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宫辰与宋知允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寒星要当场血溅三尺,雷枭与上官时修要大动干戈时……

    却见上官时修手心一翻,朝她伸出。

    “给你。”

    修长而如同他脸色一样苍白的手心里,正安静躺着个草蜻蜓。

    俊美脸上带着笑,眼底里的希冀与讨好只要是长眼睛的人哪里会看不出?

    鸦雀无声。

    除却当事人同海叔之外的其他人,下巴齐刷刷惊的掉在地上。

    这tm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说好的冰冷如玉不近人情嗜血杀伐呢?

    怎么此时的上官时修就像是头温驯的阿拉斯加犬?

    难道是传言有误?

    林寒星看着他掌心里莹绿的草蜻蜓,还带着新鲜味道,显然是刚刚编好的。

    微敛长睫。

    没有伸手去接。

    气氛一下子就僵持在那里。

    上官时修病白的脸上一直都带着那种近乎于讨好的暖笑,削弱了本身阴森感,令在场女性忍不住的内心母爱泛滥起来。

    见林寒星迟迟未接,纷纷用谴责的眼神看向她。

    尤其是那位内阁女部长。

    “上官先生的……”

    原本还因着上官时修那些传言而心生忌惮的她见着这幕忍不住走上前作势打个圆场,伸手就要将那草蜻蜓硬塞进林寒星手中。

    可连碰都没碰到,风云突变!

    她的手指刚刚轻擦过那草编的东西,上官时修俊美病态五官骤然阴鸷变冷,就连瞳孔都蒙上了层嗜血杀戮!

    “啊……”

    原本已经认为传言过实而对上官时修放下所有防备的人……

    伴随这道惨叫声全身寒毛都整个竖起!

    那位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大马雪兰莪州内阁女部长,如今像条狗一样的被上官时修苍白修长的手紧紧扣住脖颈!

    上官时修的力道很大。

    内阁女部长的脚都离了地,双手胡乱比划着,额头上的血管都因着窒息而暴起。

    没有人想到上官时修会突然翻脸!

    明明前一秒在那个女人面前时还如此温驯,可下一秒却如同地狱修罗,残酷嗜血!

    只见那些装备着荷枪实弹的守卫兵们赶忙跑过来,枪口咔咔上膛对准那男人,以马来语不断重复着叫上官时修放下内阁女部长!

    上官时修却没有任何回应。

    只是阴森冷笑着,一双眼死死落在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部长脸上。

    “上官时修!”

    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准备等着给那女人收尸的时候,一道清冷女音却突然穿插进来。

    上官时修手上一顿。

    抬头看向林寒星。

    刚才,她叫自己的名字了?

    “小九,你想让我放了她吗?”

    此时的上官时修,还以单手擒住那女人脖颈,甚至轻轻晃了晃,就像是在玩着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即便那人已是进气儿少出气儿多!

    看的人心惊肉跳,不敢向前瑟瑟发抖。

    或许是怕自己模样吓到林寒星,上官时修竭力柔和了脸部线条,笑了笑。

    林寒星轻蹙眉心。

    “可我送你的礼物……”

    见她不说话,上官时修的视线扫过落在地上沾了尘埃的草蜻蜓。

    一瞬间,手上力道再度收紧。

    显然心情很坏,受到了影响!

    “她该死!”

    苍白修长的手上青筋根根爆出,阴恻恻的声音听的人不寒而栗。

    “救……咳咳咳咳咳……”

    全脚悬空的内阁女部长痛苦的以马来语向人求救,可无一人敢上前。

    那女人手下察觉到林寒星是能否救下部长的关键,想也没想以着马来语快速的在她身边双手作揖,大声求饶!

    一时间场面大乱!

    “放了她!”

    林寒星声音冰凉如水,在话音落下瞬间,上官时修狠戾大掌松开!

    那位内阁女部长如同块儿破抹布一样的倒在地上,蜷缩成虾米不断剧烈咳嗽。

    这辈子,她何曾如此狼狈过?

    很快有人上前将女部长搀扶起来,而她脖颈上那一圈紫黑色的淤痕,看的人着实胆寒,对上重新恢复温驯模样的上官时修,却是半句指责的话却是都说不出口。

    笑话,指责他,还要不要命了?

