做事儿,早晚有天非得猝死不行!

    李炳寿精挑细选了张黑胶唱片,将唱针缓缓搭上……

    很快,就有轻快乐声响起。

    叫人宛如置身老上海……

    ………………

    楼上。

    林寒星自浴室简单梳洗过后走出来。

    脚刚一踩上羊绒地毯,整个身形便不由停了下来。

    这里是眠姨曾经住过的地方。

    即便黎家荒废了这么多年,却依旧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模样。

    墙壁上挂满了她年轻时的相片。

    林寒星缓步走过去。

    照片里的黎烟雨,乌黑的发如墨一样披散身后,泛黄的黑白相片里,眉宇间还带着稚嫩,面无表情,眼底里有淡漠也有对这世间的防备。

    “我会帮你保护好黎家。”

    林寒星抬手在冰凉镜面上游移,轻声开口。

    “我发誓。”

    她遇见眠姨时,眠姨已是红颜白发,虽美但却总透着种夕阳西下的孤凉感。

    转身走回到衣柜前。

    刚一打开,就有股淡淡芳香。

    绝不是防腐的樟脑球冲鼻味道所能比拟的。

    林寒星的指尖划过眠姨曾经穿过的衣服,最终在一件海棠红色的旗袍上停留。

    很美。

    她伸手取下,进到试衣间将身上的这身给替换了下来。

    很快,林寒星边系着盘扣边走出来。

    待到将配饰重新戴好,长发随意挽了下,这才重新打开门。

    带她上来的人还站在外面。

    抬头看到林寒星的脸,整个人愣在原地。

    “怎么了?”

    林寒星开口,眼似有细碎流光。

    “没……真好看!”

    对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边说边掉泪。

    有那么一瞬间,她还真以为是家主黎烟雨回来了!

    林寒星没说话。

    只是淡淡笑了笑。

    在这里,处处都能够感觉到对眠姨的深厚感情。

    也难怪,即便是在最后时刻,她也念念不忘。

    “走吧。”

    说完,林寒星朝楼下走去。

    楼下。

    雷枭正在给手下安排任务。

    等他们走后,二王妃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来找黎家人麻烦那是定了的事,雷枭所要做的,便是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不止如此,待到回国他会亲自致电苏丹。

    黎家若是出了事,他会让整个大马为之陪葬!

    “卧槽……”

    突然,雷枭耳边传来袁康的屏息惊呼声。

    侧头看去,却见袁康的目光如同被502胶水粘住了一样,宛如痴呆的看向旋转楼梯。

    咔哒,咔哒……

    有下楼的脚步声传来。

    雷枭手下只觉得这袁康反应太过夸张,顺着他视线看去……

    不过一眼,也跟着愣住!

    海棠红色的旗袍宛如另一层皮肤贴在身上,蛮腰盈盈一握纤细婀娜,若有若无的迷人曲线足以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可偏偏……

    却又带着优雅与端庄。

    看上那么一眼,都像是在亵渎。

    如同是春风,拂面而来。

    哐当一声,黎家人无意当中碰碎了个花瓶,也叫所有人都猛地回神。

    林寒星以着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楼下这些人,径自走到雷枭身边坐下。

    刚一落座,那枚温斯顿蓝钻戒指悄无声息被戴回到她的手上!

    林寒星挑眉,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笑。

    “寄放。”

    雷枭沉声二字,似在提醒。

    林寒星表情无奈,她当然知道那是自己寄放在他那儿的。

    “林小姐……”

    李炳寿端着水果走了出来,只是在见到她的瞬间眼眶再度又红了。

    “家主她还好吗?你是……家主的女儿吗?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李炳寿越说,就越是刹不住。

    雷枭递了个眼神给手下,叫他们暂时先出去。

    “等下,你的问题我慢慢回答,但是有些话我想要先声明。”

    林寒星虽然也很想沉浸在这份喜悦里,但时间上的确并不允许。

    所以她只能挑些重要的说。

    “我还有大约二十分钟可以留给你,有些不必要的话我们就不提了,你们想知道眠……黎烟雨什么事,我都会告诉你们。”

    林寒星与李炳寿对视。

    “我不是她的女儿。”

    “黎烟雨也不会回来了。”

    黎家人愣在原地,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

    仿佛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家主不会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李炳寿强撑着问道。

    “她已经离世了。”

    尽管知道自己这样说有多么的残忍,但林寒星还是尽量以冷静口吻开口。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家主她还很年轻,要走也是我这个老家伙先……”

    “心如死灰,油尽灯枯。”

    金叔曾经说过,若不是因为捡到了她,恐怕眠姨早就……

    眠姨是为了她才多撑了那么些年的。

    “该死的袁绍靖!该死的袁家!他们都该死!!!!”

    身为袁家人的袁康此时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但心里越发好奇这黎家同袁家到底有怎样的纠葛?以至于大伯要下那样的命令,而黎家……

    又一副跟袁家血海深仇的模样?

    所以,关键问题是那个当年突然消失的家主黎烟雨?

