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了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停车场,雷枭车内。

    空无一人的车内突然传来动静。

    一颗小脑袋自最后排连接后备箱的空隙里探出来。

    伴随着嘿嘿两声,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尽是得意!

    像是个小肉球似的挪动了下姿势。

    从随身书包里掏了包吸的果冻,费力拧开该盖子喝起来。

    大伯最讨厌啦!

    每次都带着大伯母粗去玩耍,一个人霸占着大伯母!

    哼!

    他元大宝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甘心被扔下!

    颤抖吧!

    愚蠢的人类!

    ………………

    电梯门开了。

    被袁康带上来的记者跟在他身后。

    满脸兴奋,显然已经能够想象到明日头条将会如何劲爆!

    越是靠近总统套间门,袁康的心里其实就越是忐忑。

    这些年,世人只见到了伯父儒雅成熟的一面。

    那是他在面对大众时的表象。

    但事实上,只有袁家人才知道,能够在马来西亚这块儿复杂地界呼风唤雨,那都是袁绍靖血雨腥风里一点点拼杀出来,实打实的用命换得!

    袁绍靖说的话在袁氏上下就如同是圣旨。

    下面的人自当无条件支持!

    只因为只要袁绍靖坐在那个位置上一天,令人眼红的利益就会源源不断涌入人手。

    钱与权,自古至今,都是最动人心的东西。

    有谁能够想到……

    这样的袁绍靖,曾经被他的二弟打断双腿,像条狗一样的赶出袁家。

    那时,无人帮他。

    袁氏年轻一辈的对于这些旧事不曾耳闻,至于那些知道过去的老人,自然也不会更不敢在现在这种局面下找袁绍靖的不痛快。

    袁康边走边若有所思。

    说实话,他对这个远房伯父内心是崇拜的。

    但这些年,唯有他下达的一个命令,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黎家。

    袁家誓死不能对黎家动手。

    若黎家有难,袁家上下也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袁康只要想到那个落败的黎家就分外不解。

    都已经破落成那个样了,还好笑的等待着什么家主归来,有门路的早就转投他人门下,死死守着黎家那个空壳的几个老者现在还要去打工维持生计。

    偏偏那些老不休根本就不承大伯的好儿,

    在即将就要走到门口时,有道身影却从暗处走出来。

    是林寒星。

    焦糖色的羊绒大衣已经脱掉,上身仅着白色丝质衬衫,领口的滚边儿衬的那张小脸更为白皙剔透,只是原本披散在身后柔顺如海藻般的微卷长发被发簪簪住。

    同她今日所佩戴的首饰显然是一套,白珍珠紧扣。

    “袁先生。”

    林寒星淡淡开口,哪里还有今日下午在雷氏集团总裁室时的戏谑。

    “林小姐。”

    袁康见她架势明显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心里咯噔一下。

    而他身后的记者显然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林寒星!

    经过昨晚晚宴和今日在林氏集团发生的那些事,任是谁能够想象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将江城搅了个底朝天!

    “我伯父还在里面?”

    袁康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将程灵韵的丑闻扩大。

    林寒星但笑不语,表情却意味深长。

    袁康眸底有所惊疑。

    相较于刚才自己上来时,门口的人已经被撤掉了,就连海叔都不在。

    这一点令他谨慎起来。

    “林小姐,你……”

    有记者在袁康身后冒头,似乎想要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都还没说完,林寒星眼神凉凉扫过来,原本到了嘴边的话竟就这样重新咽了回去。

    “你想要的,在里面。”

    林寒星漫不经心收回眼神,同袁康对视。

    像是自己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被轻而易举洞悉……

    这令袁康心里发凉的同时对林寒星又涌起了说不出忌惮。

    想到调查资料上林小九回到江城后做的那些事,想到即便站在雷枭身边却丝毫不会被他的气场所压制,单凭这些,袁康就绝对不会去小瞧她。

    “请吧。”

    说完,林寒星手心朝上向着总统套间门的方向伸去。

    而套房管家,早已拿着房卡等在了那里。

    似乎就等待着林寒星一个眼神吩咐。

    袁康觉得不对劲。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更何况还有这么多记者,不论门内有什么,他都只能进不能退。

    林寒星却是不管袁康在想什么。

    程灵韵‘怀孕’的事情到底动了多少人的奶酪,她并不感兴趣,但是既然眼前这人想要借着身后记者再造势,她倒未尝不可推波助澜一把。

    伴随着咔哒一声,管家刷过房卡后,便向林寒星那边点头示意离开了。

    门敞开了条缝。

    隐隐有动静在里面传来。

    身为男人的袁康秒懂,下意识侧头惊愕看向林寒星。

    却见后者只是面无表情回看他。

    精致小脸毫无波澜。

    却莫名叫人感觉恐惧。

    记者早已蓄势待发,此时脸上各个都带着兴奋。

    都想抢在第一个拿到一手资料好回去邀功。

    袁康将门彻底推开。

    房间里没有开灯,有月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倾洒进来,朦朦胧胧。

    屋内的味道……

    明显就是交欢的事后腥膻味。

    程灵韵有这么大胆?

