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有什么好着急的,时间到了自有分晓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寒星不置可否,对此并无异议。

    “去把阿左找来。”

    太极装老头儿说话间,明明表情未变,但却给人以沉沉压迫感。

    很快,人就来了。

    林寒星模样颇有些悠闲的在桌上瓷白汝窑碗里抓了把杂粮,朝着开屏白孔雀扔去。

    “左先生,别来无恙。”

    来人正是当初在江城借她卫星电话的华记骨干左向东。

    “林小姐也是。”

    此时华记高层上下已经知道这次有关皇储的内阁会议有变,而左向东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想起了那日茶室包间里的暗涌波涛。

    再相见,她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冷漠模样……

    可左向东再也不敢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端起架子。

    言语间带上了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恭敬!

    而这一幕,显然令唐装壮汉颇有些吃惊,毕竟左向东在华记内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这两个小时,阿左会负责你的安全。”

    太极装老头儿说完,将桌上的钟表调成倒计时状态。

    伴随着滴滴声响起……

    120分钟的倒计时开始!

    “林小姐想先做什么?”

    倒计时的滴滴声总会令人产生种莫名危机感,左向东进入到全身绷紧状态!

    闻言,林寒星似笑非笑抬头看了他一眼。

    开屏的白孔雀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绽开的白羽屏美轮美奂,与林寒星细若美瓷般的玉手呼应,令人有种目眩神迷之感。

    “吃饭。”

    “啊?”

    左向东愣了下,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饿了,吃饭。”

    说罢,林寒星起身,也不管左向东如何反应,牵起雷枭的手就往来时路上走。

    深藏青到水墨白的颜色渐变云锦缎在空气中散开朵瑰丽大花,连带着银丝线滚边儿的苏绣随之跃然浮动。

    左向东一脸懵逼的转头看向太极装老头儿。

    “去吧。”

    却见后者威严开口,声若洪钟,似乎并无阻止意思。

    很快,左向东也跟着离开了。

    半响安静。

    许久,老头儿捏了把杂粮,抛向孔雀。

    电话铃声响起。

    “主人。”

    “接进来。”

    老头儿手里的动作未停,自唐装男手中接过蓝牙耳机戴上。

    “人见到了?”

    浑厚而低沉男音自电话那头传来。

    “嗯,见到了。”

    老头儿边逗弄着孔雀,边回答。

    “别让她出意外。”

    太极装老头儿闻言沉笑一声。

    “恐怕只有那丫头儿让别人出意外的份儿。”

    观棋辨人。

    除却黎烟雨外,他还从未再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见到如此痛快的下法!

    “这次的事……”

    “我同你说过,只要她过了我这一关,你的决定我将没有任何异议。”

    这个江山,早晚都是要换人坐的。

    “她不会让你失望。”

    ………………

    华记餐厅。

    偌大黄花梨木餐桌被十五菜一汤摆满,还有六道甜品正在后厨做着。

    元宝埋头苦吃。

    不过,除却她雷枭与元宝三人外……

    其他人明显不在状态。

    尤其是袁康,只觉得屁股下板凳就和长了刺儿似的,令他坐立难安。

    以眼角余光往旁边看去……

    华记内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堂口的堂主站在不远处,凶神恶煞的盯着满桌子人!

    尤其是林寒星!

    四位堂主身后还分别站着一两名亲信,一副来者不善模样。

    “阿枭,尝尝这个。”

    只听到林寒星声音淡淡响起,用公筷夹了块儿烧鹿筋放进他碗里。

    被苹果与萝卜煨制后的清鲜毫无腥膻感,因着与山鸡一同炖煮,口感更是弹性十足。

    看也没看那些个罗刹。

    此时距离两个小时的限定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五十分钟。

    袁康拼命给林寒星使眼色,让她注意时间。

    “有什么好着急的,时间到了自有分晓。”

    林寒星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知道了内情的袁康怎么能不替林寒星干着急?

    吃吃吃!

    不去找内鬼吃什么吃!

    小命都快吃没了!

    心里想着,袁康索性自暴自弃的大快朵颐起来。

    就算要死,也得做个饱死鬼不是!

    “林小姐,你叫我们这些人等在这里,好大面子啊!”

    平日里出去,这帮人前呼后拥哪个不是威风凛凛,哪里像现在这样,被个小丫头片子找来还被晾在这里边站边看他们吃饭!

    半个小时啊!

    他们整整被晾在这里半个小时!

