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洛文博的下场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荒唐是什么!

    这林家人真是印证了老祖宗的一句话。

    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们林家干的那些龌龊事还少吗?”

    谭必得仰头大笑,笑声似要震天。

    自从在勐宋回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痛快过了!

    “林小姐应该庆幸,因为十八年前的那场意外,这些年你并不在这个肮脏的地方!”

    谭必得看向林寒星,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哀戚。

    “我也很庆幸。”

    林寒星淡淡开口,一如当初他们在勐宋初相见时那样。

    “可林小姐并不知道吧,这些年来,我处理过许多像是你的人。”

    谭必得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洛明昊勃然大怒!

    “谭必得,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记者与警察还沉浸在对刚才那句话的理解之中。

    什么叫做‘处理过许多像是你的人’?

    林寒星嘴角噙着薄笑。

    “是吗?愿闻其详!”

    她就安静站在那儿,眼神里的平静叫人有种说不出的安定感。

    可除了林家之外的其他人又有谁能够想到……

    就是这样的女人,翻手云覆手雨,自从回来后将林家搅动的整个鸡犬不宁,家宅难安,谁能想到?谁能想到??????

    “林家人根本就不想让你回来!因为你手中的股份是他们掌权的最大障碍!这些年来,他们年年对外宣告找人,但事实上,只要有和你相似的对象,就由我来负责考察……”

    谭必得阴沉的笑着。

    说这些话时,甚至是用吼得,好叫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将他们林家的丑恶嘴脸暴露的一干二净!

    记者那边哗然,纷纷将眼神落向林家那边,就连表情都带着不齿。

    这十八年来,林家年年找人年年找不到,任是谁能够想到事情竟然还会另有隐情?

    要知道,这林家人可占了十八年的良善美名!

    现在才叫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不是这次当年你父母签署的那份文件曝光于世,他们为了名声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做着急,恐怕林小姐你就算回来,他们也会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将你再赶出林家!”

    谭必得的话令所有人表情都戴上了震惊。

    竟然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如果没有当年那份文件的曝光,当时也的确在江城造成不了什么轰动,若是没有当初的那番轰动,林小九至今回不来林家!

    是这样么!

    众人纷纷将视线看向林寒星的方向。

    即便是听到了这样的一番话,这个精致如精灵般的女子,却依旧没有任何震惊。

    宛如黑色羽绒般的现场睫毛轻眨。

    嘴角勾着薄笑。

    随着她轻微的动作,脑后的玉流苏碰撞,发出细碎声响。

    “林小姐,难道你就没想到,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提防着你?”

    如果说之前的话都是按照计划来的,那么这句话,谭必得却是发自内心而说。

    “如果我没想过,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众人期待里,林寒星的声音终于响起。

    好听到令人心醉的程度。

    谭必得一愣。

    过往的种种在脑海当中浮现。

    心里苦笑。

    是啊,如果她没有认真想过,她又如何会站在这里!

    林家那些人,从来不是林寒星的对手!

    或许,她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将那些人放在眼里。

    从她回来,就只是为了复仇!

    而之前离开去取银行保险箱里东西的林寒星手下,也回来了。

    身边还跟着表情震惊的警察。

    震惊到就连领导问他话都没听见,只是站在一旁,半响没说话。

    林寒星接过。

    朝着谭必得的方向走去,伸手将文件袋里的东西递给他!

    “林小姐,不用给我了,给警察好了。”

    谭必得就像是累了,满脸沧桑。

    “现在,我当着所有记者媒体的面,实名举报洛文博在云南盗伐红豆杉出口国外牟取暴利,盗伐之多,数额之大,我想……”

    谭必得脸上露出阴沉笑容,同洛文博对视间,显然是不准备给他留什么活路。

    他本就手上沾染着两宗命案,再加上盗伐红豆杉出口国外,恐怕这辈子等待洛文博的……

    只有将牢底坐穿的命运!