    “小九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上官时修一脸无害的开口,苍白病态的俊美面容若是被不知内情的人看到,一定会是惹人满心怜爱,可现在……

    逃命躲得远远儿的还来不及,哪个还有人敢往前凑?

    从头目睹到尾的袁康简直是目瞪口呆!

    刚才还以为林小九惹到上官时修这次是死定了,可转眼间她却成了左右上官决定他人生死的最重要存在,他内心真的毫无fuck可言!

    只觉得这林小九当真是个绝对不能小瞧的人物!

    所以说……

    他真的要好好抱紧这条看似纤细笔直但实则粗壮的大腿!

    就是……

    袁康不着痕迹往雷枭那边看了眼……

    此时的雷枭面无表情,全身却被浓郁阴鸷所笼罩,显得他所站的位置空气都好似让人抽走,带来绝对窒息的感觉!

    尤其是在上官时修往雷枭那儿若有似无的看了眼后!

    更甚!

    林寒星只觉得额际突突跳动,精致小脸如同被冰霜笼罩!

    上官时修自梁叔手中接过帕巾,仔细擦拭着每一根手指,眼神却半分没有在她脸上移开。

    此时,有人自内阁会场里面走出来。

    是个年轻而冷峻的男人。

    一身纯黑色的阿玛尼窄身西装,量体裁衣,彰显着贵族才有的独特矜贵气质。

    英挺五官俊美,眼眶深邃。

    如同雕塑般令人过目难忘。

    “宫先生……”

    他一出来,所有人都在向他行礼,也变相突显出他身份的特殊!

    只是……

    宫?

    林寒星注意力被这姓氏所吸引,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宋晨曦的脸。

    这男人,竟是宫辰!

    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个柔弱似无骨的女人,模样与宋晨曦有八分相似,一双清润灵秀的眼睛盈盈都是水光,白肤乌发,巴掌大小脸上尽显温柔。

    宋知允!

    “阿辰,我没事,姐姐她……”

    宋知允话音刚落,却在看到内阁会场门口的混乱状况时,惊讶住口。

    林寒星的视线越过众人,落在宋知允的脸上。

    白皙皮肤上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粉,甚至要比宋晨曦还要胖上那么一些,如果不是知道她天生体弱多病现在肾脏还出了问题,恐怕任是谁都想不到……

    这样的一个女人,会是病人。

    ——其实,我活不了多久了。

    ——这里面躺着颗子弹,没办法取出来。

    应该是病人的那个看起来像正常人。

    可看起来像正常人的那个,却时日无多!

    连这样的重要场合都要将这女人带在身边,宋知允对于宫辰的意义,不言而喻!

    林寒星嘴角噙起淡淡讽刺的笑。

    真可笑。

    “纱琳娜阿姨,你怎么……”

    宋知允以手捂口,快步走向内阁女部长,试图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后者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恐惧当中,手软腿软的反将宋知允带了个趔趄!

    “知允……”

    宫辰冷峻表情微变,作势朝她走去。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进来,停在不远处。

    伴随车门开启声,有人自后座走了下来。

    宋晨曦!

    今日的宋晨曦,身着黑色女士西装,美丽而干练,原本苍白的脸上化了妆,叫人丝毫看不出病弱痕迹,自骨子里透出那种强势。

    她将代表宋氏集团出席今日这场重要的内阁会议。

    而宋晨曦下车,所看到的第一幕……

    便是自己的丈夫将自己的妹妹打横抱进了怀里。

    原本想要径自走上楼梯的宋晨曦脚下打了个弯,却朝着那两人走来。

    众人表情各异。

    但说实话,心里还是同情宋知允的居多。

    毕竟大马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宫辰原本应该是人家宋知允的丈夫,却凭白被她那个强势的姐姐抢了去!

    丈夫变姐夫,换谁谁能受得了?

    “怎么……”

    宋晨曦冰冷声音刚刚响起,被抱在宫辰怀里的宋知允脸上露出惊慌失措如小兔子般楚楚可怜的表情,正等着后面冰冷不近人情的话语,可是……

    这次半天,姐姐都没有再说下去!

