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危机就是转机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要自乱阵脚。”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展南珩抬头,目光灼灼。

    她那么厉害,就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够掌控在手中。

    他想听听,如果是她,会怎么做。

    “我的答案,其实已经告诉过你。”

    林寒星单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看似慵懒的姿态里,却带着指点乾坤的运筹帷幄感。

    “只有回到马来西亚,我们才能找到真相。”

    展南珩同她对视,她刚才用的是‘我们’,瞬间令他慌乱的心有了依靠。

    “你之前不想与皇室有所牵扯,无非是因为你的身份太过尴尬,以至于人身受到威胁。”

    林寒星边状似漫不经心拨弄着手上戒指,边说。

    “但现在因为局势变化,你却成为最特殊最关键的存在。”

    林寒星抬头,深深凝视着展南珩。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看似平静无波的问话,搭配着她的眼神,硬是令展南珩听出了危险味道。

    “意味着什么?”

    就像是不由自主深陷进她眸光里,展南珩反问。

    两秒的沉默后,林寒星终于再度出声。

    “意味着你在江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会有致命危险!”

    林寒星冲着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缓慢起身。

    直到此时,展南珩才发现隐藏在她海藻般长发下的耳朵上还戴着个蓝牙耳机。

    极有规律的闪动着蓝光。

    显然是正在通话状态中。

    展南珩看着林寒星悄无声息的站到了门边,随后不急不慢的将手上环绕的圈形戒指一点点的掰直,锐利的尖头透着荧蓝寒芒,似淬了毒般。

    似是察觉到他惊异目光,林寒星面无表情以口型要求他噤声。

    几乎是在下一秒,茶室的包间门倏然自外面被猛地踹开。

    尽管发出巨大的轰隆声,外面走廊里却没有一个人出现,对方显然是已经有所准备。

    “eric……”

    被人挟持着的展南珩经纪人emma表情扭曲,此时太阳穴被一把枪管抵着,整个人吓得如同鹌鹑一样瑟瑟发抖,不断尖叫。

    “eric救我!”

    经纪人emma试图朝展南珩的方向跑去,可还不等有所动作,头发就已经被挟持着她的人粗鲁拽住,猛地向后一扯!

    对方刚想说话,却在乍眼看到房间里只有一个人时,表情大变!

    不对!

    展南珩同别人有约,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有人出去,怎么可能房间就只有他一个人在!

    另外一个人……

    心里正这么想的时候,多年来养成的警惕却敏感察觉到身后有危险正在骤然靠近!

    连回头都没有回头,身形敏锐的想要躲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

    展南珩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寒星如同是疾风闪电般的以五指紧扣对方后脖颈,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刚才当着他的面儿一点点掰开的戒指最锐利那端朝着对方颈椎处狠狠的插入!

    顿时,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

    原本还持枪挟持着emma的彪形壮汉就这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似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是的女人,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同一时间。

    林寒星接力使里的抬脚猛地一踢,将那把原本即将要落地的枪重新踢向半空,随后伸手稳稳接住,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抵在后来入内那人的太阳穴处!

    “啊……”

    “啊……杀人了!”

    展南珩的经纪人就像是整个人都崩溃了一样,眼泪糊了一脸。

    不住的放声尖叫着!

    “你再喊一声,信不信我先杀了你!”

    林寒星眼神阴鸷的看向emma,声音听起来是丝毫的不客气!

    展南珩毫不怀疑。

    言出必行的林寒星是真的会杀了emma的!

    连犹豫都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对着情绪依旧激动的emma后脖颈猛地就这样狠狠劈下去!

    一瞬间。

    房间变得安静起来。

    “把门关上。”

    林寒星沉冷开口,手上的动作利索而狠戾。

    展南珩立马从里面将包间的门给关上。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特意往外心虚的探了探头,毕竟林寒星刚才是真的要了条人命。

    可诡异的……

    没有人出现!

    静悄悄的,如同这里是一家死店一样。

    “跟了一路了,辛苦。”

    林寒星轻声笑了笑,但那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

    一个眼神扫了过去,展南珩立马搬了椅子过来,林寒星拿枪稍稍一顶对方太阳穴,后者虽保持着面无表情,但是喉头明显上下滚动了下。

    没说半句废话,对方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他们太轻敌了!

    展南珩听到林寒星的话忍不住怔楞了下,所以刚才他们在这里聊天的时候,林寒星全程都在用蓝牙耳机接收讯息?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对方冷笑一声,显然是很不配合的状态!

    林寒星高高扬起眉头,好看的眉眼渲染着浑不在意的冷漠。

    “我就喜欢这么有骨气的人。”

    林寒星伸手拍了拍对方肩膀,以着赞许与嘲讽相交的口气开口。

    可下一秒,她猛地扯开对方衣襟领口!

    展南珩只觉得自己一口气差点没吓喷出来。

    可很快,眼神在落在对方肩膀刺青时,眸光一暗。

    竟然是……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林寒星连理都没理那人,伸手重新摁动蓝牙耳机。

    “把人带来。”

    只有这简单的四个字,再无其他废话。

    说完,林寒星转身朝着沙发重新走去。

    葱白细指上还转动着那支看起来颇为沉重的枪,黑白两色对比鲜明,呈现出极致的美。

    不止是展南珩,就连刚才那个被胁迫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表情都不可思议起来。

    她就这样走回去了?

    就不怕自己会逃走?

    就这么放心?

    林寒星将那把枪咔哒一声放在桌上,随后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条斯理的喝起来。

    “你可以试试。”

    看也没看对方,林寒星冷冷开口。

    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波动。

    对方当然不会放弃任何逃生的希望,这个女人实在是邪门的很,他一点都不想要在这里多待哪怕是一秒。

    这样想着,甚至连同伴都顾不上,作势就要开门。

    展南珩脸上露出急切表情,刚想开口,却在看到林寒星气定神闲模样的瞬间,整个人也跟着平静下来。

    这一刻,他平生第一次去羡慕那个姓雷的男人。

    砰的一声巨响突然在耳边响起!