    洛文博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再联想到昨天自监狱待到的那一晚……

    在里面的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他也再也不想回去!

    “洛文博,有个秘密,你还不知道吧!”

    突然,谭必得话锋一转,眼神直勾勾看向洛文博,竟然在唇角勾起了微笑。

    “你想说什么?”

    恍惚间,洛文博不由自主的朝着谭必得的方向靠近。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之前谭必得所说的那一切事情当中,就连表情都还没从震惊中转回来,而警方负责人也正背对着这边同刚才与林寒星手下一起去银行保险柜的那名手下交谈。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我说,我恨不得你们都去死!”

    洛文博已经靠谭必得很近了,就在他感觉到不对想要跑的时候,不知是否是天意,脚下踩到的冰猛地一打滑,就连眼神都变得惊恐起来。

    在旁人看来,就像是洛文博推了站在天台边缘的谭必得一把。

    可事实上,只有谭必得洛文博与林寒星三人知道……

    就在洛文博靠近的一刹那。

    谭必得死死的抓住了困住谭必得双手的手铐,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啊的惊声尖叫,谭必得与洛文博的身影双双消失在了天台边缘。

    许久……

    咚的一声巨响。

    自楼下传来。

    还有汽车防盗警报器的声音与路人的尖叫声。

    “啊!文博!我的儿子!”

    林又琳的惊声尖叫声似要冲破天际,猛地推开贺母转身朝着楼梯口疯狂向下跑去。

    除此之外。

    死寂般的沉默。

    半响。

    林寒星转身走回到自己刚才码放在一旁的高跟鞋,抬起脚重新将鞋穿了回去。

    当时,她怕出意外。

    才会将鞋脱下,谁又能够想到……

    ‘意外’会来的这样无声又无息呢?

    有冰凉的温度落在她脸上。

    林寒星仰头一看。

    不知何时,天又下起雪来。

    飘飘洒洒。

    美不胜收。

    林寒星随手将盘在脑后的簪子摘了下来。

    不过瞬间,如瀑般的柔顺长卷发就这样在空气当中散开成朵大花。

    她微回头。

    洛明昊洛文宿与贺家母子不知何时已经跑下楼,徒留下林娇娇站在原地。

    就像是脚钉在了地面上一样。

    林娇娇整个人愣在原地,被林寒星眼神扫过的瞬间,忍不住打起了寒颤。

    警方与记者已经乱做了一团。

    林寒星径自朝着警方负责人走去。

    “这就是洛文博在云南派人盗伐红豆杉牟求暴利的证据,虽然现在看来,没有什么用了。”她淡淡开口,将东西交到对方手上。

    随后同林娇娇擦肩而过。

    “你会……”

    突然,林娇娇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似乎还带着上牙床与下牙床打架的声音,就连表情都带着说不出的惊恐。

    林寒星脚步停下,但没转身。

    等待着林娇娇下面的话。

    “你会让我们所……所有人……都死吗?”

    林娇娇心脏如擂鼓般跳动。

    听到她的问题,林寒星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脸。

    冷风将林寒星的长发吹拂而起,如同上等黑色丝绸的线在空中散开般。

    就连眼角那颗泪痣,都仿佛带着惑人的美!

    “堂妹。”

    林寒星淡淡开口,嘴角竟勾起了讥讽笑痕。

    “你在说什么傻话。”

    说完这句话,林寒星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只是那眼神……

    却令林娇娇浑身发抖。

    太……

    可怕了!

    ………………

    林寒星走出林氏集团大门时,林又琳嚎啕大哭声音似要响彻云霄。

    围观人群依旧那么多。

    并不因刚才自楼上掉下来两个人而减少分毫。

    地上已经盖满了薄薄一层雪花,只有在靠近血的部分,很快就融化。

    那殷红鲜血在地上曲折蜿蜒成线。

    看的人心惊胆颤!

