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人生的选择,向左或向右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包间内,没有人说话。

    展南珩那张天生的娃娃脸上,阴云笼罩。

    相较于华记骨干的急躁,林寒星只是重新端起茶杯,轻饮起来。

    白气升腾缭绕。

    衬的林寒星脸上表情都隐隐约约,叫人看不透。

    她留给他充足的时间去考虑。

    人生的选择,向左或向右都至关重要,由不得人去后悔。

    许久……

    “‘只有回到马来西亚,我们才能找到真相’,这是你说的,不是吗?”

    展南珩将身体的全部重量倚靠在沙发椅背上。

    惑人的桃花眼里充满信赖。

    “我不甘心就这样混沌的过一生,连努力都不曾努力过。”

    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甚至连宠物狗都不敢养……

    这样的生活,他展南珩他妈的过够了!

    林寒星宛如黑色羽绒般的长睫轻眨,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展南珩,摁下蓝牙耳机。

    “叫哑叔进来。”

    很快,伴随着叩叩叩的敲门声,哑叔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跟哑叔走。”

    听到这话,华记骨干刚想开口反驳,却被看也没看他的林寒星抬手制止!

    关键是……

    他瞬间震慑于她的气场,声音竟然真的戛然而止!

    后知后觉回过神来,就连自己都感觉震惊!

    这些年来他什么风浪没见过,眼前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而已,竟然就把他给镇住了?

    他只觉得不可思议!

    林寒星并不在乎华记的人在考虑什么,继续冷声吩咐。

    “你什么都不要想,也什么都不要问,时间到了,自然会有安排。”

    两日48小时。

    对她来说时间虽然紧迫,但并非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

    不过,等下回去还是要同阿枭商量下。

    这次的事情,显然需要他的帮忙才可以。

    “林小姐,我们华记……”

    将展南珩带回马来西亚是他们华记的任务,现在人被林寒星的人抢了去,他们回去之后怎么向上面交代?

    “你敢保证在华记内鬼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展南珩一旦在马来西亚落地,生命不会受到威胁?”林寒星慵懒开口,眼神淡淡扫过对方的脸。

    “谁能担得起这个风险?”

    简单两句,已经成功堵住了对方的嘴。

    无话可说。

    “我的经纪人……”

    展南珩看着此时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经纪人emma,眼露担心。

    “她,我留着还有用。”

    咔哒一声,将茶杯放回桌上,眼神划过睿冷光芒……

    ………………

    林寒星刚想开车回雷氏,就接到雷妈让她顺带将元宝拎回家的电话。

    今天元宝有游泳课,恰好就在雷氏集团附近的游泳馆。

    刚下车,就见元大宝和小葡萄手牵手走了出来。

    “玩的开心吗?”

    林寒星脸上带着笑,引来旁人惊艳目光追随。

    “嗯!我们喝的可饱啦!”

    元宝话音刚落,小葡萄极为捧场的打了个饱嗝。

    “……”

    林寒星抿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倒是小葡萄歪着脑袋不舒服的拨弄着头发。

    “辫辫……绑辫辫……”

    小葡萄眨着水汪汪大眼睛,猛地张开双手抱住林寒星大腿,仰头看她。

    又萌又软。

    林寒星只可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要融化,很快帮她扎了个花苞头。

    很快,岳冠谦的警卫员就将小葡萄给接走。

    “大伯母……”

    元宝偷摸摸的拉着林寒星食指晃一晃。

    林寒星低头。

    “我请你吃那个呀。”

    顺着他小胖手手指的方向看去,是竹筒粽子。

    热腾腾的锅里,摆着一个个煮好的竹筒粽子,拿刀中间一砍,啪的一声竹筒裂开,露出里面糯香糯香的粽子瓤。

    旁边还放着个盛有绵白糖的盘子,粽子瓤往里面那么一滚……

    裹上满满白糖。

    虽然很快融化,但莹亮亮的糖液看起来令人十足食欲大开。

    “拿来的钱?”

