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这样的喜事,我怎能不在场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都听说了吧?”

    媒体区的记者们窃窃私语,发生这么大的事,昨晚江城整个新闻圈都被惊动了!

    很多人都是还在被窝里的时候就被上面一个电话叫了起来。

    “你说这林家是不是邪门了?”

    有年轻记者忍不住开口。

    “这些日子是接连出事,先是那个洛明薇,后来又是那个林娇娇,然后是洛文博,还有这一对儿……”不屑的朝着现在还空无一物的台上努努嘴。

    “听说昨晚被看见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光的,那女的……”

    年轻记者空手往自己胸前比了比,眼神里带着恶意的调侃。

    其他男人纷纷哄堂大笑。

    心领神会。

    “你们难道没发现,这一切都是从林小九回家开始的吗?”

    有道声音突然穿插进来。

    令这群人的笑声瞬间弱了下来。

    眨眨眼。

    这话谁心里都有个隐约的轮廓,可是没人敢提啊。

    现在江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得,这林小九可是雷家大少心尖尖上的肉。

    说不得,说不得!

    “说实话,我总觉得,今天这新闻发布会……”

    旁边的人接了这话。

    说话的表情犹犹豫豫的,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爽利。

    “老面,你倒是说啊!”

    “有事情要发生!”

    被叫做老面的记者是跑了十几年新闻线的老江湖,因着职业的敏感性,总觉得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丑闻,今天林氏集团就着急着并且特意的开个新闻发布会……

    里面有更深层更值得挖掘的内幕!

    众人面面相觑。

    随后大笑着摇头说他神经太过敏了!

    不过就是场为了挽回颜面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而已,有什么事情好发生的?

    同一时间,林氏集团休息室。

    砰的一声巨响,一个水杯就这样被狠狠摔成碎片!

    林娇娇胸口上下剧烈起伏着。

    面色煞白。

    带着难堪与不甘。

    就连红血丝遍布的双眼都通红。

    林又琳的助理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已经是第五个杯子了!

    “你出去!”

    半响,林娇娇扭头对着助理说,面无表情。

    助理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

    门从外面被关上的瞬间,助理不经意往里一看。

    整个人都被吓到了!

    林娇娇美丽小脸五官扭曲,布满阴鸷与暴戾。

    之前林娇娇小姐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柔柔弱弱和和气气的,同洛如茵形成再鲜明不过的对比,可谁成想到,她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简直是……

    太可怕了!

    忙不迭的将门关上!

    “林小九!林小九!林小九!林小九!!!!!!”

    林娇娇就像是念咒一样的念叨着林小九这三个字,越说眼神就越浑浊阴暗!

    他们家都被林小九给毁了!

    原本只要再熬三年,她就可以得到姑姑许诺的林氏集团股份与另外的动产不动产,她只需要再给自己找一门好的亲事,这辈子就可以顺遂的活下去!

    可是!!!!

    林小九的出现却将这一切都打破!

    她为什么要揭露那一切!

    反正林家已经够腐朽的,那就索性让它继续腐朽下去不好么!!!!

    为什么林小九要出现!

    为什么林小九要活着!

    为什么当年她索性不死在外面!!!

    往日里,这种时候钟婉儿早就会冲过来安慰她,可是今天,她连来都没有来!

    早上出门时两人对视的眼神……

    林娇娇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冷。

    打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冷!

    “为什么……”

    林娇娇手指越发收力,长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进掌心内。

    刺破表皮,渗出鲜血。

    林小九,这一切的难堪都是你加注到我身上的!

    早晚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叩叩叩。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门口传来敲门声。

    “林小姐,发布会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

    林娇娇起身,朝着门边走去。

    就在快要走到的时候,不知想到什么,扭头看向身后空无一人的休息室。

    紧咬下唇。

    而另外一边走廊的休息室,此时也正有人出来。

    林又琳显然刚刚结束同贺母的对话。

    两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灰败表情,黑眼圈重的连妆容都盖不住!

    反倒是贺哲瀚还好。

    依旧是那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模样。

    这个社会对男人大都是呈现包容态度,就算昨晚是他和林娇娇一起出的事,可是舆论媒体只会将关注的焦点放在林娇娇身上!

    昨晚半夜甚至还有纨绔特意打电话来询问他那女人的滋味如何!

    滋味……

    也就那样吧!

    林娇娇表情晦涩不明的同他们交汇,不发一言的朝着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国际会议厅走去。

    每走一步,对她来说都像是煎熬!

    撕裂的伤口时刻提醒着林娇娇,这一切,都是林寒星带给自己的!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路媒体记者的话筒。

    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于耳。

    贺哲瀚甚至还自以为帅气的拜了个姿势任由记者们拍照。

    见此,林娇娇心里对他更是厌恶。

    这样的一个纨绔公子哥儿,不过是谈成了个江城跨海大桥的项目就飘成这样,如何能去跟雷大少雷枭相比?恐怕就连他那个躺了三年的植物人大哥都比不上!

    所有人入座。

    媒体记者的拍照声狂轰入耳。

    尤其是刚才在胸前比划的记者,同旁人朝林娇娇方向努努嘴,眼神里遍布着恶意调侃!

