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突生变故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场由二王妃密谋筹划的内阁会议以近乎荒诞的方式落幕。

    在向全雪兰莪州传达大皇子离世的讣告同时,王室对外宣称皇储之位暂行空缺,等待民众悲伤情绪平复后再行定夺。

    知道内情的人全都震惊了!

    要知道,在内阁议会召开之前,二王妃派系的人可谓是各个趾高气昂,怎么才短短时间,原本板上钉钉的事竟然出现了惊天大逆转?

    大王妃都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了,还能翻身?

    当林寒星一行人离开内阁议会厅时,这个消息也刚好传来。

    袁康不屑嗤笑出声。

    这二王妃可真会给自己找面子啊!

    明明输得一塌糊涂,还能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对此,林寒星倒没什么反应,只是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雷枭垂在身侧的大掌。

    唔,该用什么姿势才能最自然的牵起她家野男人的手?

    暗戳戳动了动手指头……

    “林小姐等等……”

    突然,一行人身后传来仓促脚步声。

    只是还不等靠近,已经被雷枭的保镖拦在了安全距离之外。

    “……”

    烦!

    差一点就可以牵到!

    林寒星回头。

    阴沉着脸想看看到底是谁那么不识趣!

    来人可不正是袁老三?

    刚才还对着二王妃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男人此时满脸大汗,见林寒星回头,还带着巴掌印的脸上立马就露出讨好笑容,与之前那个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的模样截然不同。

    “有事?”

    林寒星冷淡开口,眼角眉梢尽是疏离。

    “大哥深谋远虑,我真的是自愧……”

    不等袁老三把恭维话说完,林寒星表情不耐转身就走。

    “林小姐……林小姐……”

    袁老三见她一言不合就离开,表情骤变,作势伸手就想拽住她!

    可连林寒星影子都没碰到,下一秒,人已经被海叔踹飞!

    咚的一声,趴在地上。

    一身为了今日参加内阁议会的崭新行头,脏的和块儿抹布无异。

    反观林寒星脚步却是停也未停。

    “阿海!!!”

    袁老三猛地抬头,怒火中烧,气的眼白都涨红!

    不过是大哥的一条狗,也敢对他动手?

    反了他了!

    “袁三先生,你今日所作所为我已如实向袁先生禀告。”

    海叔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可听到这话的袁老三却是虎躯一震,冲顶怒火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脸慌张与不安。

    大哥他……知道了?

    “袁先生让我转告,请诸位尽快动身赶赴江城。”

    这里的诸位,指的当然就是袁绍靖的几位弟弟与妹妹。

    袁老三愣住。

    江城?

    去江城做什么?

    “择日,袁先生将正式宣布接班人人选!”

    扔下这句话,也不管袁老三有何种反应,海叔朝林寒星一行人沉稳追去。

    徒留下仍旧趴在地上,一脸震惊的袁老三!

    他甚至都顾不得丢脸。

    大哥他竟要宣布接班人人选了?

    这么多年,袁氏家族内第一等的大事,大哥他终于要宣布了?

    是谁?

    接班人人选到底会花落谁家?

    ………………

    经过刚才袁老三的打岔,林寒星瓷白小脸没有半分表情的下着阶梯。

    周遭被低气压团团笼罩。

    下一秒,小手却被有力大掌包裹住。

    仿若能掌控乾坤的手强势。

    一如这手的主人。

    林寒星脚步骤停,侧头看向身边雷枭。

    周身低气压一扫而空。

    身后不明所以的一行人也跟着停下来。

    “你突然拉我手做什么?”

    就算心里高兴,林寒星依旧嘴硬不承认,精致巴掌大小脸颇显傲娇。

    雷枭哑然失笑。

    自家媳妇儿越来越爱倒打一耙了。

    明明刚才还暗戳戳的做小动作,要不是袁老三突然打断,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就是自己!

    “那我放开。”

    雷枭低沉开口,说了这四个字,作势就要放手。

    “你敢!”

    林寒星想也没想十指紧扣,做完,还扬起小脸,得意的朝雷枭哼了声。

    “是你主动的!”

