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宋晨曦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氏集团。

    总裁休息室。

    林寒星自浴室里走出来,身上随意套着雷枭的黑衬衫。

    两条细细笔直的腿露在外面。

    白肌似雪。

    雷枭显然知道她的习惯,特意将空调温度调高过。

    即便林寒星就这样出来,也没有感觉丝毫冷意。

    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出去。

    见她出来,本在打国际电话的雷枭用中控将总裁室门落锁,任由林寒星直接坐进自己怀里,两条细白的腿就这样悬空耷拉着。

    整个过程仿佛就和吃饭喝水似的自然而然。

    雷枭继续打着电话,冷漠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流利的英语口语听在人耳中就像是享受。

    林寒星掏出手机低头玩着游戏。

    两个人谁都没耽误谁。

    半个小时后,当林寒星将逆风局打成顺风局并成功推倒敌方水晶后,雷枭也刚好挂断这通国际长途,搂着她健硕身形往身后黑色真皮座椅上一靠。

    “你说,我们俩要不要买个电子竞技俱乐部玩一玩?”

    林寒星突然开口。

    近两年国内的电子竞技行业正处在蓬勃发展阶段,虽然相较欧美韩国等还有大段差距,但林寒星出于投资角度考虑,这里面还是有很大部分操作空间的。

    “你喜欢就买。”

    对于林寒星的爱好,雷枭一向都是抱着支持态度。

    “名字我都想好了。”

    林寒星仰头看他,眼神里似有星辰闪烁般,看的雷枭心都跟着她发软。

    “就叫星枭俱乐部。”

    对这突然冒出来的投资念头,林寒星显然很感兴趣的跃跃欲试,都不等雷枭回答,径自拿出手机来,给金叔打电话。

    雷枭哑然失笑。

    有的时候,寒星就像是个孩子。

    一有什么新奇想法跟他分享之后就要立刻去做!

    金叔的电话很快就打通。

    “九姑娘,恰好我也正要联系你。”

    电话那头,金叔的声音传来。

    “嗯?”

    林寒星自雷枭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了进去。

    表情就像是只餍足的猫儿。

    “有生意上门了。”

    “大单。”

    金叔紧接又补了句。

    林寒星的眉头高高挑起。

    毕竟,金叔可是有名的金算盘!

    能入的了他法眼并且特别提起的‘大单’,一定很诱人。

    “不过事情有点棘手。”

    这也是金叔犹豫要不要接的原因,毕竟利益与风险是并存的。

    “对方有提出要见面吗?”

    林寒星一边拨弄着雷枭的袖扣,一边漫不经心开口。

    “嗯,并且恰好人就在江城。”

    金叔说完,等待着林寒星的回应。

    “具体数额?”

    当林寒星听到电话那头的金叔说出的数额时,轻笑一声。

    “让对方将地址发到你手机上,如果今天有空,我会过去看看的。”

    能够出的起这么大数额的人……

    对方的所求,她倒是真的有些感兴趣起来。

    说完这件事,林寒星将之前要收购电子竞技俱乐部的事同金叔大概说了下。

    “我会留意下。”

    金叔显然对电子竞技这块儿并非全然不知。

    “嗯,最好是有实力但却因种种原因一蹶不振的那类。”

    将一个巅峰状态的队伍带上冠军位置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多么高兴的事。

    她林寒星,最喜欢的就是有挑战!

    挂断电话。

    没有几分钟,金叔已经将对方发过来的地址转发给了她。

    看起来,那人是相当着急。

    林寒星扫了眼屏幕。

    对方所住的酒店,距离雷氏集团刚好十五分钟的路。

    不知这算不算是另外一种缘分呢?

    “再有几天,就是爸的生日了,阿晟早晨的飞机,一起去接他?”

    雷枭伸手拨弄着林寒星的发。

    卸过妆的小脸剔透干净,像是块儿美玉,不掺杂任何瑕疵,令他爱不释手。

    “好啊。”

    林寒星也想见见,这位从未露面却又大名鼎鼎的matthew lei到底是何方人物!

    “会不会觉得我俗气?”