    袁康心里正疑惑着,身后却突然传来啪的声响。

    房间大亮。

    袁康猛地回头,原来是倚靠在墙边的林寒星将大灯给打了开。

    记者猛地倒吸了口凉气。

    地毯上密密麻麻洒满了钱,而在那钱上,只见程灵韵与一男人纠缠在一起,上下起伏,银乱而奢靡,以着强烈的视觉效果,冲击着记者的眼球。

    “救命……救我……”

    男人身边散着酒店后勤员工制服,一副朝他们伸手求救的样子。

    简直荒诞滑稽极了!

    “她疯了……”

    还不等记者回过神来,又紧接听到这样带着哭腔的一句。

    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程灵韵猛地仰起头来,那张一看便没有得到满足的脸上,遍布着贪婪而狰狞的痕迹,想也没想,就这样光着朝袁康与那帮记者扑去!

    “二伯母……”

    袁康哪里想到程灵韵会是这副模样,可当视线同她对视时,愣住了!

    与贪婪表情下贱求欢动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眼神里充斥着求救与惊恐,带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的人被强压进了一个躯壳里面。

    就是这么一分神的功夫,袁康已经被程灵韵扑在身下。

    袁康身上还穿着浴袍,三两下就被程灵韵扒开露出里面的黑色泳裤。

    感觉到程灵韵在自己身上不住耸动,袁康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恨不得将这老女人直接弄死在当场,心里这样想着,脚上猛地就踹了出去。

    不对劲,很不对劲!

    眼看着被自己踹翻在地的程灵韵竟又朝着记者扑去,惊魂未定的袁康终于察觉到不对。

    他是见过程灵韵这位二伯母的。

    这些年来连同她那个女儿优雅骄傲就跟朵儿栀子花似的,何曾有过现在这样放荡而失控的表现?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状态!

    当其中一名记者惊叫着被程灵韵扑倒在地,甚至被扒下裤子作势就要将那东西放进自己体内时,袁康终于想要站起身阻止。

    这对于袁家来说哪里还是丑闻?

    这根本就是场公关噩梦!

    可都还不等开口呵斥,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双手环绕在胸前的林寒星身上。

    冷不丁的,袁康打了个寒颤!

    她就站在那里,以着你无法想象的冷漠眼神,没有波澜的看着这一切。

    像是察觉到袁康视线,林寒星抬头。

    四目相对。

    林寒星朝着袁康缓缓勾起唇角,饱含深意的笑了笑。

    如遭雷击。

    袁康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猛兽盯上的猎物,瑟瑟发抖。

    明明这林小九纤瘦的就和自己一拳就能将她打倒似的,但是那种说不出的震慑力令袁康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那个被程灵韵压在身下的记者此时的感觉就和刚才的袁康一模一样,抬手一拳就狠揍在程灵韵的脸上,慌乱的连摄像机都不敢要抱起自己衣服就往外跑。

    程灵韵却粗喘低吼一声疯了似的追了出去!!!

    追了出去???

    经历过刚才那幕,所有人面面相觑,犹豫了足有半分钟,决定跟着去看看。

    “快……快将二伯母拦下!”

    袁康朝林寒星低吼,若是让程灵韵就这样跑出酒店,那马来袁氏一族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起初,林寒星没有任何动作。

    可很快,她就朝着袁康的方向走去。

    袁康冷不丁咽了口唾沫,下意识伸手将刚才被程灵韵扯开的浴袍重新拢上!