    离正式的新闻发布会直播还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林又琳拼命在脸上挤出笑容,让脸色看起来没有那么难看!

    “可以开始了!”

    有负责人从旁边开口说道。

    直播正式开始。

    “感谢大家今日拨冗……”

    林又琳的话刚起了个头,突然,国际会议室的大门却从外面被猛地推开。

    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面无表情的黑色西装男率先走进来,将门恭敬的朝着两边打开。

    “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

    直播已经开始,记者们连掐断直播信号都忘记了。

    而这一切,就这样直白的呈现在了电视机前的众多观众眼前。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像是踩在人心头的鼓点,哒哒哒哒的!

    “这样的喜事,我怎么不在场?”

    近乎于冷淡的声音比人影率先一步传来!

    林又琳猛地起身,心里咯噔一下。

    头皮都跟着发麻起来!

    林小九!

    是林小九来了!

    心里正这么的想着,林寒星已经走到了门边!

    今日的她,穿的很正式。

    烟灰色的女士西装将林寒星骨子里的那种冷硬气场完全彰显,全身都透着冷窒气息,不苟言笑的脸上甚至连半丝表情都没有。

    阳光自她身后走廊的偌大落地玻璃窗倾洒。

    她踏光而来。

    头上玉做的头饰流苏随着她走路动作宛如流光晃动,给人以说不出的美感。

    整个国际会议厅的空气仿佛都随着她的出现而凝结!

    林寒星就像是感觉不到因为自己的出现而产生的骚乱,径自踩着高跟鞋朝前走着。

    哒哒……哒哒……

    高跟鞋香槟鞋跟踩在地板上,发出震动人心的声响。

    她又想干什么!!!!!!

    本就一夜未睡的林又琳与贺母气的头疼欲裂。

    而林又琳注意到,跟随在她身后的竟然还有林氏集团的部分老股东?

    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很快,林寒星走到了第一排,在正中间最靠主席台的位置上站定。

    居高临下的同原本坐在那里的人对视。

    对方很快起身。

    刚才一瞬间,似有压迫感铺天盖地袭来,令对方不得不妥协。

    “谢谢。”

    林寒星淡淡笑了笑,优雅入座。

    全程目睹这一切的媒体记者舌头就像是被别人偷走似的,鸦雀无声。

    而手中的机器依旧在安静运作着。

    “不继续吗?”

    林寒星歪头看向旁边主持,声音如凉薄的水般,划过众人心头。

    贺哲瀚刚想发作,却被贺母用力自桌台下摁住了梆硬手臂,暗示着朝镜头看了眼。

    无论如何,今天都不能出任何差错!

    “感谢大家今日拨冗参加林氏与贺氏联合……”

    林又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僵硬,可是当她的视线与正对面慵懒端坐着的林寒星对视瞬间,整个脑海中有一种快要爆炸的杂乱感!

    准备了一夜的词生硬的凭本能背诵出来,完全不带任何感情!

    反倒是林寒星,背对着媒体,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嘲讽笑意,看着坐在眼前的每个人。

    林娇娇也同样死死盯着林寒星。

    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

    那种融入骨血里的恨意,即便隔着电视屏幕都能被观众所清楚捕捉到。

    林寒星不以为意。

    甚至还朝林娇娇淡然一笑作为回应,那种气定神闲的做派,令林娇娇整个人都快要崩溃。

    却还要顾及在场这些人的眼神。

    事实上。

    她想多了。

    自从林寒星突然出现后,所有人的目光完全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昨晚那场晚宴现场大部分人都是没有什么资格参加的,所以很多林氏集团的职员是今天才真正第一次见到这位江城赫赫有名传闻里的人物。

    那个本应是娇女却自十八年前被人拐走直至现如今才被重新找回来的林家大小姐。

    林寒星!

    原本以为因着失踪十八年而绝对拿不上台面的人物,任是谁都没想到竟然会这样的霸气十足,自从刚才进场就吸引足了旁人眼球!

    跟台上坐着的林娇娇相比……

    不,就算是跟全江城的那些名媛相比,林家小九的气场都完爆她们!

    这十八年来……

    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很快,林又琳的话就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说完了。

    无数闪光灯再度响起。

    朝着林娇娇与贺哲瀚拍去。

    不过应付着很快拍了两张后,长镜头又全都转移回了林寒星身上!

    记者提问环节紧接而至。

    有林家原本安排好的记者拿着麦克风刚想说话,可还没等开口,肩膀却被暗劲拍了拍,疼的表情有瞬间的扭曲。

    侧头一看,不正是之前跟在林寒星身后的那帮黑衣人。

    对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自这名林家安排好的记者手中取过麦克风,朝着林寒星的方向走去,很快,就将麦克风恭敬的递到了她手中。

    林寒星面不改色的接过。

    坐在上面的林贺两家所有人心都提了起来。

    目光紧盯着林寒星的脸!

    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见林寒星将麦克风打开,举到了红唇旁,沁水眼眸缓缓扫过他们的表情。

    “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姑姑有什么话想对被害者家属说明吗?”

    林寒星冰冷而淡漠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房间里每个角落。

    全场哗然!