    展南珩猛地回神,可还不等抬头,眼前却飞来个什么物体,重重的落在了包间地板上。

    只听噗嗤一下,鲜血从那男人口中喷出来。

    而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在那里,此时,动作沉稳而缓缓的将门从外面再度关上,那张脸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消失在缝隙里。

    卧槽……

    展南珩忍不住在心里浮现这两个字。

    刚才明明自己看见过的,门外什么都没有,什么时候凭空又冒出了个人?

    从头到尾,林寒星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面无表情喝着茶将视线落向窗外。

    “如果刚才你带着你的同伴走,我会敬你是条汉子,留你条活路。”

    半响,林寒星的声音在偌大包间内响起。

    同伴?

    那人不是刚才就被她给杀了吗?

    展南珩犹豫了下。

    后来朝着最开始被击倒的那男人走去,伸手探了探对方的呼吸。

    没想到,虽然微弱,但对方的确还活着。

    “坐那儿等着。”

    这句话,林寒星却是对着展南珩说的。

    在目睹了刚才那一幕之后,林寒星现在说什么对于展南珩来说都是圣旨,二话不说就在刚才自己坐过的地方重新坐下来,只是……

    时不时的以着眼角余光看着她的脸。

    说实话,现在谁说能够保护他展南珩都不信,唯有林寒星……

    她说什么在自己看来就是什么!

    一时间,原本刚刚经历过腥风血雨的茶室包间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展南珩的心里其实有很多的疑问。

    但是眼前的林寒星实在是太过安逸了,连看也不看自己,展南珩到了嘴边的那些话自然而然的就这样老老实实咽了下去。

    学着她的样子喝起了茶。

    慢悠悠的等着未知的人物出现。

    大约十五分钟后。

    门外走廊里突然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沉稳而有力。

    显然不止一个人。

    叩叩叩……

    伴随着林寒星没有什么感情起伏的进字,门从外面再度被打开。

    对展南珩来说,来人很眼熟。

    不正是上次见面会后在后台休息室试图将他绑走的华记骨干人物!

    林寒星扫了眼腕表,时间掐算的刚刚好。

    “又见面了。”

    林寒星抬头冷幽幽的开口,眼神冷冷的,像是能穿透人心。

    “这么大阵仗,原来是林小姐请我们来这一聚。”

    华记骨干表情深奥,声音里也完全听不出被强制带来的懊恼。

    林寒星笑了笑,伸手点了下此时他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

    葱白手指的动作叫人感觉赏心悦目,可是此时却无人去欣赏,华记骨干的脸色甚至在看到那些人的瞬间就变得冷凝起来,极为可怕!

    “看来华记也不过如此,你治军不严,手下出了叛徒啊!”

    林寒星面无表情倚靠在沙发椅背上。

    对方没说话,狭长的眼睛危险的微眯起来,瞳孔内隐藏着嗜血。

    “抱歉。”

    躺在地上的都是跟在他身边七八年的手下,跟随他出过那么多次任务都没有问题,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暴露了出来。

    而当想到这背后所代表的更深层意义时,对方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

    “坐吧,我们聊聊。”

    林寒星话音刚落,包间的门就从外面被猛地关上。

    原本跟在华记骨干身后的那些人马各个将手放在腰间,似乎随时都能够拔出一把枪来,并将枪头对准林寒星。

    包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我想你们都应该听过,什么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

    就连展南珩的心都要提到嗓子口了,可是林寒星依旧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令他实在在心里为她捏了把冷汗。

    “不许无礼!”

    华记的那人显然很欣赏林寒星的行事做派。

    说完,径自朝着林寒星的对面方向走去,很快坐了下来。

    “林小姐想同我聊什么?”

    这几日,他的人找过许多次机会接近展南珩,但都以失败告终。

    不是他们能力不行,而是展南珩的身边似乎被更有能力的人给保护了起来。

    他们原本没有联想过会是林寒星这边的人。

    看来,还是太小看她了。

    直到今日被请来这里喝茶,才明白那句‘大意失荆州’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聊聊现在的局势对大王妃而言,到底有多么的严峻!”

    林寒星不过淡淡一句,却瞬间令坐在对面的那人变了脸色。

    深谙眼神意味不明。

    “林小姐,慎言。”

    许久,终于从对方的口中听到了这样一句。

    “好,我慎言,你现在就可以把叛徒带走,但展南珩,在我没有松口之前,别想有人把他带离江城!”林寒星不急不恼,只是很平静将这句话说完。

    话毕,端起茶水继续喝起来,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叫人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应对。

    华记的人有些急了。

    哪里还能够再等下去?

    马来西亚那边多等一天局势都会瞬息万变,现在所有人都在向大王妃施压,她凭借一己之力暂时将情势给压了下来,可是这并不代表雨过天晴。

    二王妃那边咄咄逼人。

    誓要在这两天将新储君的事情拍板定下来,好似储君之位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展南珩!

    可皇储出事期间他竟然恰好就在江城,并且在听说这件事之后更是不准备走了。

    如果是在马来,他们有千万种手段能够逼迫他就范。

    可这里是华国!

    他们的人受制于华国法律,根本没有办法施展拳脚,只能耐心等待时机。

    谁又能想到,展南珩身边还又凭空冒出来了个什么劳什子的青梅竹马初恋未婚妻的,并且还是个这么难缠这么不好对付的人物。

    不是他们不想早点完成任务,实在是这次的对手太过强悍!

    “林小姐!”

    对方显然有些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