    林寒星挑眉,同表情古灵精怪的元大宝对视。

    “嘿嘿嘿嘿……”

    元宝笑的就像是隆冬里守着一大堆橡果的松鼠,还试图学着电视上那样打个响指。

    当然……

    没有声!

    “我发现爷爷在书房地板上开了个洞。”

    元宝边用单手遮住嘴,边神神秘秘的同林寒星交换着小秘密。

    闻言,林寒星相当配合的故作惊讶睁大眼。

    元宝相当满足。

    蹦跶着就去买了两根竹筒粽子回来。

    林寒星靠在车边,歪着头看着元宝。

    因为今天发生的诸多事情而疲惫的身心,却得到了充分放松。

    那种感觉很奇妙。

    应该就是,家人的力量。

    靠在车边,一大一小两个人慢悠悠的吃着沾满了绵白糖的竹筒粽子。

    糯甜的口感刺激着味蕾,让林寒星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已经将接下来要准备做的事在脑海里形成了个完全成熟的框架。

    一个大胆的决定,也由此诞生!

    ………………

    林寒星牵着元宝的手回到雷氏时,临近下班时间。

    但意外的,雷枭有访客。

    特助安东尼原本正在整理资料,见林寒星他们回来顿时起身迎了上去。

    “阿枭有客人?”

    林寒星将打包带回来的竹筒粽子递给安东尼,看了眼紧闭的总裁室大门。

    “boss说了,若是林小姐回来随时都可以进去。”

    安东尼一边吃一边说,哪里还有对待下属时的冷酷样儿。

    不过,紧接着又补了句。

    “里面那个,是袁绍靖先生的远房侄子,刚从马来西亚赶过来,呵呵。”

    最后那两个字,显然很有深意。

    林寒星将元宝留在外面,朝着总裁室方向走去。

    既然阿枭说只要她回来随时都可以进去的话,那就证明这位客人本身的到访并不受到他的重视与欢迎,她倒是很好奇,袁绍靖的这位远房侄子……

    刚下飞机不是第一时间去找袁绍靖,却来找阿枭……

    目的到底是什么?

    推门而入。

    里面的谈话声戛然而止。

    袁康眸底染怒的回头,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眼睛倏然睁大。

    漂亮!

    漂亮的令人心动。

    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他倒是真的很想上前攀谈一番,或许来场艳遇也不错。

    倏然。

    像是感觉到坐在主位上的男人骤然勃发出的阴沉怒意,袁康不紧不慢回头,想要破例为这位不懂规矩的小美女说两句话,可刚对上雷枭视线……

    袁康却惊讶发现,自他进来后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变化的雷枭,此时正用着狠鸷眼神望着自己……

    他没看错吧?

    让雷枭动怒的对象是自己不是那个小美女?

    “雷总。”

    突然,林寒星以着诱人口吻出声,似能撩人到骨子里。

    状似随性的拨弄着自己微卷长发,眼角眉梢露出媚态的径自在雷枭大腿上坐下来,看的袁康是目瞪口呆,总算知道自己为何会触到雷枭怒点了。

    不是都说这位雷大少不近女色的吗?

    原来也不过如此。

    “什么时候聊完?”

    林寒星小手撑在雷枭胸前,显然是玩心大起。

    “马上。”

    伴随着雷枭不悦低沉嗓音,林寒星只觉自己后脑被猛地一压,整张脸都被埋进他的颈窝里,满呼吸都是他身上的成熟龙涎香味。

    霸道!!!

    “雷总,对方的意思我已经带到了,真心希望我们能够联手。”

    雷康很识相的将话题收尾。

    知道对方是雷枭的女人,眼神自然也不敢再乱看,就连表情都一本正经。

    很快,雷康选择告辞。

    待到门从外面被关上,雷枭手掌啪一声就拍在了林寒星屁股上。

    “还胡闹吗?”

    林寒星笑着伸手搂上雷枭脖颈,刚才那一下打的一点都不疼。

    更何况自己这还有求于人。

    “他来干什么?”

