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一念之差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知允偷了她的东西?

    林寒星这话说出来,在场多半的人是不信的。

    先不说宋家本身背景,这宋知允就算要天上星星,宫辰都会给她摘下来……

    何必要用偷的?

    “你胡说!”

    宋知允又痛又怒,怎么都没想到那女人竟会信口雌黄。

    瞎话张口就来!

    “阿辰,你信我……”

    自打出生到现在,宋知允都还没吃过这样的哑巴亏。

    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看在人眼里,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是她和姐姐……”

    就在宋知允自宫辰怀中愤怒伸手指向林寒星时……

    一条钻石手链自她身上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宋知允惊了!

    这东西不是她的!

    分明是……

    下意识看向林寒星方向,视线碰撞瞬间……

    宋知允发誓,她绝对在那双清冷美眸里瞧见了讥讽与挑衅!

    她挑衅她?

    一股无名怒火自心头燃烧,更何况还有宫辰在这里,宋知允一下子有了底气!

    那钻石手链虽然不是自己的,但因着当时她觉得精致好看,靠近那女人时曾经特别留意过,准备让阿辰回去后帮她也特别订做一条。

    “我真的很好奇,宫家家大业大,怎么这个做姐夫的连条手链都舍不得给妻妹买,还需要用偷的?”林寒星慵懒倚靠墙边,淡淡开口。

    听在旁人耳中,却是好听的直接酥到了骨子里。

    “笑话,这手链分明就是我的,是我过生日的时候,阿辰送我的!”

    宋知允眼眶含泪,窝在宫辰怀里,如同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她本就柔弱,此时更是激起了大众的同情心,自然而然选择站到她那边。

    宋晨曦在心里苦笑。

    果然。

    每次都是这样。

    会哭的小孩才有糖吃。

    从小到大,只要知允露出难过表情,不管自己多喜欢的东西,都要让出来。

    家里人尚可纵容知允,可眼前这位……

    却是九姑娘!

    旁人都说她宋晨曦是大马百年难得的经商奇才,可同不动声色间便能搅动风雨运筹帷幄的九姑娘相比,自己又能算的了什么?

    只怕这次……

    突然,林寒星在所有人的谴责眼神里,轻笑出声。

    这一笑,如同骤降于冬日的春意!

    轰的人心头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就连原本对她施暴的谴责眼神也消弭于无形。

    “你说那手链是你的?”

    讥讽的轻笑过之后,林寒星慵懒开口。

    几乎是在同时,葱白细指打了个漂亮而清脆的响指。

    女王气场尽显。

    雷枭的保镖无声无息出现,将那条钻石手链自地上捡起,恭敬呈现在林寒星面前。

    “宋知允,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轻笑间,林寒星耳边插梳流苏被窗外阳光折射的流光溢彩,声音却渐渐冷冰。

    宫辰紧皱眉峰。

    她将知允打成这样,他还没有找她算账,现如今她倒得寸进尺的了起来?

    宋知允如鲠在喉。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当那女人话音落下瞬间,整个偌大空间的空气仿佛都跟着一点点被抽走,越发叫人感觉到窒息!

    可是事已至此,她又如何能突然改口说那东西不是自己的?

    所谓骑虎难下……

    不过如此!

    “这条手链,就是阿辰送给我的!以我的身份,想要什么阿辰都会给我买什么,我何必要偷你的!”宋知允硬着头皮出声。

    事实上,她心里要多后悔就有多后悔。

    如果不是刚才被那女人的挑衅眼神给激到,自己又怎么会挖个这么大的坑给自己跳?

    宋知允甚至开始怀疑……

    对方是否是故意用那眼神,勾引自己上钩的?

    但很快,宋知允又否定了这个对她来说再可笑不过的念头。

    她们才第一次见面……

    啪啪啪啪……

    林寒星再度轻拍起手掌,几乎是条件反射,宋知允害怕的缩进宫辰怀里。

    “这话说的当真是精彩又漂亮!”

    林寒星丝毫不去掩饰自己话语里的嘲弄。

    “也请在场诸位帮我做个见证人,若我冤枉了宋知允,我将毫无条件的将‘女王之泪’与紫玄参双手奉上,一分不要!”

    林寒星这话落下,顿时引来旁人倒吸凉气的动静!

