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女王之泪与紫玄参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兰莪州内阁议会厅内。

    林寒星自海叔手中接过文件,面无表情低头看着,只是偶尔会与雷枭交流两句。

    像是丝毫感觉不到旁人落在她身上的好奇目光。

    半响,雷枭临时接到通电话,暂时离开会场。

    内阁议会厅内座椅呈回字形围绕。

    会议还未正式开始,窃窃私语声已不断。

    刚才在门口发生的一切一传十十传百,现在会议厅内的人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有人都以惊疑目光看向林寒星方向。

    见她手上的确戴着象征袁家家主身份的龙戒,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她?

    这个小丫头?

    袁绍靖莫不是脑袋进水了?

    宁肯交给她也不让袁家自己人暂代?

    袁家老三望眼欲穿那么多年,现如今却被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截了胡……

    想都能想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咔哒一声。

    就在所有人还在议论纷纷时,上官时修身边的梁叔走到林寒星跟前,放下一木盒。

    表情显然不情愿。

    待到人看清里面是什么时,猛地倒吸了口凉气。

    女王之泪!

    这是由675颗钻石镶嵌而成的王冠,世间仅仅只有两顶。

    除却林寒星眼前这个,另外一顶现保存在英国皇室内。

    只有在出席重大场合时,才会由女王佩戴。

    阳光自四面八方哥特式高窗外倾洒进来,令王冠折射出璀璨光芒。

    事实上,这顶王冠……

    还闹出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新闻!

    昨夜,‘女王之泪’原本是在大马首都吉隆坡最大拍卖行进行拍卖,在那之前就有消息放出说是宫氏集团总裁宫辰将会为宋知允买下。

    可谁知有位神秘买家横插一脚,硬是以1.35亿的价格将这顶王冠拍得。

    没想到……

    那位神秘买家竟是上官时修。

    更没想到……

    他竟没有丝毫避讳的当着宫辰等人的面儿送到了林寒星跟前。

    不过,这还不是最倒霉的。

    昨晚宫辰的运气实在不能算多么好。

    那场拍卖会上的重头戏其实是一株千年紫玄参。

    宋知允现如今的身体状况那才是最为需要的!

    没了王冠以后再寻新的就是,可这千年人参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

    可惜……

    最后还是被人以近二点七亿的价格拍走了!

    据说当时宫辰脸色就难看至极,连夜联系拍卖行寻得买主消息。

    无果!

    林寒星抬头。

    上官时修见她看来,脸上顿时扬起无害笑容。

    坐在距离不远处的斜方,恰好能够将林寒星所有动作表情尽收眼底。

    眼神里还带着忐忑,似乎是怕她不喜欢。

    “阿辰……”

    伴随着近乎脆弱的轻咳声,宋知允柔柔语调响起,令人有种春风拂面感,那副脆弱模样,与同在现场气势凌人的女强人宋晨曦形成再鲜明不过的对比。

    令人不由为之叹息。

    同样是姐妹,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林寒星原本表情不耐想要让海叔将东西送还回去。

    可当看到其他人表情时,她的动作却突然停下,眼神玩味起来。

    手指轻拂过王冠上颗颗嵌入的奢华钻石。

    原本已经做好会被退回来准备的上官时修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就像是个讨好到自己心爱女孩儿的毛头小子,哪里还有半分之前嗜血残暴!

    “海叔,打听一下。”

    林寒星将身体全部重量倚靠在椅背上。

    很快,海叔就回来了。

    俯身附在林寒星耳边言简意赅的将事情转述。

    原本淡漠没有半分表情的精致小脸上,突然缓缓勾起了抹讽笑。

    这东西,竟是宫辰要为宋知允买的!

    有意思。

    此时的宫辰正与手下耳语,冷漠眼神时不时看向林寒星这边。

    像是在酝酿。

    与此同时,刚才接了通电话暂时离开会场的雷枭走了回来。

    手里还拿着什么。

    瞧见雷枭回来,林寒星的眼神一下子就放软起来。

    只听又是咔哒一声,一个盒子再度被放到她面前桌上!

    不会吧……

    林寒星望着雷枭摆到自己面前的东西,忍不住在心里边笑边摇头。

    这宫辰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

    想要为宋知允买下的‘女王之泪’王冠被上官时修抢了先,送到她面前,而同样想要为宋知允买下的千年紫玄参被雷枭截了胡……

    同样送到了她面前!

