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做个人吧,我的枭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看见那些留言,是在回到雷家抱林寒星上楼卸妆洗澡后。

    “我来。”

    他径自走进厨房,对里面守夜的佣人说。

    佣人很快退了出去。

    雷妈上楼前特别吩咐厨房留了些宵夜,特别是现包的桂花豆沙汤圆更是陈妈拿手甜品。

    锅里的水正咕嘟咕嘟冒着泡。

    雷枭边将汤圆放下去,边扫了眼手机。

    燕北骁:做个人吧,我的枭[捂脸]

    梁遇然:所以是寒星负责赚钱养家,寒星负责貌美如花?

    雷妈:儿砸,搁过去你这种就叫小白脸[捂脸][捂脸]

    雷爸回复雷妈:搁现在也叫[耶]

    雷爵:大哥,爸说了,咱们雷家的儿子都是靠脸吃饭的[机智]

    雷晟回复雷爵:你对你自己有什么误解[呵呵]

    雷爵回复雷晟:……

    雷爵回复雷晟:滚[肌肉]

    雷聿:只有我看见高脚杯的倒影里,大嫂是坐在……

    燕北骁回复雷聿:+1

    梁遇然回复雷聿:+10086

    雷爸回复雷聿:+你妈

    雷妈回复雷爸:楼上注意素质,另外+你爸

    雷晟回复雷聿:全家已疯。

    雷晟:另外五日后归家,请隆重而热烈的来机场迎接我[傲慢]

    “好香。”

    刚洗完澡的林寒星下楼,自身后搂着雷枭靠近。

    “桂花豆沙汤圆。”

    雷枭扭头在林寒星额头上轻吻了下,褪去妆容的小脸干净剔透,惹人欢喜。

    “感觉像重新活过来一样。”

    林寒星将脸直接贴在他背脊上,全身放软。

    一整个晚上勾心斗角,只有在回到雷家后才能够彻底放松下来。

    以着最舒服姿势释放自己。

    雷枭将汤圆盛给她。

    白胖儿的汤圆里还安静躺着枸杞桂花,看起来就勾人食欲。

    两个人对坐在流理台前。

    头顶上的装饰灯透着和煦微光。

    “林家贺家定在明天上午十点半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告林娇娇与贺哲瀚的婚讯。”

    十分钟前,雷枭刚接到的消息。

    林寒星勾唇冷笑,拿汤匙将汤圆递到自己嘴边吹凉。

    轻轻一咬。

    豆沙馅儿流沙似的淌出来,糯甜糯甜的。

    “等到发布会结束,我再送他们份大礼。”

    这话,林寒星不紧不慢的说着,长睫微敛间,已经将入骨冷意深藏。

    这边话正说着,雷枭的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他打开扩音。

    是袁绍靖。

    “阿枭,抱歉这么晚打给你,寒星她……”

    “我在。”

    林寒星淡淡开口。

    反倒是电话那头的袁绍靖安静了片刻,似乎是忘了如何开口。

    “袁先生,按照外国人在华非正常死亡处理办法,后续会有人联系你将袁素素领回。”

    林寒星的声音太冷静理智,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波动。

    豆沙馅儿糯甜的味道在味蕾蔓延。

    “她的那颗心脏,由你来处理。”

    她已经完成了她答应的事,至于心脏如何取出,同她无关。

    “我想重启斯年的墓地,我想让他至少完整……”

    “袁先生。”

    林寒星径自打断他。

    她并不关心袁绍靖是如何自我悲情的想去补偿过去的错误,在她看来,眠姨所经历的痛苦,这辈子,这个男人都偿还不了。

    “现在,程灵韵还在做着荣华富贵的美梦。”

    雷枭深邃凝视终究还是令林寒星的声音染了温度。

    “还有些事需要袁先生去做呢!”

    挂断电话。

    林寒星搅动着碗里桂花枸杞。

    “两日后,严老将军要请我去大院儿坐一坐。”

    突然想起这件事儿,林寒星对着雷枭提了嘴。

    “你说,严老将军请你?”

    “嗯。”

    林寒星也觉得奇怪。

    说实话,她同这严老将军一不认识二不熟悉,他请自己有什么好聊的?

    “你对他了解吗?”

    “严老的身份特殊,是京中出了名的脾气硬,任谁也猜不透。”

    至于请寒星去做什么……

    恐怕也只有等那天才知道了。

    ………………

    夜深。

    严老将军站在鹦鹉前逗弄着。

    不远处,警卫员小张暗暗打了几个哈欠。

    “有意思。”

    突然,他听到这三个字自严老将军的口中冒出。

    小张觉得莫名。

    不太明白这三个字是严老给谁的评价。

    决定继续保持沉默。

    不过下一秒,严老将目光落到了他身上。

    “你帮我跑趟医院。”

    “严老您身体不舒服吗?我立刻打电话给医疗室!”

    小张的表情瞬间紧张起来。

    “我是让你帮我去送句话。”

    严老将军摇头,威严的面容上看不出喜怒,却给人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送话?

    给谁送话?

    紧接着,在听到严老的吩咐后,警卫员小张难得惊愕的微睁了眼。

    ………………

    医院。

    韩明美捧着手机,手指像是要嵌进去似的,骨节都泛着白。

    ——媳妇儿送的。

    照片中,那高脚杯的倒影里分明能看出林寒星坐在雷枭身上。

    不知羞耻!

    怒极之下,她差点将手机给摔了!

    “嘶……”

    牵动肩膀伤口,韩明美痛的倒吸口凉气,眼泪都快落下来。

    “我会让她后悔的!”

    韩明美住的是类似套间的独立病房,外面隐约传来钟雪晴的啜泣声,还有自己父亲哄她的动静,听的韩明美更是一阵难受。

    虽然早就听别人说起过她爸年轻时就对这方夫人态度不一般,但好在她母亲在世时两人没什么不清不楚。

    可是,这方夫人毕竟也是有些年的人了,怎么比她还能撒娇?

    “你是说真的?阿枭他当年真的……”

    韩明美正想着,突然听到父亲略微声音拔高来了这么一句,引起了她全部注意!

    什么?

    ‘阿枭他当年真的’什么?

    如果不是肩膀牵连耽误着身体整个行动不便,她现在一定掀被下床去问个究竟了!

    可还不等开口,门外又有异动。

    韩明美只觉得自己就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只想解开心里的疑惑。

    当年,到底什么啊!

    半响。

    门却突然从外面被推开!

    “明美!”

    韩博明一脸激动,从外面快步走进来,而她身边的钟雪晴,半边儿脸上还带着个巴掌印,此时不知是听到了什么,看向韩明美的眼神尤为复杂。

    “天大的好事!”

    似乎是太高兴,韩博明不断搓着手。

    “两日后,严老将军要请你去大院儿坐一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