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新年快乐】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老三头上顿时冒出豆大汗珠!

    真要算起来,这蛇胆清热解毒还是好东西。

    可是,先不说有没有寄生虫,在亲眼目睹林寒星是如何将这东西取出来后,他如何敢?

    “怎么?”

    边说,林寒星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湮灭。

    精致小脸像是裹了层寒霜,很快面色冷淡起来。

    “袁三先生不愿给我这个面子?”

    林寒星轻轻晃动手中茶杯。

    抬眼看向袁老三时,眼底有锐利冷芒划过。

    被这双眼看着,袁老三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要多后悔就有多后悔!

    荣华富贵是好。

    但若是跟自己的命相比,当然还是小命最重要!

    要早知道这丫头虽看着年纪小但做起事来如此狠毒,袁老三是打死都不会同她作对的!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伴随着林寒星这句话响起,雷枭与海叔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等尘埃落定。

    “雷先生,求你……”

    “还是你想替他喝?”

    袁云容刚刚开口,雷枭就已不耐冷漠打断,森冷气场叫人胆寒。

    那双冰冷无情的眼落在对方脸上。

    强大气场铺天盖地袭来。

    袁云容哪里肯!

    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她的胃就开始翻腾起来,恨不得躲得远远地!

    “我喝!”

    袁老三咬牙切齿的松了口,心里恨得痒痒!

    如果不喝……

    心里想着,袁老三伸出颤抖的手,自林寒星手中近乎蛮横的把茶杯抢了过去。

    那颗蛇胆自杯中浮浮沉沉。

    看起来模样可怖!

    袁老三把心一横,猛地闭上眼将那染着腥臭的茶水一口闷掉!

    只听咕嘟一声……

    那颗蛇胆就这样顺着他喉管硬咽了进去!

    啪啪啪啪……

    林寒星眼神扫过空了的茶杯,抬手轻拍掌心。

    “袁三先生果然是个痛快人!”

    林寒星嘴角重新噙起慵懒笑意,危险似乎随之远离。

    大哥到底从哪里找来如此厉害的丫头!!!

    袁老三现在不敢张口,生怕自己会就这么吐出来,心里却一遍遍疯狂咆哮!

    “既然喝完了,那就把你的人带走。”

    林寒星轻描淡写一句,却令袁家所有人都猛地在心里倒吸了口凉气!

    袁老三快要怒的背过气去!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丫头恐怕一早就知道是自己叫人为难她,自己这是让人给杀鸡儆猴了!

    可他还能说什么!!!!

    “好!很好!”

    袁老三冷笑一声,负手转身离开餐厅!

    而其他袁家人自然也不敢过多逗留,转身随着袁老三离开的方向追去!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

    海叔很快就叫人将这里打扫干净,而肚子吃的圆滚滚的元大宝则心满意足的坐回到了林寒星的膝盖上,胖乎乎的小手捧着自己肚子,一脸放松。

    “痛快!太痛快!”

    袁康边坐下边拍自己大腿,一脸兴奋。

    林寒星接过佣人送来的消毒湿巾,仔细擦拭着自己的手。

    刚才她有见到袁康向自己走来。

    这倒是令林寒星感觉到了惊讶。

    虽然他们是合作关系,但事实上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厚。

    袁康这个人,表面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实则做事极为圆滑,整个人就跟泥鳅似的,为了保全自身,轻易不会跟人撕破脸皮。

    可是刚才在她遇到危险的当下,他竟能毫不犹豫的向她走来……

    实在出乎林寒星意料之外。

    “有生之年能够见到那帮老家伙们吃瘪,死而无憾!”

    袁康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显然是在这个家里被欺负的狠了,憋得太久!

    “要不你们俩把我收了吧!我当你俩小弟,怎么样?”