    说话那人话音落下,得到纷纷响应。

    林寒星充耳不闻,喝了口汤。

    咔哒一声,将碗放下。

    “eric的事想必你们都听说了。”

    林寒星连眼睛都没抬,长睫微敛,淡淡开口。

    听到这句,那帮人不说话了。

    尤其是四位堂主。

    华记出了内鬼的事这两日在帮会内议论纷纷,做什么猜测的都有,但上面那位没发话,别人也不敢胡乱诽谤。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后面有人嚷嚷起来。

    下一秒,背后却传来砰砰砰砰的四声闷响!

    众人猛地回头。

    餐厅那四扇古色古香的雕花木门就这样从外面被关上,还有自外面守门的人。

    林寒星接过旁人递给她的湿毛巾。

    擦了擦手。

    随后找到钻石手链暗扣旁的突起,摁了下去。

    信号被完全屏蔽在外。

    “内鬼就在你们中间。”

    做完这一切,林寒星不再卖关子,而她的话却在这帮人当中引起了渲染大波。

    “我听你他妈的在放屁!”

    嘴里骂骂咧咧,显然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说辞。

    四位堂口堂主的脸色很难看。

    虽然没说话,但以着不满而又充满威压的眼神看向林寒星。

    他们已经收到上面的消息,在这两个小时之内,这女人在华记是拥有最高权限的绝对上位者,甚至要比主人的权利还大。

    按照江湖规矩,谁有违背,当应帮规处理!

    可她……

    望着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儿……

    这不就跟过家家一样么!

    “吃饱了吗?”

    就在袁康以为林寒星会发飙的时候,却见她噙着笑扭头看向元宝。

    元宝忙不迭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想吃甜点!”

    这孩子极为实诚的开口。

    林寒星抬头看了眼哑叔,后者放下碗筷,领着元宝进了后厨。

    见元宝的身影彻底消失,林寒星脸上的笑也同时消失。

    “你刚才说什么,过来再说一遍……”

    四位堂主彼此互相看了眼。

    总觉得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身上透着满满的古怪。

    “过去就过去,谁他妈怕……”

    边说,那汉子就朝着林寒星方向大步走去,蛮横的样子令人为小身板儿的她捏了把冷汗。

    袁康心头一惊,刚想爷们儿的起身,却一把被海叔抓小鸡崽子似的重新摁回到椅子内。

    我去……

    肩膀要断了!!!

    就是这恍惚的工夫,那彪形壮汉已经来到黄花梨木的餐桌前,作势伸手就要掀翻。

    电光石火!

    任是谁都没看清楚林寒星到底是如何动作,而她身边雷枭几乎是在同时出手了!

    雷枭以着强势之姿将壮汉的手腕敲折!

    至于林寒星……

    “啊!!!!!!”

    剧烈的疼痛排山倒海般传来,浓烈血腥味在空气当中散开。

    两根被用过的筷子就这样被林寒星以着冷漠姿态狠狠插进壮汉摊开的手掌正中心!

    配合默契到天衣无缝!

    原本刚才还骂骂咧咧的人如同吞了苍蝇屎一样,表情精彩。

    能够将钝头的筷子插进去……

    这得是有多大的力气!

    “呕……”

    看到男人掌心里的血不经意滴到宝塔肉上,想到自己刚才还吃过,袁康捂着嘴就要吐。

    他终于知道林小九为什么要先让那小胖子下去了!

    “我还是个宝宝,你就狠心这么伤害我……呕……”

    边说,袁康扭头往地上干呕。

    海叔面无表情的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生怕他万一真吐出来被波及到。

    “……”

    袁康饱含热泪的看向海叔。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海叔面无表情的回看他。

    呵呵,当然不会啊!

    壮汉双手颤的如同筛糠,从餐桌上连带着汤汤水水一起带到地上,蜷缩着身体疼的阵阵发抖,血滴滴答答的撒了一路!

    “为什么人总要吃些苦头才会听话呢?”

    林寒星不紧不慢开口,嘴角重新勾起了慵懒的笑,高跟鞋却狠狠自那人手背上碾过。

    “啊……”

    带着颤的剧烈痛呼声听的人是心惊肉跳。

    “现在,你们若是还有不满就趁早提。”

    边说,边看向此时依旧站在门边那些人,语气淡淡的,如同在讨论着今日天气般。

    如果……

    脚能够从那人血淋淋的手背上移开,效果更好!

    “林小姐说内鬼就在我们中间,总要拿出证据来!”

    说话那人是玄武堂口的堂主,表情用难看已经不足以形容!

    躺在地上那个,是他的亲信!