    此时的林寒星,哪里还有刚才在内阁议会厅时的冷酷强大,就连雷枭,都不再冰冷如雕塑,俊美五官透出令人屏息的性感与纵容。

    “是,是我主动的。”

    自家媳妇儿说的话,都是对的!

    又他娘猝不及防的虐狗!

    袁康暗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欺负单身狗没人权是怎么的!!!

    这边话正说着,林寒星敏感察觉有道称不上友善的目光投射过来。

    顺着感觉看去,恰好同二王妃一行人对上。

    二王妃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有气无力靠着自己儿子,此时狭路相逢,更是恨不得用眼神将他们这帮人给杀死,啖其肉,喝其血!

    该死的!

    这帮蝼蚁!

    “二王妃可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

    “虽然钱没了,但人还在……”

    林寒星慵懒语调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眼神扫过那张苍白明艳的芙蓉面。

    “总比钱还在,人没了强。”

    林寒星话音落下瞬间,二王妃用手捂住了心口。

    噗嗤一声,这是又被捅了一刀!

    她能不能不要再提醒自己账户里已经彻底空了的事实!!!!

    林寒星说完,拉着她家雷枭的手就要往车那边走。

    “我会让展南珩知道,他决定回来,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这次,是她一着不慎!

    但只要皇储之位暂缺一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是吗?”

    林寒星似笑非笑,侧头与二王妃对视!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说罢,转身便离开,嘴角还噙着淡淡讥讽的笑。

    半响。

    只听身后啪的一声脆响,二王妃一巴掌甩在二皇子的脸上。

    “不成气候的东西!”

    如果不是他贪赌,又如何能被那女人拿捏住命脉,落个人财两空的地步?

    二皇子没敢吭声。

    一双狠毒的眼死死盯着林寒星离开时的方向!

    “袁家,好个袁家!咱们等着瞧!”

    ………………

    十五辆梅赛德斯-迈巴赫s600按照次序依次停靠,而元宝所搭乘的那辆,此时车门正开着,小绵羊团子元宝边吃冰激凌,边与展南珩聊天。

    双手插在口袋里的男人干净出尘,天生的娃娃脸瞧着就叫人想要亲近。

    “小胖纸……”

    伸手戳了戳元宝白胖白胖的小脸,展南珩只觉的手感真好!

    你才小胖纸,你全家都是小胖纸!

    元宝嗷呜一口将冰激凌吞进嘴里,攥紧肉肉的小拳头没什么威胁力的朝他挥着!

    看起来软萌萌的!

    “干嘛?”

    元宝没好气的开口。

    “小寒星讨厌什么?”

    闻言,元宝斜睨向展南珩,粉雕玉琢的小脸上,黑溜溜大眼睛不停转动。

    小胖手一翻。

    手心朝上朝展南珩伸去。

    “咨!询!费!”

    “……”

    他们一家是都掉进钱眼儿里了吗?

    认命的从兜里翻出张钱来,双手奉到这只小绵羊团子手里。

    元宝一边萌萌哒咬着冰激凌的勺子,一边用小胖手将钱整齐叠起来,塞进他不管去哪儿都随身背着的包包里,这才心满意足的开了口。

    “最讨厌你这样的小白脸!”

    哼唧,别以为有钱就可以收买我!

    宝宝永远是站在大伯那边哒!

    “……”

    搭配着元大宝童鞋斜睨鄙视的眼神,展南珩只觉得自己刚才的钱白花了!

    “我有六块腹肌!”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白脸,展南珩撩起衬衫下摆露出得意腹肌!

    “呵呵哒,我大伯有八块!”

    元宝边吃着冰激凌边给展南珩泼冷水。

    “我是大马top1的明星!”

    展南珩不甘示弱!

    “呵呵哒,我大伯是top1的总裁!”

    元宝继续泼。

    “我很有钱!!!!!”

    展南珩被逼急了,誓死要挽回些颜面!

    “呵!呵!哒!?”

