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林寒星喝茶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宋晨曦,清冷眸底意味不明。

    宋晨曦的脸色是没有血色的苍白。

    “抱歉,我可以喝酒吗?”

    这茶喝到嘴里,太苦了。

    她已活的如此辛苦,现在,宋晨曦只想痛痛快快的,过她想要的生活。

    林寒星没说话,但却摁下了服务铃。

    很快,烈酒上桌。

    店家还按照她的意思送了一小桶冰。

    琥珀色的液体哗啦一声倒入玻璃杯里,加上冰块撞击的声音,却莫名让人觉得惆怅。

    “我想让你帮我丈夫,杀了我。”

    烈酒入喉,她苍白如纸的脸上终于染上了淡淡绯红。

    如同桃花瓣儿一样。

    林寒星没说话,在脑海中搜寻宋晨曦丈夫的信息。

    宫辰,宫氏集团总裁。

    “其实,我活不了多久了。”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脑袋。

    “这里面躺着颗子弹,没办法取出来。”

    宋晨曦朝着林寒星淡淡笑了笑,眼神中并未有对死亡的任何恐惧。

    反而,还有向往与轻松。

    “但她等不了了。”

    “她是谁?”

    林寒星的声音很平静,可也正是这样的平静,令宋晨曦觉得贴心安逸。

    “我的妹妹,宋知允。”

    对了,她还有个妹妹。

    林寒星这才想起来,宋晨曦是有姐妹的。

    并且,在宫辰与宋晨曦结婚之前,已经与宋知允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而这,也是当初两人结婚时,马来西亚举国沸腾的原因之一。

    林寒星微敛长睫,一并将眼底情绪敛起,这似乎是个很长的故事。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强迫他娶我。”

    至少,在她走的时候,他对她心里至少是心存感激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见面就剑拔弩张,好似有血海深仇似的。

    “所以,三个月前你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强迫宫辰娶你?”

    林寒星以食指轻擦过杯口,缓缓抬头。

    “我用我的肾脏同宫辰做了交易。”

    宋晨曦的眉宇间带着淡淡哀伤,哪里还有往日里女强人般的强势。

    “原本,他们要结婚了。”

    空气里流转着烈酒的味道。

    宋晨曦明明应是初升骄阳般的眼眸,现在却已呈现出夕阳西沉的落败感。

    “恕我直言,宋小姐这样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很不厚道。”

    仗着自己所有的,去威胁拆散一对有情人……

    若是放在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中,宋晨曦必定是那受人唾弃最恶毒不过的女配角色。

    更何况,众人所知。

    当年,宋知允舍命救下被绑架的宫辰,至今手臂上还留着即便手术都无法去除的严重伤疤,可想而知,当年那伤痕必定是深可见骨的。

    救命之恩,当献身相报。

    不知林寒星的这句话勾起了宋晨曦怎样回忆,半响不曾说话。

    可很快,她却站起身来。

    林寒星眼神清冷的看着宋晨曦,看着她突然解开羊绒大衣的动作。

    今日的宋晨曦,里面穿着件套头的高领白色羊毛衫。

    只见她动作轻柔的自下而上将毛衫脱下,只留下里面的吊带衫与内衣。

    瘦。

    宋晨曦很瘦。

    就像是皮包骨一样。

    可很快,林寒星的目光却定定的落在她手臂上。

    一道白惨惨的伤疤,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像是在向她无声诉说着真相。

    有意思。

    “当年救了宫辰的人……是你。”

    林寒星与宋晨曦对视。

    她衣着单薄的站在自己对面,就这样将她隐藏多年的秘密曝露于天日之下。

    林寒星的声音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所以,是宋知允欺骗了所有人,抢了原本属于你的恩情?”

    宋晨曦重新坐下来。

    这些年,为了隐藏这个秘密,她在公众场合从来都不曾穿过短袖的衣服。

    “当年,宫家正身处权利交替漩涡中,有内贼给宫辰下毒,虽然很快就被识破,但是他的眼睛却受到影响,整整三年时间都没办法正常视物。”

    这些话,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我喜欢他,很喜欢。”

    从进门到现在,唯有在说到这句话时,宋晨曦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带着些少女的羞涩。

    与跟现实交织后的浓重凄苦。

    “但他从小就很讨厌我,我只能用知允的身份接近他。”

    宋晨曦知道自己这样有多傻。

    “那是我人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

    那三年,宫辰搬到位于郊区的单独别墅里休养,意志消沉,所有人都说他没有希望重新回到宫家继续当他的继承人,流言蜚语漫天。

    唯有宋晨曦知道,他会恢复的。

    就算只是一时间的消沉,宫辰也早晚一定会打起精神来的。

    果不其然。

    很快,他就开始坐起了无障碍练习。

    那时,宫家只派了一位老管家跟在宫辰身边,就连佣人,都是定时来打扫。

    外人看来,这是宫辰被宫家放弃的表现。

    宋晨曦能做的,只有风雨无阻的出现在他身边。

    当然,是以知允的身份。

    好在,她们姐妹两人的声音再相似不过。

    不过是她说话冷硬,而知允说话更轻柔些的区别罢了。

    那三年里,她是唯一一个能够进驻到他生活里的人,就连老管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有一日,宫辰竟对着她叫出了她的名字。

    宋晨曦。

    他说,他知道是她,一直是她。

    “九姑娘,你知道那种被你喜欢的人也惦念在心上的感觉吗?”

    宋晨曦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一颗一颗,如同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接连不断。

    他说他并不讨厌她,他说……

    喜欢她。

    林寒星安静听着宋晨曦讲述,若故事只是进行到这里,自然是圆满结局,只是后来又怎会牵扯出那么多的复杂事?

    可是当她继续说下去,本应圆满结局的故事发展,却急转直下。

    宫家的继承人之争连绵数年,私生子始终虎视眈眈。

    当初下毒之事就有对方的手笔在里面,却苦于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意外,就发生在那时候。

    有人绑架了宫辰与她。

    绑匪的目的很明确,只为撕票。

    好在宫辰早有准备,唯一需要的就是拖延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