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洗手间内。

    宋晨曦猛地冲进隔间,蹲在马桶前不断无声干呕起来。

    白皙皮肤下青色血管根根分明,此时暴起,剧烈头痛带来的痛苦,饶是个男人都撑不住,可宋晨曦却倔强硬挺了下来,没有发出半分声音。

    隔间外传来脚步声。

    “姐姐。”

    那是独属于宋知允的声音,是在外人眼中的女强人宋晨曦学都学不来的柔弱。

    宋晨曦强忍剧痛,嗯了声。

    “你不会怪我和阿辰来吧?我原本不想的,可是阿辰说不放心我一个人……”

    外面已经被宋知允挂上了临时清理的牌子。

    偌大洗手间内,就只有宋氏两姐妹。

    宋知允站在镜前,拿出散粉补着妆,原本就已经苍白如雪的脸色,此时更甚。

    半响,隔间里没有任何声音。

    ——宋晨曦,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恶毒的女人!

    ——你让我觉得恶心。

    宋晨曦苦笑。

    那男人当真是将知允当做心尖肉般的疼爱。

    对她,却只剩下厌恶。

    “姐,你和阿辰现在是不是还没……”

    宋知允手里粉盒阖上,纤长睫毛微颤,连带出最能勾起男人心中保护欲的脆弱,看似不经意一句,都直往宋晨曦心口戳刀子。

    结婚三个月,宫辰的确碰都没碰过她。

    “也对,即便你们结了婚,阿辰还是睡在我那里。”

    宋知允故意将话说的暧昧。

    事实上,即便宫辰住在她那里,却也从未动过她。

    不论她暗示明示。

    想到这里,宋知允忍不住握紧手指。

    该死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咔哒一声,隔间的门自里面被推开,面无表情的宋晨曦自里面走出来。

    “所以呢?”

    宋晨曦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动静将她声音里的虚弱隐藏。

    仿佛一切剧痛都不曾发生过。

    宋知允抿嘴。

    有的时候,她真的很讨厌姐姐这种刀枪不入的女强人做派。

    好似什么都影响不了她。

    “姐姐,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宋知允淡淡开口。

    宋晨曦看也不看她,转身就要离开。

    可当身后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终于还是成功阻止了她离开脚步!

    宋晨曦不可置信回头,看向宋知允。

    那张莹白小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就这样浮现眼前!

    “你疯了?”

    回应她的,却只有宋知允柔弱带泪的笑,连带着那个巴掌,显得可怜极了。

    “姐姐,如果我这样出去,阿辰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宋知允捂着脸,轻声问道。

    宋晨曦没有半句回应,她只是以着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妹妹。

    心头悲凉……

    啪啪啪啪啪……

    突然,任谁都想不到的清脆巴掌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空间里。

    宋知允脸上原本扬起的笑就这样僵在脸上。

    沁水的眸子里划过不知所措的慌乱。

    装饰用的洗手间隔断墙外,突然有道纤瘦身影缓缓走出,葱白手指轻拍在一起,发出极为悦耳动听却又不合时宜的声响。

    “真精彩。”

    淡淡而冰冷的声音令宋知允心里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是她!

    那个身着奢侈云锦缎,手戴袁家家主令的女人。

    直觉告诉宋知允……

    她很危险!

    不是自己耍些小手段就能够惹得起的!

    眼神闪烁间,宋知允下意识想要离开,可同林寒星擦肩一瞬……

    却倏然停下脚步!

    缓缓低头看向拦在自己胸前的雪白纤细手臂,长睫微颤。

    “宋小姐免费请我看了这么一场好戏,我又如何能够不好好感谢你一下?”

    随着林寒星侧头的动作,发间插梳上的流苏随之发出细碎声响。

    宋知允心里咯噔一下。

    还不等反应过来,下颌已经被一股大力狠狠卡住!

    疼的她瞬间就发出痛呼!

    多少年了,因着宋家与宫辰的关系,宋知允从未受到过这样粗暴待遇!

    眼泪唰一下就冒了出来。

    “放开……”

    宋知允不敢想象,那女人明明看起来如此瘦弱,可手上力道却根本挣脱不开!

    “这巴掌印看起来不够逼真呐!”