    警惕的看着林寒星。

    “跟我来,袁绍靖在等着你。”

    ………………

    另一间总统套内。

    袁绍靖状态明显不对,但跟刚才比多少已经冷静下来。

    那个盛放着斯年心脏的冰盒安静放在茶几上,那是袁绍靖肉眼可及的地方。

    而他的双手,交叠落于黑色龙头拐杖之上。

    闭着眼,表情阴冷。

    海叔站在他身后。

    雷枭则坐在袁绍靖不远处。

    袁康进来时,唯有目光落在林寒星身上,冷漠双眼才染上温度。

    见到这架势,再联想到刚才程灵韵模样,袁康心里有种惴惴不安感。

    这些年,程灵韵可以说是在伯父的庇护下才能够生活的那么滋润,连同她那个女儿,甚至都还要比袁家本家的女儿更为得人关注。

    如果不是心脏有问题,早就被马来各大豪门踏破大门了。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的袁素素,来了一趟江城之后,人就没了。

    还是被林小九的表哥那么不光彩掐死。

    到现在也没人说的清楚,为什么袁素素会出现在洛文博的房间,又是如何被活生生掐死。

    这个问题的答案,想必也已随着袁素素与洛文博的死,湮灭于人世。

    可是……

    袁康忍不住看了眼林寒星方向。

    怎么就那么凑巧,又是她?

    就连今天程灵韵出事,也有她在!

    袁绍靖闭眼不说话,袁康也不敢吭声。

    “我让阿海带给你的话,你听见了?”

    许久,袁绍靖终于出声,眼睛缓缓睁开看着袁康,眸底平静无波。

    可越是这样,袁康心里就越是打怵。

    林寒星走回到雷枭身边坐下,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打开直播频道。

    没有人拦着程灵韵。

    或者说,没有人敢上前去拦住她。

    任由明明大脑清醒,身体却不受控制饥渴的想要得到纾解到处找男人的程灵韵就这样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身体跑上大马路,引来无数路人的恐慌与尖叫。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在路上有个光着身子的女人正不知廉耻的到处拉扯着男人。

    “是……是的,伯父!”

    袁康回答。

    袁绍靖冲着他面无表情招招手。

    袁康如同条件反射般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过去。

    几乎是在他走到袁绍靖跟前的瞬间,对方手中的黑色龙头拐杖就这样狠狠抡下来!

    袁康连叫都没敢叫,捂住头上不住往外冒血的血洞丝毫不敢吭声!

    “有什么想说的?”

    此时袁绍靖气场全开,奢华的总统套间内仿若修罗场,令人不由心生敬畏。

    袁康摇头。

    什么也不敢说。

    “怎么?你有胆子替他们来,没有胆子亲口跟我说?”

    袁绍靖冷笑一声,显然是怒极反笑。

    闻言,袁康双膝就是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额头上的血顺着指缝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眼神闪烁而惊恐。

    “说话!”

    咚的一声,袁绍靖手中龙头拐杖重重敲击在地板上!

    “伯父,二王妃派人来袁家游说威胁,说若是在明日的皇室会议中不支持她的话,袁家往后的日子休想好过!”袁康的话引来林寒星注意。

    她的视线从手上的直播频道里移开,落在袁康脸上。

    “你刚才说什么?”

    林寒星冷淡声音穿插进来。

    此时的袁康满脸是血,哪里还有最开始风流倜傥模样。

    那张精致至极的小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但莫名令人感觉到压力。

    “二王妃派人来袁家,威胁我们……”

    “不是这句!”

    林寒星不耐打断,用词犀利。

    袁康原以为被抢了话头的伯父袁绍靖会发怒,没有想到他竟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说,明日的皇室会议?”

    林寒星不想耽误时间,直接出声提醒。

    袁康这才知道到底是哪句惹了这林小九关注。

    “对,明日的皇室会议,将决定……”

    说到这里,袁康犹豫了下,毕竟这里面牵扯着马来皇室内幕。

    袁绍靖猛地再度敲响龙头拐杖。

    “将决定由二皇子来代替大皇子的皇储之位!”

    袁康哪里敢有半分隐瞒,赶快开口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脱口而出。

    说完,整个就像卸掉了个大大的包袱。

    “这件事,大王妃是不是还不知情?”

    林寒星把玩手机,冷睿眼神落在袁康脸上,就连眼角那颗泪痣都染上了冷芒。

    “不知道,除了内阁高层寥寥几人知道外,没人……”

    袁康只觉得自己舌头就跟打了结一样,看着林寒星的眼睛就连整句话都说不清。

    袁绍靖与海叔的视线落在林寒星脸上。

    此时的她正微敛长睫,不知在想些什么。

    眉头轻蹙。

    大王妃预估的两日48小时,看样子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了。

    “林丫头……”

    袁绍靖自她脸上看出异色,声音暗哑开口。

    “我今晚会动身去马来西亚。”

    林寒星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往日冷静。

    听到这话,袁绍靖与海叔明显表情一愣,就连袁康听到都眼神讶异。

    唯有雷枭,冷峻面容平静如常。

    “在我回来之前,程灵韵暂时交给你。”

    听到林寒星对袁绍靖说话的口吻,袁康简直就要疯。

    她怎么敢?

