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你若要我回头,你若要牵我的手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偌大套间有瞬间安静。

    袁绍靖抬头看向林寒星,似乎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整理眠姨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段视频。”

    林寒星淡淡开口。

    而当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袁绍靖原本还能维持冷静的表情瞬间崩塌。

    就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断用眼神向林寒星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当初还是用的录像带,后来我找人转录了出来,因为技术原因……”

    林寒星看着袁绍靖,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就只有这一份了。”

    顾不得袁康还在场,袁绍靖薄凉的唇颤抖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伸手将那存储用的u盘紧握在了手里,就像是天赐的礼物那样。

    “我并没有完整的去看过这视频里的内容。”

    当初转录时,只是看了个开头,林寒星就沉默了。

    “其实到底要不要将这东西交给你,我一直都还在犹豫。”

    林寒星不知道眠姨会不会因为她的自作主张而生气,但是,她至少想要替当年录下这段视频的眠姨,将它送出去……

    送到……那个原本应该收到它的人手中。

    说完,林寒星起身。

    既然她要走,雷枭自然也不会再留下,袁康虽然想知道‘眠姨’是谁,那视频里是什么,但是这种时候也绝对不敢造次。

    可还不等起身,海叔已经伸手拎起他的后脖领,面无表情朝着套间外面拖拽他。

    “……”

    好气啊!

    可是不敢反抗!

    只能保持微笑!

    ………………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袁绍靖一个人。

    许久。

    他尝试了好多次。

    试图想要借着拐杖的力量起身。

    可是每每都失败了。

    他的双腿就像是当年被二弟生生打断时那样,使不上力气。

    只能紧握着那存储u盘,像是握住自己的命一样。

    不知又过去多久,袁绍靖终于走到了电视旁,将u盘插上去。

    伸手狼狈的抹了把脸。

    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双手已是冰冷。

    深吸了口气,袁绍靖终于用遥控器摁下播放键。

    电视里的画面跳跃出来。

    “是这样吗?”

    “现在已经开始录了吗?”

    “我坐在这里就好了是吧?”

    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瞬间,袁绍靖全身的血液就像是凝固了一样。

    时隔那么多年……

    他终于又见到了烟雨。

    她还是年轻时的模样,甚至还特别打扮了一番。

    身着婚纱。

    不远处有占据房间三分之一的落地窗。

    阳光薄如蝉翼,自外向内倾洒进来。

    仿佛给人自带上了朦胧柔光。

    就连空气里的尘埃似乎都被同化,飘飘洒洒的悬浮于半空。

    萦绕在黎烟雨白皙美好的身边。

    待到帮她架起机器的人出去之后,黎烟雨有些不习惯的用手将乌黑似墨的发挽到耳后,露出白白的小耳朵,腼腆而又害羞的笑了笑。

    “我好看吗?”

    黎烟雨歪着头,轻声而又小心翼翼的问着。

    “结婚那天,你肯定不会好好看我的。”

    袁绍靖的眼泪唰一下就落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

    结婚那日,什么都没有。

    没有亲朋,没有婚纱,甚至连公正都是黎烟雨找的可靠心腹。

    他什么都没给她。

    将盛有黎斯年心脏的冰盒紧搂在怀里,就像是他们母子还在自己身边那样。

    “舅舅,其实……那晚陪在你身边的人……”

    黎烟雨的脸颊泛着淡淡水红色。

    如同抹了胭脂似的。

    “是我。”

    袁绍靖猛地将冰盒搂的更紧,狰狞而竭力的控制着自己表情,无声的流着泪。

    视频里的黎烟雨轻声笑了笑。

    带着自嘲。

    “若我说给你听,你恐怕……”

    “连话都不会让我说完吧。”

    ——舅舅,你真的爱她是吗?

    ——如果我告诉你那天晚上……

    ——黎烟雨,你还想耍什么花招?嗯?说啊!继续说下去!

    ——什么都没有。

    “因为你那么喜欢程灵韵,就算我告诉你……你也只会觉得我和斯年是你人生中的耻辱,不是吗?”黎烟雨下意识捂住自己小腹,嘴角露出苦涩的勾痕。

    “我给咱们的孩子取名叫做斯年。”

    明知面前只是冰冷机器,可黎烟雨嘴角苦涩的痕迹在瞬间变得幸福起来。

    “等到他出生,我不会隐瞒他任何事。”

    “我会告诉他,你就是他的父亲。”

    “亲生父亲。”

    ——为什么没救他?

    ——为什么有时间救她的女儿,却救不了我的孩子?

    ——我的斯年。

    ——是我儿子的命,太贱了吗?

    “呐,舅舅,我把我和斯年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我们,好吗?”

    在说这句话时,黎烟雨像是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脸别向一旁。

    有眼泪,顺着她眼角滑落。

    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

    袁绍靖的眼泪就这样同时滚落下来,太痛了!

    真的太痛了!

    撕心裂肺的疼痛,在瞬间席卷他全身。

    令袁绍靖抱着黎斯年的心脏缓缓滑下沙发,长大了嘴想要嚎啕嘶吼却怎么都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就像是在播放着无声的哑剧。

    ——我也会疼,我也会难过,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袁绍靖,你能不能……

    ——心疼我,哪怕……只有……一次?

    袁绍靖看着黎烟雨脸上的眼泪,又想到后来发生的种种……

    ——舅舅,过去所有种种,不要再同我计较了好吗?

    ——求你,求你别对我那么残忍,我求你……

    ——我求你来见我一面……

    ——我承认,我输了,好不好?

    斯年出生时,她血崩时,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他时,一遍遍给自己打电话时,她的绝望……

    她的不安!

    她的无助!

    为什么自己没有接到那些电话!

    为什么……

    “舅舅,我们的性格真的太相似了。”

    黎烟雨伸出细细手指轻抚着脸上的泪水,嘴角勾着淡淡笑意。

    “我真的很害怕,到了最后,我们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原来烟雨,早就已经想到了。

    “舅舅,我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我想让你知道……”

    黎烟雨轻声开口。

    “只要你回头,只要你愿牵起我的手……”

    就像是在朝着袁绍靖伸去那样,黎烟雨抬起手……

    “我一直都在这里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