    人群中,白溪身着白衣安静站在那儿。

    就在刚才。

    那两人从天而降,砰的一声巨响砸落在自己跟前。

    因着掉在了谭必得身上,缓冲了下,当时还没有死透。

    仰头看着她。

    口中一直狂吐着鲜血,像是很痛,表情都跟着扭曲狰狞。

    白溪冷笑看他。

    如果说姐姐是看着洛文博咽下的最后一口气,那么现在,洛文博就是看着自己咽下的最后一口气!

    这个世界多么的公平合理啊!

    你给它什么,它也会给你什么!

    林又琳试图想要抱起自己的儿子,可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下来,他全身的骨头都已碎成了渣滓,身体软踏踏的,很快就冷的像是块儿冰。

    “啊……我的儿子……”

    在这附近上班的公司职员当然都认识这位林氏集团总裁,更何况前阵子江城跨海大桥项目中标后,林氏与贺氏方氏都那么的意气风发。

    到处出席各类的场合。

    此时听到她的悲鸣,顿时叫人感觉不忍。

    “林小九,我杀了你!”

    不知是不是眼角余光瞄到了林寒星的身影,林又琳沾满了鲜血的手猛地在地上一撑,起身朝着林寒星的方向狂奔而去,吓坏众人!

    只是刚一靠近,甚至还没摸到她,暗处的保镖已经猛地冲了过来,冲着林又琳的双膝就是两脚重击,噗通一声,本就虚弱的林又琳猛地跪在了林寒星面前!

    “姑姑。”

    林寒星将手搭在林又琳的肩膀上,看似不经意的一摁,实则已经卸掉了林又琳手臂所有重量,林又琳赤红着眼,就连双手都抬不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寒星脸上。

    这就是林家那个丢了十八年的孩子?

    即便是在这样血腥狼狈的环境里,她依旧出淤泥而不染,站在冰冷的雪地里,居高临下以着冷漠眼神看着林氏集团现任的总裁……

    也就是她的姑姑,林又琳!

    “好漂亮……”

    “天啊,这就是林小九?”

    “以后谁要敢说雷大少瞎了眼,我跟谁急!”

    周遭的窃窃私语并不因为有两个人死了而暂停,对林小九的评价反而削弱了众人对林家人与林寒星之间的仇视状态的好奇。

    “表哥躺在那里,会冷的。”

    林寒星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令林又琳如同崩溃一样,不顾形象的再度嚎啕起来。

    挥了挥手。

    很快有手下挡在前面,面无表情如同一座高山。

    “哦对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林寒星的视线直接越过林又琳,同姑父洛明昊对视。

    后者额头青筋根根分明,就像是快要爆出来一样。

    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带着令人胆寒的可怕!

    “二十分钟后,林氏集团将召开新的董事会议,还请姑姑姑夫在处理好事情之后,拨冗前来。”林寒星嘴角噙着冷漠笑意,看在洛明昊眼中,却像是头凶残的吃人野兽!

    贺家母子用就像是看疯子的眼神看向林寒星!

    她表哥刚死,甚至血都还没干透,她说要召开新的董事会议?

    “林寒星,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贺母想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拉着现场所有不明真相的人来一起讨伐她!

    事实上,的确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对着林寒星指指点点起来,毕竟在华国,人家儿子刚死,你这边要是敲锣打鼓,不仅不厚道也不地道。

    “人性?”

    听到贺母的话,林寒星笑了。

    似乎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从贺母的口中听到人性这两个字。

    “你来跟我谈人性?”

    林寒星眉头微微一挑,澄澈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冷漠。

    “当初你的大儿媳妇怀上贺二少骨肉时,你叫人将堕胎药塞进原筱蕾嘴里时,怎么不跟我谈人性?当时你可是眼睁睁同我姑姑坐在一旁,冷眼相看!”

    此话一出,贺母整个人如遭雷击!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精彩起来!

    “你看我,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乱说一通!”

    林寒星脸上带着刻意的‘歉意’,只是那眼神依旧是冷的!

    “当时你是怎么说贺大少奶奶的?”