    今天一早新闻就已经爆出林家昨晚花园里洛文博挖出一具骸骨随后被警方带走的事,本来因着警方还在侦办,有些信息是不方便对公众透露的!

    可事实上媒体区那边的记者早就收到消息。

    听说是当年洛文博把人家姑娘给迷尖了,然后那姑娘威胁报警,洛文博一怒之下将人小手指给切了下来扔进酒里,还强迫人家把酒给喝了下去!

    最后把人杀了埋在了自家花园里。

    如果不是昨晚林家宴会上发生的种种,恐怕这件事永远都不会被人挖掘出来!

    实在是太残忍了!

    昨晚洛文博迷迷糊糊的全都说了。

    即便今天清醒过来翻了供,也架不住他是个人渣禽兽的事实!

    林寒星说完,又将麦克风关了。

    淡笑看着林又琳。

    众人只见林又琳猛地站起身来,唇瓣哆嗦着,半响都没说出一句话。

    而林寒星则无声以口型提醒着她。

    直播。

    此时正在直播。

    现在新闻的传播渠道多种多样,除了电视还有网路等,稍有差错,电视上播出去也就播出去了,但是万一被人传到网路上,那就真的成了件麻烦事!

    没有人说话。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林又琳的回答。

    之前进场前媒体记者这边就被下了封口令,任是谁都不准提昨天晚上的事,就连记者提问环节也都是找的‘托儿’,现在有人替他们问出了想要知道的问题……

    当然再好不过!

    林又琳拿起面前麦克风,手明显带着抖。

    表情就快要控制不住的崩坏了!

    而这样点名提问又针对性强的问题,别人也没有办法替代回答。

    “我感到很抱歉。”

    半响,林又琳终于开口说了这样一句。

    “抱歉?只是‘感到很抱歉’而已吗?”

    林寒星再度举起麦克风,开口瞬间,令人感觉到了浓浓嘲讽扑面而来。

    该死的!

    那她还想让她如何?

    “但在调查未果之前,我还是希望大众的目光不要只是聚焦在这件事上,毕竟谁也没有办法证明,当初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林又琳话说的很快,眼神直勾勾盯着林寒星!

    “哦?姑姑的意思是,你坚信表哥是无辜的?”

    林寒星声音清冷。

    而右腿优雅交叠在了左腿上,以着闲适的姿态,面对着林又琳。

    “我相信我儿子的人品!”

    林又琳边说,眼眶里边冒出泪水来。

    将一个相信自己儿子清白的坚毅母亲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

    “听说那位受害者生前曾经在夜总会里面工作,还兼职酒吧夜场啤酒妹,我相信我儿子当初一定是被她用手段迷惑,至于外界的一切传闻,我都坚信不是真的!”

    “就算两人曾经发生过关系,我儿子也绝对不会是那种滥用暴力的人!”

    眼泪大颗大颗的砸落下来。

    这倒不是林又琳演戏,一夜未眠再加上精神压力太大,她这已算是崩溃前兆。

    啪啪啪啪啪……

    林寒星鼓掌的声音清脆传进每个人耳中,还带着种说不出的浓浓讽刺感!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淡淡开口,叫人完全听不出话语里的喜怒到底代表着怎样含义!

    原本宣布林贺两家正式联姻的新闻发布会,似乎从林寒星一开口就变了味道,有种诡异的氛围围绕在林氏集团国际会议厅当中。

    林又琳往旁边递了个眼神过去。

    助理很快心领神会想要宣布提前结束这场发布会。

    可还不等她开口,林寒星却抢先出声。

    “除了抱歉之外,姑姑难道没有实质性的赔偿?”

    “当然,是我们家文博做错了,等找到受害者家属后,我们林家愿意承担一切民事赔偿费用,甚至叫我磕头下跪认错都可以,只要……”

    “只要对方能够原谅我们!”

    贺母在桌下扯了扯林又琳裤腿,令她稍稍清醒将话圆了回来。

    林又琳问过了,这种案件只要能够争取获得受害者家属谅解,一定能够争取减刑机会的,到那时,他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林寒星笑了。

    侧头看向随她而来的手下。

    很快,有人自门边再度走来。

    一身白衣素裹,纯素颜却也遮不住姣好容貌。

    乌黑的长发自然垂在身后,随着她走来的动作,如丝绸般摇曳。

    通红的眼眶似有泪珠儿在里面翻滚,但却倔强的不让它在众人面前滚落下来。

    林寒星的手下将麦克风递给白溪。

    “林夫人好口才!我姐姐清清白白一个女孩子,被林夫人巧舌如簧的描述成了一个拜金物质的荡妇,这就是林夫人乃至林家的歉意?”

    白溪眼神如狼,死死盯着林又琳!

    这些人,不过就是欺负死人不能再开口说话而已!

    “‘一定是被她用手段迷惑’‘绝对不会是那种滥用暴力的人’?”

    白溪重复着林又琳刚才所说的话。

    原本的味道已经荡然无存,仅剩下浓浓的讽刺听在人耳中!

    “希望林夫人在听完这段录音之后,还能那么语气笃定的为你儿子开脱!”

    说完,白溪自口袋里掏出个旧款手机。

    显然是用过许多年了,就连上面的漆都掉的干净,斑斑驳驳的!