    “她不能疯,她不能死,否则……”

    林寒星深谙眸底划过冷芒,浓如羽绒似的长睫染着极致冷酷。

    袁绍靖没说话。

    想的却不是程灵韵的事。

    联系袁康那句话说完前后林寒星的反应,他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你是为了……”

    后半句的话或许是顾虑着袁康在这里,没有说完,但是袁绍靖似海目光却深邃落在林寒星脸上,就连眼神,都带着说不出探究。

    “不行,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去!”

    他在马来西亚多年,最清楚一旦牵扯到皇室争端,情势将变得如何残酷,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寒星深陷其中?

    “阿枭,你就由着她胡来?”

    袁绍靖试图借着雷枭来阻止林寒星。

    “袁叔。”

    雷枭低沉开口,冷峻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相信寒星。”

    他话音刚落,袁绍靖猛地撑着龙头拐杖起身,居高临下望着这两人。

    林寒星没有任何回避的同袁绍靖对视。

    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烟雨。

    一旦是她认定的事,就算眼前有千难万险都不放在眼里,倔强而又不服输。

    不过一瞬间,袁绍靖就败下阵来。

    烟雨,我没能保护你,至少……

    让我能帮你好好保护住林丫头!

    “好,但是阿海必须和你一起去!”

    袁绍靖重新坐回沙发时,脸上的表情变了,眼看林寒星想要开口,他却更为抢先一步的出声。

    “我知道你不稀罕我的帮助,但是你要知道,马来现在局势不稳,你初来乍到是不可能利用最短时间来谋取最大利益的!”

    袁绍靖面无表情同林寒星分析利弊。

    闻言,林寒星果然没有反驳,只是听袁绍靖继续往下说。

    “有了阿海,你将事半功倍,并且若是同皇室联系,阿海绝对能够做你最大助力!”

    半响,林寒星没有说话。

    只是抬头看向海叔方向。

    事实上,袁绍靖说的不错,她现在需要做的是争分夺秒的抢时间,能够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少浪费些自然是最好的。

    阿枭虽然也能够安排,但袁绍靖可是地头蛇,意义截然不同!

    “袁先生,之前是你斩钉截铁的说,只要你还在的一天,就不会为任何皇室一族站队。”

    林寒星嘴角勾起淡淡笑痕。

    袁绍靖以着和蔼的眼神看着她。

    “有林丫头你,话就要另说了。”

    这话听在袁康耳中,整个人如遭雷击般,似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林小九究竟是何方神圣?

    竟然连伯父都……

    “至于你……”

    袁绍靖的目光陡然间又落在袁康的脸上,顿时令后者连动弹都不敢动弹。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对家主继承人的问题很关心!”

    如果说袁绍靖刚才看向林寒星的眼神是和蔼的,那么现在看向袁康的眼神却狠戾如刀锋,似是能让他当场命毙于此。

    “但是,有些心思还轮不到你们来动!”

    明明额头上的伤口早已干涸结痂,可此时的袁康却有一种整个人血液都随之凝固的感觉。

    “伯父……”

    “回去告诉他们,有关于继承人的人选,过两日我会亲自告之。”

    袁康猛地瞪大眼睛。

    这些年来,袁氏家主位置的继承人选一直都是家族内部的热门话题,但没有一个人敢当着袁绍靖的面儿问出口,此时听到这话,他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靠在雷枭身边,林寒星的眼神却落在袁康身上。

    美眸微眯,似乎是在想什么。

    “袁康。”

    突然,林寒星开口。

    “袁氏家族这么多人,唯独派你来,想必你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袁康愣了下,不知她为何会突然夸起了他。

    “如果现在我让你和我一起去马来西亚,如何?”

    林寒星将身体的力量整个靠在沙发上,慵懒而又淡漠的开口问道。

    说是询问,不如更形象的称之为威胁。

    “你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答应,但是……”

    林寒星若有似无的当着袁康的面儿看向袁绍靖,显然意味深长。

    “林小姐,我什么……”

    袁康一听就苦了脸,话都还没说完,袁绍靖和雷枭的冷酷眼神就这样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啊!!!!!

    “我袁康自当唯林小姐马首是瞻!”

    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袁康二话不说就转了风向。

    天知道,从小到大他用他的第六感躲避了多少的灾祸。

    可是这次,第六感告诉袁康……

    明日若是回到马来,一定‘玩的’极为刺激!

    就在这些事尘埃落定后,林寒星突然自口袋里掏出个存储u盘,自茶几上推滑到袁绍靖跟前,力道刚好,并未让那东西滑下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