    那‘女王之泪’与紫玄参加起来价值连城,她随随便便就拿来当赌注了?

    “可若是我能证明宋知允是个偷儿……”

    林寒星视线环顾一周,最终将视线落在了宫辰脸上。

    嘴角勾起近乎恶意的笑容。

    “我要这宋知允跪在宋晨曦面前大喊三声‘我错了’!”

    如同是热锅里滑入了不能相融的水,噼里啪啦顿时引来围观所有人的沸腾,

    要这宋知允跪在宋晨曦面前?

    还要大喊三声我错了?

    莫不是眼前这好看的跟仙女儿似的人物是宋晨曦找来的吧?

    别人能想到的,宫辰自然也会想到。

    只见他猛地侧头看向宋晨曦,阴鸷眼神里遍布着狠戾,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可当对上那双倔强美眸……

    心脏如同被厉拳重击,那些冷酷的话语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大脑阵阵抽痛!

    “换一个!”

    就在宋晨曦已经做好准备承受宫辰那些言语上的伤害时,却见他收回视线,冰冷开口。

    “呵呵,你当这是在菜市场买菜,随你挑挑拣拣呢?”

    林寒星指尖慢条斯理转动着龙戒。

    摄人气场笼罩在她周遭,听的人是心惊肉跳。

    “更何况……”

    长睫微敛,敛尽眼底嘲讽。

    “惹我不高兴的是宋二小姐,我有幸听闻了宋氏姐妹间的种种恩怨,宫先生,你觉得换哪一个条件,能够让我乃至我背后的袁家觉得更痛快一些……”

    “嗯?”

    简单一字,尽显霸气!

    林寒星斜睨宫辰,而听到她这句话的其他人也顿时恍然大悟!

    原本以为这人是宋晨曦找来的,可是他们一时间都忘记了这女人代表的可是袁氏,要知道宫宋两家联姻前可是同袁氏呈三足鼎立的平衡状态,不过自从联姻后,平衡被打破……

    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宋晨曦又怎会同袁家人联手?

    想通了这一点,林寒星提出的要求看起来也就不再那么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了。

    这是一箭双雕啊!

    不仅仅是打宋知允与宋家的脸,更是打宫家的脸!

    真不愧是代表袁家的人!

    “你……”

    宫辰怎么都没想到,除却宋晨曦之外,这世上竟还会有这么难缠的女人?

    “怎么?宫先生不是最相信宋知允的吗?据说结婚足有三月,可都不曾离开过这妻妹身旁,这般感天动地,怎么就连个痛快话也不肯给?”

    林寒星的声音要多慵懒就有多慵懒,可字字句句都逼迫的宫辰与宋知允毫无招架之力!

    “我答应!”

    宋知允只觉气血上涌,被奚落的连脸色都变了!

    反正就是条普通的钻石手链,顶多就是造型精致了些,凭着对珠宝首饰的敏感性,再加上刚才多看了那么几眼,除非那那女人能够叫手链说话,否则……

    呵呵,还想让她给姐姐跪下……

    做梦!

    宋知允心里正想着,脸颊又开始阵阵抽痛起来。

    该死的!

    她绝对不会饶了她!

    绝对不会!

    林寒星扫了眼雷枭保镖,后者很快面无表情的拿着那条手链走到宫辰面前。

    所有人的眼珠子随着那名保镖移动的路线而去,毕竟这场打赌不论谁输谁赢都是一场好戏,而他们这帮免费看热闹的,却是半分损失都没有!

    “阿辰,放我下来。”

    宋知允柔柔开口,那双似沁了水的眸子看向她的姐姐宋晨曦,全身都似乎是在释放着‘我原谅你’的信号,那副脆弱模样,惹人心怜。

    此时宫辰额际阵阵作痛,但却强忍下来,旁人看不出分毫。

    “你说这手链是你的,很简单,戴上给大家看看。”

    林寒星瞧着宋知允的脸,淡淡开口。

    看也不看周围受到宋知允迷惑,露出同情眼神的众人,反倒是状似无意的随手拨弄着葱白手指上的龙戒,清冷眸底带着玩味。

    不过就是条手链而已……

    宋知允嗤笑一声,但却还是以着怯生生表情,伸手自雷枭保镖手中接过那条钻石手链,随手作势就要解开环扣戴在自己手上……

    不过瞬间,宋知允脆弱僵硬了下。

    像是不敢相信的低头,手指慌乱的自钻石手链上来回找着打开的环扣。

    明明只需要几秒的事,愣是被她拖了个把分钟!