    事情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展开。

    令所有媒体记者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

    如果眼前这女人手中真的有录音能证明,这简直就是今日的独家头条啊!

    一时间,所有记者手中的录音与摄像器材纷纷朝向白溪方向。

    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再度闪起来。

    不论是林家还是贺家的人哪里想过林寒星竟然还留了这样一手?

    林又琳自主席台上绕下来,似乎是想要去抢白溪手中的手机,明显整个人都跟着慌乱起来,就连眼神都透着不安!

    只是还不等靠近,人已经被林寒星带来的那些所挡住。

    白溪冷笑一声,开始对着麦克风摁下播放键!

    ——小溪,等我领到这个月的钱就凑齐你的大学学费了,到那时姐姐就不干了,回家陪你去读书好吗?

    录音里的女音清软而温柔。

    一听便能够在脑海当中脑补出这声音主人的画面。

    ——姐姐,那个人还在缠着你吗?

    ——他朋友威胁恐吓我,说如果我不同意被他包养,就让我好看。

    没有人注意到,听到这话的贺哲瀚表情有多么难看!

    因为这话,当年就是他说的。

    ——姐姐你别怕,有事一定要记得报警。

    ——我知……

    话还没说完,声音却戛然而止,仿佛是被人捂住了嘴般。

    粗喘的呼吸声透过麦克风清晰传进每个人耳中。

    ——洛先生,请你别这样!

    半响,挣扎的声音再度响起,还带着哭腔与惊恐。

    任谁都能想象到,录音里的人正在遭受怎样可怕的事。

    紧接着,啪的一声重重巴掌音,令所有人的心都仿佛跟着提了起来。

    东西碰撞跌落发出闷响震动人心!

    ——别给你脸不要脸,我看上的人,还没有能从我手里逃过的。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这是洛文博的声音!

    ——洛先生,不要……

    后面的巴掌声与重物落地声不绝于耳,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

    女人纷纷用手捂住嘴。

    而男人虽然没有这么失态,但是表情也罕见的严肃难看。

    光凭这段录音,就足以推翻掉刚才林又琳那番洛文博有多无辜的说辞,反而更能显出洛文博的无耻,她的无耻,整个林家的无耻!

    “不是穿的少,在夜总会工作,去酒吧兼职就是不正经的女人,就是荡妇!就活该受到这样的对待!林夫人,到了现在……”

    白溪声音与笑容同样讥讽,就这样看着被林寒星手下挡在一米之外的林又琳!

    “你还想要为洛文博开脱吗?”

    白溪的质问铿锵而有力。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所有人仿佛都被她悲痛眼神所震慑!

    不像是林又琳刻意的去卖弄母爱人设,受害者家属的每句话也隔着直播的电视屏幕传递到了每个人心里,似能感觉到那份同样的痛!

    当年白溪曾经给负责案件调查的民警听过这段录音,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并未引起他们的重视,这些年来,她曾经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为白雨报仇,可是……

    走投无路之下,她才会去到星辉伯爵。

    那里是江城最容易接近到权贵纨绔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得到洛文博消息的地方。

    唯一的意外。

    或许就是遇到了九姑娘!

    那句‘我们,有共同的敌人’给了她重新燃烧起的希望!

    而在那之前,白溪原本是想找机会同洛文博同归于尽的!

    “姑姑,现在被害者的家属就在你面前了,不是说要磕头下跪认错吗?”

    林寒星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再度传遍鸦雀无声的会议厅每个角落!

    对!

    下跪认错!

    旁人嘴上不说,心里却义愤填膺!

    做新闻记者的对遣词用句最是敏感,之前林又琳的那些说辞是,任是在场的谁都能听出里面的潜台词,不就是试图将模糊的焦点转移到受害者是的职业上。

    到时候再请些水军一天三顿的问候人姑娘家属,让对方迫于无奈之下接受和解好让洛文博达到减刑的目的,不是吗!

    这些手段,可真恶心啊!

    “林小九……”

    事情已经完全超出预计,林又琳表情略显狰狞,就这样同林寒星对视。

    反观林寒星,依旧只是在脸上维持着微微浅笑。

    却带着强势气场与说不出来的迫人压力!

    林娇娇看着眼前轻易就被林小九扇动的所有人,每个人脸上都像是感同身受的气愤,每双眼睛都能够叫他们感觉到怒意!

    他们好像轻而易举就被林寒星给握在手中当了枪使。

    每个人的表情与眼神仿佛都在向林又琳施压。

    逼迫她下跪认错似的!

    与其说这是场宣布她与贺哲瀚婚讯的新闻发布会,倒不如说不知在何时开始,这里就变成了对姑姑乃至对整个林家的讨伐大会!

    姑姑也有今天!

    林娇娇在心里放声大笑起来。

    他们不是厉害吗!

    来啊!继续跟林小九作对啊!

    如果姑姑真的当着那女人的面跪下,这才好玩!

    林又琳从未像现在这样的压力巨大过。

    她不能跪!

    自己代表着林家的脸面,更何况……

    小九还站在那里。

    似乎是在等待着摘取胜利果实般,甚至眼底的嘲讽连遮掩都不带遮掩。

    她跪下!

    就是认输!就是对林寒星的认输!