    宋知允抬头,却见姐姐正看着某处罕见失态的发楞。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宋知允忍不住在心里倒吸了口凉气。

    好漂亮的女人!

    在大马,她们宋氏两姐妹的相貌已经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可是……

    眼前这个女人,若是同她们姐妹二人站到一起,旁人的眼神绝对只会先看到对方!

    这令宋知允下意识的紧揪住宫辰领口衬衫。

    小心翼翼的以眼神确定他在看向那女人的时候眼底没有丝毫波澜后,这才松了口气。

    “九……”

    宋晨曦知道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态了,可是……

    当她看到九姑娘就这样站在不远处,整个人都愣住了!

    明明在江城的相见仿佛还是上一秒的事,没想到眨眼间,却又在这里遇到。

    出乎意料!

    林寒星精致小脸上没有丝毫波澜,不着痕迹里已经将意思传递给了宋晨曦。

    “云锦缎!”

    不等人回神,宫辰怀里的宋知允惊讶开口。

    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林寒星身上,可不正穿着唯有王室才能穿的着的云锦缎吗?

    轻柔薄美,丝滑凉腻……

    苏绣细致到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足以呈现震撼人心的美!

    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

    这些年,除却王室之外也只有袁家得到过一匹,就连她们与王室关系那么近的宋氏都没有,现如今却穿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难道她是王室的人?

    可是,王室里的每位公主她都见过的,从来没有模样如此傲人的。

    经过宋知允这一提醒,众人才将视线重新仔细落在了林寒星的身上。

    最初,原本众人只当她是雷枭的宠儿,再加上是背对人群并未引起注意。

    可随着时间推移,她却无声无息的成为了左右现场重要人物的关键中心,雷枭与上官时修两大巨头竟然在这女人面前表现的如此锋芒尽敛!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更何况,她身上还穿着唯有王室和袁家才有的云锦缎,这……

    她到底是什么人?

    所有人的视线凝聚在林寒星身上。

    即便如此,林寒星也依旧不见任何慌乱,精致小脸平静无波,任由人打量。

    “家主令……”

    突然,宋晨曦却开了口。

    因着之前所有人都在打量林寒星,寂静无声,此时听到宋晨曦的话,面面相觑,半响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家主令?

    “袁家家主令!”

    宫辰低沉开口,顺着宋晨曦的话补了句。

    自然而然。

    可刚说完,宫辰却皱起眉峰,他怎么会为那个女人解释起来?

    他明明那么讨厌她!

    宋知允察觉到宫辰眼底情绪,略显紧张的握住指心。

    要是被阿辰知道……

    听到宫辰的话,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

    可恍然大悟之后,是更大的惊吓!

    袁氏家族作为大马华人首富家族,一直受到袁绍靖的领导,即便所有大马人都知道,袁家有一枚家主令,那也不是谁都能够随便动用的!

    所以,知道是一回事,几十年来没有人用,令他们彻底忘记又是另外一回事!

    可是,现在袁家的家主令竟然戴在了这个小丫头的手上,这代表着什么?

    难道袁家出事了?

    否则袁绍靖脑袋难不成是坏掉了才会将那东西交给她?

    “家主,时间差不多了。”

    海叔走到林寒星身边,恭敬开口提醒。

    是海叔啊!

    在这里的所有人显然都认识他。

    袁绍靖身边最信任的亲信。

    带领着一批只听从于袁绍靖命令的手下。

    袁家任何人都没法使唤动!

    就在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林寒星身上时,却见林寒星只是冷漠走回雷枭身边,以手挽起他手臂,视线缓缓扫视在场其他人。

    旁人,她都是简单掠过。

    唯有在看向宋知允时,那双清冷眼眸却显得意味深长。

    耳边插梳流苏微动。

    连带起流光溢彩的阵阵涟漪。

    美的叫人只觉惊心动魄!

    宋知允与林寒星对视,莫名心头发寒,将脸下意识埋进宫辰怀里。

    “若是诸位还有闲情逸致留在这里,那就请便。”

    林寒星淡淡开口。

    一瞬间,她的眼神变了。

    犀利如刀,两分凶煞,八分冷漠。

    搭配着全开气场,一时间叫人无法直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