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被遗忘的女人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来宋晨曦回想起来,也曾经问过自己,若是那时宫辰的人马到的更快一些,一切……

    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这个问题的答案,宋晨曦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桌上线香徐徐盘旋。

    林寒星继续听着宋晨曦讲述。

    其中凶险过程,宋晨曦只是以着简单两三句带过,并未赘述。

    可林寒星还是能透过这两三句联想到那夜的可怕场景。

    宋晨曦手臂上的伤痕,太深了。

    凭着林寒星的经验,即便伤好了,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九姑娘,真正爱一个人,是绝对舍不得让他在你面前受到任何伤害的。”

    “哪怕是一点点……”

    “都不可以。”

    宋晨曦泪中带笑的开口。

    林寒星虽然没说话,但是想到雷枭,她当然是认同这个观点的。

    当穷凶极恶的匪徒将枪口对准宫辰时,宋晨曦想也没想的就挡到了他前面。

    那颗子弹,至今都还留在她的头颅里。

    做手术取出的危险系数太大,当初所有医生会诊的结果都是最好维持现状。

    “我没有想到,当我醒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宋晨曦醒来,是在半个月后。

    不过半个月,浮生若梦,庄周迷蝶,她的世界从此改变。

    宫辰失去了所有记忆,爱上了他的救命恩人宋知允,一段佳话由此诞生。

    唯一见过她的老管家,在绑架发生时,就已经殒命别墅。

    “那是我的亲妹妹。”

    宋晨曦与林寒星对视,翕动的唇是止不住的哀伤。

    “她跪在我面前求我,她说她喜欢宫辰那么多年,她说……”

    ——姐,从小到大,你拥有了那么多,求你不要跟我抢,好不好?

    “那时我才看见,她的手上和我有着一样的伤痕。”

    位置丝毫不差。

    说完这些话,宋晨曦仿佛卸掉了全身力气,虚弱无力的靠在椅背处,美丽的巴掌大小脸上,带着淡淡的自嘲。

    “这些年,有没有试图告诉他真相?”

    林寒星问。

    宋晨曦却突然朝她伸出了手。

    “能借你的手机用用吗?他把我的号码拉黑了。”

    林寒星将手机拿出手解锁递给宋晨曦。

    宋晨曦熟练拨打着号码,就像那些数字已经深深印刻在了她的脑海中那样。

    电话半响才被接通。

    “宫辰。”

    宋晨曦刚叫出他的名字,电话那头的男人已经以着冷硬口吻开口。

    “你什么时候准备做手术。”

    宋晨曦没说话,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她鼻子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林寒星眸光瞬间变的犀利起来。

    刚想出声,宋晨曦却朝她摆摆手。

    随便抽了两张抽纸捂住。

    “知允不是还能撑一段时间嘛。”

    她刻意轻笑,听在人耳中却带着嘲讽与恶意。

    “宋晨曦!”

    林寒星眼睁睁看着雪白抽纸被鼻血打湿,却只能保持沉默。

    “你知不知道知允若是再不做手术,她会死的!”

    宫辰低沉嗓音里带着勃然怒意。

    背景音里有什么迸碎的声音!

    “可她不还没死吗!”

    这句话,宋晨曦说的似乎很漫不经心,像是为了刻意惹他生气。

    “那是你亲妹妹!”

    “我知道,那是你的心头肉。”

    或许是太过隐忍,宋晨曦的眼前竟有些晕眩漆黑。

    “其实,若是可能,你更想让我死……”

    “对不对?”

    “对!若是你死了能够换知允身体好起来,宋晨曦,我恨不得你立刻去死!我一定会好好庆祝的!!!!”

    宋晨曦手上的动作有瞬间僵硬。

    林寒星的眼神落在她脸上,那血还在流,滴答的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我要死了。”

    突然,宋晨曦收敛起了一切伪装,声音微带颤抖的开口。

    “宋晨曦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宫辰嗤笑一声,显然根本不信。

    “我说,我要死了。”

    宋晨曦再度重复一遍,眼神黑沉沉的,了无生意。

    宫辰有片刻沉默。

    “那太好了,知允终于有救了。”

    “呵呵,骗你的!”