    林寒星凑近雷枭耳廓,以着气音轻声问道,边说还边用水红色的唇瓣轻擦过他耳廓。

    雷枭用大掌扣住她双腰,猛地将她抱起放到面前黑色沉木的总裁桌上。

    “马来西亚皇室那边大王妃与二王妃都在极力争取得到我与袁叔的支持。”

    想到刚才雷康看她的眼神,雷枭整个人都阴沉下来。

    林寒星闻言看着雷枭。

    争取袁绍靖的支持可以理解,争取他的……

    用脚尖踢了踢雷枭的膝盖。

    “没什么要说的?”

    如瀑的长发沿着身体两侧倾泻而下,踢了一次没反应再踢一次。

    “我手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雷枭终于开口。

    “一次说完。”

    林寒星继续踢着他,就连眼神都带着好奇。

    临近下班时间,雷枭随性的将领带松开抽出扔到一旁,解开两颗扣子好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锁骨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映入到林寒星眼里。

    就在她还没回神的时候,雷枭已经俯身靠近林寒星耳边说了两个字。

    这下,林寒星总算知道,为什么大王妃和二王妃都那么看中雷枭是否支持了。

    谁能够得到袁绍靖的支持,顶多也就是财力上金援。

    可若是得到雷枭的支持……

    “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想到自己那个大胆的念头,林寒星歪着脑袋,还在想怎么征的眼前这男人的支持。

    “嗯?”

    雷枭以手肘撑在总裁椅扶把上,眼神落在她脸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想去趟马来西亚。”

    对着雷枭,林寒星没有什么话是不好说的,将今天下午的事言简意赅的对雷枭描述了一遍,从头到尾,雷枭都没有说话。

    两人膝盖抵着膝盖的坐着,雷枭身后的偌大落地窗外暮色四合。

    十足意境。

    “什么时候?”

    听完她的叙述,雷枭抬头目光深沉与她对视。

    “今晚,明天回来。”

    林寒星也不跟他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什么。

    “江城飞马来西亚需要五个小时,如果有自己的航线搭乘私人飞机时间能再缩短不少。”

    雷枭低沉开口。

    “这个时间,我帮你争取。”

    说完,雷枭拿起手机给梁遇然打电话。

    很快,连同空中航线的调度,已经全部完成。

    全程,林寒星原本已经想好的解释的话完全没有派上一丁点的用场,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废物一样的干坐在这儿听他将事情全部安排好。

    “今晚我们还要去袁叔那里,所以时间定的是凌晨一点半。”

    雷枭话音刚落,林寒星已经朝他张开双手。

    “求抱……”

    雷枭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身体已经条件反射的将林寒星接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好啊!”

    原本她都已经做好雷枭不让她去的准备,没想到一切他都帮她弄好了。

    雷枭带着她的重量身体朝后靠去。

    修长手指轻穿过林寒星海藻般柔软长发,再开口时声音颇有些无奈。

    “如果我不让你去,你就不去了?”

    林寒星想了想,摇摇头。

    “那不就是了,与其让你在这种事情上有任何风险,不如我先将一切帮你准备好,也省的我会为你担惊受怕的。”

    雷枭将总裁椅一转,面朝着足足占据整个总裁室三分之一的落地窗。

    外面暮色四合的风景多少会给人极为强烈的孤寂感。

    这些年来,雷枭也一直这样感觉。

    可是,自从有了寒星的出现,他的世界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虽然有时占有欲会令自己想要疯狂将她锁起来,但是更多情况下,他想要当寒星的翅膀,想要让她在更广阔的空间里去做她想做的事。

    毫无顾忌!

    “我会把所有人都给你安排好,前提条件是……”

    雷枭突然搂紧林寒星,眼神里带出凶狠之意。

    “不准和展南珩靠的太近!!”

    林寒星一时不察,就连呼吸都快要被他给掐断,可是……

    她偏偏爱死了他的霸道!

    “我保证!”