    袁康朝着雷枭与林寒星挤眉弄眼。

    雷枭看也不看他,反倒是林寒星抬起头来,同袁康对视。

    “你只需要做你自己。”

    她的声音淡淡的,却令袁康伪装性极好的假笑露出破绽。

    “林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海叔站在一旁,恭敬开口。

    事实上,就连海叔自己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耽误这么长时间。

    “走吧。”

    ………………

    由十五辆梅赛德斯-迈巴赫s600组成的车队一如来时缓缓驶离袁家府邸。

    只是这次,袁家无人来送。

    “只怕这袁三心里要恨透我了。”

    冷气十足的车上,林寒星望着手上象征袁氏家主位置的龙戒,淡淡开口。

    元宝暗暗伸手戳了戳雷枭劲瘦腰际。

    见大伯低头看他……

    粉雕玉琢的团子脸上挤眉弄眼,拿胖胖手指头朝林寒星方向胡乱笔画着。

    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

    雷枭冰封般酷寒声音响起在林寒星耳边,惹来她轻笑。

    此时的林寒星,将身体全部重量都倚靠在身后真皮座椅上,等下还有场硬仗要打,她显然是在闭目养神。

    元宝见大伯迟迟还不将东西拿出来,心里急都急死了!

    “大伯母!”

    元宝哼唧一声,奶声奶气开口。

    雷枭身形一顿……

    听到元宝叫自己,林寒星睁开眼看向小绵羊团子。

    “大伯有东西要送给你!”

    元宝说完朝着雷枭冷哼一声,这些大人们真叫他操心!

    如果不是在客房换衣服时那东西咕噜咕噜滚到自己脚下,他才不想管大伯呢!

    闻言,林寒星朝雷枭那边看去。

    以眼神问询。

    雷枭冷峻脸上罕见露出微妙表情,即便被小侄子以鄙视眼神盯着都没表示。

    “不会是求婚戒指吧?”

    林寒星朝他扬了扬带着龙戒的手指,表情调皮。

    雷枭深邃眸底划过无奈纵容却又宠溺的情绪。

    将东西拿了出来。

    “我叫阿聿帮我买来的。”

    群青色的扁正绒盒出现在林寒星眼前,令她心脏跳动的微微紊乱起来。

    不会真的是戒指吧?

    啪嗒一声,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映入眼底。

    是景泰蓝色流苏插梳。

    很美。

    古韵而含蓄的美。

    不是戒指啊……

    林寒星心里想,有些失落。

    “除却之前在勐宋那个,一直都想送你更好些的。”

    这东西,本是想在飞机上时就送给她,只是期间出了元宝这个小插曲!

    林寒星以指尖轻拨过插梳的流苏。

    “你帮我戴上。”

    她以手轻挽了下耳边长发,不经意间露出玉白脖颈。

    雷枭视线停留在那儿。

    “快点啊,等下就到了。”

    林寒星见他迟迟没有动静,出声催促。

    雷枭敛起眼底深谙,伸手自绒盒里取出景泰蓝色的插梳,认真而又仔细的将它插进林寒星特意挽起的柔顺发间。

    固定。

    流苏自然垂落下来,搭配着海叔叫人准备的这套衣服……

    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

    大伯母可真好看呐!

    元宝双手撑在胖嘟嘟的脸颊两边,忍不住都看呆了!

    “好看吗?”

    林寒星稍稍侧头。

    眼睛漆黑明亮,似有星辰。

    白皙的肌肤在阳光映衬下近乎呈现透明。

    此时微微一笑,连带着长睫都像是染上碎玉……

    溢彩流光!

    元宝赶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反观雷枭,抬手摸了摸她嫩如水豆腐似的脸颊,略显粗糙的指腹带着柔情。

    “好看。”

    寒星怎么都好看。

    这个在外人眼里不论是商场还是其他都无往而不胜的强势上位者,此时哪里还有半丝外人眼里的杀伐果断阴狠狡黠。

    倒是眼睛,就和浸了墨似的。

    暗沉而深邃。

    “呆子!”

    林寒星笑着伸出手指轻点他俊挺鼻峰。

    元宝在心里砸吧砸吧嘴。

    呵呵哒,往日里那个对女人冷的就和冰疙瘩似的大伯到底去哪里了!

    不过大伯母这么美,就是要宠她宠她无底线宠她!

    很快,今日内阁会议召开的院会场所就在不远处,远远望去,都能看到大马国旗自半空中随风飘摇。

    作为马来西亚最富裕甚至将联邦直辖的吉隆坡都包属其中的雪兰莪州……

    到处都透漏着富丽堂皇的奢靡味道。

    门口,持有荷枪实弹的守卫兵严防死守,戒备森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

    是站在守卫兵对面拉开长枪短炮的记者。

    乌泱泱的一片。

    见到有车开过来,闪光灯此起彼伏亮起。

    长镜头只差没戳进车内。

    “记者?”