    偏着头,林寒星故作懵懂,微卷柔软的及腰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摇曳。

    “偷吃擦干净嘴,学不会吗?”

    “要怪,就怪你不知廉耻!”

    这话,是当日的原话,可关键问题是,林寒星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并且,一字不差!

    “你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贺母声音猛地拔高,听在人耳中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你忘了,我会算命。”

    林寒星拿手指掐了个手诀,看在人眼中,倒还真的是有模有样!

    “贺夫人,跟我来谈人性的时候,希望你先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一瞬间,林寒星脸上的所有表情都完全收敛。

    下着雪的天有多冷,可自她骨子里透出的寒意,却比这该死的天气还要冷上数百倍!

    “姑姑,当日我父母离世后,你是如何捏着我的手想要逼迫我签下那份协议的……”

    林寒星看也不再看向贺母。

    将视线重新转回到林家人身上,眼角眉梢间皆带着冷色。

    “现如今,那痛苦的滋味……”

    林寒星嘴角勾起邪性笑痕,牵动着眼角那颗泪痣!

    “我双倍奉还给你们!”

    ………………

    同一时间,雷氏总裁办公室。

    燕北骁刚接到海叔电话离开,特助安东尼站在面容冷峻的雷枭身边,按照文件的轻重缓急顺序,分门别类的放到雷枭面前好让他签字。

    雷枭看了眼腕表,将桌上早就准备好的黑色文件夹递给安东尼。

    “十分钟后的国际会议取消,我现在有件事要临时处理。”

    雷枭低沉磁性嗓音好听到像是要让人怀孕般,即便安东尼跟随他这么多年,还是挺的有些恍神,闷咳一声,安东尼将文件夹接过。

    “林氏集团?”

    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老板娘应该还在林氏里吧?

    “嗯。”

    雷枭的目光落在那份文件上。

    他准备了很久,只为了今天这一刻。

    希望寒星会喜欢。

    ………………

    林氏集团总裁室。

    到处都是林又琳的味道和痕迹。

    林寒星不紧不慢的自屋内踱步,当眼神扫过电脑旁的林又琳一家全家福时,嘴角露出了极为玩味的笑容。

    将照片拿在手中,仔细端看着上面的每一个人。

    眼神里划过冰冷嘲讽。

    失去亲人却又被人狠狠插一刀的感觉,如何呢?

    我亲爱的姑姑。

    啪的一声脆响,全家福就这样镜面朝上的摔在了地板上。

    瞬间露出如同蜘蛛网纹的裂痕。

    紧跟着又是咔嚓一声。

    林寒星头也没低的踩上去,香槟鞋的鞋跟刚刚好的踩在林又琳脸上。

    精准的就像是掐算过一般。

    她很快站在了总裁室的落地玻璃窗前。

    飘飘洒洒的雪花自天空中散开。

    漂亮的如同上天馈赠的礼物。

    “爸、妈,当我重新站在这里,属于你们的那些……”

    林寒星望着那些雪,轻声开口。

    就像是怕惊扰到谁一样。

    “我会帮你们通通要回来!”

    ………………

    林氏集团会议室。

    所有董事会成员悉数到场,偌大会议厅内气氛显得极为古怪。

    楼下洛文博的血还没清理干净,警察的警戒线也没有撤掉,可楼上已经召开起了董事会,大部分的人心里都觉得这事儿做的有些不太地道。

    可是当听说是要增加董事会新成员时,众人的表情开始微妙而紧张起来。

    毕竟这可是忧关自己利益的事情,马虎不得。

    不过当众人纷纷打听起这位突然要入驻董事会的新成员身份时,大部分的人都是一问三不知,为此人蒙上了层神秘面纱。

    “你们说,这老林家是不是真中邪了,怎么最近事情这么多?”

    趁着人还没来,大家闲着无聊聊天。

    “别胡说八道,小心让人听见!”