    林寒星闻言挑眉看着对方,而在那之前,先扫了眼腕表。

    “再等十分钟。”

    简单五个字,像回答了又像是没有回答。

    “你……”

    玄武堂口堂主还想说话,却被青龙堂堂主狠狠拽了把,回头一看,对方正朝他不着痕迹摇头,顺便以眼神示意看向雷枭那边。

    袁康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

    半死不活的耷拉着肩膀。

    时间分秒过去。

    林寒星靠着雷枭闭眼稍做休息,没有人说话,血腥味弥漫。

    “阿枭。”

    十分钟一到,林寒星糯糯开口,雷枭指腹轻擦过她腕间手链,信号屏蔽关闭。

    几乎是在信号被屏蔽的同时,对面所有人的手机都响了起来。

    “什么?”

    “你说什么?”

    “刚才电话打不通?”

    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响起,林寒星眉心轻蹙,而几乎是在同时,雷枭大掌盖在她两耳旁边,一时间,喧嚣声渐渐褪去,只留下专属于成熟男人的木质味道。

    “晚上回家再睡。”

    她听到她低沉语调如是开口,有种说不出暖意。

    宛如黑色羽绒般长睫轻颤,很快,林寒星睁开眼睛。

    “看样子,你们都已经收到了消息。”

    此时的她,已经看不出任何困倦痕迹,冷静到甚至可以称之为冷酷。

    四位堂口堂主齐刷刷看向她!

    她将他们留在这里耗着,其背后目的是让左向东带人去到堂口查抄账本,虽然不知刚才这女人用什么手段切断了他们与外界的信号,但是的的确确……

    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进来。

    以至于错过了最佳解决这件事的时间!

    “既然如此……”

    林寒星起身,而伴随着她的声音,原本紧闭着的四扇餐厅门,也重新从外面被打开。

    “诸位请吧。”

    ………………

    华记祠堂。

    庄严而肃穆的华记祠堂承载着华记百年来历史。

    也是华记最不容许旁人践踏的地方。

    除非有重大节日或重要事情,祠堂绝对不会随便开放!

    即便开放,所持枪械也会经过层层检查。

    而今日,黑洞洞的门大开。

    里面坐满了华记诸位老祖宗,太极装老头儿的位置则位于正中主位,显然位高权重!

    身旁还空出两个位置。

    帮会主要骨干成员与高层悉数站在下面。

    黑衣黑裤。

    林寒星一行人踏入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们身上。

    在这诡异的背景氛围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毛骨悚然感。

    寂静无声。

    袁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样的阵仗,他说实话是真的第一次见。

    林寒星面无表情,径自朝着太极装老头儿的方向走去。

    面前的人悉数为她让出中间道路。

    一切都在沉默间发生,如同是在拍摄无声教父电影,气势恢宏!

    海叔和袁康隐于人后,并未跟上前。

    四名堂口堂主站在各分堂人马的最前面,没有人说话,看着林寒星走到太极装老头儿的身边坐下,雷枭则以冷酷之姿立于林寒星身后。

    鹰隼般的眸环顾一周。

    所有人都将那对男女的身姿收入眼中。

    如同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俊男靓女,可做起事来,却是出奇的心狠手辣!

    “华记百年来祖训便是个‘义’字!”

    威严声音自偌大严肃祠堂内响起,同时还伴有回声!

    “现如今,有人不守规矩,陷华记于不仁不义里,我们能放过吗?”

    “不能!”

    下面的人皆是双手背于身后,齐刷刷以着浑厚声音怒吼。

    林寒星缓缓扫视过现场每一张脸。

    各个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尤其是四位堂口堂主。

    “好!我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砰的一声,老者的手猛地拍在桌上!

    “今天,不论查到谁的头上,但凡有了证据,我绝对不会姑息!”

    “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下面又是整齐划一的震天回应。

    相较于华记人的激昂,坐在一旁的林寒星只是淡定的端起手边茶杯。

    青壁玉指,煞是好看。

    轻轻吹了吹热茶汤,白雾缭绕,令那张小脸都变得朦朦胧胧起来。

    左向东将四叠厚厚账本摞在桌上。

    在这个科技化的年代里,还能保持这种习惯,倒是难得。

    “丫头,剩下的可就都交给你了。”

    既然开了这祠堂,那就必定是要见到血,如果她过不了他这一关……

    太极装老头儿捋了捋雪白胡子,慢条斯理的喝起了茶。

    咔哒一声。

    林寒星将茶杯放回到桌上。

    “我们两个人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多久?”

    林寒星轻描淡写说了这样一句,柔美的声音在这充斥着硬汉男人味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与诡异,毕竟……

    在众人看来,她坐的那个位置,理应是男人来坐的!