    她绝对不要!

    “呵呵,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怎么知道你手中的录音不是电脑合成的?”

    林又琳端着那副冷漠姿态,朝着白溪冷笑。

    林寒星笑了。

    淡淡的给白溪递了个眼神。

    白溪也在心里感叹,九姑娘真的是料事如神,就连林又琳会如何回答都算的精准不差。

    心里的愤怒如同火烧一样窜起!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玩的开心一些好了!

    边想,白溪二话不说猛地抬脚踹向林又琳小腹!

    林又琳毫无防备,就这样被整个人的踹翻在地,眼神里都还残留着震惊!

    场面失控!

    白溪如同像是想要发泄这些年来心中所有怒气那般,跨坐在林又琳身上,左右开弓的冲着她的脸猛烈打去,速度快的甚至只能听到声音。

    保安与林氏集团的人想要冲过来将两人拉开。

    可不知是有意无意,林寒星的人挡在前方,愣是将路给彻底阻断。

    明明是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又琳被人打的不成人形!

    白溪的手劲儿本来就大,更何况因为林又琳的话愤怒翻腾,整个人毫不留情冲她发泄着这些年来自己心头的愤怒。

    很快,林又琳的鼻孔与嘴角都渗出了血。

    林寒星这才又递了个眼神给手下,这才让那些林氏的保全冲了过来。

    将白溪拉开。

    林又琳却还躺在地上,像是全身的力气被抽走般。

    白溪走之前,还朝着她又狠踹了下!

    林寒星起身,踩着高跟鞋很快走到林又琳跟前,居高临下望着她。

    以着一种薄凉眼神。

    此时,林又琳嘴里不断呢喃着什么,凑近一听才能听到说的是报警。

    林寒星缓缓蹲下。

    伸手轻擦过林又琳的脸。

    两个人的麦克风都已关闭,丝毫不用害怕会被人听到什么。

    被她冰凉小手摸着,林又琳全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就像是在看着鬼一样。

    夺命恶鬼!

    她到底想干什么?

    林寒星像是看明白了她眼神里的意思,嘴角薄凉笑意更甚。

    手指指腹不经意间沾染到了林又琳的血。

    两指轻碾过,将粘稠血液推开,在白皙指头上留下淡淡粉色痕迹!

    ——你们逃不了的。

    这句话,林寒星以着无声口型对林又琳说着,不单单是林又琳看见了,就连林娇娇贺母贺哲瀚都看见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惊住了!

    林寒星慢悠悠的将林又琳凌乱长发拨弄到后面,露出那张狼狈不堪又满带惊恐的脸!

    不等其他人回过神来。

    国际会议厅的大门却从外面被猛地推开。

    来人显然太过着急了,就连最基本的商务礼仪都忘得一干二净。

    而他显然也没想到会议厅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一时间愣在原地。

    半响无声。

    林寒星缓缓起身,自手下手中接过湿巾,仔细擦拭着自己修长手指。

    “什么事?”

    冷淡却又充满力度的声音响起,她斜睨向对方。

    “有……有人……有人在楼顶……跳楼!”

    震惊于对方的气场。

    对方都已经忘记了去问她是谁,只是磕磕巴巴的开口说道。

    显然也是被这突发状况吓得不轻!

    “谁是……谁是林寒星小姐?”

    “我是。”

    林寒星淡淡开口,不疾不徐。

    仿佛这并不是什么要人命的大事,而这样的态度,也令原本因着惊慌害怕而磕巴的林氏集团职员冷静了下来。

    “跳楼那人,指明说要见你。”

    “见你才愿意跟警方的谈判专家谈判!”

    此话一出,原本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幕震惊回神的记者们更是猛地倒吸了口凉气!

    林氏集团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波未平怎么还一波又起了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要跑到楼顶去跳楼?

    要知道,这可是五十几层的高楼啊!

    摔下去那可是必死无疑!

    “黄董,魏董……”

    林寒星突然开口,接连点了现场几位董事的名字。

    被点到名字的人很快就走了过来。

    “这件事我会亲自来处理!另外,希望诸位以我的名义在公司内部网络里发出一份通告,全体员工放下手头工作,将内部电视网络全部打开,我有重要内容宣布。”

    话音落下,林寒星看也不看此时还倒在地上的林又琳,朝着门外走去。

    “另外……”

    就在人快要走到门口时,林寒星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而看向媒体区。

    “我可以给你们独家转播权,想要拿到独家新闻头条的记者朋友,可以跟我上来!”

    说完这话,林寒星头也不回离开国际会议厅。

    而得到授权允许的记者们面面相觑,二话不说拿起机器就朝着外面冲去,为了拿到独家的大头条真的是不遗余力的拼命!

    等到冲出去,林寒星与林氏集团内部员工早就进入到电梯里面。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要么等电梯要么爬楼梯啊!”

    电梯内。

    林寒星面无表情,像是感觉不到身边林氏集团其他负责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金属镜面里,她精致面容没有丝毫波澜。

    却有种上位者独有的强势在空气里蔓延,叫人不由自主的心悦诚服。

    显然。

    电梯里有些人知道她是谁,有些人不知道她是谁。

    但不论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这种时候都聪明的没有选择开口。

    只因为对方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

    同一时间。

    雷氏集团总裁室内。

    雷枭看着电视,那里正在插播着林氏职员威胁跳楼的新闻。

    “啧啧,小寒星玩的够大的啊!”

