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情人节快乐】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家人惊愣在原地!

    一个个或恐惧或震惊,就连刚才被打的袁华浓都动弹不得!

    咔哒一声。

    林寒星将茶杯放回面前,美丽长睫轻颤间,凉薄声音已再起。

    “要怪,就去怪让你卖命的人。”

    她看向那个重新被堵住嘴的男人。

    笑了笑。

    莹白剔透小脸只有巴掌大,微卷而又及腰的长发倾泻两侧。

    淡淡妆容令林寒星看起来……

    优雅而残酷。

    日光自众人头顶的哥特式高窗倾洒进来,将空气里的尘埃似都镀上了柔和色彩,此时细细碎碎萦绕在林寒星身旁。

    往日里,袁家人最喜欢在这样的氛围下享用早餐。

    可现在。

    这个往日里他们最喜欢的地方,却成了最可怕阴影!

    被保镖捂住嘴的男人闻言开始惊恐挣扎。

    呜呜呜的讨饶。

    林寒星的口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可怕!

    原本想要将袁老三咬出来将功赎罪,可谁成想人家根本就听也不听!

    “太吵了。”

    林寒星收回视线,轻描淡写一句。

    却让人心底骤然生寒。

    如同腊月隆冬在户外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手脚冰凉。

    雷枭一个嗜血眼神递过去,众人耳边只听咔嚓一声,原本被捂住嘴只能发出呜呜声音的男人下巴自关节处被卸掉……

    寂静无声!

    后知后觉的女人们开始再度惊声尖叫起来,纷纷躲到男人的后面。

    以为这样就能够安全!

    见此情形,海叔在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雷枭显然是真的动了怒!

    否则也不会在袁家府邸就大开杀戒!

    外人只见过雷枭在商界中的杀伐果决,可又谁能真正窥视到他骨子里的嗜血?

    若生在古时,必是所到之处血流成河的将相!

    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

    袁先生曾经这样评价过雷枭。

    “雷先生,这里是袁家,请你叫你的人住手!”

    突然,一道倔强声音突然响起。

    说话那人自袁老三身后走出,面色如纸,可以看出正极力隐藏想吐欲望。

    看也不敢看餐桌那边一眼。

    这是袁老三的大女儿袁云容。

    姐妹两人的名字源自那首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此时的袁云容宛如一朵盛开白色百合,眼里还隐隐带出泪光。

    她的存在……

    仿佛就是为了勾起男人们心中最后一丝的温柔!

    林寒星看了袁云容一眼。

    在经历过江城那些女人不入流的小手段后,她的司马昭之心还真的不太够看。

    这些人不知是不是早期台言看的有点多……

    当真以为同男人作对就能够吸引注意?

    “说完了?”

    纯黑色的西装将那张被上帝独独偏爱过的英俊脸庞衬托的更为冷硬。

    周身如同罩上亘古不融的冰!

    若是燕北骁在这里,绝对会聪明选择躲得远远的不去触雷枭眉头。

    因为……

    他明显不悦不耐起来!

    而这绝对是个恐怖讯号!

    “雷先生……”

    袁云容手捧心口,被那双鹰隼般厉眸盯着,心里就和揣着个兔子似的乱蹦。

    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不等开口,却被雷枭回以残酷斜睨。

    令人毛骨悚然!

    只见雷枭抬起修长手指,朝保镖那边轻点了下。

    面无表情的冷血保镖将下巴被卸掉的男人撑起,松垮的下颌骨耷拉在那儿,露出里面舌头与隐隐的扁桃体,刻意朝向袁家人那边!

    银芒划过。

    空气里有淡淡血腥味弥漫,叫人作呕。

    那男人的舌头上被利刃划过,力道控制的很好,虽然出了血但却并不致命!

    早餐桌上原本已经消停的蛇蝎蜈蚣等五毒闻到血腥味儿纷纷又开始躁动起来,与碗碟胡乱碰撞,群魔乱舞!

    “啊……”

    女人的尖叫声再起,仿佛是被吓疯了!