    突然,雷枭开口问道。

    林寒星抬头看着他,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

    黑色衬衫领口宽大,露出漂亮而深凹的精致锁骨。

    “我只会赚钱。”

    雷聿是知名古董收藏鉴定修复师,雷晟是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雷爵是世界知名金牌律师,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唯有他……

    “满身都是铜臭味。”

    闻言,林寒星顿时做出闻的动作。

    瑶鼻轻擦过雷枭脖颈的麦色肌理,引来阵阵颤栗涟漪。

    “我怎么没闻到啊?”

    林寒星故作讶异,眨眨眼,那表情倒是把雷枭给逗笑了。

    本就被造物主偏爱过的英俊脸庞,更是带来连语言形容都匮乏的诱惑感。

    林寒星的小手扯过他领带。

    雷枭顺着她的动作身体前倾。

    两人脸颊相差微乎其微的距离就要贴上,彼此都能看清楚对方眼中的自己。

    林寒星红唇轻擦过他,像是在逗弄。

    “我们家阿枭身上香着呢,哪里有铜臭味?”

    温热的呼吸伴随着刚洗过澡的沐浴液香味在空气里渐渐散开。

    就连眼神都染上情愫。

    两人身体贴的密不透风。

    白皙小手调皮的扯开雷枭领扣,露出男人充满野性的锁骨区。

    不等他开口,已经低头在那上面深深口允吸起来。

    一个个痕迹调皮的留在上面。

    弄的雷枭腹部绷紧,只觉活生生折磨,就连眼神都变得深谙几分。

    “不过现在……”

    林寒星仰起头,用指尖轻滑过润湿小口,动作无辜而**。

    “你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她扬着小脸,看起来一脸的骄傲。

    雷枭双手落在林寒星腰上,只觉得自己玩了,这辈子都要被她给吃的死死的。

    却又是那么的心甘情愿。

    就连豁出这条命去,都二话不说。

    “我们家阿枭,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独一无二的!”

    就算有人拿千万金来同她换,她也不要。

    钱,她多的是。

    人,她只要眼前这个。

    就在雷枭想要将林寒星压在桌上酱酱酿酿的时候,林寒星的手机铃声又再度响起。

    她一回头,雷枭扑了个空。

    脸却蹭在了林寒星柔软胸口。

    唔,媳妇儿的胸真的又软又绵。

    这次的电话,却是袁绍靖亲自打来的。

    林寒星面无表情接起电话摁下免提,顺便啪一声拍在雷枭偷摸想要解开她衬衫领口的手。

    雷枭以眼神无声控诉!

    “林丫头。”

    “嗯。”

    林寒星清冷声音响起,透过听筒传递给袁绍靖。

    “警方那边已经通知我,因为洛文博已经因为意外离世,所以那边已经准备做结案处理,下午等我们和领事馆的人商量好后,就可以将素素的遗体领回来。”

    袁绍靖的声音低沉而疲惫。

    “需要我恭喜你吗?”

    林寒星淡淡开口,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薄笑。

    袁绍靖顿了下。

    “我已经联系好了医生。”

    “所以?”

    袁绍靖到现在都还没说出打这通电话的用意,总不能是让自己去观礼的吧?

    “有些事,今晚应该解决了,我想送你程灵韵一份大礼……”

    即便隔着电话,林寒星都能感觉到袁绍靖的阴鸷。

    “我想,你和阿枭应该在场。”

    “我知道了,九点如何?”

    林寒星以眼神询问雷枭,在确定没问题后,敲定这个时间。

    “好,到时我会让阿海在酒店楼下等你们。”

    说完,袁绍靖便挂断了电话。

    林寒星以手把玩着手机,表情有瞬间的阴沉。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

    有残酷冷芒划过。

    “把你车钥匙给我。”

    林寒星扭头看向雷枭,却见他正一脸控诉的看向自己。

    “你又要走了?”

    “……”

    那眼神,令林寒星顿时觉得自己有种睡过却不愿意负责的渣男感。

    关键是……

    她都还没睡过啊!!!!

    “乖啦,我很快就回来。”

    林寒星伸手帮雷枭把依旧凌乱的领口和领带系好,以着诱哄口吻轻声说道。

    “很快是多快?”

    雷枭反问,顺便学着她刚才的动作将她在自己胸口流连忘返的手一把拍开!

    “你打我!!”

    “你竟然打我!!!”

    下一秒,林寒星仿佛雷妈上身似的,莹亮眼神里满是凄凉。

    “现在只有红包能够治愈我的心!”