    林寒星伸手发誓,顺便在雷枭的唇角偷了一吻。

    “国内这边……”

    “国内这边我会立刻叫人在同一波段时间里以展南珩的名义买下其他三十几航班的机票,先暂时施个障眼法,等到时间到了我会安排展南珩的经纪人同别人搭乘飞机。”

    两天时间,必须要将展南珩完好无损的送进皇宫内,这才别人看来显然是一件极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对于林寒星来说,她最喜欢做的事,偏偏就是挑战不可能!

    此时的林寒星还不知道,雷枭帮她争取到的这段时间,在隔日起到了多么关键性的作用。

    当然,这是后话。

    现在暂且不提。

    “另外,还有件事要你帮我去做。”

    林寒星侧头看着雷枭。

    以前,她总是习惯一个人来解决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因为有雷枭的出现,她竟也有了放心可以依靠的对象,能够令她在疲惫的时候能够轻松的喘口气。

    雷枭挑眉看着林寒星。

    这丫头使唤他使唤上瘾了是不是?

    不过,有何不可?

    林寒星朝电脑那边比了个手势,雷枭将总裁椅重新转回到台式机前。

    他的电脑经过梁遇然的特殊改良后系统已经能够做到98%的防黑处理,极具安全性。

    只见林寒星的手在键盘上飞快游走着。

    很快,就调出份文件拷贝在了雷枭电脑的桌面上。

    “这是……”

    雷枭在林寒星点开后眸光一暗,锋锐眉峰玩味扬起。

    “这是何文博同贺哲瀚合作在云南盗伐红豆杉出口海外牟取暴利的证据,我需要你帮我将它以最快的速度在江城发酵起来。”

    林寒星笑的十足深意。

    贺哲瀚,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吧?

    ………………

    两人牵着元宝回到雷家时,刚好开饭。

    雷家今晚吃火锅。

    熬煮的奶白色与火红色鸳鸯汤头翻滚。

    满满一大桌的肉菜装在盘子里,一看就叫人很有食欲。

    林寒星和雷枭换好衣服下楼时间刚好。

    陈妈刚刚将自己拿手绝活小酥肉端上桌,元宝二话不说的夹了块儿扔嘴里,烫的他直拿手扇风,可还是架不住那种酥脆肉香的诱惑。

    再加上椒盐,光元宝一人就可以干掉那么一大盘。

    陈妈将改良过后的炸酥菜放到林寒星跟前,量很多,显然是觉得她太瘦特意多给她做的。

    电视那边的声音隐隐传来。

    “今日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捣毁了……”

    “陈妈,把电视关上……”

    雷妈嚷了一嗓子,刚才不知道是谁把电视声音开的那么大,想跟儿媳妇儿说两句话都听不清楚,好烦啊!

    陈妈径自走过去想按照雷妈的意思将电视关上,只是……

    当她看清楚电视上的画面时……

    “太太、先生……你们快过来!”

    陈妈难得失态,声音听着都有些变调。

    什么情况?

    林寒星有些好奇的咬着筷子,从她这个角度看去,恰好能看到雷妈刚走过去随后像愣了似的表情震惊的睁大眼的样子。

    而手机震动就在这个时候响起。

    林寒星低头一看,是海叔发来的讯息。

    ——看新闻。

    只有这意味不明的三个字。

    再联想到刚才雷妈走到电视前的震惊,林寒星立马打开微博等手机app。

    很快,她就知道海叔叫她看的,到底是什么了!

    ………………

    夜幕深沉。

    酒店内,程灵韵身着真丝睡衣轻抚着小腹。

    细细吊带滑落肩膀,带给人种风韵犹存的感觉。

    此时眼眶通红,像是为了袁素素哭了一整天的憔悴,更是我见犹怜。

    袁绍靖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袁大哥……”

    程灵韵猛地扑进他怀里,不知是有意无心,蹭过男人最敏感的部分。

    “素素她真的太可怜了。”

    边哭,边往袁绍靖怀里钻。

    很快,袁绍靖猛地将程灵韵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别哭。”

    一条领带下一秒覆在程灵韵的眼上,令她顿时细胞都跟着兴奋起来。

    这是他们最近最喜欢玩的游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