    林寒星下意识朝被捆成麻花儿的男人那边儿看去,可还不等视线扫到,有力大掌已自身后伸来,盖在她眼上挡住林寒星视野。

    林寒星抬手盖在雷枭手背上。

    “不要看。”

    男人稍稍用力,让林寒星靠在自己胸膛。

    雷枭将她护在怀里。

    连丝秽物都不愿入了寒星的眼。

    “我来解决。”

    苏炸的低醇嗓音自耳边响起,专属于男人的木质味道将她全然笼罩。

    雷枭冰冷刺骨的眼神唯有在看向林寒星时才稍带温度,而当再抬起扫向保镖,涔薄唇瓣缓缓勾起嗜血而残酷弧度。

    袁云容着迷的看着他。

    可对于她身后的袁家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喂给他。”

    简单三个字,却给袁家人带来强烈的震撼效果!

    喂……喂给他?

    就在这帮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雷枭的保镖已经以着迅雷之速以筷子夹起桌上蜈蚣,面无表情的塞进满口是血的男人嘴里。

    啪的一声,将下颌扣上,以防东西掉出!

    袁华浓是第一个干呕出来!

    还有半截蜈蚣挣扎挂在那男人的唇外,双目瞪得像牛一样,剧烈挣扎!

    却被雷枭的保镖死死摁住!

    “你若吃的快一点,还能少受些苦。”

    雷枭低沉声音再起。

    上位者独有的强大气场铺天盖地的渗透开来。

    话虽然是对那男人说的,但雷枭的眼神却越过众人直接落在袁老三的脸上。

    狠戾而阴鸷的眼神里还带着残酷邪妄!

    唔唔唔唔唔唔……

    伴随着剧烈挣扎与瞪眼,一股腥臊味在餐厅里弥漫开来。

    对方吓到失禁!

    干呕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林寒星的眼被雷枭蒙住,指尖随意拨弄着戒指。

    两人宛如一幅画卷。

    自角落里隐藏气息站着的袁康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心里忍不住快意大笑!

    往日里仗着袁家这个名号横行霸道的那群人竟然也有如此吃瘪的时候!

    爽快!

    简直太爽快!

    躲在袁家男人身后的女人吐过一轮后实在承受不住那酷刑,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修罗场。

    可还不等迈开脚步,已经在海叔眼神示意下被人团团围住!

    “雷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残忍了吗!”

    又是袁云容开口了!

    桌上毒物少了,她也勇敢的朝雷枭那儿迈出几步,盈盈而立,眸似蒙着水雾!

    “残忍?”

    林寒星讥讽语调淡淡穿插进来。

    即便知道会被算计,即便被那些五毒之物封住了门都没有动怒的林寒星,此时周身却被一股浓烈戾气所笼罩,甚至几乎要盖过雷枭!

    她林寒星的男人,轮得到她来品头论足?

    感觉到怀里人儿动了怒,雷枭原本搂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似乎是在安抚她。

    “看来有人连自家规矩都忘得一干二净!”

    砰的一声,林寒星的手猛地自八仙桌上一拍,用了八成力道,连桌上餐盘都为之一震!

    雷枭锐利眉峰紧皱。

    将林寒星小手紧握在掌中。

    刚才她太用力,手心都红了。

    “海叔!”

    林寒星怒喝一声,音量非但没有拔高,反而降了下来。

    可越是如此……

    带给人的震撼效果就越是强烈。

    林寒星冷眸如同犀利寒刃,就这样狠狠划过面前袁家人的每张脸!

    “戴上龙戒之人,便能暂代袁氏家主之位,这乃袁家百年来传统!”

    海叔浑厚嗓音有力,中气十足。

    “如有违背,必当处以家规极刑!”

    林寒星的怒意虽然在雷枭的安抚下已经收敛不少,但周身森冷气场却依旧铺天盖地!

    视线环顾一周后,最终落在袁云容脸上。

    后者下意识倒退一步,冷汗都冒了出来,似乎没想到一个女人竟也能够有如此强悍气场。

    在袁云容看来,女人就应当是那枝头盛开的芍药牡丹,必当精养细琢如水温柔。

    可眼前这位……

    端的是上位者气场,行的是男人做派。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此时袁老三心里已是心惊肉跳。

    刚才海叔说话时,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似是警告,又似是嘲讽!

    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一时间,怒从胆间生,刚想张嘴,八仙桌上那条剧毒蛇却突然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朝着林寒星方向嘶嘶扑去……

    袁老三心头大喜!