    林寒星握着手机坐等。

    “……”

    妈,你到底教给了我媳妇儿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雷枭认命的转了比大红包给自家媳妇儿。

    只觉得今晚回家一定要好好同自家母上大人交流交流感情。

    “谢谢老板!”

    看到数额林寒星相当满意的在雷枭嘴角啾了下,随后摸到他车钥匙后下自他大腿上滑下,朝着内间休息室快步走去。

    唔,非常愉快的做着给他们家阿枭赚零花钱的前期准备!

    ………………

    医院太平间。

    林又琳蓬头垢面,呆呆低头望着被送进冰柜内的儿子。

    洛明昊也好不到哪里去。

    冰柜里,洛文博的表情极度狰狞。

    虽然坠落时有谭必得在下面缓冲了些许阻力,但结果很明显,那只是增加了洛文博在死时的巨大痛苦,因为他摔下来的时候,根本还没死透……

    那种五脏六腑都在翻搅的疼痛!

    那种因为惧怕死亡而带来的恐惧!

    相信洛文博都尝到了!

    林又琳的声音在冰冷的太平间响起,给人种阴冷感。

    “给那人打电话……”

    ………………

    按照金叔发来的地址,林寒星很快就到了对方所住的洲际酒店附近。

    找了家茶室点了个包间。

    林寒星在莲花底座的线香缓缓燃烧之时,给对方的手机号上发了条信息。

    随后,安静喝茶等待对方。

    包间内,电视上正循环滚动播放着今日在林氏发生的那些事。

    林寒星端着茶杯,就像看着在别人身上发生的事一样。

    荒诞而可笑。

    叩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

    林寒星扫了眼腕表,连五分钟都没到。

    伸手拿着遥控器将电视关上,这才冷冷开口说了声进。

    门从外面被打开。

    在看清楚对方的脸时,林寒星手里的动作微顿,而对方亦是。

    不过,一个是因为认出对方身份。

    另一个是感叹于林寒星的年轻。

    “你是……九姑娘?”

    林寒星淡淡笑了笑,手心朝上向着对面的位置指了指。

    她是宋晨曦。

    想必在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人会不认识她。

    如果说袁绍靖是马来西亚的华人首富,那么宋晨曦则是唯一能够有能力同他相抗衡的马来西亚本地豪门宋氏集团总裁,最关键的一点……

    她今年才29岁。

    还很年轻。

    还有无限的可能。

    而三个月前,宋晨曦刚刚大婚。

    马来西亚举国沸腾。

    如果是宋晨曦,那么林寒星倒是丝毫不怀疑为何对方能够出到天价了。

    “宋小姐,我们肯定是被人耍了。”

    宋晨曦的助理忍不住开口。

    林寒星却注意到她的眼眶微红,像是要哭出来。

    “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只会给你这一次机会。”

    不去做过多的解释,林寒星收回视线,冷淡开口。

    话音落下的瞬间,有种上位者独有的威仪自骨子里溢出,房间里的气场立刻不同起来。

    宋晨曦看着她。

    “你出去吧。”

    “宋小姐……”

    “出去!”

    最后一句话说完,宋晨曦本就苍白的脸色微顿,随后轻咳起来。

    助理看着她,眼神里透出浓浓担心。

    但很快,她终于还是转身离开,自外面将包间的门带上。

    “抱歉,她只是在担心我。”

    宋晨曦开口,脸上的表情褪去了往日里习惯的冷漠,以着最真实的状态坐在了林寒星面前,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带着淡淡却又令旁人读不懂的情绪。

    林寒星抬头同她对视的一刹那,心里却有了种微妙感应。

    她活不久了。

    宋晨曦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那是将死之人才会有的。

    桌上的线香徐徐燃烧,白色而又缭绕的在上空升腾。

    一圈一圈。

    直至消失不见。

    “我没想到,九姑娘竟然会这么年轻。”

    宋晨曦笑了笑,而一杯呈现琥珀色的茶水被推到了她的面前。

    照理说,她不应该喝的。

    从小到大,但凡外食,宋晨曦都是绝对不会入口的。

    可是喂有这次,她沉默的端起来轻饮。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同聪明人说话不必拐弯抹角,林寒星慵懒靠坐着,开口。

    “我想让你帮我丈夫……”

    宋晨曦淡凉笑了笑。

    “杀了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