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她聪明到令人害怕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意思。

    “你刚才说,你伯父处处以马来华人的利益优先考量,从不掺和马来皇室之间的争斗,所以不论是谁来游说,只要张了这个口,必定会令他勃然大怒。”

    林寒星扭头看向窗外。

    深沉夜色里,道路两旁景物不断向后倒退。

    “所以,这个挑选出来游说的人选,一定得是颗废子。”

    林寒星冷淡开口。

    这么讨人嫌对继承百害而无一利的事,哪个都不是傻得主动往枪口上撞。

    “言语间,我能够感觉到你的不甘心……”

    说这话时,林寒星勾唇笑了笑。

    “也对,事关袁氏家主继承人的问题,又有哪个会真的甘心被当成是废子利用?”

    “所以之前在酒店,你违背你伯父意愿将记者带上来,后来将事情闹大之后,又故意在他面前提及皇室与袁家……”

    “从而让袁绍靖将原本只应对你发泄的怒火,转嫁到身处马来的整个袁氏一族身上!”

    林寒星越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袁康眸光就越是深沉。

    “袁康啊袁康,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两人目光再度透过后视镜相遇。

    可这次,袁康的表情却褪去了那份吊儿郎当,变得深邃起来。

    “林小姐……”

    “既然是互相试探,何不一次说个明白?”

    林寒星悠然将袁康的话打断,显然还有后话。

    “你是在袁绍靖面前故意提起明日皇室会议的,为的是逼他做选择。”

    此话一出,海叔猛地自腰间拔出枪来抵在袁康的脑后。

    袁康下意识将两手举起,不动声色。

    一时间,车厢内的气氛变得诡谲起来。

    林寒星以手肘抵在车窗棱上,用着一种慵懒语调继续开口说下去。

    “你知晓袁绍靖的为人,断不会眼看这种事情发生令大王妃处于被动地位,可他但凡动一下,都会被视作卷入这场皇室斗争当中站队的表现。”

    “你真的很聪明。”

    “先是将袁绍靖将对你一人的怒火转嫁到整个袁氏族人身上,又给他埋了这么一个深深的大坑等着他主动往里跳,从而完成袁家人让你来到江城的至少一半任务……”

    “左右你都不吃亏,还能继续装着无辜。”

    说实话,这一步步袁康设计的都巧妙极了。

    可惜,他却遇到了她。

    经过林寒星这么一说,海叔回过味来,手中的枪咔哒一声上了膛!

    袁康干笑两声。

    “林小姐真爱开玩笑,我哪里有那个能力来玩无间道?”

    咚的一声闷响,海叔以枪口顶了下袁康的后脑。

    “不是你有没有能力来玩无间道,而是你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车厢内的光线明明灭灭,给人以一种微妙是莫测感。

    “华记的人出了内鬼,你在不能排除掉威胁的情况下,却又想要将消息传达给身处皇宫对此还一无察觉的大王妃,你的伯父显然成为了你最后机会!”

    林寒星自她的角度看去,淡淡的扫了眼袁康。

    “你是大王妃的人?”

    现在,该轮到她来问他了。

    “我不……”

    “袁康,我耐心有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陡然间,后视镜里林寒星的那双眼变得犀利如霜。

    整个昏暗车厢里的气场也变得不同。

    许久。

    袁康突然嗤笑一声,眉眼中冷光闪现。

    伸手以掌心来回揉搓了下脸,将表情里那副唯唯诺诺彻底褪去。

    “林小九,你聪明的叫人感觉害怕。”

    这句话音落下,袁康也变相的承认了之前林寒星的种种推测。

    “我现在倒是终于能够理解,为何雷枭会独独挑上你!”

    即便后脑还被海叔用枪抵着,袁康脸上却也不见丝毫害怕,反而悠闲的像在自家般。

    “我到底哪一句漏了馅儿?”

    这个问题,袁康是真的虚心求教的。

    刚才他一直在后视镜里注意她的表情变化,生怕自己会露馅儿,可是哪曾想到,自己早就是那瓮中被捉的鳖,还沾沾自喜以为不会有人发现。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林寒星将身体全部重量倚靠进黑色的真皮座椅内。

    一题换一题。

    公平。

    “我不是大王妃的人。”

    撕开了中间那层伪装,袁康也很直接的回答。

    林寒星淡淡扫了眼后视镜里的那双眼睛。

    嗯,真话。

    “在你说‘我想说林小姐不会让华记那帮人把eric送回马来吧?’这句的时候。”

    袁康挑眉。

    就这么一句话,他就露了馅儿?

    “我不懂,请给我解释下?”

    袁康笑了,没有丝毫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的该有表现。

    “你很明显不是二王妃的人,那你又为什么要帮大王妃?”

    一题继续换一题。

    袁康嘴角的笑容凝结,这次,他沉默了不短时间。

    “大王妃救过我跟我母亲的命。”

    真话。

    “你将记者带上来时,是我第一次怀疑你。”

    “后来,你欲言又止,是想挑起我继续问下去的兴趣,从而明示我华记的人里有内鬼,从而杜绝我将展南珩交给华记人护送的可能!可你在心急之下却忘记了一件事……”

    林寒星声音平静的给出答案。

    袁康后知后觉,哑然失笑。

    “如果不是早有准备与预谋,我又如何知道eric在你的手里。”

    棋差一招。

    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母亲说过的。

    永远都不要以为自己比任何人聪明。

    要知道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林寒星右腿优雅的交叠在左腿之上,表情无喜无怒,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平静状态。

    ——袁氏家族这么多人,唯独派你来,想必你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如果现在我让你和我一起去马来西亚,如何?

    袁康的脑海中突然响起当时还在总统套间里林小九说过的这两句话。

    所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觉得自己不对劲了?

    林寒星缓慢抬手,将掌心朝下压向海叔手中所持有的枪管上。

    稍稍用力,就让那东西自袁康的后脑处移开。

    “既然我们已经互相试探过了……”

    林寒星抬头。

    昏暗车厢里,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动着睿智的光芒。

    “不如现在,我们来谈谈合作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