    骂过之后,黎家的人就像是突然被抽走了精气神儿,一个个站在原地,泪流满面。

    “她……走的痛苦吗?”

    李炳寿苍白着张脸,眼神里的痛苦难藏。

    林寒星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无法代替她回答这个问题。”

    别墅上下,沉浸在悲痛当中。

    “当初,黎烟雨走时有给你们留下半壁江山的财富,足够你们生活的衣食无忧,现如今黎家上下却是如此……”

    林寒星看向李炳寿,沉声开口。

    听到这话,李炳寿猛地擦干脸上泪痕,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不多时,提了个旧时的手提箱回来。

    只听哗啦哗啦的动静过后,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桌上。

    “我按照家主的意思,若是想要离开的人就给他们丰厚的遣散费,我们这些老东西鳏寡孤独无依无靠的,就将剩下的钱赞起来,等着家主有天想开了,回来也好有个家!”

    “剩下的钱我们一分没动,真的!”

    林寒星没说话,伸手轻抚过桌上的房契地契等等,即便付了遣散费,剩下的钱也足够寻常人家花几辈子还有富余。

    可看着眼前众人……

    明明坐拥着大笔财富,身上穿的衣服却比外面的乞丐强不了多少。

    甚至有些地方还打着补丁。

    他们唯一的信念,便是让眠姨回来。

    这份忠诚与执着,当今社会已是实属难寻。

    “我虽然不是眠姨的女儿,但却是她收留了我,给了我安稳的生活。”

    “黎家的事,便是我林寒星的事。”

    原本一直卧在角落里的藏獒不知何时来到她手边蹲下。

    将毛茸茸的大脑袋往林寒星手里凑。

    “若是你们愿意信我,以后便跟着我,我将保你们衣食无忧,但若是你们另有打算,我也不会强求。”

    “但不论你们到哪里,我一样会让你们富足安康。”

    只要是她林寒星允诺的话,就算哪日她死了,也会有人继续为履约而准备。

    黎家人闻言,面面相觑。

    走?他们还能走去哪里?

    黎家对于他们来说早已不止是家的问题,而是信仰!

    究其一生都要追寻的东西!

    下一秒,此时在大厅里的所有黎家人齐刷刷的朝着林寒星跪了下来。

    吓了袁康差点没跳起来。

    这架势,他可当真只在电视剧上见到过。

    不知情的要是乍一看,恐怕还会以为是进错片场了。

    李炳寿紧抿着唇,将当初黎烟雨离开前留下的家主令拿了出来,只听咔哒一声,当着林寒星的面儿将其打开。

    “林小姐,这枚家主令象征着黎家百年来的名誉与声望,还请你接纳!”

    而这,也是黎家上下所有人的意思。

    当林寒星的视线扫过家主令时,表情先是一顿,却在心里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

    那微妙表情令雷枭也冷冷扫了眼。

    没有说话,但眼底带了几分了然。

    “这戒指……”

    袁康突然出声,眼神却直勾勾盯着黎家的家主令,迟迟没有移开眼。

    黎家的家主令,是精雕细琢的盘凤。

    栩栩如生的凤凰如同下一秒就要飞升。

    而袁家的家主令,是卧龙。

    同样的材质,同样的雕工,显而易见……

    它们若是被放在一起,不会有人怀疑,这应当是情侣戒般的存在。

    林寒星将戒指拿在了手里。

    眼神轻扫过里面的内圈,在看到那个字后,指腹轻柔划过。

    没有人知道……

    袁家的家主令内壁刻了个黎字,而黎家的家主令内壁,则刻了袁字。

    还有一件事,也没有人知道。

    眠姨在临去世之前,曾经还说过一句话……

    ——我们,终究是两败俱伤。

    ………………

    雪兰莪州王室专属机场。

    林寒星透过飞机窗户看着皇室标志,面无表情。

    离开时与降落时的心情显然是截然不同的。

    而戴在食指上的盘凤戒,隐隐闪着黑金冷芒。

    “大伯母,你不开心嘛?”

    元宝缩在她怀里,闻着林寒星身上好闻的气息,忍不住就打起了哈欠。

    大伯母换了件儿旗袍,但还是好好看呀!

    林寒星笑了笑,用手轻揉着元宝的小脑袋。

    “小心回家你爸爸收拾你!”

    想到亲爹,元大宝同学瞬间打了个寒颤,讨好的朝着林寒星卖着萌。

    “我……我才不怕呢!大伯母会保护元宝哒,对不对!”

    元宝哼唧哼唧的耍着赖,不一会儿眼皮子就沉了,窝在林寒星怀里就这么睡了过去。

    “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黎家的安全。”

    雷枭握住林寒星的手。

    林寒星先是淡淡笑了笑,随后将脑袋靠在了雷枭的肩膀上。

    “阿枭,我只是突然的很难过。”

    她想眠姨了。

    那个将她当成是女儿疼女儿爱的眠姨……

    林寒星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楚的意识到她不在了。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头顶。

    “寒星,我带你回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