    这边天正聊着,那边会议室的大门却突然从外面被猛地推开。

    砰的一声。

    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这个连妆都没化,看起来略显稚嫩的丫头。

    事实上,昨晚上的宴会大家都见过这人。

    林家小九,林寒星!

    ——我要说的第三件事……

    ——便是择日我林寒星将代我父母……

    ——重回林氏!

    昨晚上,就是这个丫头气势汹汹的说,要重回林氏!

    董事会的这帮老家伙们只当是孩子气的玩笑话,可任是谁都没想到,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没想到的是,洛文博竟然在刚才……

    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

    还爆出那样的惊天丑闻,简直是太可怕的事情了!

    原本刚刚因为拿下江城跨海大桥项目而振奋的董事会成员,现在极为担心会因为洛文博的丑闻而接连引起一系列的负面效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

    “各位叔叔伯伯,虽然昨晚我们见过,但我还是应该按照礼仪同你们郑重的打声招呼。”

    边说,林寒星微笑看向眼前每一位董事会成员。

    众人表情各异。

    有些欣然接受,有些因着是洛明昊林又琳党的所以表情尴尬。

    但要是说给难堪倒也不至于。

    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再加上林家最近事情不断,这帮老狐狸早就从里面嗅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但是谁都没挑破。

    只是不论在座的是哪家派别的,心里都有同一个念头……

    那就是这丫头真的很邪门儿!

    能不招惹她一定不能够招惹她,远远看见以后除非必要也绝对要绕道走!

    “林丫头你真的是投资朱承棣实验室的人?”

    突然有人朝着林寒星开口问道,就连眼神都带着试探!

    “我是啊,我今天早晨还刚从军区重地回来呢!”

    林寒星淡淡开口回应。

    可是听到这话众位老股东给与的回应就是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显然,没人当真。

    林寒星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分毫。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你越是说的真话,旁人就越是以为你在开玩笑。

    越是讳莫如深的假话……

    别人却还偏偏当成是真理!

    可笑又荒诞。

    林寒星注意到,除了给林又琳与洛明昊预留出来的位置,还有一把空椅子放在那里。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给那位神秘股东x先生所留的。

    林氏集团的大股其实都留林家人自己手里,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又琳才能稳坐总裁与董事长的位置这么多年,而这位x先生,便是除却他们两人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但是这么多年来,对方虽持有股份,但是却从未出现在任何林氏集团的董事会与年会等等场合,如果不是持有股份是做不得假的,或许有没有这个人都要另说!

    林寒星为了今日曾经做过特别调查,但是对于这位x先生的消息……

    依旧是的一无所获。

    这些年来,能够令她的人都查不出有任何消息的人,寥寥无几!

    这位x先生,倒是真的令她破例了!

    不过……

    今天她想要入驻董事会还是有些许难度的,董事会成员大多半都是属于林又琳与洛明昊派系,他们的股份加起来若高于支持她的人,她便不能留下。

    林寒星最开始本想争取这位x先生的支持,但是对方真的太过神秘,什么消息与联系方式都做了保密处理,除非他主动现身,否则恐怕难于登天!

    看来,今天还是有场硬仗要打的。

    毕竟洛文博刚死,不论是林又琳来还是洛明昊来,一定会咬死不松口的拒绝她入驻董事会的决定,甚至将愤怒与怨恨肆意发泄。

    林寒星整理着手头上的文件。

    不过那又如何呢!

    他们有他们的张良计,她自有她自己的过桥梯!

    鹿死谁手!

    还不一定呢!

    心里正这样的想着,会议厅的大门砰的一声再度从外面被推开。

    而这次进来的,却是洛明昊!

    刚进门,那双遍布着猩红的双眼就像是在搜寻猎物似的在每张脸上缓缓划过,令人看的大气都不敢出,毕竟……

    二十几分钟之前,人家刚刚死了儿子!

    最终,洛明昊宛如吃人的眼神落在了林寒星的脸上!