    边吃着夏威夷果儿边看着电视,燕北骁双腿搭在茶几上,整个人显得惬意非凡。

    雷枭没说话。

    手摁下内线电话。

    很快,特助安东尼在那头儿接了起来。

    “雷先生。”

    声音恭敬无比。

    “通知雷氏旗下所有传媒集团,将林氏职员威胁跳楼的新闻,短时间内推上头条。”

    电话那头的安东尼显然已经发生了什么。

    很快就给与了肯定回答。

    他保证,在十分钟之内,别说全江城,就连全世界都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挂断电话,雷枭的视线重新回到电视上。

    “准备好了吗?”

    这话,雷枭是对着燕北骁说的。

    “我和姓梁的办事儿你还不放心?海叔那边只要布置好,今晚保证是个大新闻!”

    燕北骁打了个响指。

    “不过马来那边儿的袁家人似乎有些蠢蠢欲动啊!”

    打完响指的手指摩挲着下巴,这话说的极有深意。

    袁家这么大的产业都靠着袁绍靖来支撑,他就像是个极为重要的中心枢纽,任是谁都替代不得,也正是这样的袁绍靖,当初说要来江城挑选养子养女的事就受到了袁氏家族的全然反对,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家业啊!

    任是谁都不甘心会拱手相让到一个不知名的人手中!

    “果然是不甘心呐!”

    程灵韵怀孕的消息,更是令他们炸开了锅!

    这孩子来的太是时候又太不是时候。

    此时马来西亚那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毕竟是事关继承人的大事!

    “袁叔心里有数。”

    雷枭面无表情,只是将视线落在电视上,眼神里带着说不出冷漠。

    “这倒是,更何况现在马来那边时局不定……”

    燕北骁耸耸肩膀,继续将视线落在电视上,只等着小寒星继续出场。

    ………………

    林氏集团,顶楼。

    昨夜刚下过雪,入眼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

    冷风呼啸,刮的人脸生疼。

    林寒星踩着高跟鞋稳稳踏在雪地上,甚至比其他穿着皮鞋的大男人走的还要稳。

    有种气定神闲之感蔓延。

    也令原本还焦虑的林氏集团高层跟着心安下来。

    只要有个主心骨,他们就能不乱。

    顶楼上已经有警方的人赶到,就连谈判专家都在,可是显然,都没有半分作用。

    因为要跳楼那人根本就拒绝谈判。

    甚至连交流都不交流,除了最开始要求林寒星到这儿同他对话外,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这令在场的警察与谈判专家很是焦虑。

    “人到了没!”

    警方的负责人冲着林氏集团的人低声怒吼,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怎么就不能重视起来。

    “我人已经到了。”

    宛如清泉水般清冷的声音自负责人的背后响起,吓了他一跳。

    一转头。

    半响没吭声。

    “你就是林寒星?那个传说中的林小九?”

    要知道,她的大名已经传遍附近每个大大小小的警局,可是现在真正见到,他才明白什么叫做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

    原本别人说这林小九气场强大的时候他还颇为不屑一顾。

    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还就气场强大了?

    他就算听到也权当是玩笑话。

    但是今日见面,才知道,原来他那些老朋友说的竟都是真的!

    见到本人之后,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不输于男人的气场,真的是……

    “现在对方情绪很不稳定,我们现在都不清楚对方跳楼的目的是什么,这人只提出要同你见面才肯谈,如果你有什么顾虑……”

    警方负责人试探性的开口。

    反倒是林寒星闻言笑了笑,即便冰肌雪肤的小脸被风刮得微红,也挡不住那美丽。

    “我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说完,林寒星看了眼谈判专家的方向,他到现在都还在试图抛出话题令对方有所回应。

    林寒星踩着高跟鞋径自走过去。

    拍了拍对方肩膀!

    前者一惊,刚想发怒,却在回头看到林寒星的脸时,懵了下。

    “我来。”

    林寒星淡淡开口,声音平稳。

    “你是……”

    谈判专家疑惑开口,原本站在不远处的警方负责人走了过来,对着他开口。

    “她就是那人要找的林寒星。”

    谈判专家终于让开了路。

    林寒星往前走了两步,只是很快她又停下,看了眼天台上明显的结冰层。

    “麻烦帮我找双……”

    她刚开口,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

    “算了。”

    说完,林寒星已经径自弯下腰,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整齐的码放到一旁。

    在众人吃惊视线里,光着脚踩在冰雪中,朝着那人走去。

    “我是林寒星。”

    林寒星声音冷静平稳,那架势甚至要比谈判专家还要专业。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闻言,对方很快回头!

    两个人目光相对,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里,有种心领神会什么被彼此接收!

    “谭必得先生,你冷静点!”

    林寒星身后不远处,警方负责人再度开口。

    “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将林小姐请了来,也希望你可以说说你的诉求,至少让我们有一个对话的空间,不论什么事……”

    “闭嘴!”