    林寒星似自言自语,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宋知允就这样被扇翻在地。

    咚的一下,整个人倒在光洁地板上!

    痛……

    真的好痛!

    跟自己打自己时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同,宋知允只觉自己半边耳朵都跟着嗡嗡作响。

    咔哒,咔哒。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动静随后响起,一双黑色绑带细高跟鞋就这样映入到宋知允眼底。

    令她全身都跟着瑟瑟发抖起来。

    林寒星纤瘦身形靠在盥洗盆旁边,刚刚扇过宋知允一巴掌的葱白细指状似不经意的将水龙头拨开,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住了宋知允啜泣声。

    “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边说,林寒星边以高跟鞋鞋头轻柔抵在宋知允下颌上。

    稍稍用力,就近乎于强迫的令她抬起头来。

    宋知允嘴角都渗出了血。

    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柔顺的长卷发散落在光洁地板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令林寒星忍不住回想起刚才宫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真有意思。

    她倒是挺期待宫辰见到这一幕时的表情。

    “我没有……我没有得罪过……得罪过你!”

    宋知允痛的全身都在打哆嗦。

    她原本就是为了避免与她正面交锋才来的这里,为什么又会变成这样!

    “华国人有句俗语,叫先撩者贱……”

    林寒星轻声笑了笑,有那么一瞬间,在眼前这张看似柔弱的脸上,瞧出了程灵韵的影子。

    “我不过是帮你将假戏演成真,按理说,你还应该感谢我。”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宋知允真的很想咆哮!!!!

    她能不能要点脸!

    她还要自己去感谢她?

    “阿辰……不会……不会放过你的!”

    宋知允的下颌被林寒星以难堪姿势抬起,费力的说出这句话,眼神却朝着宋晨曦看去,眼里有着旁人难以理解的怨恨。

    “好啊,我们不如就拭目以待下,他如何不会放过我?”

    林寒星声音里带着难掩讥讽冷漠。

    算起来,这宫家宋家与袁家在商界本就不怎么对付,自从宫宋两家联姻后,宫辰更是有隐隐想要蚕食代表华人的袁氏势力意思。

    边说,林寒星边俯身伸手揪住宋知允长发,猛地将她强迫似的提起。

    “疼……”

    宋知允实在忍不住溢出痛呼,从来都是娇养的人儿何曾受过这样对待?

    “不过在那之前,宋小姐总归要付出点儿利息啊!”

    ………………

    雷枭接到保镖消息时,冰冷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反倒是宫辰那边霍然起身。

    周身显然被极致怒意所笼罩,却见他阴冷的朝雷枭这边看来,连带着袁康海叔都能够感觉到那种令人窒息的灭顶怒火。

    “什么情况?这宫辰失心疯?”

    袁康只觉得莫名其妙,端起面前水杯喝了起来。

    海叔面无表情。

    俯身将刚才收到的消息同他提了嘴。

    只听噗嗤一声。

    袁康嘴里的水就这样猛地喷了出来,接连咳嗽。

    “你说什么?”

    袁康猛地睁大眼,林小九这是要翻天啊!

    她把人宫辰心尖尖上那块儿肉给揍了?

    全大马谁不知道那宋知允体弱多病,一口气没提上来似乎就能背过气去,她折腾谁不好怎么偏偏就相中这宋知允了!

    这要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而这消息,因着林寒星没有刻意抹去痕迹,如同燎原野火般,传遍整个内阁。

    一时间,想看热闹的,观望的,纷纷议论起来。

    上官时修那边显然也接到了消息,病态苍白的脸上挂着纵容笑意。

    不知有意无意,朝雷枭这边看来,同他对视。

    “派人过去,如是寒星少一根寒毛,你们提头来见我。”

    雷枭声音里尽显王者之尊。

    不过就是个区区宋知允,他家寒星打了也就打了。

    若是旁人知道此时雷枭所想,定会吐血三升。

    敢情在这男人眼里,林寒星就是旁人动也不能动的宝贝儿,人家家的就是草芥般不值钱,如此区别的对待,不要太偏心好不好!

    另一边,上官时修也命令保镖跟去。

    “这雷枭,也太纵容林小九了吧!”