    宋晨曦讥讽的以冷笑回应,眼泪却在瞬间自眼眶里滚出。

    无声无息。

    她说的所有的谎,他都相信。

    她说的真话,他却从来不信。

    “宋晨曦,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恶毒的女人!”

    “你让我觉得恶心。”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咔哒一声挂断。

    宋晨曦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号码肯定会被他拉黑的。

    电话挂断的一瞬间,她赶忙抽出更多的抽纸仰头捂在鼻下,纤长睫毛轻颤。

    “就是因为,我拼命试图告诉他真相,这些年来……我们才变成现在这样……”

    她累了。

    真的累了。

    “两天前,我发现宫辰的人同华记有私下接触。”

    宋晨曦淡淡笑了笑,眼神里都带着温柔。

    “我想,他是真的想我死吧。”

    林寒星没说话,只是这样看着宋晨曦。

    又像是透过看她,想起了别的人。

    “三个月前,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我这里的这颗定时炸弹终于要爆炸了。”

    宋晨曦轻点太阳穴。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感!

    “所以,你终于不顾一切的用自己的那颗肾脏来换取这段婚姻?”

    联想到刚才电话里宫辰的冷言冷语,林寒星不难想象这三个月来宋晨曦到底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在马来西亚唯一能够与袁绍靖代表的袁氏相抗衡的宋晨曦,竟也难逃情爱这一关吗?

    “很划算的买卖,不是吗?”

    反正,她要死了,宫辰会不会恨她,又有什么关系?

    “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这样糟蹋自己,值得吗?”

    林寒星鲜少会用这样的口吻来对当事人说些什么。

    “抱歉,你的单子我不会接的。”

    说完,林寒星起身作势朝着门外走去。

    “我知道你的规矩。”

    宋晨曦的声音自林寒星的身后传来,成功阻止了她离开时的脚步。

    “我会用一个秘密来当做交换。”

    宋晨曦起身,望着林寒星的背影,轻声开口。

    林寒星缓缓回头,看向她。

    “展南珩的母亲,是被二皇妃害死的。”

    两个人对视间沉默半响。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现在,你愿意接受我的请求了吗?”

    ………………

    宋晨曦走后,林寒星依旧坐在包间里。

    面色沉冷。

    手指极为有规律的敲击在桌面上。

    如果宋晨曦说的是真的,那么恐怕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同展南珩见一面。

    展妈的死,好似同她母亲寄给展妈的东西有直接联系。

    单凭这一点……

    掏出手机,翻找着展南珩的用户名。

    星小星:展南珩,出来见一面。

    很快,微信那头的人回复了。

    南有乔木:天下红雨了?

    林寒星旁的废话没多说,直接将位置发给他。

    自从那次活动之后,展南珩就一直留在江城,显然签证到期前他都不准备走的样子,没想到也正因为如此,才令她少了层麻烦。

    二十分钟后,展南珩来了。

    跟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他那位眼高于顶的经纪人emma。

    “出去。”

    展南珩刚摘下墨镜和口罩就听到林寒星这么一句,顿时有点懵。

    却见林寒星侧头看向他经纪人。

    以着狠戾眼神,扫过去。

    “emma你先出去。”

    展南珩开口。

    他这个助理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忠心,有的时候有太死脑筋。

    听到展南珩说,经纪人emma才不情不愿的从外面将门带上。

    但眼神显然还是很不放心的样子。

    “我没想到你会找我。”

    展南珩的目光扫了眼桌上,这里很明显之前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雷枭刚走?”

    林寒星没说话,只是把玩着手中早已经空了的茶杯。

    趁着这段时间,展南珩倒是将视线状似不经意的在她脸上来回游走。

    昨夜的晚宴林寒星如同璀璨辰星,令他就算回到酒店,那份震撼都还没回过神来。

    这种感觉……

    展南珩已经多少年不曾有过了。

    而今天,他则看了一天电视,毕竟林氏集团的新闻这么热闹,他就算不想关注都不行。

    “我说你找我来又不说话,就把我晾在这里什么意思啊?”