    “四十五分钟。”

    老头儿看了眼唐装男,后者沉声回应。

    “好,给我三十分钟看账本。”

    三十分钟?

    听到这话,那帮老祖宗们相视一眼都笑了,真是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三十分钟想要看完面前这厚厚四本账本,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确定?”

    太极装老头儿挑眉,表情倒不像是老祖宗他们那么直接。

    “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命反正都压在这儿,还怕我跑了不成?”

    林寒星淡淡一笑,也不管对方如何再回应,拿起了其中两本书递给了雷枭。

    一个眼神,都不用说旁的废话,彼此间心领神会!

    “好,给你三十分钟,我们等着!”

    太极装老头儿倒是也想看看这丫头究竟想要如何!

    只听到哗啦哗啦翻动纸业的声响起,林寒星随手拿起一本,开始翻看起来。

    下面的人安静不说话,但眼神显然并不拿这儿当回事。

    “你们四个人,赌吗?”

    突然,林寒星的声音传进众人耳中,后知后觉,四个堂口的堂主才回过味来,知道她这是问的他们四个!

    “帮里有硬性规定,不能赌!”

    青龙堂堂主最先开口回答,浑厚有力,其他三人纷纷附和!

    尤其是分堂以上管理层!

    林寒星不说话了。

    继续翻动着手中账本。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翻页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眼神从上到下一扫,基本上就过去了,令人忍不住怀疑她到底看没看进去。

    左向东离的很近。

    他从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相较于其他离的远的,他倒是能看到在翻阅的同时,她的手指指腹极有规律的在来回摩擦。

    就像……

    就像是在比照数额一样!

    “你们的账,有做过假吗?”

    又是隔了一段时间,林寒星继续抛出个问题,而这个问题顿时引来下面人的不满。

    “当然没有。”

    这次回答的是朱雀堂口的堂主,声音里还带着浓浓讥讽。

    就算是有,难道还真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出来?

    林寒星继续翻着账本,哗啦哗啦的动静在极快的时间里不断响起,十五分钟后,林寒星与雷枭同时放下手中最初看的那本,转而拿起第二本。

    “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二王妃的人接触过你们?”

    第三个问题被抛出的时候,半响没人回答。

    这在华记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没有!”

    “有!”

    三没有一声有,显得最后那人极为突兀。

    林寒星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向那个说没有的,眼神平静,没有任何表示。

    祠堂内的空气瞬间变得有些不太一样起来。

    每个人表情都很微妙。

    两侧而坐的老祖宗们原本以为林寒星会说什么,但是后者在看过那一眼之后,便重新低下头继续以着光速看起了手中账本。

    令人着实搞不懂这小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

    林寒星与雷枭同时放下账本,前者抬头,后者俯身,彼此间交换了两句。

    “小丫头,你可还就只有九分钟了!”

    倒计时的时钟上,前面那位数字已经跳到了九。

    “我已经知道内鬼是谁了。”

    不过简单一句,却引来下面如同山洪暴发般的轰然声。

    坐在祠堂两边的老祖宗纷纷直起身子,就这么眯眼看她,这小丫头说她知道了?

    “是谁?”

    太极装老头儿沉声开口。

    林寒星纤细手指极有规律的敲击在了桌面上,发出叩叩声响。

    轻笑间,美眸似染上了流光溢彩。

    “刚才我问了三个问题,前两个问题都只有一个人撒谎,而第三个问题……”

    林寒星的眼神就这样扫过面前四位堂主。

    所有人的心都随着林寒星的短句处而揪住,显然想要知道后面的内容是什么!

    “却有三个人说了谎!”

    什么?

    有些记性不好的已经忘记林寒星之前到底问了哪三个问题,谁能想到,这里面还有玄机?

    “至于这四本账册……”

    林寒星纤细手指轻落在账册上面,嘴角缓缓勾起抹讥讽。

    “其中有一本,实则在三个月前就已被动了手脚。”

    林寒星的眼神很冷,似能在瞬间看穿人心。

    “只是那人很聪明,将账面做的极为漂亮,乍看之下不去深究,一定不会有任何纰漏!”

    “什么?是谁?”

    听到林寒星的话,所有人都沸腾了,唐装男与左向东表情更是在瞬间变得凶神恶煞起来,敢动帮会的钱,这简直就是大忌!

    林寒星扫过眼前四人。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是自己说,还是我来说?”

    强势气场铺天盖地袭来,叫人不由屏住呼吸!

    面前四位堂口堂主,没有一个人开口!

    “小丫头,说给我听,到底是谁!”

    太极装老头儿周身淬寒,就连脸上褶皱儿都染上了冰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