    袁康忍不住低声嘀咕。

    可很快,一股寒意自脚下慢慢升腾,不受控制的在四肢百骸流淌起来!

    雷枭那双鹰隼厉眸不知何时落在了袁康身上。

    而这也是令他失态的原因。

    他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袁康顿时哭丧起了一张脸。

    同一时间。

    洗手间那边门口已经被闻风而来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雷枭保镖面无表情守在外面。

    守着他们的当家主母。

    “也太惨了些吧……”

    偶尔有人的窃窃私语声响起,顿时引来旁人附和。

    “这宋晨曦当真是一点姐妹情面都不留,下死手啊!”

    说起这宋氏姐妹间的恩怨,大马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世上男人有那么多,偏偏这宋晨曦就要看上妹妹那一个,这些年来明里暗里不知向宫辰示好过多少次。

    这次更是过分的逼嫁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众人心里,即便明知道宋晨曦才是宫辰明媒正娶的老婆,可大部分的人都默许他将宋知允带在身边的动作。

    可宋晨曦那也是出了名的商界女强人,平日里端的是跋扈强势风范,以至于许多人都在猜测,这样微妙的平衡究竟会在什么时候被打破!

    没想到……

    竟会是现在!

    突然,有股强大气场自身后蔓延,令人不由自主噤声回头。

    宫辰!

    他浑身散发着怒气,犹如地狱而来的修罗,周身被阴鸷所笼罩。

    有好戏看了!

    “让开!”

    伴随着宫辰声音,其他人纷纷让道,抻长了脖子静待事态后续发展。

    洗手间内。

    林寒星猛地一提,将宋知允整张浸透在盥洗盆里的脸提出来,随手一松,那女人就软趴趴的倒在了光洁地面上。

    此时的宋知允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先不说被水浸湿的长发此时还滴滴答答的淌水,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法看了。

    原本苍白像纸的一张脸,因着剧烈咳嗽,反倒有了些血气。

    宫辰进来时的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宋晨曦!

    不知是否光线原因,她的脸色苍白中带着些许疲累。

    宫辰紧皱眉头,而当将视线扫向地面时,勃然大怒!

    “知允!”

    二话不说,宫辰将只剩一口气的宋知允打横抱进怀里,一双眼里的嗜血翻涌沸腾,看着宋晨曦与林寒星二人!

    “你就那么容不下你妹妹?”

    宫辰以着阴冷口吻对宋晨曦开口。

    而这句话,显然是门外所有人的心声,一时间,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不断。

    宋晨曦抬头看他。

    剧烈头痛过后的无力虚脱被她隐藏的一干二净。

    “你不也想让我去死吗!”

    她淡淡开口,恢复到往日冷酷模样,仿佛宫辰的话丝毫影响不到自己半分。

    “宋晨曦!”

    宫辰大怒,而怀里的宋知允回到熟悉怀抱,终于忍不住委屈的啜泣出声。

    这次倒不是装的。

    被收拾成这样,她是真的又疼又委屈,全身上下不得劲儿。

    “难得能够见到我们宫大少变脸,看来倒是我赚了!”

    林寒星瞧着这针锋相对谁也不肯示弱的两人,眼神有瞬间的恍惚,手指不经意转动着手上象征着袁家家主位置的龙戒。

    那两个人,有些像眠姨与袁绍靖。

    “阿辰,救我……”

    宋知允手揪心口,虚弱的声音传进每个人耳中。

    惹人心怜。

    “林小姐,与我宫辰为敌,是你的意思,还是你背后袁家的意思?”

    宫辰抑制住血脉里沸腾翻涌的愤怒,以着阴沉口吻出声,令外面围观的人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被他气场所压制,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林寒星听到这威胁感十足的话语,忍不住轻笑出声。

    虽然知道她就是害的宋知允这么惨的罪魁祸首,但是围观的那些人在见到这样一张精致小脸露出这般惹人心醉的笑容时,还是不由恍惚了下。

    真……好看呐!

    宫辰锐利眉峰拧紧,看起来如同是两把利剑,带着刻骨杀气。

    “既然宫先生这么说,那么我也想问问你……”

    林寒星蕴藏着十足冷酷的眸光扫过宫辰。

    “宋二小姐偷我东西,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背后你这个姐夫的意思?”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