    元大宝以着一种诡异眼神看向展南珩,这次他都不用开口,展南珩瞬间秒懂。

    ——有我大伯有钱?

    “……”

    “……”

    “……”

    站在两人旁边的保镖听到这样的对话,一脸黑线!

    只有实在忍不住时……

    才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元宝将最后一口香草冰激凌塞进嘴里,心满意足的捧着圆滚滚的小肚肚开始晒起太阳。

    “嘿,小胖子,说我比你大伯帅!”

    元宝只觉得自己腮帮又被戳了下!

    唔,好烦!!!

    刚想瞪他一眼,却在看到厚厚一叠钱时,眼睛噔的一下放亮!

    可以给小葡萄买好多好多零食!!!!

    好多好多!!!!

    不过很快,小财迷元宝极为认真的摇了摇头。

    咚的一声自车上跳下。

    同展南珩面对面站着,双手插在腰间,小脸粉雕玉琢!

    “我大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最好!最好!最好的人!”

    一连五个最好,足以表现出雷枭在元宝心里的地位!

    就连常年跟在雷枭身边的保镖都被感动了!

    “唔,虽然我大伯有强迫整理癖……”

    “……”

    “他还经常霸占大伯母……”

    “……”

    “他还抽烟……”

    “……”

    此时越说越起劲儿的元大宝同学显然没有感觉到周遭人脸色的古怪变化,尤其是展南珩,就这样抿着嘴用眼神扫过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而男人身边十指紧扣着的瓷娃娃样儿的女人,正抿着嘴强忍住笑。

    说着说着,元宝打了个哆嗦。

    抬头看着一脸自求多福的展南珩,僵硬着脖颈朝着身后看去……

    “嘤嘤嘤,大伯母……”

    元宝二话不说就要朝自己的保护伞跑去。

    可还不等跑到,雷枭的大掌已经从天而降抵在他额头上,任由手短脚短的元宝在距离林寒星还有一寸的地方来回扑腾!

    “我发4!在大伯来之前,我都在夸大伯!”

    元宝弱弱举起自己小羊蹄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雷枭面无表情单手将元宝捞起在怀里,扫了眼展南珩。

    “我去车上等你。”

    这话,是说给林寒星的。

    而话音落下瞬间,展南珩表情瞬间就震惊了!

    就连元宝也是。

    只见元宝大着胆子用小羊蹄子摸了摸雷枭额头。

    “没发烧啊……”

    不然占有欲极强的大伯怎么会愿意让大伯母和展白脸单独在一起!

    omg!!!!

    大伯一定是疯了!

    元宝小嘴张成o字形,白胖小手惊恐挤压脸颊。

    “……”

    快闭嘴吧你!

    雷枭抱着元宝上了车,只是车门没有关,大敞着,不论展南珩同林寒星说什么都能听到。

    “……”

    元宝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大伯果然还是原装的那个大伯,啧啧!!

    林寒星往后看了眼,哑叔等人分散坐进其他车内,将空间余出来。

    “大王妃给你的。”

    展南珩将之前大王妃交给自己的东西递给林寒星。

    林寒星接过。

    打开一看,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为什么把这东西交给我?”

    林寒星瓷白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就这样抬头看着展南珩。

    盒子里,装着兵符。

    “没有任何地方,比你这儿更安全。”

    展南珩单手插在口袋里,娃娃脸上是自从重逢后罕见的轻松。

    “我可以拒绝吗?”

    这东西,对于林寒星来说,没有任何象征意义,是个绝对的烫手山芋!

    “你已经错过像我这么好的未婚夫,所以还想拒绝我第二次吗?”

    “我还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

    展南珩脸上露出惑人的笑。

    阳光下,终于令人感觉到了他国宝级偶像的魅力。

    林寒星微眯着眼,表情多少有些无可奈何。

    自那次后,他再也没有提起过她母亲与他母亲的事,似乎是刻意的在淡化,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寒星终究没有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只是在听到‘朋友’二字,美眸里终究还是透出淡淡情绪。

    若是半年前的那个自己……

    林寒星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一个人解决所有事,眠姨哑叔和金叔虽是父母般的存在,可在某些方面,终究是不能够被替代的。

    可短短时间里,她的人生当中,重新找回了对‘爱人’‘家人’‘朋友’的定义。

    那是阿枭与雷家人……

    带给她的!