    谭必得阴沉出声,显然是不耐烦了。

    林寒星看着他,倒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短短时间没见,当初在勐宋时那个意气风发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落魄邋遢到如此地步。

    “你想要什么?”

    林寒星开口,声音冷冷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但却有种莫名令人心安的氛围在空气中渐渐流转起来。

    “我有两个条件。”

    谭必得沙哑着声音,瞳孔浑浊,显然这段时间日子过的并不好。

    “第一个,我要记者,越多越好!”

    话音刚落,好不容易从楼下跑上来的记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力气的手忙脚乱架着机器,没力气的连连摆手,占据最有利的拍摄位置。

    没想到记者竟会来的这么快,警方的人显然有些傻眼。

    可后来一想才明白。

    今天是林氏与贺氏对外宣布联姻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日子,也难怪竟然会有这么多记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了!

    “你的第一个条件,我已经满足你了。”

    林寒星看也没看身后气喘吁吁的记者们,平静出声。

    谭必得的眼神越过她,看着那些记者,表情里带着说不出的疯狂。

    “第二个条件,我要见洛文博!”

    此话一出,漫场皆惊!

    洛文博?

    怎么又跟洛文博扯上了关系?

    “听到了吗?”

    林寒星转身看向警方,眼神与声音都是淡淡的,却令人心惊。

    “洛文博?他同洛文博之间有什么恩怨?”

    昨晚的事闹得那么大,要是将洛文博带到这里,这么多媒体记者,不出差错还好,但凡要是出了一点差错,那可就是大事了。

    林寒星深深看了他一眼。

    眼神里很明显的透出了一个意思……

    “我怎么知道?”

    冷漠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仿佛只是为了达成任务。

    “不过他的情绪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有意外。”

    就像是印证了林寒星的话,只听谭必得冷笑了几声,示意警察朝着角落看去。

    “你们要是不同意,今天我们就一起死在这儿。”

    边说,谭必得边从口袋里掏出个爆炸启动装置,握在手中来回把玩。

    没进林氏之前,他可是化学系的高才生。

    制作这些东西对谭必得来说没有丝毫的难度。

    警察和记者的动作明显慌乱起来,反观站在最前面的林寒星,依旧是那副平静模样。

    “向上级去申请,否则出了事,谁都担不起责任!”

    或许是林寒星太冷静,以至于令人忍不住想去服从她的命令。

    半个小时后。

    洛文博已经被关在警车里被带到了林氏楼下,随同而来的还有洛明昊与洛文宿这对父子。

    今日的新闻发布会本是件小事。

    他们忙着疏通关系想要多给洛文博找些机会,可是突然之间,有人电话通知他们说林氏这边出了事,要带着洛文博来林氏集团这边。

    洛明昊当时就觉察到不对劲。

    打开手机当看到之前的新闻直播画面时,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林又琳怎么就能蠢成这样!

    竟然被林小九就这样的带了节奏!

    她知不知道,之前的直播有多少人在看?

    儿子的事情本来就是冷处理最好,可是现在她却又将洛文博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林小九!

    林小九你怎么就这么狠!

    简直是一点儿活路都不给我们留!

    洛文博身体里的药剂已经被新陈代谢的差不多,但是整个人还死气沉沉的,像是不明白为何昨晚自己会变成那样。

    林氏集团下面已经被警戒线给围满。

    各大电视台的实况转播车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逐渐聚拢。

    洛文博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铐,不明白为何要把自己带来林氏集团。

    “下车。”

    警方这边的人将他带下车,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周遭看热闹的人群在见到洛文博时纷纷露出鄙视表情,甚至还有人拿着手中还没喝完的奶茶朝他泼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奶茶撒了洛文博一头一身。

    洛文博愤怒抬头。

    却在看到人群当中的某道白色朝他冷笑的倩影时整个就像是崩溃了样的大吼叫嚣!

    吓了人一大跳。

    这人莫不是已经疯了吧!

    好不容易将洛文博拽进了林氏集团内,警察从未像这次出任务似的这么累。

    林氏集团的职员看着往日里意气风发的大太子,此时戴着手铐沦为阶下囚,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着什么,令洛文博原本就敏感的神经更为脆弱起来。

    情绪也尤为激动!

    “我是林家的少爷,我是林家的少爷……”

    “我做什么都是对的……”

    进电梯后,对着电梯里自己的倒影来回叨叨着什么。

    身上黏黏糊糊的,关了一夜的脸又尤为憔悴,当洛文博出现在众人视线里时,还真的很难将眼前这个与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林家大少爷联系到一起!

    听闻儿子被带到了顶楼,林又琳强撑着身体让贺母搀扶着上来。

    “你这个贱人!!!!!!”

    当洛文博在见到林寒星的瞬间,本就憔悴脱相的脸此时变得更为狰狞。

    作势就要朝着她的方向扑过去!

    可警察的动作比他更快,都不等洛文博靠近,猛地将他制服在雪地上。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

    洛文博就在林寒星的面前被摁倒,被手铐烤住的双手无力在冰雪上乱抓着。

    泛着红血丝的眼球却紧紧盯着林寒星。

    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般!

    “林小九!你这个贱人!!!贱人!!!!”

    “你就是回来报仇的!!!”

    “你要害死我们全家!!!!!”