    ………………

    王室。

    大王妃阿米娅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已大亮的天,面容平静。

    除却自她嫁入王室来便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婢女外,其他人皆是一副大难临头,如丧考妣,面色灰败的茫然不知所措。

    “把皇儿送我的那件衣服找出来。”

    突然,大王妃阿米娅对着身旁婢女开口。

    门口二王妃莎玛嘉派来的人严防死守,在九点半的内阁会议召开之前,她连踏出这个房间的自由都没有!

    室内电话全部被切断,变相的将她软禁了起来。

    除却忠心耿耿的婢女外,此时被关在这间房间里的其他下人,均没有起身。

    婢女很快回来了。

    将熨烫好的水红色嵌金丝线的长裙拿来,雍容华贵,象征她大王妃的身份。

    大王妃阿米娅用手轻抚上面丝绣。

    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往日里与儿子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就这么败了吗?

    事到如今,能做的大王妃阿米娅都已经做了。

    除了等待上天的安排,她已无路可走。

    下意识看向婢女。

    后者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卫星电话的信号已被彻底阻断,就算有人打来,也已无法得知。

    大王妃阿米娅眸底希冀的光最终湮灭。

    恢复平静。

    “替我更衣。”

    就算是输,她也绝对不会让那女人看到自己颓丧姿态!

    ………………

    毒蛇呈工字型抬起上半身,正以光速准备做最后一搏!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饶是海叔都脸色大变,心里唯有一个念头,若是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宁肯一命换一命,也要将林丫头保下来!

    女人们尖叫连连,只觉得这林寒星定是要血溅当场!

    倏然!

    就在女人的尖叫声都还没停的时候,却见林寒星冷笑一声,手以电光石火的速度,轻易将如箭般的毒蛇七寸给擒住!

    毒蛇七寸被控,整条身子呈s形的盘在那如玉手腕上,无力绞紧。

    没有人说话!

    就连刚才女人们的尖叫声都戛然而止!

    只因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袁康骤然停下自己朝前冲去的脚步,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要去救她?

    他什么时候有那个好心了!

    林寒星另只手手腕一翻,不知何时银芒乍现,朝着蛇腹切去。

    很快,一颗蛇胆便被刃尖挑出。

    血淋淋的挂在上面!

    多少年了,海叔从未像刚才那样被吓出过一身冷汗,待到危机解除,这才不着痕迹的深深呼吸了口气,肌肉放松。

    一个眼神递过去,就有人上前自林寒星那儿将蛇取走。

    倒是林寒星依旧略显慵懒悠闲的持着利刀,摆弄着那颗现剥出来的蛇胆。

    很快,就将它扔进了袁老三刚才喝过的茶杯中。

    林寒星起身。

    水墨云锦缎的布料随着她的动作宛如幅上古画卷似的在众人眼前绽开,深藏青到水墨白的颜色渐变令绣在裙上的苏绣如同活过来一样,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朵花绣,渐渐盛开如同3d效果重现。

    栩栩如生!

    袁华浓嫉妒的眼都要红了!

    这匹料子到底有多么珍贵,没人比她更清楚!

    纯手工打造,七年才能完成这么一匹,就连王室都没有更多存货。

    更何况还有这些苏绣!

    那都是手工师傅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林寒星面无表情将袁老三那杯茶端在手中,莹白素手上却是连丝血迹都没沾染到!

    反倒更显的那枚家主令的龙戒,威严无比!

    “我敬袁三先生一杯!”

    很快,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咔哒咔哒声,林寒星走到袁老三面前站定。

    那颗蛇胆,此时还飘在杯中。

    隐隐透出血腥气。

    “你……”

    袁华浓刚想开口,林寒星的眼神凉凉扫去,气场十足。

    顿时令她将原本想说的话,全都又咽了回去!

    “若袁先生给我林某人这个面子,前尘往事我一概都不去追究,可若是你拒绝……”

    林寒星缓缓勾唇一笑。

    而一道尖叫声骤然自她身后响起,之前那个被喂了蛇蝎的男人终于承受不住的开始口吐白沫,看的人心惊胆颤双腿发软!

    如同是一个最直观的警告!

    警告袁老三的贪心不足蛇吞象!

    袁老三瞪着眼,看着那杯飘着鲜蛇胆的茶水,她要他……

    喝下去?

    “袁先生,请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