    全场疯狂哗然!

    雷枭显然看到了放在林寒星面前的另外一样东西。

    只见他缓缓转身,阴鸷看向上官时修那边。

    后者没有丝毫示弱。

    王不见王!

    相较于那边的剑拔弩张,宋晨曦人却有些不太舒服。

    剧烈的头痛令她即便化了妆,脸色依旧在瞬间苍白,后背冷汗已经将雪白衬衫打湿。

    “我去趟洗手间。”

    宋晨曦开口对随行人员说,随后起身离开坐席。

    几乎是在同时,宫辰的目光随她看去。

    这种感觉,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好似身体的本能反应,可明明大脑所下达的命令却是另外一种,叫他伤害她,厌恶她……

    宋知允察觉到了宫辰的微微失神。

    心里有些紧张。

    下意识在桌下握住宫辰的手。

    见他视线扫过来,苍白小脸露出柔弱浅笑。

    就像是稚嫩的雏鸟般。

    寻求安全保护。

    “阿辰,那支紫玄参……”

    虽然心里更想要那顶‘女王之泪’的王冠,可是对于宋知允来说,她知道说什么能够获得最大程度的怜惜,所以宁愿忍痛放弃钻石王冠。

    “别担心,我叫人去谈。”

    宫辰低沉开口。

    另外一边,林寒星抬头看向梁叔。

    自从将王冠送来后,他就一直站在旁边,敛眼等待。

    “把上官时修的账号给我,这东西我以两倍价格跟他买下。”

    林寒星冷冷开口。

    梁叔闻言在心里冷哼一声,转身朝着上官时修那边走去。

    “还站在那儿干嘛?”

    林寒星扫了眼雷枭。

    别人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但林寒星却知道……

    阿枭不高兴了!

    闻言,雷枭看了她一眼,转身重新坐回到席位内。

    周身被阴鸷气场所笼罩。

    “我可以买给你。”

    半响,状似无意的六个字自看向别处的雷枭嘴里冰冷溢出。

    如果他知道她喜欢那个……

    昨晚一定会叫人先下手为强!

    哪里还用等到上官来邀功!

    林寒星实在没忍住,嘴角漾出淡淡的笑,瞬间融化了原本冰冷疏离。

    手自桌下伸出,握住雷枭大掌。

    男人本来傲娇的挣扎了两下,在林寒星作势真的要放开的时候,却又紧张的握回手里。

    “我知道,就算我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们家阿枭都会买给我。”

    林寒星小声开口,安抚濒临炸毛的男人。

    “这东西我有用。”

    她淡淡开口。

    很快,宫辰的随从朝林寒星这边走来。

    不过,比他们更快的却是梁叔。

    “少爷说了,送给林小姐的便是送给你的,随便你如何去处置!不过上官少爷只有一个要求……”

    梁叔表情罕见的微妙起来。

    有些不情愿的将背在身后的手掏了出来。

    “……”

    林寒星沉默的看着梁叔手中的编草,已经做过最仔细的处理,即使直接碰触也不会划伤到手,显然是上官时修随身都会带着的。

    “请林小姐编只草蜻蜓给他。”

    梁叔当时听到,还以为上官时修是在开玩笑,可谁成想他竟会这么认真!

    “我知道了。”

    林寒星自梁叔手中接过东西,看也没看上官时修那边。

    而宫辰的人,见缝插针也开了口。

    “这位小姐,宫先生希望买下你手中的紫玄参,价钱你随便开。”

    口气不小,声音里还带着些许对华人的鄙夷。

    林寒星置若罔闻,只是专注于手里的动作,以及……

    雷枭时不时会‘不小心’的破坏。

    “别闹。”

    林寒星伸手捏了下雷枭粗粝手指,即便不情愿,后者总算没有再做小动作。

    “这位小姐……”

    对方不耐催促起来,可话还没等说完,雷枭猛地抬头看他。

    目光森冷阴鸷。

    宫辰手下只觉得自己如同是被猛兽盯上的猎物,下意识瑟缩打了个寒颤。

    “他想买,我就要把东西卖给他?”