    “我们当然是朋友。”

    林寒星淡淡一笑,终于将这句话说出口。

    展南珩先是一愣,随后眼眶莫名的发烫起来,他的小青梅,还真是……

    太叫人感动了!

    “抱一下吧!”

    展南珩张开双手就要抱上去,假装没感觉到身后那两道灼灼视线。

    林寒星笑着摇摇头。

    知道展南珩是故意想要激怒阿枭。

    “我家阿枭会吃醋。”

    “啧啧。”

    展南珩故意做出一副西施捧心状,一脸痛心疾首。

    “世界这么大,确定不再挑挑拣拣一下?”

    兴许就发现比雷枭更好的男人了呢!

    林寒星的视线越过展南珩肩头,同冷峻着一张脸的雷枭对视。

    瓷娃娃似的精致小脸上缓缓露出抹动人心魄的笑容。

    “世界这么大,有阿枭的地方,才叫做家。”

    雷枭先是一愣。

    薄薄唇瓣就像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勾起,他相信,若是自己还在车下,定是同手同脚,找不到方向。

    展南珩刻意忽略掉心头泛起的阵阵酸涩。

    他的小青梅……

    至少很幸福啊!

    这样,就好。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置身王室漩涡里不能自拔。

    同过去的自己挥手再见。

    抬头看了眼明媚的天气,展南珩双手插进口袋里,潇洒的耸了耸肩。

    不服就干!

    谁他妈怕谁!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叫金叔搭乘最快一班飞机赶到马来西亚,到时他会联系你。你可以让大王妃帮他在你身边安排个身份,他会保护你。”

    林寒星以冷静声音嘱咐展南珩。

    “元气大伤的二王妃短期之内成不了气候,最晚下个月我会重回马来。”

    这次停留时间仓促,宋晨曦的事暂时也只能这样。

    “我等你回来。”

    那是上车前,展南珩对林寒星说的最后一句话。

    由十五辆梅赛德斯-迈巴赫s600组成的车队一如来时那样浩浩荡荡的驶离这里,朝着机场方向驶去。

    至始至终,林寒星都没注意到,有辆黑色奥迪a8l车窗,一直是打开状态。

    梁叔透过后视镜频频看向后座。

    少爷就只是拿着姓林的那丫头编的草蜻蜓,眼神一瞬不瞬看向她同那个小白脸一样的男人谈笑。

    林寒星笑,少爷就笑。

    林寒星没有表情,少爷也跟着没有表情。

    梁叔就不明白了,少爷到底喜欢那个丫头什么啊!

    那么嚣张又不可一世!

    还真的是……

    挺招人喜欢的……

    尤其是在梁叔今日全程围观了一切之后!

    “开车。”

    在林寒星离开后的许久,上官时修闭上眼睛,说了这两个字……

    ………………

    通过王室专属机场的路上。

    林寒星靠着雷枭闭目养神,元宝则继续扒着小冰箱的零食吃吃吃!

    没有人注意到……

    雷枭的手无数次看似‘随意’的扫过西装口袋。

    在那里,有个天鹅绒的首饰盒,安静躺在里面……

    以天文数字般的金额打造而成。

    ——世界这么大,有阿枭的地方,才叫做家。

    拿出来给她吧。

    雷枭心想。

    侧头看着林寒星倚靠着自己肩膀的小脸,长长睫毛在脸上留下扇形暗影。

    他家媳妇儿,真好看啊。

    低下头在她光洁额头上烙下一吻,雷枭冷峻面容瞬间融化。

    时间分秒过去……

    突然,一个紧急刹车,打破了静谧氛围!

    “啊……”

    因着惯性往前跌去的元宝被倏然睁开眼睛的林寒星捞回到怀中。

    变故突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