    林寒星正端起水杯来不紧不慢的喝着水。

    见到洛明昊的视线看过来,嘴角勾着淡淡笑容,令洛明昊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在她的手里,他折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她是想要让自己断子绝孙吗?

    “姑父,请坐。”

    简单四个字在掉根针都能听到的会议室里回响,就连眼神都是平静无波,叫人怎么都分辨不出她内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又或者……

    其实她什么都没去想。

    她怎么有脸让自己坐?

    洛明昊阴沉的眼眸看着林寒星,喉结上下滚动,但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砰的一声,坐在了林又琳平日所坐的董事长位置!

    “不是说要召开董事会议吗?不是说要有新的董事入驻董事会吗?好!我的话撂在这里,我不同意!”洛明昊一夜未眠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沙哑。

    再加上刚才怒火攻心,音调都变了!

    “谁同意谁就是跟我洛明昊作对!”

    这句话,洛明昊是看着林寒星说的,就连表情都阴鸷到让人觉得可怕的程度!

    “现在可以表决了!”

    啪的一声,洛明昊将手中的文件直接砸在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以着阴沉的表情看着诸位董事会成员,冷笑出声。

    他倒是要看看,有谁是支持林寒星的!

    “支持我的表个态度吧。”

    “想想这些年来到底是谁为我们所有董事带来利益,是我们林家,不是眼前这个只会嚣张跋扈惹麻烦的小丫头!”

    洛明昊声音狠戾,就连表情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森冷。

    听到这话,果然有大部分的人都举起手来。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散会!”

    洛明昊起身就要走。

    可当他屁股刚刚离开座位的瞬间,林寒星却突然笑了。

    “姑父这么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奔丧呢!”

    林寒星话音刚落,洛明昊拿起桌上茶杯猛地朝着林寒星扔去,力道之大,显然是真的动了怒,而林寒星唯一做的,只是将身子往旁边稍稍靠了靠。

    任由那快速朝自己投掷而来的茶杯,自她身后墙壁上崩碎!

    别的董事会成员早已大惊失色猛地起身,唯有林寒星……

    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表情!

    坐在原地,甚至面容平静的伸手将落在肩膀上的茶叶子拂去。

    “林小九,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后悔的!”

    洛明昊承认,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林小九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一个小丫头片子又在外生死不明十八年,混口饭吃都是难事,又如何能够掀起风浪?

    可是他错了!

    真的是大错特错!

    如果早一点将她的能力看在眼里,他是不是就不会输得这么惨?

    “呵呵,姑父还是先坐下吧。”

    林寒星轻声笑了笑,丝毫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受到惊吓模样!

    “不是还没表决完吗?”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过笃定,惹来其他董事会成员频频侧头看去。

    “各位董事最担心的问题其实还是个人利益问题,究其派系没有什么意思,如果我承诺,只要我入驻董事会,你们诸位董事的利益非但不会受损,反而会翻倍甚至翻好几倍,我想要看看,刚才举手支持我姑父的各位……”

    林寒星的锐利眼神精准扫过刚才为洛明昊举手的每一位董事会成员!

    没有一眼看错。

    很明显,刚才她看似不经意扫过去的那一眼,已经将所有人记在了眼中。

    “小丫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其中一个是林寒星父母还在世时就在林氏董事会的成员之一,此时他说这话也算是好心提醒,毕竟她是林维渊的女儿!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林寒星对对方回以真心微笑,能够在这种时候不怕沾染麻烦的出声提醒她,她自然是领这份情的。

    “如果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刚才举手支持我姑父的各位,我很想看看有谁能倒戈支持我!”

    林寒星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起伏变化。

    好似最终结果如何都不能够影响她。

    淅淅沥沥的,有小猫两三只试图举手,但也正是在要举手的瞬间,洛明昊的眼神扫过去,令原本想要举手的人再度将手放下。

    这个结果,当然在林寒星的意料之中!

    所以,她没有任何失望的情绪表达。

    就在她刚想说话时,门却从外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