    就在对方下意识想要拔腿就跑时,林寒星终于以着慵懒语调开口,不冷不热的眼神扫过对方那张明显带着惧意与后怕的脸。

    “不论多少钱!”

    宫辰手下赶忙又补了句。

    林寒星将手中最后的收尾工作完成,一只草蜻蜓安静躺在她掌心里。

    栩栩如生。

    她已经很久没有编过这东西了。

    手艺生疏的很。

    “不巧,我偏偏最不缺的就是钱!”

    林寒星边说,边抬头以着讥讽眼神看向宫辰那边。

    如玉手指还在把玩着自己刚编出来的东西。

    狂妄!

    太狂妄!

    站在旁边的梁叔听的嘴角不住抽抽,自江城就与林寒星结怨的他索性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等着林小九将东西递给他后,他去复命。

    宋知允莫名感觉到危险降临,下意识想要躲到宫辰身后。

    可是后市后觉想起这里是内阁议会厅内,容不得她如此小家子气,联想到姐姐去了洗手间,宋知允决定换个地方,避免与那莫名女人正面交锋。

    “阿辰,我去趟洗手间。”

    宋知允如同朵雨打茉莉似的开口,而沉浸在如何得到那支紫玄参的宫辰点点头,一时忘了宋晨曦之前去了洗手间,否则他定是要派人跟着宋知允的。

    林寒星将草蜻蜓递给梁叔。

    梁叔头也不回转身朝着上官时修方向走去。

    宫辰手下也气恼走回宫辰身边。

    听到对方禀告,宫辰皱眉,起身直接朝林寒星走来。

    坐在林寒星身边的袁康悠哉悠哉的不知从哪儿掏出把瓜子开始嗑起来,他算是发现了,跟在这林小九身边,是什么不可能都会变成有可能!

    再大的人物,到她面前,都得低三下四!

    海叔瞧着袁康这副拿内阁会议桌来当自家餐桌的样子,忍不住面无表情拿脚在他椅子后腿猛地一踹。

    顿时,袁康手里的瓜子就飞了出去!

    操,他不吃了还不行吗!

    “雷先生。”

    宫辰最先走到雷枭跟前,不论是海叔也好袁康也好,并未放进眼里。

    冷峻表情带着豪门贵气。

    “我希望您身边这位小姐,能够将这两样东西割爱给我,价钱方面我宫某人绝对不会令您吃亏。”宫辰对待雷枭时的态度明显要谨慎许多。

    雷枭周身气压正处在最低的时候,此时阴恻恻的抬头看了宫辰一眼。

    不说话。

    “听闻宫先生前不久刚刚大婚,这么肯下血本,难道……”

    宫辰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从眼前这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女人口中……

    硬是听出了讥讽?

    “是要送给你的新婚妻子?”

    听到‘新婚妻子’四个字,宫辰的脸色瞬间阴沉起来。

    宋晨曦,她也配?

    “这你可有所不知了。”

    旁边袁康见有热闹可凑,插了句嘴进来。

    “恐怕这宫辰先生要送的,是新婚妻子的妹妹,宋知允。”

    宫辰锐利眼神瞬间紧盯住袁康。

    他自然是知道袁康身份的,在袁家,这袁康不过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随时都能被人用手碾死。

    现如今,到底是谁给了他底气大胆起来?

    “哦?”

    林寒星轻笑一声,似乎并不在意其他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这里。

    很快,她的嘴里以着流利马来语说了句话。

    宫辰的脸色倏然的难看起来。

    那是大马当地的一句俗语,若是用普通话翻译过来,便是四字成语。

    ——有眼无珠!

    “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林寒星眼角余光扫过宋知允离开的方向,淡淡开口。

    距离内阁会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时间。

    二王妃派系的人已经悉数到场,反观大王妃那一派的人,怂拉着脑袋,各个都像是被人抽走了精气神儿,如同是日落夕阳,没有半分生机。

    林寒星起身前俯身凑到雷枭耳边说了什么,随后看也不看宫辰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只是没走两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脚步站定。

    高跟鞋在地板上一转,重新回头。

    与宫辰对视。

    “宫先生,有件事我似乎忘了告诉你。”

    林寒星伸手轻点桌上那两样东西,语气不冷不热。

    “属于我的东西,未经我允许之前,不要去胡乱觊觎,否则……”

    她盈盈一笑,气场十足。

    “后果自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