    展南珩见林寒星半天不吭声,终于有点按耐不住了。

    天生讨人喜欢的娃娃脸上带着笑。

    同荧幕上塑造出来的那个形象相比,坐在林寒星对面的展南珩更具有人味儿。

    “展南珩……”

    林寒星终于抬头看他,眉头紧锁。

    展南珩被她这幅表情弄的有点懵,这什么意思?

    “如果我说,我已经知道了你母亲的死因,你愿意回马来西亚吗?”

    林寒星话音落下瞬间,展南珩脸上的笑容秒速消失。

    “你说什么?”

    声音里的阴沉毫不遮掩,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林寒星。

    “我母亲寄给展妈的东西,有可能是她被害的原因。”

    展南珩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抱歉。”

    既然找了展南珩出来,林寒星自然不会藏着掖着,更何况展妈的死还跟她母亲有关系。

    “是谁?”

    许久,展南珩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张娃娃脸上面无表情,就连声音都听不出他到底有什么情绪。

    “二皇妃。”

    砰的一声,展南珩猛地起身,根根青筋在额顶暴出。

    “林寒星,这些话只是你想骗我回马来西亚的说辞是吗?还是华记的人跟你接触过了?”

    展南珩冷笑一声,他宁愿事实是这样。

    “抱歉,我说的都是真的。”

    咚一声,展南珩大掌一挥将面前茶壶扫到墙上,发出剧烈声响。

    “发生什么……”

    emma听到动静赶忙开门。

    “出去!!!”

    门刚开,展南珩便立刻暴躁怒吼,吓得经纪人emma赶忙又将门关上。

    心有余悸。

    她还从未见过好脾气的展南珩露出那副吃人表情!

    林寒星面无表情。

    她知道,这样的答案一时间任凭哪个都会难以接受,所以对于展南珩的失态,她全盘接收,不会有任何旁言。

    “我已经答应了另外一位雇主,半个月之内,会去马来西亚。”

    展南珩胸口剧烈起伏,眼眶通红。

    “所以?”

    “所以我选择将真相告诉你,想要听听你的选择。”

    展南珩眸光深深的看着她。

    “事到如今,我还有选择吗?”

    他自嘲的笑起来。

    往日里展南珩所塑造的任何一个形象,都没有现在这个来的刻骨铭心。

    “寒星,你告诉我,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林寒星没说话,只是同他相对视。

    “有。”

    她给与他肯定答案。

    “继续做你的明星,我会保证你这辈子生活无忧。”

    展南珩闻言苦笑一声,重新坐回到座椅内,疯狂的愤怒褪去,脸上尽是茫然。

    他本想一辈子逃离马来西亚的。

    那个地方,令他每日待着都觉得呼吸困难。

    就像是不得不做明星来保命一样。

    展南珩觉得那里就是个牢笼。

    深深困住他的牢笼。

    “为什么?”

    二皇妃为什么要害死他母亲?

    这是第一次,林寒星没有办法去回答别人的问题。

    她不知道。

    她甚至都不知道母亲曾经给展妈寄去过东西。

    就连这件事都还是展南珩回到江城来后告诉自己的。

    “就像是你不知道我母亲到底寄给了展妈什么东西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些东西为何会令二皇妃动了杀机,我并不觉得二皇妃同我母亲之间有什么联系。”

    展南珩没来的那段时间,林寒星在脑海当中仔细过滤了一遍。

    但很遗憾。

    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我现在,这里很难过。”

    展南珩的手落在心口处,声音里掺杂着痛苦和萧索。

    “你可以恨我。”

    林寒星认真开口,这是她们家欠他的。

    展南珩摇头。

    表情颓然。

    “展南珩,我承诺,不轮你做何种选择,我都会尽我的全力去保护你。”

    展南珩双腿分开,手肘抵在膝头处。

    眼神里尽是焦灼。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展南珩脑袋里乱糟糟的,混乱成浆糊。

    这件事,他始料未及。

    皇储之争,他不想涉入过多,可是冥冥之中就像是有只大手,将他往这个局里推动。

    “我只要一回去,大皇妃的人恐怕立刻就会将我带进宫里,到时候就算我再怎么不情愿,都会被人视作我与大皇妃联手的象征。”

    林寒星看着他,缓缓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