    外面围观的人原本眼露同情等着宋知允将手链戴上啪啪打脸呢,没想到等的越久,反倒是宋知允这边却连那条钻石手链的环扣都没解开。

    这……

    就连宫辰,都紧皱着眉峰低头看着宋知允到最后近乎于慌乱的动作。

    知允说谎了。

    宫辰脑海里似有一道冷漠声音在对他说。

    那道声音,从很久之前就存在了,时隐时现。

    最初,宫辰只当是自己那场重伤后的臆想,可后来,每当自己看到宋晨曦就深深厌恶,近乎于残酷去伤害她时,那道冷漠声音就总是冒出来。

    阻止自己。

    想到这里,宫辰下意识看向宋晨曦方向。

    她一如往日里的倔强表情,还带着些许旁人注意不到的苍白。

    宋晨曦,不舒服吗?

    ——我要死了。

    ——我说,我要死了。

    当那带着微颤的声音重新回响在脑海中时,宫辰冰冷深沉目光有些许涣散。

    为什么解不开!

    为什么解不开!!!!

    拖的时间越长,宋知允手里的动作就越是慌乱,烦躁的甚至想要干脆扯开算了!

    咔哒,咔哒。

    却听到林寒星的高跟鞋踩在光洁地板上的声音,令人心惊!

    也让宫辰猛地回神。

    他猛地将宋知允护在怀里,一双厉眸落在林寒星脸上。

    林寒星却是看也不看他。

    仿若眼前根本就没这个人一样,骨子里透出的上位者气场,旁人感受起来,竟与雷枭带给人的感觉如出一辙,叫人十足难忘!

    只见她很快就走到了宋知允跟前,缓缓伸出掌心。

    仿佛蕴藏着足以颠倒乾坤的力量。

    宋知允想也没想紧握住手链,直往宫辰怀里躲去。

    “宋小姐真有意思,你说这手链是你的,但却连衔接扣都解不开,现在更是想要当众据为己有,你让这些相信你的人,情何以堪?”

    林寒星凉薄开口,眼神中的嘲讽渐深。

    这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落入旁人耳中,也不知怎的,就让人不由在心里冒出义愤填膺之感!

    原本同这些人本没有什么关系,可一时间就跟自己利益受到了损害似的,一双双饱含愤怒的眼眸,就这样齐刷刷落在了宋知允的身上。

    能够进到内阁里的都不是傻子,瞧见这副景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你的!”

    宋知允避重就轻的开口。

    她不要!

    她绝对不要跪在姐姐的面前认错!

    边说,还握着手链的手就这样在林寒星面前晃来晃去,钻石碰撞发出细碎声响。

    只听啪的一声。

    任是谁都没看清林寒星到底做了什么,宋知允痛呼一声,手链在半空中呈现抛物线趋势,还不等坠落,却已经被林寒星重新握回到手心里。

    动作再熟练不过的将精良隐秘的对接口挑开,那动作,旁人连看都没看清楚。

    刚才宋知允前后折腾了足足两三分钟的事儿,林寒星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到了!

    “你问我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我的?”

    林寒星慢悠悠的将手链重新戴回去,皎白手腕与碎钻相得益彰,任是谁都能看出相配,再联想到之前宋知允说的那番话……

    许多人打从心里开始怀疑,这宋家二小姐,是不是真的就如同表象上看起来的那么善良无害?

    只见林寒星不紧不慢的以指腹轻擦过某朵儿以白色碎钻打造而成的野茉莉花瓣儿,动作轻柔,宛如黑色羽绒般的长睫轻颤。

    低头看着手链时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爱人。

    林寒星没有说话,其他人也就这样等着,仿佛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心里没有半分的不情愿……

    时间分秒过去。

    突然,有道沉重脚步声自不远处走来。

    所到之处,留下王者气势。

    “雷先生!”

    原本守在门口的保镖齐刷刷向来人恭敬行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