    林寒星视线落在车窗外,声音略显讽刺。

    “二王妃的手笔。”

    杀人诛心。

    这些记者显然是内阁会议开始前才接到的通知。

    若是没有旁人手笔,又怎么敢在内阁议会场所前如此放肆?

    二王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分享自己的喜悦了。

    经过层层关卡检查后,车队浩浩荡荡的驶进肃穆铁门内。

    二王妃的人早就等在那里。

    因着今日会议事关皇储之位,所以到会人员只有王室与内阁高层,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为这场会议蒙上了层神秘悲凉色彩。

    知道内情的人显然已经认定了大王妃那派随着上任皇储的脑死亡而气数已尽!

    这几日,就连一向拥护大王妃的华记都没了动静。

    大王妃与二王妃明里暗里斗了这么多年,现如今……

    却是以这种方式分出胜负!

    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现在,恐怕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大王妃败局已定。”

    林寒星望着眼前庄严王室徽标,眼神里露出嘲讽。

    漫不经心的转动手上龙戒。

    车外,二王妃的人抻长脖子恭候雷枭多时,各个脸上带着形于色的喜!

    今天,对于二王妃派别的人来说……

    绝对是个大喜的日子!

    后面的车门打开,海叔袁康率先下车。

    见到海叔,二王妃的人心里更是笃定,听说连袁家家主袁绍靖都来支持他们,这次看看大王妃的人还怎么猖狂!

    这风水啊,终于轮转到他们这一边了!

    车外的保镖没有接到命令,没有人敢擅自去开雷枭这辆的车门。

    此时,车上。

    “元宝也要去!”

    这个粉雕玉琢的小绵羊团子嘴嘟的像是能挂个酱油瓶,双手环绕在胸前。

    “不准。”

    雷枭冷笑一声,能耐了他,偷偷跟上飞机他都还没跟他算账!

    “大伯母……”

    朝着林寒星萌萌哒眨起了眼睛,往日里这波爱心攻势最管用。

    没想到这次,林寒星却朝他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摇头。

    元宝整个肩膀都垮了下来,嘤嘤嘤的用手捂着眼睛假哭,边哭边自手缝里偷偷看着两人。

    “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四岁半小孩……”

    嘤嘤嘤。

    “大伯不疼,大伯母不爱……”

    继续嘤嘤嘤。

    “我还是个宝宝,你们就这么伤害我……”

    一定嘤嘤嘤到他们同意为止!

    哗啦一声,只听林寒星那边传来细碎声响,吸引了元宝全部注意。

    林寒星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个小玩意儿。

    像是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提早准备好的。

    “这是九连环。”

    她朝着元宝扬了扬,金属碰撞声连带着响起。

    “你若是能在两分钟之内将它解开,我就带你去。”

    “真的?”

    元宝猛地睁大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烁着。

    “当然是真的!”

    林寒星给与肯定答案。

    元宝哼唧一声将九连环自林寒星的手中接了过来,低头认真开始解着。

    一时间,窸窣声不断。

    林寒星抬手看着腕表给元宝计时。

    时间分秒过去,元宝原本那张极有自信的脸此时真的要哭起来!

    太难了!

    他不会做!!!

    不会做!!!!

    “时间已到!”

    林寒星放下手腕,自车载冰箱内取出盒哈根达斯,放到元大宝的跟前。

    “大伯母……”

    元宝哭唧唧的抬头,仿若被抛弃的可怜小孩儿。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乖乖在这里等我们虐渣回来,不准偷溜出去……”

    林寒星扫了眼元宝眼含热泪的眼,柔声开口。

    “答应我,好吗?”

    伸出小指来,做出拉钩的架势。

    元宝委屈的扁着嘴。

    不住抽着鼻子。

    慢吞吞的伸出小胖手,同林寒星拉钩钩。

    “那我能带礼物回去给小葡萄嘛?”

    尽管委屈,但元宝还是抽唧唧的同眼前两人谈着条件。

    “好啊,你想给小葡萄带什么回去?”

    林寒星伸手轻擦过他软嫩小脸,表情宠溺极了。

    “椰……椰子树……”

    “……”

    “……”

    “就是那个‘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的树!”

    元宝握紧小肉拳,眼里闪着希冀光芒,就这样唰唰唰的朝着面前两人看去。

    “……”

    “……”

    林寒星和雷枭对视一眼,实在不想打破他的幻想。

    宝贝儿,那是橄榄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