    从头到尾,甚至在洛文博作势要攻击她的时候,林寒星都没有任何表情与反应。

    就像是一切都掐算了好一般。

    连后退都没有,只是赤着脚踩在地上,居高临下就像是在看着蝼蚁般的看着洛文博。

    不知过去多久,转而又将视线同姑父洛明昊对视。

    在洛文博的声声叫嚣里,林寒星缓缓朝着洛明昊微微一笑。

    那表情,看在洛明昊的眼中,当真与喝血吃人肉的恶魔没有什么两样!

    “人还等着呢,表哥,快过去吧。”

    只听林寒星淡淡开口,声音里甚至能够听出些许淡淡愉悦感,那是种旁人说不出的感觉,唯有亲眼看见的人才能够描述的出心里的恶寒感。

    警察很快将洛文博压到了谭必得面前。

    林寒星悄无声息的立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场面,真……

    开心啊。

    “文博……”

    她似有流光般溢出的瞳孔里带着些许凉薄,朝着声音来处看去。

    林又琳已经将脸上的血擦干净。

    但是明显虚弱的需要靠着贺母才能够支撑整个身体,就连表情都带着说不出的脆弱。

    贺哲瀚林娇娇跟在后面。

    见到洛文博时,贺哲瀚表情很明显透着惊恐。

    所有人都以为当时那药是洛文博下的,事实上,那药是他下的,也是他将白雨弄到别墅让洛文博迷尖,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所以当时出了事情之后,他们两个人才慢慢疏远了关系。

    只因为那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愿意再去想起的噩梦!

    林寒星将每个人的脸色都看在眼里。

    “洛文博,你也有今天?”

    谭必得冷笑着,站在楼顶边沿,像是丝毫不惧怕死亡。

    洛文博听到声音抬头,这才发现说话的是他父亲最忠心的下属。

    “我要向媒体揭露一件事!”

    谭必得一手拿着起爆装置,另只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了把银行保险柜的钥匙。

    “林小姐,麻烦你的人去拿那些东西来吧!”

    谭必得边说,边将钥匙扔给林寒星,郑重模样令警方负责人拧紧剑眉,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寒星旁的废话也不多说。

    交给自己属下。

    “为了确保中途不出现什么意外,我会请警方代表陪我的人一起。”

    林寒星这句话落,警方负责人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

    很快,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谭必得当初被林家派去勐宋谈茶山的事,没想到阴差阳错间竟然成为将林小九找回的契机,可是……

    洛文博冻红的脸表情阴沉。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串联到了一起,就连眼神都不对了。

    “谭必得,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知为何,洛文博只觉刻骨的冷意袭来,下意识想要离危险远一些。

    谭必得的手中,握有太多太多他生意场上的内幕消息。

    随便一点,都能够致自己于死地。

    “想做什么?大少爷,你在睡我老婆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会想做什么?”

    谭必得此话一出,瞬间全场泵乱!

    刚才这人说了什么?

    洛文博把他老婆给睡了?所以是洛文博给他戴了顶绿帽子,他才叫人将他给找来的?

    林家人差点没气的昏厥过去!

    可是新闻记者就和闻到肉味的饥饿者一样,纷纷将这再劲爆不过的消息给记录下来。

    洛文博罪状再添一起!

    连下属的老婆都不放过,这得饥渴成什么样儿?

    ——我相信我儿子的人品!

    回想起刚才林又琳说的这话,众人纷纷以着鄙夷眼神看向林家这一家人。

    什么叫做真正的不要脸……

    他们今天可真是见到活生生的了!

    “你胡说,我……”

    洛文博刚想反驳,却在想起谭必得老婆是谁的时候瞬间哑口无言。

    他只是玩玩而已。

    没想当真!

    是那个女的先来勾引他的,还说什么怀孕了!

    天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相信,给了她一大笔打胎费后果然那个女人就再也没有来纠缠过自己,当时他还暗地里嘲笑过谭必得。

    辛辛苦苦的给他老爸打工,老婆却被他睡了个里外分明。

    可没想到……

    今日,报应来了!

    警方负责人刚才一听谭必得被带了绿帽子的话时就在心里暗叫不好。

    他们有太多处理这种事的先例。

    非死即伤啊!!!!!

    一瞬间,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只在心里暗自期盼不要出什么太大的事故!

    “说啊!怎么不说了!”

    谭必得阴沉的笑着,随后将视线转而看向洛明昊!

    “洛明昊,我这些年来为你干的那些事儿,你就让你儿子这么来回报我?睡我老婆,还让我老婆生他的儿子!!!!!”

    轰的一声,谭必得的这句话绝对不亚于原子弹爆炸所带来的震撼效果!

    连儿子都是洛文博的?

    这不禽兽么!

    “报应啊!这就是报应!你小老婆生的儿子被你女儿活生生掐死,这就是你们林家的报应!”而接下来这句话,更是让人惊愕连连!

    小老婆生的儿子被女儿活生生掐死?

    不都说之前被洛如茵掐死的那个儿子是远方亲戚家的小孩吗?

    有些不知情的直接让这些话给弄懵了。

    而知情的赶忙给身边人解释。

    越听,所有人心里都只相同的浮现出了一个词!

    荒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